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六章 镜子大师:我好像要长期当反派了!

第十六章 镜子大师:我好像要长期当反派了!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不需要同盟,不需要合作,不需要相互利用,本大爷一个人就能纵横次元。

  布莱斯汀很清楚镜子大师这样的存在根本不需要盟友,更不需要全程拖油瓶的晚辈。只不过,背后有父亲和叔叔们的支持,试着与镜子大师建立熟人以上、朋友未满的关系也未尝不可。

  计划中的核心话题为【兴趣】,布莱斯汀不觉得镜子大师需要奴役凡人的灵魂以解决自己的某种需求,他的行动估计也是出于恶趣味……正如父亲大人所说的,活得久了就需要做各种奇怪的事情娱乐自己,然后就变成别人眼中的变态了。

  计划中的基本目标为【取得联系方式】,毕竟在无尽的次元中偶遇一次是运气,就算双方寿命无限,下一次运气爆棚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没有联系方式基本上在本世界的一切沟通与交流都是无用功。

  计划中的理想结果为【工作上的客串邀请】,前面两次工作是日常向的美食故事,这一次工作是看不过眼狩魔猎人的际遇的福利向故事,均不需要反派角色的存在,但是日后的工作就不一定了。虽然也能期待异世界的土著自动跳出来,但是由镜子大师制造专门对抗宿主的“反派角色”好像更好,尤其这样出现的“反派角色”能力和行动都无法预测,更富有神秘感。

  附带一提,布莱斯汀已经向叔叔们提出书面方案,在得到一致好评后通过,她心里美滋滋的~~

  ——只不过,计划再好暂时还只是纸上谈兵。

  莱尔制作的魔法道具“黑色化妆盒”是很厉害,不仅能够大范围处理情报,还能预知即将发生的事情,然而终究有其能力极限,像镜子大师这样超规格的存在无法搜索出其位置,暂时只能等待其再次现身。

  没有办法,布莱斯汀只能收拾心情,先将注意力放到收集情报上……首先要收集的情报不是尼弗迦德国内的烈火烹油隐患、也不是瑞达尼亚的深远谋略、更不是诺维格瑞的暗流涌动,而是各个现存狩魔猎人的状况,毕竟现在是《狩魔猎人之王系统》。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实在是太惨了……被全世界追杀的蛇学派的狩魔猎人‘雷索’都算好的了,好歹还有自由。另一个猫派狩魔猎人‘凯恩亚’因成为法师的实验对象,如今变成一个失去理智的不死生物体,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布莱斯汀的确缺乏同情心,她不觉得自己要为狩魔猎人做什么,如今她的所作所为只是工作而已。但是她讲道理,她不认为狩魔猎人应该获得此种待遇。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先将附带各个狩魔猎人的位置信息的支线任务发给宿主吧。

  ————————————————————————————————

  在尼弗迦德,狩魔猎人是一群不服从管理的乱民。

  在瑞达尼亚,狩魔猎人是一群由魔法生成的怪胎。

  虽说还有小部分地区对狩魔猎人抱持尊敬友好的态度,但南北两个大国不同形式的恶意,足以说明狩魔猎人在这个世界的普遍地位,他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艾登对此也毫无办法。为某国统治者服务换取偏向性法令?蛇学派的雷索的经历可作为前车之鉴,皇帝陛下说话就像放屁,不仅不履行诺言,还要反过来杀人灭口;靠嘴巴宣扬狩魔猎人的伟大之处?被绑在火刑架上的术士临死前也没少喊冤,自己的口才不见得比他们强;谁欺负自己就拔剑怒怼回去?这也太没有人性了吧,而且会惹来一大群人追杀自己。

  到头来,艾登只能在各地寻找狩魔猎人同伴,大家一同像只乌龟一样躲在《天空之城》生活——幸运的是,在他刚离开诺维格瑞,骑上马打算寻找猫学派关系还不错的小伙伴时,《狩魔猎人之王系统》颁布的新一条任务。

  【支线任务‘海纳百川’:在这个猫学派、狼学派、蛇学派、熊学派、狮鹫学派、飞狮怪学派均因不同原因遭受重创的时代,只有摒弃各学派的隔阂,才能维护自己的生存空间,每个学派最少招募一名追随者。(已完成1/5)

  奖励:每招募一个学派的追随者,提升法印强度一次。】

  伴随着这条支线任务的到来,艾登再次产生升级时出现的体内灼热感,所有法印威力提升。同时他还知道了所有现存狩魔猎人的位置,就像此前的复仇任务一样,在只有他自己看得见的地图上给予了标识。

  之后就好办了——

  “……艾登?你怎么也跑来诺维格瑞了?”浑身浴血,捂着伤口坐在林间小祭坛边上的石头上的盖坦惊奇道。

  “一言难尽,总而言之我是来找你的,”艾登翻身下马,走到同伴身前,“虽然我想给你一个拥抱,可是你身上的血好像还没干透……那么,怎么一回事?”

  “别提了,职业风险而已,谁都有可能碰到。”盖坦摆摆手。

  “我对此深有体会,”艾登坐到盖坦对面的石头上,继续道,“具体说一下,或许我可以帮忙。”

  “我自己已经解决了,”盖坦摇摇头,但眼见艾登坚持,终于松了口,“我接了一个狩魔委托,顺利杀了一只鹿首精怪,然后那群村民开始叫嚷‘先生,我的小孩都没饭吃了,现在又有战争,众神慈悲,请怜悯一下我们吧’,将说好的六十多克朗变成十二克朗。”

  “哼,十二克朗连魔药材料的成本费都不够。”狩魔猎人对付魔物,又是涂剑油,又是喝魔药,又是扔炸弹,又是修理武器装甲,可不能说是无本生意。

  “没有任何一个狩魔猎人会同意这份报价,我也不例外,”或许狩魔猎人在有闲钱时会做点好人好事,但他们也是要生活的,一下子抠掉几十个克朗怎么行,“在威胁他们过后,村长开口说‘狩魔猎人大师你别急,我和村里的壮丁在马厩里藏了一些黄金,免得被血腥男爵的人抢走,跟我来,你很快就会拿到钱的’…………我完全上当了,像个傻瓜一样。”

  “然后被偷袭了。”艾登听到这里已经猜到了后续发展,但他没办法说自己遇到这种状况一定不会中招。

  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嘛。

  “其中一个人一直跟我说话让我分心,另一个人拿干草叉从背后刺我,幸亏我最后一刻转过身,干草叉插得不深又有角度,没有伤到我的肺,我这才侥幸活了下来。”盖坦恨声道,“我承认我情绪失控了,彻底失控。钱给得少我习惯了,骗我、向我求情,路上经过向我吐口水,我也都习惯了——可是为了省点克朗就想将我杀死,这种狗*娘养的也值得我保护?!”

  “确实不值得。”艾登站起身,甚至不去打听盖坦杀了多少村民,只是向他伸出右手,“那么,伙计,有没有兴趣换一种生活方式?”

  盖坦没有握住他的手,疑惑道:“……什么,连你也转职做杀手了吗?”

  “怎么可能,你第一天认识我吗?”艾登摇头道,“要解释太麻烦了,我先给你看点东西……相信我,我不是那群乡巴佬,不会害你的。”

  白色雾气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