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二十章 狂猎+希里:泪崩,终于提到我们的名字了!

第二十章 狂猎+希里:泪崩,终于提到我们的名字了!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出乎布莱斯汀的意料,镜子大师随手回礼的昆特牌在《主世界》引起一波热潮……不过,说是“昆特牌”,实际上已经是改版过后的产物,毕竟正宗昆特牌的卡牌都是依照狩魔猎人世界的人与物编写的,这让《主世界》的居民很难理解与接受。

  解决办法很简单,不需要改动任何游戏规则和卡牌属性,直接将卡牌的牌面替换成《主世界》的人与物就行了。在这个连战舰都能娘化成少女坑钱的世道,或许这套萌妹子画风的昆特牌更加有市场。

  当然,本土化归本土化,人们之所以玩昆特牌,主要还是由于其独特的游戏规则下,玩家除了优化自己的牌组外,还要以一定的战术思想和心理博弈,合理地分配手上的资源,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比起那些靠脸为主的卡牌游戏,无疑要高明许多,也耐玩许多。

  ——只不过,以上的一切跟手上还有一大堆调查工作没完成的布莱斯汀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嚯~今天开始调查拉多维德五世了吗?在某些方面来说,他可是不世出的天才。”因布莱斯汀的乱入而将一切恶趣味的行动暂时中止的镜子大师,大概是实在太闲了,时不时就出现在影子的世界中与布莱斯汀搭话。

  布莱斯汀将目光从地面上一个人下棋的瑞达尼亚国王身上挪开,冷淡地回应道:“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也不管他最终是否统一了大陆,我对调查一个漠视魔法力量、只会权谋布局的国王没有兴趣。”

  在无异能的世界抵制魔法倡导科学,那是反封建迷信;在有异能的世界抵制魔法,那是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即便她很清楚在如今的局势根本不可能做到‘规范化魔法职业者的行为’和‘降低使用魔法的门槛’,也能理解拉多维德仇视术士的原因(幼年继位后长期被一名女术士掌握国家大权),但作为一个自小学习魔法的人,她怎么看都觉得地面上那秃头国王很碍眼。

  “我调查的是瑞达尼亚王国的政策,与狩魔猎人相关的那部分。”布莱斯汀掏出笔和笔记本,在上面抄录着什么。

  “当然~他们才是主角嘛~”镜子大师造作地一抬手,但马上又诡笑道,“……可是,狩魔猎人的数量太少了,少到根本没有专用的政策。”

  “假如迪科斯彻为首的团伙成功刺杀拉托维德,尼弗迦德趁机统一大陆,狩魔猎人的地位会很低下,都总算按照法律执行;假如刺杀行动失败,尼弗迦德率先出现内乱,瑞达尼亚趁机彻底统一了北方,永恒之火和女巫猎人迟早会将狩魔猎人列为消灭目标——是这样没错吧?”记录完毕的布莱斯汀抬头看向镜子大师。

  (啪啪啪)镜子大师鼓掌道:“作为一个外来者,能在短时间调查到这些,了不起了不起~”

  无法判断对方是在嘲讽还是在称赞的布莱斯汀,只能回以微笑。

  镜子大师继续打听道:“那么~这是要安排狩魔猎人们参与到刺杀行动中?”

  “不……完全没有这个打算,狩魔猎人不是原则上是中立的,不参与政治的吗?叔叔们很欣赏他们这一点。”布莱斯汀本人也同样如此。

  镜子大师双手抱胸,歪着脑袋问道:“只要没有组织下达针对狩魔猎人的命令,你就不予干涉——是这个意思吧?抱歉,我不是很能想象你们要如何收官,仅仅是将全大陆现存的狩魔猎人聚集在一起,聚集成一个受迫害者联盟?这故事也太无趣了。”

  “同感。”布莱斯汀双眼炯炯地盯着镜子大师,转了转手上的签字笔,“要是镜子大师阁下有什么提议,我会很感激的,这边已经焦头烂额了。”

  “由我来提议吗?!啊哈哈~就当是日后客串的演练吧,”镜子大师大笑道,但却没有让人觉得多么爽朗,险恶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笑声骤停,“……布莱斯汀小姐,听说过【狂猎】这个词吗?”

  ————————————————————————————————

  “嘿,那边的大块头,你下一次要刺杀的国王是谁?如果是拉多维德的话就太好了,我个人奖励你五个克朗。”杰洛特最有名气,维瑟米尔最有资历,但要论到面貌特征最广为人知,那肯定是雷索,兰伯特看见他就一通嘲讽甩到这个给狩魔猎人抹黑的家伙脸上。

  “…………”雷索不发一言,默默消灭眼前的食物。

  雷索不反击,兰伯特只能将矛头转向第二当事人,“我说艾登你啊,你怎么什么人都招进来啊?”

  “为了尽早激活更多的功能设施和完成支线任务。”艾登堂堂正正道,根本不管当事人就在旁边。而这的确是事实,如若蛇学派的狩魔猎人满大街都是,他肯定不会将雷索招募进来。

  兰伯特还想再怼几句,然而组织了一下词汇,发现好像艾登这个做法非常合理。

  “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要求你们做任何事,包括友好相处。”这句话既是对兰伯特说的,也是对雷索说的,“那么,兰伯特,那边的就是你找来的狼学派的同伴?天啊……我还以为老一辈的狩魔猎人肯定早死光了。”

  “老实说,我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年纪最大的狩魔猎人。”全大陆资格最老、最有经验的狩魔猎人维瑟米尔耸耸肩,在数百年前,他也没想到狩魔猎人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虽然很不舍得凯尔莫罕,不过这里看上去的确安全许多,”艾斯卡尔目光一扫,将周遭的同行们尽收眼底,“就让我们打扰一段时间吧。”

  部分狩魔猎人是打算长期跟着《天空之城》行动的,但艾斯卡尔似乎只打算度过这个冬天,明年春天继续四处漂泊。

  “就是这么一回事,尽管都是一群混蛋,狼学派的狩魔猎人全部到位了~”不知道兰伯特是如何说服两人前来《天空之城》的,但那是兰伯特的事情,没有必要一一深究。

  “……不,还差一个。”艾斯卡尔提醒道。

  维瑟米尔叹气道:“是啊,不知道那个小女孩如今怎么样了。”

  “小女孩?”艾登奇怪道,狩魔猎人全员汉子,什么时候还有娘子军。

  “啊,指的是【希里】,就是杰洛特的养女——虽说没有经过突变,我们都将她当成一分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