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80 夺舍和坑人

680 夺舍和坑人


  “窦红珊?”

  叶秦见到红衣女子,不由眉头一皱。他又扫了一眼不远处,还有几名随从,应该是窦红珊的跟班修士。

  这名女子,正是先前在魔斗台上,口出狂言让他成为随扈的二十一轮元婴修士。这名红衣女子的实力无疑极强,身份也极高。但叶秦对她毫无好感,更不想有任何纠葛。

  窦红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叶秦却并不奇怪,以窦红珊的身份想追踪他的去向简直轻而易举。

  “咯咯,是本圣的运道不错,还是此女气数已尽呢?之前在魔斗台没对她夺舍,没想到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又给本圣一次夺舍的机会!叶公子,这回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出手助我?”

  青丘璃轻嬉的声音,在叶秦心神突兀响起。

  叶秦闻言顿时脸色一变,一想到尾灵狐青丘璃试图对冀红珊夺舍,便感到头痛。

  夺舍虽然简单,但是肯定会带来许多的后遗麻烦。

  不过事到如今,他的确没有任何拒绝青丘璃的理由。

  青丘璃只以妖灵存在,对皇甫冰儿和白秀儿始终是个不小的威胁,一直找不到肉身的话,说不定又要打冰儿和秀儿的注意。一般灵根的身躯,青丘璃根本看不上。尽早让她得到一具上好的肉身,也好安……S。

  他与窦红珊毫无瓜葛,最多与路人无异,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

  如今唯一的麻烦,是夺舍后的问题。

  窦红珊的身份叶秦并不清楚,她自称是箕氏家族嫡系修士,上头有一位化神期大领主罩着,夺了她的舍,迟早会被窦氏家族察觉引来一位化神修士的震怒,他现在可承受不起。

  目前才在魔灵城落下脚,此地很多情况都不清楚,如果一个处理不当极有可能引起严重的后果。

  他现在,也只能指望青丘璃,夺舍之后,有办法处理这些麻烦。想来,以尾灵狐青丘璃的狡黠和行事手段,叶秦似乎觉得这个顾虑有些多余了。青丘璃身为狐族妖圣,能从妖族黄昏圣殿偷得灰蛋,金蝉脱壳摆脱妖圣追杀应该有办法解决这些“”、……麻烦。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窦红珊见叶秦看到她后愣在原地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

  “失礼了,请!”

  叶秦以神识传音,让青丘璃稍安勿躁之后,淡淡的对窦红珊示意。

  叶秦打开府宅的护罩,窦红珊让几名随从在外面等待,她随叶秦来到府宅内。

  客厅,二人分安宾而坐。

  皇甫冰儿让白秀儿奉上一些灵果香茗在叶秦一侧坐下,她也有些好奇,这位红衣女子怎么找上门来。

  窦红珊虽然对叶秦还有一名实力同样为元婴层巅峰并且姿仪如同谪凡仙子般的妻室有些惊讶。

  “不知窦小姐前来,有何用意?”

  叶秦淡淡冉道。

  “你不愿成为我的随扈,我也不勉强。我此次来,是为了一事,每十年的魔域深渊狩猎之期已经临近,不知阁下有何打算,是否已经有了队伍伙伴?”

  窦红珊直接说起了来意。

  “魔域深渊?正在准备呢,只我夫妻二人,并无其它队伍。”

  叶秦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他刚刚才在魔灵城内商阁得到此消息。而现在窦红珊提到此事,叶秦一下便知道了她的目的。

  “那就好,我此次来,便是想和阁下谈谈,一起结队前往魔域深渊,猎取深渊奇兽的灵膏。只要事成,灵膏有你一份。”

  窦红珊道。

  “窦小姐在魔灵城结交甚广,为何不找此地的其它修士?想来有很多顶尖修士,愿意和窦小姐结队前去。”

  叶秦奇道。

  “我组队,自然是我为队长,拥有此行收获的分配权。而魔灵城的二十轮修士,几乎都有大家族在背后支撑,不会甘居人后。至于低于二十轮的,都是些废物,只能拖后腿。”

  窦红珊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此行,人数不宜过多。深渊魔域极为危险,不仅环境险恶,一路有无数的凶悍魔兽,而且还要与南魔大陆无数元婴修士争夺,可谓死一生,而且十五阶的深渊奇兽更是难以对付。只有最顶尖修士组队前往,才有几分取得灵膏的希望。既然你尚无队伍,便和我结伴前去。”

  “在下有一疑惑,十五阶魔兽恐怕只有化神期修士才有把握能够猎取,元婴修士希望渺茫。窦姑娘为何不找化神修士助你?至少你家老祖,不会吝啬出一分力才对。以化神修士的实力,前往魔域深渊也稳妥的多,似乎完全没有和在下组队的必要。”

  叶秦略微一沉吟,却没直接回答冀红珊,反问道。

  他这个问题,不光是想问出心疑惑的地方,更有着试探询问窦红珊背景的意思。

  “哦?你不知道此狩猎全是元婴修士,化神期修士是不会丢吗?”

