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二章 感谢无用的百晓的打赏与支持

第十二章 感谢无用的百晓的打赏与支持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无用的百晓的打赏与支持)

  “——这把剑物有所值。”靠剑混饭吃的狩魔猎人,无一例外都是爱剑一族,杰洛特随手挥了挥兰伯特的满级狼之剑便知道是好东西。

  可惜他的兑换点大部分都要用来兑换特殊魔药,否则他很可能也会给自己来一把能用一辈子的武器。

  “别再说了,就因为兑换了这东西,我快连饭都吃不起了。”这话有点夸张,食物消耗的兑换点很少,兰伯特也不至于刚好将自己的兑换点用个精光……只不过,的确是再也买不起什么好东西了。

  “兰伯特……你该不会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下去吧?”杰洛特很灵敏地捉住‘吃不起饭’这一点,像他这样只打算在《天空之城》小住一两天的人,根本不会去烦恼这种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这里住得好、吃得好、喝得好,比凯尔莫罕还强。”因为喝了点酒,兰伯特说话比正常状况更直白,“而且你别告诉我你还没有察觉到,杰洛特,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完全可以不再理会那些嫌弃我们的家伙!”

  “……假如再加入几个狩魔猎人,将其他功能版块也激活,的确如此。”杰洛特点头道。

  狩猎怪物换取兑换点,食物、魔药、武器、装甲由那些奇怪的金属箱子提供,现在已经基本可实现自给自足。如果再算上那些未激活的兑换各种零零碎碎的日用品的终端机,那几乎就是宅一辈子都能过得很酸爽(当然魔物还是要狩猎的)。

  “说到底我从来就不喜欢当狩魔猎人,只不过我这双猫眼摆在这里,除了狩魔猎人和杀手外无论当什么都不行,没想到今天能碰上一条完美的解决办法。”兰伯特朝旁边进餐中的艾登举杯,大声道,“这么一想,你这死得不亏啊,伙计。”

  “去你的,兰伯特。”艾登赞美了一句好友的臭嘴。

  “……你高兴就好,”听了兰伯特的话,杰洛特也不是完全不为所动,只不过他还要找养女希里,暂时还不用烦恼这个问题,“那么,艾登你又怎么样?果然要听从‘系统精灵’的安排行动?”

  “我还有选择吗?我这条命都是人家复活的。”艾登仰头灌下一大口烈酒,长吁一口气,“而且……自从我好好地完成任务,却被一群所谓的‘正常人’派人伏击而死,我就再也不想接什么狩魔委托了!狗屎,为什么我要保护那群家伙!”

  “说得好!狩魔猎人这份工作就是狗屎!”

  “来,兰伯特,让我们召集所有狩魔猎人,不再理会这狗屎的世道!”

  杰洛特翻翻白眼,他突然知道为什么艾登会跟兰伯特成为好基友了。

  ————————————————————————————————

  最初的故事发生在一个被人们命名为“魔界”的地方,生活在其中的生物为“魔物”和“恶魔”。但不管是几乎没有理性可言的低等魔物,还是拥有完整人格的高等恶魔,都奉行着最原始的丛林法则,整个魔界如同由原罪构成的泥潭一般。

  【斯巴达】虽然是一只外表凶悍的漆黑恶魔,却有其它恶魔所没有的知性。他辅助富有雄心壮志的“魔帝-蒙杜斯”征服了魔界,原本是想往泥潭中注入些许秩序,然而魔帝没有将过多力气花费在治理魔界上,在野心驱使下他率领恶魔大军入侵人界,给人间带来巨大的灾难。斯巴达为了保护人类而背叛同族,仅以一己之力击败了魔帝以及魔界大军,将魔帝与通向魔界的通道一同封印。

  在过去大约两千年后,斯巴达与名为“伊娃”的人类女性相爱,生下一对双胞胎兄弟【维吉尔】和【但丁】,但很快便因另一个次元的事件而失踪。

  在同一时期,因受牵连而被迫过着四处逃窜的生活的斯巴达的弟弟,终因妻子的背叛而被捕,后被即将突破封印的魔帝的力量转化为黑骑士。但他的其中一位儿子【迪亚】却在遭受母亲折磨时成功反杀并逃出监狱,子承父业继续四处逃窜的生活。

