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83 慌乱

  “死!”

  叶秦突然看到一头飞禽魔兽,闯入视野前方数百丈处。他反应极快,右手一挥,二柄飞剑带起夺目的光芒电射过去,直接将那头飞禽魔兽整个从中间斩成了两截。

  叶秦这才看清楚,这头魔兽的模样。

  是一头金丹后期的魔鹰,跟妖鹰其实大同小异,只是眼珠子投射的目光异常凶悍,血液淡蓝,而且明显比同阶的妖兽体型要大上许多。这样的实力在叶秦的面前,不堪一击。一枚元晶,直接落入叶秦的手中。

  这些聚居在悬崖上方的魔兽,实力比较弱,有不少是金丹级的魔兽。据说一旦深入深渊内,很多都是元婴级以上的魔兽。当然,也有金丹级魔兽,但都是成千上万的出现,极难对付。

  深渊悬崖上聚居的大群魔禽,早已经被之前进入的大批元婴修士们杀去不少,只剩下一些残败的散兵游勇魔禽而已。

  叶秦、肯丘璃、皇甫冰儿三人带着这支数十名修士队伍,几乎毫无阻挡的往万丈深渊底部冲去,追赶前方的修士。倒霉的魔禽遇到他们,还没靠近,便已经丧命。

  半途上,还有一些元婴低阶修士,三两成群的与深渊魔兽在厮杀。显然,他们没有去打算寻找深渊奇兽的打算,只憩多在这里多得到一些元晶。

  叶秦这支队伍,直接从这些修士的间隙中杀过,沿着四处飘散的魔兽尸体血肉气息,进入深渊的深处。

  就在叶秦等一伙修士,御剑跳入深渊的同时。

  数里外的另外一支十多人的修士队伍,也紧跟着冲入深渊,而且追踪在后面。兵是此刻进入深渊的元婴修士太多,气息杂乱,各种打量查探的目光众多,叶秦并未察觉。

  这一伙元婴后期修士远远的跟在叶秦队伍的后方。

  其中的一名元婴后期修士,一剑扫开攻上来的一头魔兽,扭头对一名断臂修士道,“良柏兄,他们有一名二十一轮修士,一名二十轮修士,还有数十名修士。

  不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斗,咱们都没有任何胜算。”

  “怎么,你怕了?!”

  那名断臂修士阴冷的看了那修士一眼,狠厉说道。

  此断臂修士正是在魔斗台上,被叶秦斩断一臂的紫金衫男子曹良柏。

  而这一队元婴修士,都是曹大颌主麾下的元婴修士。

  曹良柏的实力本来便不高,在魔斗台被断了一臂,实力更是大减,丢了曹氏的脸面,连在曹大领主那里也失去了宠,被其他曹氏兄弟挤兑,差点从曹氏家族中除名。

  魔斗台上生死自负,曹大领主丝毫没有破坏规矩,私下帮他报仇的意思。

  曹良柏苦苦恳求曹大领主给他最后一个机会,让他来魔域深渊猎取灵膏,争取化神的机会。曹大颌主看他多少还有点上进在份上‘才调给曹良柏一队元婴修士,助他来深渊猎兽。

  曹良柏哪里甘心就这样罢休,只是在魔灵城没办法报仇,想接着猎兽,在魔蜮深渊把仇给报了。他一直派随从监视着叶秦一伙修士的动向。窦红珊带着一群修士行动,根本瞒不住他。他带着自己的一队修士,从魔灵城一路跟随而来,试图报仇。

  曹良柏在这队修士当中积威已久,再加上断臂之后性格暴戾许多,队伍中的修士也不敢随意忤逆他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助他报仇。

  而实际上,要跟上前方的叶秦等人的队伍并不容易。

  既不能太近了,以免被叶秦发现。又不能太远了,以免把人给跟丢。叶秦等人速度极快,深渊内残留的血肉气息又极其强烈,吸引了不少深渊魔兽,阻碍他们跟踪。

  曹良柏冷哼一声,也不理会那修士难堪的脸色,看着前方黑暗中只剩下淡淡光点的叶秦队伍,心中的忿恨和怒火,无法抑制的扭曲、膨胀起来。

  “实力强又怎么样?!不知道有多少顶尖元婴期修士,不明不白的横死在这魔蜮深渊。”

  “窦红珊这个贱女人,老子低三下四的费劲讨好她,连个正眼都不瞧我!她是二十一轮修士,傲气的很,这也就罢了,等老子成了化神修士再收拾她这贱货。连那个姓王的小白脸,不过是十九轮而已,居然也敢给我脸色看。还有那姓叶的,老子要将他戳骨扬灰,泄我心头之恨!”

  “等找到了深渊奇兽,那些顶尖修士肯定会打起来。咱们跟在后面,找机会解决掉他们。说不定还能抢到一份香膏,突破化神!”

