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74 十轮!

  “冰儿,你看…?”

  叶秦心中想了想,朝身侧的皇甫冰儿看去。他想进入魔灵城的话必须得到大量的元晶,但是有领地去猎杀魔化妖兽,那么上魔斗台无疑是一个最快速有效得到元晶的办法。

  “小心点!”

  皇甫冰儿自然明白叶秦的意思,她对叶秦的实力有极强的信心。况且就算在魔斗台上战败了,也只是输掉一粒元晶而已,没有其它损失。

  叶秦点了点头。

  魔斗台擂台数量很有限,只有十个,每一座擂台都有一名擂主占着。

  这里聚集了数千上万计的魔灵城修士,每当有擂主离开擂台,几乎立刻便有众多修士上去抢占擂主的位置。所以想要当擂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要么成为挑战者,押注一笔元晶后,把擂主赶下台。

  要么等擂主主动下台。

  叶秦手中只有一粒元晶”数量太少,根本无法发起挑战,他只能等其它擂主主动下台。

  抢擂台这种事情自然不是难事。

  他可是元婴九层修士,已经是元婴期境的最巅峰存在,元婴期修士之中有几人能跟他并肩。

  至于化神期修士大多都是地位极高的领主,很少会亲自上魔斗台的擂台,只是来这里观战”挑选一些战力出色的元婴修士成为他们的手下。

  叶秦在魔斗台各叮,擂台之间转悠,目光瞄到十号擂台,看到上一任擂主有打算下来之意,他身形一闪,在擂主离开的瞬间便占据了这座千丈大小擂台的正〖中〗央,抓到一杆标志擂主的小旗帜,成为第十号擂台的守擂主。

  在魔斗台维持秩序的同样是魔灵城的守卫。

  站在擂台边缘的一位身穿黑甲的魔灵城守卫,立刻跑了过来大声宣布叶秦成为十号擂台的擂主”可以接受其他修士的挑战。魔灵城守卫直接隶属于魔灵城长老会,也没谁会在这里闹事。

  其他试图成为擂主的元婴修士们比叶秦慢了一步,见叶秦成了擂主,只能痒痒退下。

  “他的法力气息极强是个元婴九层修士!”

  “这人实力颇高,谁上去挑战!”

  “这位守擂的道兄,你打算出多少元晶”让别人来挑战你?”

  叶秦成为擂台,一大群元婴修士围在擂台附近,七嘴八舌纷纷大声问起来。

  “请阁下报上名号,修为阶层,以及押注元晶数量。打算在魔斗台上打几轮?轮数一到在下会中止挑战。”

  那名元婴初期修为的魔灵城守卫,也朝叶秦问道。

  “叶秦,元婴九层。不限轮数。”

  叶秦从衣袖中掏了掏,掏出一粒元晶交给守卫当押注,有些勉为其难的道”“我只有一粒七阶元晶,少是少了点,不过应该可以成为擂主吧。”

  “什么阁下才一粒七阶元晶?”

  那名魔灵成守卫接过一粒元晶,顿时傻眼了。

  没规定说一粒七阶元晶就不能成为擂主”那守卫也不敢让叶秦下去。最重要的是,魔灵城会从魔斗台抽税金,当擂主的比斗结束离开的时候”押注要上交二十分之一。一粒七阶元晶的二十分之一,能用来干什么?分开它都嫌麻烦。

  青石筑台下纷纷嚷嚷的众多元婴修士们经过一小会儿的寂静之后大闹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元婴修士打上一场,肯定要耗费不少的灵酒,这一粒元晶连买灵酒都不够!”

  “才押注一粒元晶,元婴修士谁愿意跟你打啊!”

  “一粒七阶元晶,杀一头金丹初期魔兽就能得到连塞牙缝都不够。元婴后期修士打一场斗法,没有数十上百粒八、九阶的元晶,根本不值得出一次手啊!”

