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76 第十九轮,开战!

676 第十九轮,开战!

  676第十九轮,开战!

  次日正午,一位十一轮的元婴修士上台挑战叶秦。

  叶秦以金水木三柄小神通飞剑压制住对手,将对手击败,整个过程顺风顺水,几乎没有多少悬念。

  这一次的斗法,依旧没能测出叶秦的实力底线。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叶秦所在的擂台,围观的修士虽众,却极少有修士上去挑战。

  那些实力稍弱的元婴修士,上去也只是白白成就了叶秦名声,自然不愿意出手。只有实力较高,而且有强烈信心的元婴修士,会考虑上擂台。

  至于那些打过十六七轮的元婴修士,也不会过早的上擂台。魔斗台的十轮以上轮番大战,一来讲究的是同阶同档次同实力挑战,二来那些高轮元婴修士也想看看叶秦更多的实力底线。

  “第十二轮,叶秦胜!”

  ……

  “第十六轮,叶秦胜!”

  叶秦祭出五柄小神通级的飞剑,完胜一名十六轮元婴修士,引来魔斗台下的一片哗然。

  “天呐,他居然使用五柄不同系的飞剑,分明是五灵杂根修士。这样糟糕的杂灵根,他是怎么修炼到元婴九层的?如果我是五灵根,干脆一头撞死算了。说不定下辈还有机会得到好灵根来修仙。”

  “这是罕见的全灵根修士,而且还是高阶位修士。老压他能胜十八轮!”

  魔斗台的修士们震惊了,议论纷纷。

  叶秦守完十六轮之后,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自己获得的七阶元晶数量,大约有六万五千多粒。这些元晶,暂时足够他用一段时间了。至于以后,他再想想其它办法挣灵石。

  他来这魔斗台,就是想弄一点元晶用一用,并没有在这里出风头的意思。守到十六轮,元晶足够了,在魔灵城的名气也略有一些,不会让魔灵城的修士看低。

  “我就守到十六轮吧,帮我算一下元晶,我下去了。”

  叶秦看看也没有元婴修士上来挑战,便朝主持擂台的魔灵城守卫,说道。

  “什么,下只打算守十六轮?…….下的实力应该还没有施展出多少来,为什么不继续多打几轮?若是打胜了,得到的元晶可是翻倍啊!下的名气,也会随之暴涨。只要守到十九轮,魔灵城的领主们都会主动盛情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势力。这样的待遇,可是其他元婴修士梦寐以求的啊!”

  那主持擂台的魔灵城守卫一愣,大吃一惊,急忙劝道。他简直难以置信,叶秦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放弃大好的扬名立威的机会,选择离开擂台。为了魔灵城的税赋,他也必须将叶秦留下来继续挑战。

  “不必了,帮我清点一下,扣除二十分之一的税后还剩下多少粒元晶?”

  叶秦摇了摇头。

  他还没有投靠某位领主势力的打算。

  魔灵城守卫无奈,摸了摸手中装着大量元晶的袋,磨磨蹭蹭的清点着数目,十分舍不得叶秦就这样离开擂台。

  可是台下的众多修士不肯答应了。

  “不能下!我们刚刚下了重注一千粒七阶元晶,压了你连胜十七轮啊,还差一轮。你现在跑了,我们岂不是要白白输大笔元晶?!”台下一伙金丹修士大叫,都快哭了。

  “老压了三百粒十阶元晶堵你胜十八轮,你要是现在敢中途下来,老带众兄弟追杀你!老干爹是化神老祖,老兄弟无数,南魔大陆没你的立足之地!”

  一个大胖元婴后期修士,气急败坏的怒吼。

  他周围一大群修士都在大叫。

  对十号擂台下了赌注的观战修士,不在少数。

  叶秦看着台下疯狂叫嚣几乎要闹起来的修士,不由怔了一下,随后脸色沉了下来。他的心中生起怒火,这伙修士不但拿他的轮数来赌,居然还敢公然威胁他。

  追杀他?

  就算鬼主带着一整艘骷髅战船上百名元婴鬼修来追杀他,他也没皱过眉头,还会怕这点威胁!!

  “清点好了吗?把元晶给我!”

  叶秦看也不看擂台下众愤怒的修士,冷冷朝那名魔灵城守卫说道。

  他的语气这样强硬,是不会再比斗下去。

  这一下,台下的众多修士们终于急了。十号擂台已经引起了魔斗台修士极大的注意。少说也有数百位元婴修士,在这个擂台押了注,而且他们大多数都是压叶秦能守十六七轮,甚至更多。

  叶秦突然要下擂台,他们中间大多数都要血本无归。

  就连红衣女,紫金衫修士,白衫修士那一伙人,对此也感到十分突兀。那红衣女,可是希望叶秦能打上十九轮,好看看是否要招揽叶秦,为她效力。

  “张显,上去,逼他继续打下去。另外,找几位十八轮的修士过来,跟他斗。魔斗台十轮番战,必须打到他战败为止,逼出他的全部实力!他以为魔灵城的魔斗台十轮战是儿戏,想下就能下!”

  红衣女语气冷傲冰寒道。

  “是,少主!”

  附近不远,她的一名手下壮汉立刻听令,闪身出现在十号擂台上,朝正准备收钱下擂台的叶秦喝道,“在下张显,十六轮元婴后期修士,现在挑战下!按照规矩,下尚未离开擂台,必须接受在下的挑战!”

