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一章 镜子大师

第十一章 镜子大师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无用的百晓的打赏与支持)

  艾登所激活的设施是、和。

  虽说没有在任务界面中特别标注,但是每一名入住者都会匹配一间卧室。不管他们在地面混得有多么糟糕,就算是被国家机器追杀,只要回到这个被艾登三人命名为《天空之城》的地方,最起码还能找到一个安心的地方睡觉。

  只不过,卧室的内部条件就……噢,当然也不会很糟糕,只是《天空之城》走的是符合本世界生产力和文化的最高档次路线,而不是以便利为核心的魔改路线,别说抽水马桶和热水器了,就连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都没有。人有三急请去城堡里的公厕,要洗澡请使用卧室屏风后面的大浴桶。

  谈到洗漱的问题,自然绕不开水源,想也知道不会有一根根铁水管明晃晃地在城堡外面绕来绕去,那也过于辣眼睛了。至于水管是不是藏在墙体里面……谁知道呢,狩魔猎人才没有这么闲敲开墙壁探究一下。

  他们所能看见的只有一个个小小的铁制动物脑袋(各个狩魔猎人学派标志物)镶嵌在特定位置的墙壁上,用力拍打一下这些铁制品就会张开嘴巴,从中流出清澈的水,再拍打一下就会重新闭合。

  ……这个设计方便是方便,水龙头的异界版嘛,可是狩魔猎人们莫名觉得恶意满满。

  最后是餐厅,典型的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亮闪闪的银制烛台,上面的蜡烛就像永远都不会消耗一般地燃烧着。除了因狩魔猎人的数量有限而空间没必要那么大以外,这与艾登印象中的宴会厅没什么两样。

  最大的区别是——

  “这个叫‘消费终端机’的东西,兰伯特和杰洛特会用吧?”对,正是艾登面前的这金属箱子。

  与压根没有金钱概念的《主世界》不同,为了保持狩魔猎人的工作动力,《天空之城》大部分东西都需要消耗‘兑换点’,而消费这些兑换点的地方就是这些‘消费终端机’,

  这种兑换点不能用地面的金币直接兑换,只能靠斩杀敌人获得,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好消息是,他们这些年斩杀的敌人所得到的兑换点全部计算在内,不是从今天起开始计算,他们全部人都是身家庞大的富豪。

  “嗯,果然跟我的系统界面差不多,用手点击相应文字和图案就可以了,”因为有类似的操作经验,艾登是上手最快的人,“让我看看……这里是兑换已烹饪的食物的,这里是兑换饮品的,这里是兑换水果的,这里是……食材?城堡里面有厨房吗?”

  “……随便吧。”反正作为一个单身大男人,既然能直接兑换料理,艾登绝不考虑自己做饭,即便那能够省一点兑换点,“总而言之,这个地方的食物和饮用水供应很充足,又是位于这种地方,足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据点了。”

  在今天之前都像是一个笑话的主线任务,突然变得有实感起来。

  “不过……没想到竟然是我这个‘国王’的兑换点最少……我往日的实绩有那么糟糕吗?”

  》》》》》》》》》》》》

  兰伯特所激活的设施是。

  就像是餐厅里面的终端机一样,这里的终端机既可以卖矿石等原材料,又可以直接卖成品,很体贴地照顾各人的需求。而且打铁需要的工具和设备全都是现成的,不像餐厅那边那样还要自己找地方准备厨房。

  只不过,正如同艾登所担心的那样,

  “喂,就没有新手指引吗?这玩意要怎么用啊,我想返回之前的界面啊!”明明长着一双敏锐的猫眼,却还是强行无视掉屏幕上那个180度拐弯箭头的兰伯特,已经踹了终端机好几脚了。

  “这都是邪道,钢剑和银剑分开来就是了。”兰伯特用手在屏幕上拍了几下,刚好拍到了上面的‘’号。

  “???”还能这样。

  好奇的兰伯特不停点击‘’号。

  “‘斩铁’是什么鬼,弄出来玩玩?”兰伯特不知道拐弯的箭头代表后退,却知道‘确认’按钮的作用。

  (哐!)一阵白光闪过,一柄长剑落在铁匠铺的平台上。

  “……还真的能直接变出来一把剑啊。”兰伯特走过去,拿起满级狼之剑左看右看,又随手挥了两下,“好吧,我承认手感还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钢剑和银剑分开来用。”

  兰伯特重新走向终端机,将手按在屏幕上,重新确定使用者为自己,然而,“……慢着,我的购物积分怎么只剩下几百了?这不是连饭都吃不了几顿吗!”

