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八章 杰洛特、兰伯特、艾登

第八章 杰洛特、兰伯特、艾登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的打赏与支持)

  【创造】:除了创造次元空间以外,利兹还能够给事物自定义属性,理论上他什么都可以做出来,将一块街边刚买来的抹布变成能瞬间吸干整个海洋的灭世神器都没问题……但是其性格是硬伤,他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产生反应,要是一再拿无聊的东西烦他,极有可能要享受名为“以一百种不重复的方式死一百次”的处罚。

  【调整】:士郎所擅长的魔法为“分析”和“塑造”,理论上只要理解到构造和运作原理,他连神棍级的魔法道具都可以弄出来……但是他明显偏科机械设备类,尤其擅长枪械、战甲、超级机器人、宇宙战舰等领域。

  【发明】:莱尔拥有次元级的知识量,想要严谨、稳定、可控、实用性高的魔法道具,找他最为靠谱……但是再怎么天才,掏出新发明还是要需要点时间,要求越高耗时越长。

  【量产】:大规模量产没有办法,只能找利兹;小规模量产找士郎,他比较好说话。

  ——在一通旁敲侧击下,布莱斯汀总算从莱尔口中捣腾出更详细的说明,搞清楚了《主世界》的生产人员的职能分工,自己需要无法在城镇得到的东西时应该找谁,了然于心。

  毫无疑问,在莱尔的提醒下,她一度想向利兹讨要一座形式类似宿主的城堡、但规格远在其上的航空要塞,想想将这东西往老家斯菲洛亚王国天上一扔……啧啧,羡煞旁人有没有!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布莱斯汀最终还是没有回头找利兹。在从事“系统精灵”一职后,她好歹辅助过两位宿主的人生,从中她领悟了一个道理——平常过日子时做人低调一点没有坏处,尤其在自己没有骄傲的资本的情况下。

  当然,在对抗炼狱七姐妹时需要用上的又是另一套道理了,低调和怂是两码事,但不管怎么说,在父亲大人和叔叔们面前继续饰演可爱、乖巧、勤奋、谦逊、好学的角色总是有好处的,绝大部分男人都好这一口。

  至于从莱尔或者士郎处讨取不会损害到自身形象的有趣的小玩意……唔~~!抱歉,布莱斯汀发现自己脑洞不够大,暂时没想到自己缺了啥,留待日后再说吧。

  ——随后,在长辈们看腻了宿主的复仇剧后,布莱斯汀启动黑色化妆盒的【快进】功能,时间跳至宿主与最后一名仇人碰面瞬间。

  “什么啊,最后的仇人是一个醉醺醺连路都走不稳的酒鬼吗?”原本还想看一段压轴好戏的布莱斯汀,瞬间就没兴趣了,在宿主对着仇人发出的骂骂咧咧中打开系统界面,检查任务记录。

  “唔?”然后她立刻发现有其中三个仇人不是由宿主亲手诛杀的,“在法罗岛当海盗头子的哈蒙德被一名叫‘杰洛特’的狩魔猎人斩杀,担任治安队长的隆德和经营ji院的维埃纳被一名叫‘兰伯特’的狩魔猎人斩杀……慢着,我记得这个名字曾经出现过在宿主的档案中。”

  布莱斯汀掏出档案,确认名字的拼写是否有出入后,以【搜索】功能查找杰洛特和兰伯特的位置,结果却让她微微一愣,“死后还有好友替自己千里追凶,宿主也不算白活一遭了……不过,这样子城堡的升级会不会太快一点呢?”

  布莱斯汀掏出‘城堡模型’,计划赶不上变化,有点惆怅。

  —————————————————————————————————

  或许是因为艾登升了两级后身体能力提升了将近一成,或许是因为卡拉丁转职商人后手底功夫生疏,或许是斩击皇帝性能超过猫之钢剑,或许是卡拉丁找出魔药时已经吸入不少毒气,或许是复仇者的气势慑人,或许是艾登本身的战斗力就高于卡拉丁……反正最终结果是艾登取得了胜利,并通过毒气炸弹的牵制作用,在诺维格瑞众多卫兵的围追堵截下平安冲出去。