  窦红珊先是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叶秦,见他有些不解,才似笑非笑的说道,“看来你不仅是初临魔灵城,恐怕还是刚刚踏上南魔大陆,莫非是从东海修仙界来的?不过我对你的来路没什么兴趣。”

  “魔域深渊那个地方,盘踞着不少魔兽大领主。化神修士一旦进入,会惊扰这些强悍的魔兽领主,引发深渊魔兽的超大靓摸暴乱。只有低阶的元婴修士,对魔兽领主们没有多少威胁,才不会引起它们的过激反应。包括那深渊奇兽,也是魔兽大领主,它绝不会容化神修士靠近它。低阶元婴修士,反而有机会靠近,从它身上获取灵膏。这是其一。其二,深渊奇兽数量非常稀少,每十年修十们能从深渊魔兽身上获取的灵膏数量,顶多也仅仅是数份而已。只有最强的几名元婴修士才有资格获得灵膏,得到突破化神的机会。化神前辈有意锻炼后辈修士,所以不会插手此事。”

  “因此,天魔盟长老会禁止化神修士在狩猎期间进入魔域深渊。”

  叶秦听完之后,总算明白了深渊狩猎的一小部分情况。但是窦红珊还是没有说,元婴修士怎么可能对付一头十五阶魔兽大领主。

  皇甫冰儿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她不太明白什么狩猎、深渊魔域、深渊奇兽,但是她并未插话。等谈完,叶秦自然会跟她解释。

  “问完了吗,她归我了!”

  叶秦正在沉思,青丘璃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腰间储物袋内爆炎赤云白忽然不受他的控制“飕”的一下从储物袋自行飞出化为一道红芒射向窦红珊。

  窦红珊大吃一惊,本能的以为是叶秦朝她袭击。

  但她完全想不到叶秦出手的理由,尤其是这种毫无端倪的情况下动手,又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猝不及防。她是窒大领主的嫡系,叶秦怎么敢在魔灵城内袭击她!

  窦红珊急忙朝后方闪避,一拍腰间召唤出数柄小神通法器,全力阻拦。

  叶秦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青丘璃已经出手他退无可退,否则被她逃了,后患无穷。

  他跟着挥手祭出其余七柄小神通法器八里奎阵齐出。一瞬间,八里夕阵夕阵,将整个大厅完全笼罩。窦红珊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仓促间也无法从这修仙界无敌奎阵内逃出去。

  一头尾灵狐的虚影从火本内冲出,朝被困在奎阵内的窦红珊迎面扑了过来。

  一道火光瞬间侵入窦红珊的体内,进入她的丹田。

  窦红珊的脑海才生出“夺舍”这二个字时,就已经失去了对身躯的控制。

  皇甫冰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惊的站了起来。

  再看向窦红珊时,发现窦红珊目光呆滞,失去了神采,被一团流转不息的殷殷红光整个笼罩住,只是呆坐着不动。青丘璃的妖灵,和窦红珊的元神,似乎在这具身体内激烈争夺控制权。

  叶秦收回已经八里奎阵,朝皇甫冰儿苦笑了一下。

  皇甫冰儿默然无语。

  尾灵狐妖圣已经夺舍,她少了一个潜在的威胁隐患,固然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她跟窦红珊无仇无怨,眼见她被夺舍,总归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叶公子,此刻本圣正处于夺舍融合之,妖灵和这具肉身,都是最脆弱的时候,无法反抗。你要是心对本圣有什么不满的,此刻便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这时,青丘璃狐媚的声有,突然轻笑起来。

  叶秦目光一凌。

  青丘璃说的话,半真半假,实难相信。

  谁知道她是已经开始夺舍融合,或者是进入窦红珊体内根本没有夺舍融合,想看看他接下来有什么反应。

  如果青丘璃已经开始夺合融合,此时杀了窦红珊,能连青丘璃的妖灵一块杀死。如果青丘璃没有开始夺舍融合的话,青丘璃还能从窦红珊的体内出来,另外再选肉身夺舍融合。此刻他要是敢有何异动,死的恐怕不会是青丘璃这位妖圣。

  这两个可能,都存在。

  事实上,叶秦并没有趁这个时机对青丘璃下杀手的念头。

  想到这,叶秦不由有些愤怒了。

  他冷冷的对着窦红珊道,“青丘前辈,你要是信不过在下,不必疑神疑鬼的试探!夺不夺舍那是你的事情,要是这具肉身不合你意,大可离去,找其它身躯,我又不拦你。”

  窦红珊不言,身上泛着红光,紧接着便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过了不到半柱香的工夫,窦红珊身上的红光猛然一敛,眼蛑缓缓张开,神情也灵动起来。

  这意味着,尾灵狐妖圣青丘璃的夺舍成功了。窦红珊的弱小元神,根本不是青丘璃这位尾灵狐妖圣的对手。

  “叶公子,实在抱歉,是青丘失礼了。我也是怕你对之前的事情记恨在心,才会出此下策,试探一二。从此,这世上再无尾灵狐妖圣青丘璃,而只有修士青丘璃。”

  青丘璃带着一丝歉意道。

  “前辈,完成夺舍了?”

  “不错。这具肉身的灵根天赋不错,而且已经是元婴层,很快便能突破化神境界,拥有化神期实力。有这个现成的身份,妖界妖圣再也找不到我了。

  “可是,前辈不担心吗?如果遇到窦红珊的熟人,只怕会露出破绽!府宅外面还有几个她的随从。

  “呵呵,窦红珊的元神并未消亡,被我禁铜在体内。我还需要她来习惯这个身份。有她在,我能露出什么破绽?对了,将那圣物、紫色灵草还我!”

  青丘璃颇为欣喜,突然想起了什么,朝叶秦道。

  “哦,不好意思。你夺舍太快,我还没来得及说助你夺舍的条件。”

  叶秦瞥了“窦红珊”一眼,淡笑道,“我助你夺舍,作为代价,那枚灰蛋暂时留在我手。鉴于你心机太重,我不得不提防。此去魔域深渊,我、冰儿、你,三人一起去。我为队长,所有收获归我处置。等我得到二份以上的灵膏,足够我和冰儿用,我才会将灰蛋还你。所以,此行别跟我玩心机。夺舍之后的你,根本不可能战胜我。”

  青丘璃顿时难以置信的望向叶秦。她忽然悲哀的发现,她在夺舍之前,叶秦已经把她给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