  》》》》》》》》》》》》

  杰洛特所激活的设施是。

  原本庭院的位置不是被白色烟雾挡住了吗?只能从两边绕路过去。如今雾气散去后,庭院实际上就是一个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魔法植物的种植园,在庭院的中间有一个喷泉,喷泉的水池底部同样生长着各种水生魔法植物。

  这些都是免费的哦,采摘完了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长回来,但是大部分魔药、炸弹、剑油都无法只由魔法植物炼成,还需要各种魔物身上的素材以及炼金物品,而购买这些物品的终端机同样摆放在庭院这里。

  当然,正如同前面的终端机一样,除了素材外,直接购买成品也是一个选择。

  “唔……总算知道这东西要如何操作了,试着兑换一**魔药喝下去看看效果吧。”杰洛特点击‘魔药’类别,再一副一副魔药浏览过去,打算寻找毒性最弱的魔药进行测试。

  “唔?”杰洛特突然停下来,因为他看见了些奇怪的东西。

  “……竟然会出现女术士的东西吗?”不管是哪个学派的狩魔猎人都不会这种魔药,杰洛特下意识地联想到女术士们。毕竟大部分女术士原本的相貌都不怎么样,只是靠各种各样的办法让自己变得美貌异常,消除伤疤对她们来说只是小儿科。

  “不过这个价格,似乎有点太贵了。”杰洛特摇摇头,他身上有许多伤疤,但他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消耗点,继续浏览过去。

  “虽然这个价格很高昂,但在十年内取得也不是不可能,真的有效的话我们都可以永生了。”这个时候的杰洛特还不太相信城堡这里的特殊药剂的效果。

  但是,下一副药剂他就算不相信也会逼着自己相信。

  杰洛特记得,叶奈法对她自己不能生育一直有点想法,最后只能将母爱给予希里。

  ————————————————————————————————

  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主世界》呆得越久反而体会越深的布莱斯汀,没有像照顾幼儿园的小朋友那般一步一步指导狩魔猎人们使用各个设施,而是让他们自行探索……当然,刚开始还是要在旁边看几眼,否则某脾气暴躁的狼派狩魔猎人因狂砸终端机而被城堡反击丧命,那就变成她的失职了。

  在确认艾登三人正确理解到“何为消费点”以及“如何使用消费点”后,布莱斯汀便离开了城堡,传送回地面。之后才是她最忙碌的时间段,调查本世界的风俗文化、偷听各国高层人物的谋算布局、定位现存的狩魔猎人,这些都是她颁布支线任务推动宿主行动的前期铺垫。

  她计划中的第一站是诺维格瑞,由七只猫酒馆旁边的南门走进去就是了,不过——

  “……这位漂亮的小姐,赏脸从影子里出来喝一杯吗?”一名靠在因为杀人案而闹哄哄的七只猫酒馆外墙的圆寸中年男性旅客,在布莱斯汀刚想离开时突然发话道。

  “什么?!”布莱斯汀身形一顿,本能反应般从性感诱人的黑色连衣裙日常装切换至白色皮大衣战斗装,手中也握上使用了多年的巨大镰刀。

  她很清楚‘阴影之力’有多么独特,这可不是寻常的‘感知力’就能察觉的东西,一旦碰上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定必是强敌!