  “这位兄弟你是不是被谁给洗劫了,穷的连十几粒元弱都拿不出来。你干脆下来吧换咱上去,咱手头好歹还有好几百粒七阶、八阶的元晶呢。”

  叶秦对这些嘲讽只当没听见,闭目养神”等着其他修士上台挑战。

  元婴修士们吵闹了一会儿,见叶秦待在擂台上不走了,只能痒痒散去,去其它擂台找机会挑战。

  这也不能怪他们势利。

  叶秦明显是元婴九层巅峰的修士,在元婴层级中属于最顶尖。能够达到这个修为层级的修士,并不太多。

  就算有实力颇强的元婴九层修士,难道为了这一粒七阶元晶,去挑战一名元婴九层的修士,这也太寒碜了。又不是金丹期修士,至于为了一粒七阶元晶动手吗。

  元婴修士们根本不愿出手”只剩下一些实力低微的金丹修士,还有一些纯粹无聊看好戏的修士,还在擂台附近围观。

  他们是纯粹来观战的,或者是找其它金丹修士比斗,准备等叶秦下去之后他们好上台,倒也不在意台上叶秦押注是多少。

  那名魔灵城守卫却在暗叫倒霉,要是一直没人来挑战叶秦的话”这个擂台将白白浪费时间,他也无法从比斗中抽取税赋和佣金。只是擂台的规矩。

  叶秦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上来挑战,揉了揉鼻子有些尴尬。总不能干站在台上,让台下的修士围观吧。他朝台下人群看去,突然朝人群中间一指,“你,上来挑战我!”

  那名被点中的”是一名身形微胖,脸色有些虚白的年青修士。这位修士衣着打扮有些吊儿郎当”正在台下东张西望看热闹,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什么?”

  那年青修士还在茫然走神”见周围的人都在望着他,才反应过来叶秦让他上去,他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不,小的才刚刚金丹初期不久,跟您老差的太远了连您老一个手指头也打不过,上去那不是纯粹找死吗!”他可是很清楚在擂台上被打死了,对方可是不用负责的。

  “没事,我不动,不出手。你随意,用最强的手段攻击。只要你能把我打下擂台去我这粒七阶元晶便归你了!”

  叶秦笑道。

  那脸色虚白的年青修士听了之后,不由迟疑,微微心动了。

  一粒七阶元晶对于元婴修士来说不屑一顾,但是对金丹初期修士来说,还是非常可观的,那可是要拿性命去猎杀金丹魔兽换来。况且”台上的元婴老祖说了“不动,不出手。”他立于不败之地”应该能赢吧!

  “这位魔灵城守卫帮忙作证,我绝不出手。”

  叶秦一副温和的笑了笑,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光罩,盘膝坐在擂台上。

  “打吧,趁早打完,也好换人。”

  那名魔灵城守卫嘀咕了一句倒霉,点了点头按规矩,低阶修士可以向高阶修士发起挑战。只要双方同意,随便怎么打都行。

  “你应该没有跟元婴修士斗法的经验吧?只需要一粒元晶,你便有跟元婴修士斗法的经验。日后你跟你朋友说起,你曾经挑战过一名元婴修士,不管结果如何,那也是一种荣耀。一般的金丹修士哪有机会跟元婴修士交手!”

  叶秦鼓动说道。

  擂台下”众多看热闹的金丹修士也在起哄,让那男子上台去挑战。

  那名脸色虚白年青修士终于心动了。一咬牙,也好,就拿一粒七阶元晶来搏一把!就不信了,不能把元婴修士推下擂台去。

  “晚辈陶山明”金丹期三层!若是得罪了前辈,勿怪。”

  那年青修士心中抱着一丝侥幸,大叫了一声”飞上青石擂台”向主持擂台比斗的守卫交了一粒七阶元晶。

  他双拳绽放金光”一声暴吼,朝叶秦轰去,想将叶秦从擂台打下去。

  轰!

  陶山明重拳轰在叶秦的护身罩上,他到那间感觉一股狂暴的反震之力袭来”倒飞了出去数十丈,胸腔内气血翻腾”踉跄跌退十多步”才在擂台上站稳脚跟。

  陶山明满眼的无法置信。

  叶秦坐着没动,护身罩的一个反震,居然把他给震的退出了数十丈远。叶秦的护身光罩稳如大山,连稍微大点的波动都没有出现一个。

  陶山明不信邪,双拳再度聚力,朝叶秦冲了过去。

  啪、啪、啪!

