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60 《坐忘经》和古盟

660 《坐忘经》和古盟


  “这小子修的是《坐忘经》吗?”

  血葫老魔怔住,看着青昊剑尊离开。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方朝下方战船飞去

  妖族阵营,无边无际兽潮的大后方。

  六道妖圣的身影,若隐若无。不要说东海修士,就连周围妖兽也未察觉它们的存在。

  “乌队长肯定是在这一带,发现了青丘璃的踪迹,才会袭击临海城。可惜还没把青丘璃给找出来,乌队长已经被那两个化神修士给逼跑了,可恶!你们说,青丘璃会不会就在临海城呢?”

  “九尾灵狐擅长变化、蛊惑术,想发现她的踪迹不容易。”

  “我等直接杀到城去,查看一番便是!那两个化神修士,还能抵挡我等不成!”

  “不妥。此行是为了拿回圣物,不要轻启战端和化神修士开战!临海城虽只出现两个化神,但是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后手!如果引出那些古修,恐怕是场大麻烦。圣主只怕不乐见妖界和化神修士开启战事。”

  一名妖圣队长摇了摇头,低沉沙哑的声音道。

  “既然如此,静观其变吧!乌队长绝不会这样放弃圣物,九尾狐逃不了多远,迟早会被找出来。我等只需在化神修士发现圣物之前,杀了青丘璃,把圣物带回妖界圣殿便可!”

  妖圣们想起丢失的圣物,沉寂下来。此圣物关系道妖界的气运,不容有失

  激战了一日夜的前锋兽潮,损失惨重,十成折损了七八成。若非后方有妖修督战,恐怕兽潮早就溃散逃亡而去。

  或许是妖族阵营打算重整残破的阵势,这一波兽潮暂时退去,退到千里之外,重新集结。

  叶秦历经一日一夜的血战,没有了厮杀对战的敌人,终于停止下来。他从一种空灵的意识之中,清醒过来,终于想起这是仙妖战场。

  他微微苦笑。

  ‘在战场上突破元婴七层,这恐怕会引起不少的猜测吧。’

  不过没什么关系,东海修仙界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地方。质疑和猜测,用实力可以让它们销声匿迹。

  叶秦收拾了思绪,收回大五行飞剑,返回天道盟北方宗系的战船。

  周围战场上众多元婴修士、金丹修士,趁着兽潮退去,匆忙收取战场上的各种战利品,妖灵、妖丹、兽皮、兽骨、残破的器等等。这些都是炼器、炼丹的好东西。另外,那些阵亡的修士尸骸,也要尽量收敛,带回去交给其家族亲人。

  战场打的如此激烈,身上带着血煞的修士,其实并不少见。但是像叶秦身上血煞浓烈的发紫,却寥寥无几。靠近他的同阶、低阶修士,心中都生出一种恐惧,不自觉的避让,不敢去挡血煞锋芒。

  紫剑宫旗舰上的周宗主、不少长老、众多元婴修士,和叶秦打招呼,都忍不住露出怪异的眼神看叶秦。

  还有那些操纵大小战船的无数金丹修士们,一个个激动无比,崇拜的望向归来的叶秦。

  “他就是紫剑宫执掌战令的叶长老,听说他金丹初期就成为紫剑宫的长老了,太强了!”

  “周宗主的目光果然独具慧眼,居然那样早就发现了叶长老的实力。”

  “叶长老样貌如此年青,恐怕是东海修仙界最年青的元婴后期修士!他的寿元估计一二百岁吧,天呐,有足够的时间,去冲化神期境界!”

  “这个月的元婴修士杀妖榜上,肯定有他的大名!”

  叶秦对这些声音只能当没听见,回到旗舰,正打算找一处清净的地方打坐歇息,准备下一场血战。

  这时,突然天空万丈高处一道光芒笔直落下,“轰”,一个古铜肌肤铁塔般赤脚大汉,提着巨棒和血色葫芦,稳稳的落在战船船头的甲板上。

  巨型旗舰,不由剧烈震颤了一下。

  “恭迎血葫老祖!”

