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四章 不受待见的狩魔猎人

第十四章 不受待见的狩魔猎人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父亲大人~人家想知道嘛~”无视周遭面目可憎的七个臭娘们,黏在自己老爹身上的布莱斯汀眨着眼睛撒娇道。

  “大概就是他所说的那些吧?只不过,我八岁时的脱狱是被大伯所救,在人间度过四年时间后才为了保护维吉尔、但丁和伊娃阿姨只身返回魔界。”虽然在其他人看来‘从八岁开始创造传说’与‘从十二岁开始创造传说’没什么区别,都是在幼年期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伟业,但实际上这四年时间给予了迪亚宝贵的成长机会,完全改变了他的命运。

  “……十二岁吗?”布莱斯汀努力回忆自己五年前的战斗力,结论却让她十分沮丧,不过她也没有想过能超越老爹就是了,很快便转移至另一个感兴趣的话题,“那父亲大人还记得当年是怎么样杀死炼狱七姐妹的吗?”

  “——喂!!!”炼狱七姐妹瞬间炸毛,也不管迪亚就在旁边,上前一把便将布莱斯汀拉起来,七个人恶狠狠地瞪着她。

  “哼~”布莱斯汀轻哼一声,故意翻翻白眼。

  “!”撒旦举起右手,做出一个握紧拳头的分镜动作。

  “呵~”布莱斯汀双手抱胸,露出嘲讽的笑容。

  “……”撒旦浑身打颤。

  (你丫的问什么鬼问题!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没?)by炼狱七姐妹

  (考虑过了啊,所以才特意问这问题,你们咬我啊~)by布莱斯汀

  (跟我去训练场,看我不烧死你!)by撒旦

  (这段时间是我的工作忙碌期,没空理会你们这群闲杂人等。)by布莱斯汀

  (开什么国际玩笑,臭小鬼!)by撒旦

  超越了语言,仅仅需要眼神和动作就能完美传达自己的意思,某种意义上双方的关系进入了新阶段。

  “你们在干什么呢,好好聊天,”迪亚再度无视气氛继续话题,“其实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毕竟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记不起来也没有所谓哦,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路西法连忙道。

  “是啊是啊,不用勉强自己记起来的。”利维坦摆出笑脸附和。

  “做人最重要是往前看~”玛蒙高举双手说道。

  然而,迪亚还是笑眯眯地说下去,“当年我好像是随便用一把剑先将路西法捅死,再用路西法以冰柱插死撒旦,再用撒旦烧死别西卜,再用贝露吸干玛蒙,再用玛蒙剥夺利维坦的力量,再用利维坦复制贝露的力量,最后用贝露一下劈死阿斯蒙蒂斯,全部都是瞬秒。”

  “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吗!!!”X7

  (咔嚓——)

  “啊?”炼狱七姐妹像排练过一般地整整齐齐一扭头。

  只见布莱斯汀将一台粉红色外壳的手机扔向黑色化妆盒,手机转瞬被吸进其储物空间,“唉,可惜没机会录像啊……不过拍到了一张艺术照,噗~”

  “臭小鬼,你什么时候学会使用智能手机的!将手机交出来!”

  “父亲大人,她们又要欺负我了~~!”

  迪亚一家今天也很热闹。

  ————————————————————————————————

  《天空之城》的移动机制很简单,当艾登在地面时一直跟在他头上,当艾登在天上时不操作便停在原地,操作地图上的金属块可实现定向移动,虽说飞行速度不算太快,但绝对比在陆地骑马赶路快几倍。

  《天空之城》的传送机制也很简单,新人需要艾登的引路,已签订契约的追随者只要跑到城堡的正下方心念一动就能实现传送。

  两条机制相结合,事实上就是促使狩魔猎人抱团行动,形成一个相对稳固的独立组织。要是某位追随者总是在远离《天空之城》的地方工作,他也会长期享受不到城堡里面的各种福利设施。

  当然,这种事跟艾登没啥关系就是了,一方面这些设定不妨碍他的生活,另一方面系统定的规矩他也改变不了。比起这个,他现在更关心在诺维格瑞购买各种生活用品一事,刚好他在复仇的过程中摸了几个公爵大臣的尸,钱包非常丰满,一次性将方方面面的东西买好,日后在《天空之城》的生活就很舒服了。

  只不过——

  “呸!”一口痰落在艾登脚边,吐痰者不仅没有道歉,还朝他恶狠狠地瞪着眼,“我买东西时可不想身边有一个变种的怪胎,给我滚远点,你呼出来的空气臭死了。”

  “……”对此习以为常的艾登没有理会他,走近商架默不作声地挑选商品。

  不是所有国家和地区都不喜欢狩魔猎人,陶森特就对狩魔猎人挺友好的,只是诺维格瑞如今被瑞达尼亚王国侵占,该国的国教‘永恒之火教会’大行其道。女术士自然是见光死,狩魔猎人的名声在这里也同样被踩到脚底,被洗脑的平民对他们就是这么糟糕。

  正因为如此,艾登和兰伯特都不太喜欢诺维格瑞地区,平常也不会在附近接狩魔委托。

  “我让你这怪胎快滚啊,听不见吗!”刚才的吐痰者看见艾登还靠近自己,又是一句怒骂吼出来。

  吐痰者的同伴也走过来,帮口道:“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伴的话,带着你的猪嘴去猪圈里找你的同伴不好吗?还是说你废物到连路都不认识,需要我带你去?”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狩魔猎人的感情系统就算真的在‘突变’时出故障了,还是比泥人强上几个档次,当即转过身走向两人。

  “干、干什么啊?”两人吓得后退几步,刚才骂人时的气势荡然无存,他们终于想起了狩魔猎人是永远背着剑的战斗职业,与他们这群嘴强王者有根本性的不同。

  “——喂,那边怎么回事?”

  “?”

  一小队巡逻的卫兵发现这边的状况走了过来,但根本没有询问缘由,一句警告便扔了出去,“狩魔猎人,你给我注意点!这里是诺维格瑞,不是你喜欢的满是食尸鬼的郊外!”

  从未期待过公正的艾登淡淡道:“他们侮辱我,但我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在那挑选商品而已,我认为自己已经足够注意了。”

  “唔?”卫兵队长瞥了眼旁边缩头缩脑的两人,也知道了他们的答案,总算没有借题发挥,但在离开之前还是恶语嘲讽一句,“这事就这么算了……反正你这种没有感情的杀人兵器也不会生气吧?”

  “…………”艾登握沉默着看着他们离开,转向正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而困扰的店主,“我要买东西,每种要几箱,你要不要也来一句‘怪胎,滚远点’?”

  “怎么会~”店主顿时眉开眼笑,“我们商人只认钱,这样才能糊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