  或许是魔界混乱的管理给予了生机的缘故,或许单纯是运气特别好,或许是不可解释的种族天赋,年幼的迪亚不仅没有亡于其他恶魔之手,反而在短短十数年间实力暴涨,接连击杀多名魔界将军和魔界领主……还有由他的父亲转化而成的黑骑士。

  魔帝突破斯巴达当年所设下的封印后,再度召集恶魔大军进攻人间,迪亚则趁机与他在人间的两位表弟汇合。经过一番浴血奋战后,三人将魔帝彻底诛灭,再次解救了人间,随后追查到斯巴达的踪迹,成功将其解救。

  在那之后,斯巴达消停了一会儿,在妻子生命走到尽头后潇洒地迈向其他次元,在其他世界留下“暗黑骑士”的传说;维吉尔和但丁联合经营着一间名为《devil-may-cry》的跨次元恶魔猎人事务所,虽然兄弟俩总是闹得很僵,但在各自妻子的粘合作用下总算没有拆档;迪亚在旅途过程中碰上了劳达、费顿、利兹、七夜志贵四人,随后加入其中成为怪物团的一员,从此越走越远。

  》》》》》》》》》》》

  “——当然,这些都只是《时空管理局》的魔导师所提交的报告结果,想也知道他们不会前往魔界实地调查,因此很可能会在细节上出现缺漏甚至歪曲。”镜子大师嘲讽地笑了笑,对此他很有发言权,因为《时空管理局》有关他本人的档案连名字都写错了!

  “但是基本的事实还是符合的吧?”面带奇怪的笑容的布莱斯汀问道。

  “我个人认为‘那一位’在幼年时期一定发生过什么,很可能有一段时间根本不是待在魔界里。因为在与整个世界为敌的状况下成长,一定会对人格有极大的影响,而这与‘那一位’现在的性格对不上号。”镜子大师摇摇头,又点点头,“只不过……是的,我认为‘那一位’的确达成过‘与整个世界为敌却活下来’的伟业。”

  “……这样啊,不愧为父亲大人。”布莱斯汀再一次发自心底地佩服自己的父亲,但是下一秒面上又蒙上灰暗。

  被生母背叛和折磨,最终成功反杀。

  生父遭受控制,无可奈何地帮其解脱。

  难怪在对待子女问题上如此淡漠,原来都是孩童时期的锅!

  “哎呀哎呀~原本我还以为你们父女关系不怎么和睦,连这种问题都要我这个外人来解答~”镜子大师促狭一笑,“现在看来,女儿这边一直都在想搞好关系不是吗?”

  被捉到痛脚的布莱斯汀面色一冷……但没有拍案而起,因为她还有一个问题,“镜子大师,所谓的《时空管理局》对父亲大人以及叔叔们是如何评价的?”

  “肆无忌惮乱来的混账?手中染满鲜血的怪物?要是打得过早弄死一万次的仇敌?不服从伟大贤明的他们的管治的乱民?”镜子大师摊开双手,歪歪脑袋笑道,“一群没经过任何人同意就自诩为‘管理者’的家伙,你觉得会如何看待我们这样的存在?”

  “……受教了。”布莱斯汀点点头,发动能力往影子里面下沉,“虽然不觉得我有资格回礼,但这份礼物我收下了。”

  “不用这么客气,在你的父亲要对我下手之前,稍微美言两句就可以了,”镜子大师挥挥手笑答,直至布莱斯汀从影子中离开七只猫酒馆后,他才轻飘飘的补充一句,“……虽然我不一定会输就是了。”

  镜子大师还说自己是满身癞痢的流浪汉呢,不能拿他的谦虚当成实话。说到底,到了他们这场层次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所谓的‘往日的战绩’吓到。

  只不过,有一件事他没有说谎,他的确不想和迪亚等人无端起冲突,“麻烦的家伙来了,让欧吉尔德那幸运的家伙多活一段时间吧,而且日后最好还要绕开那些狩魔猎人。”

  随后,镜子大师离开酒馆,酒馆的时间重新流动,诺维格瑞的士兵继续以公务名义喝免费的酒、酒馆老板继续点头哈腰招呼大爷、酒馆老板的女儿继续擦拭着血祭——仿若恶魔之间的会谈不曾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