  “不知老祖驾临,有何吩咐?!我等定当竭尽全力。”

  旗舰上众修士,周宗主,还有不少天道盟的长老,见到血葫老祖突然出现,不由有些慌了神,不知道天魔盟的老祖,为何来他们天道盟的战船上。他们连忙恭迎这位天魔盟的化神老祖。

  “不用多礼,不是找你们的!”

  血葫老魔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大手一指叶秦,道“那小子,过来,本魔问你几件事情!”本文字由启航更新组无人提供

  叶秦愣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走了过去。

  “走,咱们到那边去聊聊。”

  血葫老魔化为一道耀目的血光,射向已经寂静平息下来的海域战场。

  叶秦御剑,紧随其后。

  战船上,周宫主等众元婴修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血葫老祖来找叶秦干什么,毫无头绪,只有干瞪眼的份。

  然而更多的修士,却是羡慕无比。

  不管是好事坏事,能得到化神老祖的亲自召见,那都是无比的荣耀,可不是随便哪个修士都能有这样的待遇

  血葫老魔来到海域战场的天空,将这一片海域清理战场的修士们都赶走,然后将血色葫芦朝天一抛。

  叶秦有些纳闷,不知血葫老魔想干什么。

  只见血色葫芦在高空,滴溜溜一转,化为一只千丈的血色光泽巨葫芦,葫芦口朝下方海域狂吸。

  无数妖兽的血肉、尸体,妖艳的血色海水,化为一道拔海而起血龙,朝葫芦内钻去。短短一小会儿工夫,周围十余里海面上,数千头漂浮着的妖兽尸体,尸山尸海,全被那血葫芦给一口气吸进去了。

  “哈,痛快!啧啧,就是味道稍微淡了一点,多些高阶妖修的话,估计味道更足。小子,要不要来几口,这血酒特别补~!喝上一大口,顶你几个月的修行。”

  血葫老魔抱着缩小的血葫芦,咕噜咕噜猛灌了几大口血酒,哈哈狂笑。这血葫芦也不知是什么大神通的器,将无数妖兽尸体,直接炼化为了血酒。

  “不用不用,前辈自用便好了。”

  叶秦看的头皮发麻,连忙摇手谢绝。

  “小子,你的噬血妖藤种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别告诉我是从东海找到的,这妖藤需要极其充沛的灵气才能生长,东海灵气稀薄根本无生长。而且它往往跟其它天材地宝,长在一处地方。最适合妖藤生长的地方,只有妖界。这玩意,你怎么弄到手的?”

  血葫老魔喝完酒,突然语气一变,铜锣般大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叶秦。

  “回禀前辈,半年前晚辈和四位同道修士,曾去过一趟东妖古界。无意间发现一株噬血古妖藤,得了一些十阶元婴级的种子。不过没在妖界待多久,很快便离开了。”

  叶秦想了一下,没有隐瞒。

  东妖古界的通道,估计化神期修士都能够知道,也能够进去。噬血妖藤对元婴修士来说,是顶级宝物。但对神通广大的化神修士,不算什么厉害的东西,人家只怕瞧不上眼。

  他也没必要刻意隐瞒。

  “哈,还真有不怕死的,敢进妖界!估计是你们实力太弱,没引来妖圣的注意,才侥幸活着进去活着出来。若是化神修士进去,恐怕少不了一场大麻烦。”

  血葫老魔听完,反倒有些惊讶了。他不是木系修士,噬血妖藤种子对他也没多少用处,只是随口问问。他来找叶秦,真正的目的是看看,叶秦想不想去南魔大陆。

  “你现在元婴后期,已经能在南魔大陆站住脚了,可曾想过去南魔大陆混?在那边修炼,可比这东海强太多了,你在这里化神的希望不足二三成。你在南魔的话,化神的希望肯定超过七八成。老魔我在南魔占了一片领地,麾下正缺几个能打能杀的悍将,开疆拓土。我看你小子血煞十足,挺不错的,你跟着老魔我混,吃香喝辣,血酒够喝,灵丹管够,灵石不愁,绝不吃亏。”

  血葫老魔喝了几口血酒,拍着叶秦的肩膀大声道。

  叶秦有些哭笑不得,血葫老魔这是在招揽他?但他还是慎重的考虑,沉吟了一下道,“晚辈会考虑!”