  那壮汉说着,丢出一袋元晶,已经唤出了一面土系盾形小神通法器和一柄金系长刀小神通法器。最强的土系盾防御法器,最强的金系攻击法器,让他面对其它修士的时候,有着极大优势。

  那主持擂台的魔灵城守卫,立刻收下壮汉的那一袋元晶,然后一副爱莫能助的样看向叶秦,“按照规矩,对手已经上擂台付了元晶,而你还没有清算完元晶离开擂台,你必须接受对方的挑战!……要么,你直接认败,一粒元晶也不能带走。”

  叶秦恼了,什么烂规矩,居然连下擂台都不行。

  他足下轻轻一点,闪身飞到千丈高空。

  “斩!”

  五柄飞剑化为五道光芒,交织在一起,朝擂台轰去。

  轰!

  千丈方圆的青石擂台,整个毁于一旦。

  叶秦之前的比斗都很客气,基本上点到为止。对手自知不敌,也会识趣的主动退下擂台。身为元婴修士若是动真格的,千丈方圆的擂台根本承受不住。

  尘雾散去,擂台中央的张显半跪在地上,脸色惨青,木剑的毒雾已经侵入他的体内,身体在微微颤抖,勉强操控着法盾和长刀,他的土系盾形法器已经碎裂成数十块,金系长刀也已经出现数道裂痕。虽然同是小神通级的法器,他的法器的品质,还是比叶秦的差了许多。

  最终,张显还是没能支撑住,哇的喷出一大口涌上喉头的精血来,轰然倒在了擂台上。

  大五行剑阵的全力一击,让张显受了重创,体内经脉几乎被狂暴的法力破坏,断裂。就算一年半载伤养好了,恐怕也难以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

  几名修士匆匆上了擂台,将张显抬下去。

  “第~,第十七轮,叶秦胜!”

  那名元婴初期的魔灵城守卫早已经吓得跑出了擂台之外,目光中露出敬畏,简直像是看到了一头无比凶悍的魔兽一样。

  魔斗台的众修士们也不由的吓了一跳。

  魔斗台不乏有战死的先例,在上面斗法是有性命危险的,重伤其实不算什么。但是,第十七轮修士,一下攻击就被打的这样惨,却是极为罕见。

  站在远处观战的红衣女,却暗骂了一声废物,真没用。

  “还有谁?!”

  叶秦冷道。

  他已经知道这里的元婴修士们不会轻易让他下擂台,既然这样,那就把他们打服,打到他们没人再上台为止。

  或许是为了拖延,让叶秦留在擂台上。没过多久,又一位元婴后期修士上台了,开始第十八轮的挑战!但是几乎场上的所有修士,都不看好这位修士,能够阻挡叶秦的轮次继续上冲。

  就连那位修士自己,都沮丧着脸,好像要奔丧一样。

  ……

  魔灵城的元婴修士,魔斗台轮番战十九轮、二十轮以上的高手,除了有要事在身,能来的几乎都出现在城外,观看这场擂台大战。其中十九轮修士高手,不下百人。二十轮高手也来了七八人之多。

  那些二十轮的修士高手,每一个都赫赫有名,在魔灵城是极有声望和地位的元婴后期修士。他们出现在魔斗台附近,立刻引起轰动。

  可是他们大部分人,却都是沉默,不表示,是否会上台挑战。

  问题很简单,一直打到现在,叶秦虽然拿出了五柄小神通法器,却似乎还保留着更多的手段,根本看不出他实力的极限在哪里。

  “他元婴九层,五系飞剑的实力,至少可以强行打十九轮!……至于之后,就难说了。难道他还有其它手段?”

  某位修士道。

  众修士对此都是赞同。

  果然,第十八轮并没有多少悬念。只用了不多久,那位挑战者只承受了叶秦的二次攻击,承受的压力太大,在被叶秦狠狠收拾之前,便匆匆认败出了擂台,免得被往死里打。

  接下来,便是十九轮!

  这一轮非常关键,只要胜了,便是魔灵城公认的顶尖元婴修士,会得到几乎所有化神期领主的看重和拉拢。

  此外,很有机会挑战二十轮。

  整个魔灵城也只有十位守过二十轮的修士,地位之高,难以想象。这些二十轮修士,都是元婴境界最巅峰的修士。

  “曹师弟,我记得你似乎是守过十九轮,要不要上去试一试?……若是觉得没有胜算,便罢了,无需强求。你若受了伤,我也不好向曹老祖交代。”

  红衣女朝紫金衫修士,淡淡说道。

  “窦师姐这是说哪里话,曹兄一向胆略过人,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他要是没胆上去,让小弟我上,大不了输了挨一顿罢了。曹兄,你看窦师姐都点名让你上场,总不会真的需要老弟代劳吧?”

  白衫男哈哈笑,装模作样,却连抬脚的意思都没有。

  紫金衫男脸上扭曲了一下,有些尴尬和恼火的看了一眼那白衫男,恨恨道,“不必,我去颠连掂量他有什么本事!”

  “曹良柏,十九轮元婴九层修士。”

  紫金衫男飞身上了天空,沉声道。

  十号擂台早就毁了,只能在半空打,先落地者为败。

  叶秦打量了紫金衫男一眼。

  他打十八轮用的是五柄飞剑。但是打十九轮,已经是魔灵城顶级的斗法,只怕五柄不够用。

  叶秦手一召,除了五行剑阵之外,身旁多出一柄风系飞剑法器。

  魔斗场上,又是一片惊诧和哗然。

  “你不是五灵根吗,怎么会又多了一柄风系?!”

  紫金衫男眼角微微抽搐,脸色一变,语气强硬道,“下究竟有多少小神通法器,一并全力施展出来!”

  “全力施展?……你还不够格。”

  叶秦冷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