  陶山明的重拳雨点一般轰在叶秦身上,他出拳有多重,反震之力便有多重。不到小半柱香工夫”陶山明在剧烈反震之下脸色开始惨白”“噗嗤”,忍不住喷出一口精血。

  叶秦干坐着也挺没意思。

  这一轮肯定是守住了。第二轮守擂,他的押注翻倍,将变成二粒元晶”还是少的可怜啊!这一点押注,根本没有元婴修士前来问津。

  叶秦心中微微感叹。

  陶山明喷了一口精血之后”已经欲哭无泪。他感到自己上当受骗了,什么“不动,不出手”都是假的,光是反震之力便让够他受了。他出了一粒元晶想上台占便宜”结果把自己反震的吐血。

  “这位陶老弟,你还是下去吧,再打,恐怕要把你自己的气脉给震伤了。”

  叶秦有些好笑,看在他“捐献”了一粒元晶的份上,出言相劝。

  “前辈,你这是坑我,什么增加跟元婴修士斗法经验。你坐着动都没动”我什么斗法经验也没得到,白白出了一粒元晶,还吐了一。血。”

  那名金丹修士差点哭丧着脸,他的法力机会耗去很多,根本奈何不了叶秦”只能黯然离开青石擂台。

  “谁说没经验!这不是让你看到了元婴修士的防御之力吗,这也是一种宝贵的斗法经验!知道对手的防御有多强,才能知道需要多强的攻击才能击破防御。”

  叶秦正色说道。

  那陶山明不由愣了愣,感觉叶秦的说法好像也对。

  “你想不想知道元婴修士的防御极限?让你们见识一下吧。下一场,两位金丹修士一起上来挑战。第三场”四位金丹修士上来挑战。每多一场,人数翻倍。一直到你们把我打下擂台为止。规矩照旧,我坐着不动,你们手段不限,看着办吧。把我打下擂台去”所有的元晶就归你们了。当然,如果你们无法将我打下去,你们便输了。”

  叶秦淡淡笑道。他这话不只是对陶山明说,还对台下的修士说。

  “我来!”

  “前辈,在下愿一试!”

  台下早已经聚集数百名金丹修士在观战。金丹修士挑战元婴修士,这样的斗法在魔斗台稀罕的很,几乎看不到。一粒七阶元晶”他们还是支付得起的。

  几乎马上便有两名金丹修士兄弟跃上了擂台,各向擂台上的守卫交了一粒七阶元晶。因为是一起上,所以每人只需一粒。

  然后他们〖兴〗奋的磨拳擦卓”想看看能不能把叶秦从擂台上打下去。

  在他们看来,陶山明办不到,并不意味着他们也办不到。

  白痴才用拳头去硬撼护身罩,遭到反震。

  这两兄弟打算用大力挪,把叶秦一点一点挪下擂台去。

  当然了,他们两兄弟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叶秦坐在那里重逾万钧,他们吃奶得劲拿出来,也搬不动分毫。

  很快,便又换四名雄心勃勃的金丹修士上场。

  魔斗台十号擂台的比斗在继续。

  二三个时辰之后,这个擂台,几乎聚集了魔斗台数以千计金丹期修士惊异、好奇、跃跃欲试、震撼的目光。

  只要叶秦不主动从魔斗台上下来,每多守一轮他的押注便会翻一倍。就算他最初的押注只有那么可怜的区区一粒七阶元晶,第六轮结束之后”已经变成了一百二十八粒。

  整个擂台上几乎站满了金丹期修士,也依旧无法破掉叶秦的护身罩。

  台上已经无法站下更多的金丹期修士。

  一百多七阶粒元晶其实也不算什么,但已经足够让元婴修士出手了。这个十号擂台引发的骚动,吸引了太多低阶修士的目光,早就让周围的元婴修士感到不满。

  “在一群金丹修士面前嚣张,算什么本事!老子袁大鹏,虽然只有元婴期二层,但也要掂量掂量阁下的本事!”一名目光发红的大汉”手握着一柄巨斧法器”将一小袋元晶丢给魔灵城的守卫,猛然飞身上了擂台。

  大汉才刚站上擂台,便见一柄金色巨剑劈来。

  砰”大汉慌忙以巨斧法器抵挡,吃力不住,重重的摔下擂台去。引来围观众金丹修士、元婴修士的哄然大笑。

  叶秦收回飞剑,,看也没多看一眼。他可没说过,对元婴修士也不出手。

  “第七轮,叶秦胜!”

  “第八轮,叶秦胜!”

  “第九轮”叶秦胜!”

  “第十轮,叶秦胜!”

  短短的一炷香工夫内,接连四位元婴初期、中期修士冲上擂台”都没能撑过片刻,便被打出了擂台外。对于这些元婴修士来说,几百粒七阶元晶数量不多,所以也愿意上去尝试一下挑战。只是结果很不如他们的意。

  “连胜十场,这是今日魔斗台诞生的第一位十轮胜者。谁还要来挑战?!”主持十号擂台的那名魔灵城的守卫”十分卖力的大叫。这个擂台上的押注翻番的涨,已经越来越高,他得到的佣金也将会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