  “一年后,本魔会从空间之门直接返回南魔大陆,你承受不住空间风暴威力,用不了空间之门,只能渡海过去。渡海的话,估计得要五年六年左右。你若渡海去南魔大陆,先到南魔大陆的魔灵城去,报上本魔名号便行,找人带路去我的领地。别去投靠别家,别家能给你的,老魔我加倍给你!”

  血葫老魔大肆许诺好处,担心叶秦去了南魔大陆后,被别家势力给抢走了。

  叶秦彻底无言了,他还没答应要投靠血葫老魔呢。

  不过,他有一事求于血葫老祖,倒也没有彻底拒绝老魔的招揽。

  “前辈,晚辈有一事询问。”

  叶秦想了一下,说道。

  “啥事,说!老魔我混迹东海、南魔大陆上千年,还没有不知道的。”

  血葫老魔十分干脆。

  “不知前辈可知道,哪里能找到《坐忘经》的元婴篇、化神篇?晚辈找了天道盟藏书阁,但是未找到。不知南魔大陆,有没有?”

  叶秦问道。没有后续的,不知改如何修炼下去,这已经快成为他的一块心病了。

  “《坐忘经》?你小子干嘛要修炼这该死的《坐忘经》!”

  血葫老魔右眼皮抽搐了一下,心头咒骂了一句,郁闷的灌了几大口血酒。

  “《坐忘经》,这个么说来话长了。”

  血葫老魔有些不甘,但还是说道。

  “东海修仙界,最初是古天道盟所建立。后来古盟分裂,成为现在的天道盟和天魔盟。”

  “天道盟追寻至高天道,克制七情六欲,讲究无牵无挂,求取仙途。”

  “天魔盟一切以己心为意,不择手段,以己身证天道。”

  “天道盟和天魔盟,最近这几十万年以来,出了不少旷世奇才,出了不少修仙疯子。但是跟古盟那些开天辟地创造东海修仙界的古修比起来,还是自愧不如。”

  “《坐忘经》乃是古盟第一。实力最强的那些古盟修士,很多都是修炼这种。这些古盟修士几乎横扫了东海修仙界,把妖圣困在妖界内,不敢踏足东海修仙界。他们打遍了东海,去了南魔和北溟,打下大片地盘。修炼,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最纯粹的本能,已经算不得追求。”

  “没人愿意去招惹这些修炼《坐忘经》的化神修士!”

  “后来的修士发现这种太过无情,连自己人都恩断义绝,无情无义,不愿意将这传承下去。修炼这的修士,渐渐越来越少。在加上,《坐忘经》在东海曾经被天道盟、天魔盟数次暗中集中销毁,应该已经极少有存本。”

  “一般来说,修炼《坐忘经》的修士,你忘却的越多,实力越强。等哪一天,你《坐忘经》修到大成,把自己,把所有人忘了,咱血葫老魔和青昊剑尊合起来,估计也不是你小子一只手的对手算了,这不提也罢。北溟大陆天寒地冻,那个地方无趣的很,远不如在南魔大陆痛快。异日你去南魔大陆,如果路途上没死的,老魔给你找一套顶级的天魔,也不会比《坐忘经》差多少。此地的仙妖大战,你也无需参加,趁早赶去南魔大陆,或许能早一点在南魔大陆找到本魔。”

  血葫老魔说完了,看向叶秦的目光有些异样,也不知是忌惮、怜悯,还是感叹,一些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感慨。

  叶秦惊住,过了许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血葫老魔什么时候走了,他也不知道。

  原来,这才是他在偌大的东海修仙界,找不到一册《坐忘经》元婴篇的真正原因!

  修炼《坐忘经》的后果,真的是忘却吗?

  事实上,他之前在战场上日以续夜的高烈度厮杀下,不知不觉中,似乎进入了一种空灵的境界,忘却了一切,很微妙的境界。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天一夜,几乎到杀完目光所及的妖兽,才清醒过来。

  这不是他的刻意追求,而是一种本能。

  叶秦原本还有些疑惑,听完血葫老魔的一番话,不由感到惊然。

  《坐忘经》一脉贯通,虽然他只学了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的,但里面也蕴含了后续元婴的深意。战场上无休止的厮杀,使他在无意中,短暂的进入了更深层次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