  曹良柏骂骂咧咧。

  后面的一队元婴修士,却是沉默不语,心中充满鄙夷。他是不是想灵膏想疯了,灵膏如果有这么好拿,那早化神了,还用等到现在?!

  随着队伍的推进,万丈深渊的极深处。

  魔蜮深渊的底部,是一片极为辽阔的地底世界,上方为岩石,下方为澎湃的海水。这片世界昏沉沉的,但是有大量发五颜六色光芒的水草、珊瑚、水贝珍珠,还有游动的奇怪海鱼,鳞片光芒闪烁,绚丽耀眼。

  叶秦放目望去,深渊内虽然比较暗淡,但是依旧可以看清楚数里范围内的情况。再远的话,就难以看清楚了,除非那个地方站了修士,法器发出璀璨的光芒。

  连神识,在这里也被犬幅削弱,难以查探远处的情况。

  在深渊内,修士们所驾驭的法器,反而是最耀眼夺目的。

  同样的,这里的魔兽也极为强悍,要么实力成倍大增,要么成群结队。元婴级的魔兽,数十,数百一群,几乎到处都可见。

  阻力大增,修士们推进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当然了,再强悍的元婴级魔兽,元婴级魔兽群,也无法跟这些‘练有素、多达数十万的元婴修士们群相比。修士犬军所过之处,不论魔兽群犬小,顷刻间尸骸血肉遍地。

  元婴修士虽然也手机看Oo。偶有阵亡,但是比起深渊内的魔兽,要少上太多太多。至今也不过是数十名而已,而且都是冲的太快,闯入了魔兽群内,没能得到其他修士的及时支援,遭到魔兽群围攻致死。

  除非是遇到魔兽颌主,否则根本无法令这股庞大的元婴修士大军停顿下来。只有十三阶以上的魔兽领主,太过强悍,才能够给元婴修士群带来致命的威胁,成群的伤亡。

  数个时辰之后,叶秦环顾四周,发现前方和左右周围能见到的元婴修士光点,只剩下了不足一万名左右,并且修为实力都在元婴后期。而其他大部分修士,还在后面追赶,或者就地猎杀魔兽。

  “这些修士应该是冲杀在最前面的一批了,占了全部修士的数十份之一,几乎都是冲着灵膏去的。我看我们无需冲的太前,保持在这第一批修士中便是,让前面的修士去杀沿途的魔兽。等找到了深渊奇兽,再全力出手。”

  青丘璃目光中露出狡黠。

  以她的习惯,如果能用一分力气达成目的的话,绝不会用两分。尾随,当然是最省力,最安金的办法。

  “哦!”

  叶秦淡淡点头,赞同肯丘璃的想法,不疾不徐的御剑飞萧。偶尔动一动手,斩杀遇到的魔兽。

  不过,这个想法虽然好,但是未必能如愿。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修士队伍,也不愿意自己当免费的打手,替后面的修士铲除障碍。他们干脆不出手杀魔兽,直接凭借自身的速度,急速冲过去,或者绕道而行。

  将魔兽留给后面的修士,给后方的修士制造一些“麻烦”。

  所以,就算叶秦这一伙修士跟随在大群修士中间,也还是会不时的遇到魔兽。

  叶秦都是直飞,遇到落单的魔兽直接快速斩了,遇到数十头成伙的元婴级魔兽才绕道避开,以免过多的纠缠。

  这对于叶秦来说,是十分轻松的事情。

  不过,对于队伍内的其他数十名元婴修士来说,还是有些麻烦,并不是所有元婴修士都有二十轮以上的战斗力,能够直接斩杀一头普通的元婴级魔兽。

  窦红珊和王容的乎下修士,无法轻松对付元婴级魔兽,不时会遇到一些小麻烦,扼延后腿。

  队伍走了不知多久,突然前方十多里处传来一股剧烈的躁动,谩骂声,惨烈的呼叫,“快退,死人了,太扎手了!”“混蛋,前面开路的怎么回事,遇到危险居然也不给咱们这些后面的修士示警!”更有不少元婴修士慌张后退。

  “停下!”

  叶秦脸色顿时大变,摆手喝止住了正在疾飞的众修士。只是离前面还有一段距离,他无法查探前方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难道是魔兽领主?”

  “除了魔兽颌主,还能是什么这样惊慌?”区别恐怕只是,遇到的是魔兽大领主,还是魔兽小领主。”

  王容等众修士们几乎都露出惊疑之色。别看大群元婴修士横扫魔蜮深渊,肆无忌惮的猎杀魔兽,威风八面几乎无可阻挡,可一旦碰上魔兽领主,败的比雪崩还快。遇到弱点的小领主,死个上百名修士,遇到强的魔兽大领主,死上千名元婴修士,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一行修士,唯一能保持淡定和无所谓的,也就青丘璃了。她曾经是实力强犬的妖圣,并不惧区区一魔兽领主,但是也不愿意冒险。她现在遇到魔兽领主,绝不是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