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十七章 狂猎:先露露脸,下一个宿主就要将我们打出翔了……

第三十七章 狂猎:先露露脸,下一个宿主就要将我们打出翔了……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的打赏与支持)

  【狂猎】,实际上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精灵族。

  当然,“精灵”只是不同语言翻译成同一语言而出现的重叠词汇而已。外貌寒磋、远离森林、冷血嗜战的狂猎,跟这个世界外表美型、崇尚自然、和平安谧的精灵族,连一丝半点的瓜葛都没有……大概,相同之处只有那对尖耳朵。

  狂猎并不强,可以理解为杂兵是一群会一点冰系魔法的中世纪重甲骑士,队长级小头目的冰系魔法强一点,首领级大头目再加上瞬移技能,国师级法爷还能打开时空门。

  然而,狂猎却在多个世界留下恐怖的传说。

  原因并不复杂,单纯是他们经常以“能量投影”的形式在异世界肆虐,本体没有真正穿越到该世界之中,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他们就是一群不死不灭的存在,恐惧便由此而生。

  “——所以,这就是追杀那个叫‘希里’的烟熏女的狂猎?只是派出投影吗?”

  对,狂猎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紧随着希里的脚步。

  而布莱斯汀则早早赶到他们的现身地点,还能亲眼看着他们的能量投影如何生成。

  (不会有错,‘时空之女’就在这个世界!)尽管只是投影,狂猎相互之间的交流就在此处进行,没有像网吧开黑那样本体间进行交流。

  “时空之女……这个名头有够厉害的。”希里是本体穿越,狂猎是能量投影,再联系上这个称呼,布莱斯汀心中有几分想法。

  只是这想法不通过盘问当事人,是无法得到验证的。

  (她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力量,短时间之内无法离开这个世界,现在是捉住她最好的机会,全员跟上!)队长一声令下,一众狂猎骑上马,在森林里策马狂飙。

  虽然看上去很帅,尤其有那一身黑色的重甲衬托,但是速度并不怎么样,大概就是普通骏马奔跑的速度。

  既然是要捉捕希里,狂猎必然会祭出最高的机动性,然而现在所谓的“最高的机动性”就这种程度,反映出来的实力低得让布莱斯汀震惊。

  “……难道说这是‘幻影很弱’但‘本体很强’的类型?”布莱斯汀宁可相信这个,都不愿意接受一群战五渣拥有往异世界投影自身的能力,这要让她如何自处!

  “唔?看样子烟熏女也察觉到了,”通过黑色化妆盒的地图功能,布莱斯汀发现代表着希里的光点已经脱离托尼欧的车队,不由点点头,为她的知情识趣而高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可惜,按照狂猎的前进路线,极高概率会与托尼欧的车队迎面撞上。”

  不排除狂猎无视车队直接冲过去的可能性,但也不能排除其他不妙的发展。

  而这就是布莱斯汀这系统精灵要工作的地方了。

  “在路上将狂猎拦下来,好言劝阻一番,行不通才将他们击溃?”希里那时候是突然瞬移过去,布莱斯汀来不及阻拦,这一次可不一样。

  布莱斯汀沉吟数秒,突然灵光一闪,想到或许更符合叔叔们喜好的做法,“……呵呵,我操什么心,女神大人庇护自己的信徒很正常吧?”

  ——————————————————————————————————

  在远古时代,狂猎这个种族通过魔法获得了“穿越时空”的能力,但也召唤出名为“白霜”的天灾。

  狂猎到达某个合适的世界打砸抢,酸爽地生活一段时间,一旦白霜即将降临,他们便拍拍屁股走人,继续祸害下一个世界——这确实是居无定所,但参照一下海盗的生活,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说不定人家高兴着呢。

  然而,随着世代更迭,狂猎因血统问题而失去了穿越时空的能力。在迫在眉睫的白霜的危机下,他们只能从根源性的血统问题下手,培育出拥有“长者之血”的女孩,试图重拾此能力。

  但是,这名女孩在长大后居然和一个人类私奔了!

  丢失的“长者之血”历经数个世代,最终只剩下希里这名继承人,为了种族的存亡,狂猎只得发了疯一般地在各个世界追捕希里……事实上,他们曾经就捉到过希里,只是原狂猎之王对着希里就觉得自己是在对着一块野猪肉,完全没有半分性趣,一连数晚都干不成正事,最后还被chun药搞死,反而被希里跑掉了。

  ——说来说去,希里就是为了自己的贞操而逃跑!

  “他们来了!”在狂猎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瞬间,希里便微妙地生出感应,这份存在于血统中的魔法力量,或许比她自己想象中还要巨大。

  “追杀你的人吗?在哪里?”刚才还在悠悠闲闲地做夜宵的托尼欧,吓得拿着菜刀冲出冰屋,神经兮兮地左右张望。

  自然,连布防的侦察兵都没看见东西,他更加不可能看见。

  “马上就来了!”希里从腰上的钱袋中,捉起几块她在此前的世界中抢劫来的小宝石,塞到托尼欧手中,急匆匆地喊道,“没有时间了,可以卖一匹马给我吗!”

  “呃……没有问题吧?”车队不应该轻易交易马匹,可是这种情况下,托尼欧还是选择助人为乐一把。

  对此,副官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谢了!”希里背起此前准备好的、装载着食物和饮用水的包袱,立刻转身离开,但还不忘记大声提醒营地内所有人,“他们的目标是我一个,你们尽可能避免和他们发生冲突!真的不行的话,直接告诉他们我往哪边跑就可以了!记得打手势,他们跟我不一样,听不懂你们的语言的!”

  希里可不是乖乖女,是见过世面的女孩。

  虽然她叛逆、要强、固执、做过各种荒唐事、男女关系和女女关系不检点,但她善良、重情义、为别人着想,托尼欧表现出这么友善的态度,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又坑死一个善人——即便这代表着自己被捉住的风险提高。

  “希里小姐……”一直警戒着希里的一众侍卫,此时都知道自己多操心了。

  “还有,”希里灵活地翻身上马,回过头来朝托尼欧竖起大拇指,“托尼欧先生你的料理真美味,希望我还能有机会再次品尝到。”

  “……嗯,我会期待希里小姐的再次光临的。”托尼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