  在《狩魔猎人之王系统》中借助地图索敌的艾登,很快便发现属于哈蒙德和维埃纳的光点接连消失,一次是偶然,连续三次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了……只不过,这对艾登来说也是好事,他决定优先扑向最后的仇人“瑟莱斯”。

  当日埋伏自己的杀手小队中,一个当上大商人、一个当上治安队长、一个当上ji院老板娘、一个当上海盗头子,一个混得比一个号,只有瑟莱斯一个混得很惨,天天在郊外的“七只猫酒吧”里喝酒。艾登对此对此心情也颇为复杂,究竟是要怨恨卡拉丁等人用杀害自己的赏金飞黄腾达,还是要怨恨瑟莱斯将杀害自己的赏金浪费在酒精上?

  只是,即便瑟莱斯已经变成一个颓废的女精灵,艾登还是没有忘记当日她对自己做的事情,一剑砍下她的脑袋。

  “——啧,慢了一步吗?”在酒吧内所有人都往外逃窜的时候,有两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这把声音……兰伯特?”艾登连忙转过身,果不其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艾登?!”碰见好友的兰伯特不仅没有放下敌意,反而抽出背后钢剑,暴躁地喊道,“……艾登早就死了,你这家伙是什么人!”

  “噢,冷静点,兰伯特,我是本人。”艾登后退一步,再将斩击皇帝收入剑鞘,连忙解释道,“我确实已经死了,只不过被一个自称‘系统精灵’的古老存在挑中侥幸复活。”

  “这种事怎么可能!”兰伯特下意识地驳斥道,但很显然他的敌意收敛了许多,不再是数秒前随时都想发动攻击的状态。

  跟随兰伯特而来的杰洛特却显得很冷静,毕竟他压根不认识艾登,他是死是活都影响不到他的心情,“系统精灵,唔,有趣……兰伯特,有办法确认他的身份吗?”

  兰伯特沉默了一会儿,猫瞳上下扫视了艾登一圈,从外观上找不出破绽后才开口道:“回答我,我们两个是怎么相识的!”

  “一切的源头是食人魔诅咒,先是我们的委托内容重叠了,再是委托主被开肠破腹,我提出两人均摊赏金,你表示同意,我们就是从那时聊起来的。”与兰伯特相识的过程,可是艾登津津乐道的宝贵回忆,记得清楚着呢。

  兰伯特再问:“我是怎么成为狩魔猎人的?除了维瑟米尔以外,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过!”

  附带一提,维瑟米尔是狼派现存狩魔猎人的老前辈,看着兰伯特长大的,知道他的来历很正常。

  “你的父亲是一个酒鬼,被一名狼派的狩魔猎人搭救后,根据‘意外律’而将你作为报答送到凯尔莫罕。”艾登耸耸肩,包括他本人在内,就没有一个人是心甘情愿去当狩魔猎人的,童年满满都是泪,“附带一提,你说过自己很讨厌狩魔猎人这工作,只是凯尔莫罕里面还有一群混账,你没办法放着他们不管而已。”

  “我没有让你回答这个,艾登。”兰伯特将钢剑收回剑鞘,明明心里面很高兴,嘴巴上却还是很不干净,“你这个狗屎混账,竟然这样都死不掉,早知道我就不白跑那么远替你报仇了。”

  “呵~”旁边的杰洛特轻笑一声。

  “什么?你有什么意见吗?”不想说的事情被杰洛特听了一通的兰伯特,多少有点恼羞成怒。

  “没什么,”杰洛特懒得搭理这小老弟,他那双臭嘴连他有时候都受不了,看向死而复生的艾登,“我是杰洛特,初次见面……之前你所说的‘系统精灵’,可以详细说明一下吗?”

  “很遗憾,即便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我也摸不着头脑,这不是我曾经接触过的东西,”艾登遗憾地摇摇头,“事实上,就在我杀死瑟莱斯之后没多久,在我的视野前面就有一个半透明的东西闪烁着,让我确认领取奖励。”

  言罢,艾登随手一按。

  (嘭)一股白色雾气陡然升起,将三名狩魔猎人同时罩住。

  “……什么?”

  “艾登,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你们快远离我,别被波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