  “哇哦~没必要全副武装,你我前无旧怨后无新仇,我也早过了对女色产生兴趣的年龄,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对你发动袭击。我只是认为旅人之间应该尽量结下善缘,或许有一天我会有麻烦,而你刚好就在附近可以帮忙。”言罢,圆寸中年招招手示意,自己率先走进七只猫酒馆。

  “……刚才,他发动了时停能力,只是作用效果排除了我。”布莱斯汀手心冒汗,在数月前拼尽全力还是倒在贝露菲格露手上的她的理智,正疯狂告诉她现在应该马上利用穿越耳环遁逃。

  但布莱斯汀只是犹豫一小会儿就否定了这个最合理的做法,收起镰刀(拳套和长筒靴保留),从影子中钻出来,走进酒馆——诺维格瑞的士兵正挂着丑陋的嘴脸往嘴里倒免费的酒,酒馆老板弯着腰作讨好状,酒馆老板的女儿惨白着脸处理瑟莱斯遗留下来的血迹,毫无意外,里面的人与物全被静止。

  “放心,我不会拿不入流的劣酒招呼朋友,这可是我的珍藏~”已经在角落坐好的圆寸中年面前摆放着两杯红酒。

  布莱斯汀走过去,在圆寸中年对面坐下,看也不看面前的酒杯,冷着脸问道:“……你是谁?”

  “我是刚特-欧迪姆,一名浑身癞痢的流浪汉,因为之前我是卖镜子的,大伙就叫我或者‘玻璃小子’。”镜子大师回答,随后摊摊手掌示意,“那么,这位小姐介意……?”

  布莱斯汀懒得吐槽对方的自我介绍,但也没有鲁莽地冒犯对方,“我是布莱斯汀,因工作而来到这个世界。”

  “所谓的‘工作’跟天上那庞然大物有关?”明显就是察觉到《天空之城》的出现才跑过来的镜子大师明知故问道。

  “不要试图妨碍我,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要付出何种代价,”布莱斯汀话锋一转,刚柔结合道,“但假如你有任何需求,可以现在先行道出,我会让我的工作内容避让。”

  叔叔们特地替狩魔猎人伸张正义就足够无聊了,布莱斯汀不相信会刚好撞上另一个对狩魔猎人抱有恶意的无聊的上位存在。

  “没有任何特别需求,如之前所说的,我只是一个流浪汉,”镜子大师在桌子上以双手撑住下巴,眼睛死死盯着布莱斯汀的摆在桌上的右手……或者说右手的拳套-贝奥武夫,“真的不好意思,但我必须要问一个问题。”

  “?”

  镜子大师将目光投向布莱斯汀面上,将她的眼神和表情的变化牢牢捕捉住,“听见斯巴达、迪亚、维吉尔、但丁、尼禄这几个名字,你会联想到什么吗?”

  “……”心头上的压力猛地一松,布莱斯汀突然觉得自己安全了许多,面上甚至能露出笑容,“迪亚是我的父亲大人。”

  “我就知道!”镜子大师身子往后一仰,为自己猜中真相而高兴,“各个世界中能够将灵魂武器化的种族有不少,但武器的完成度这么高,还散发着这种程度的恶魔力量的,只能往传说中的‘斯巴达一族’联想了!”

  “日后‘斯巴达一族’的名单内,将会增加一个名字。”吹牛逼不犯法,大家请见谅。

  “我会记住的……不过,既然是‘那一位’的话,代表着很容易撞上‘另外那六个人’,我最近还是低调点吧。”镜子大师目光闪烁,但很快又展颜一笑,随手一挥,收掉桌上的两杯酒,“算了,既然是那一位的女儿的话,我这点酒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但一点小礼物还是要送的,布莱斯汀小姐有什么想要的吗?”

  布莱斯汀不用考虑,有一个问题她一直找不到好的咨询对象,“镜子大师,你对父亲大人的情报很熟悉?”

  “唔?还行吧……毕竟大家都是被《时空管理局》列入‘不可触碰’的高危人物,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我还是会阅读一下资料的。”镜子大师可没有闲情逸致实地调查,他所知道的情报全是《时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的努力成果。

  “请告知我。”

  这就是布莱斯汀想要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