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二十四章 我们不是三个人在战斗

第二十四章 我们不是三个人在战斗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的打赏与支持)

  “白霜的核心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消失了,真是可喜可贺~”布莱斯汀刚穿越过去,还没有选择好工作的地点,镜子大师便第一时间现身。

  随着交谈的次数增多,布莱斯汀显得越来越自信了,甚至敢富有礼貌地发出调侃,“很抱歉,由阁下说出的这句祝贺,请问我应该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吗?”

  “请务必如此,”镜子大师摊开双手,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与‘富有同情心’不搭边,“你们希望宿主善有善报,我希望与我签订契约的人恶有恶报,都不希望看见舞台的崩塌,只不过我是不会出手阻止的类型罢了。”

  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如果三天后王子的国家灭亡,公主也一起丧命,这算什么大团圆结局?武林大恶人被大侠废掉武功软禁在一座海岛上,如果一个月后整个武林遭到朝廷血洗,所有有名的江湖人士都人头落地,这算什么惨痛的苦果?

  劳达等人与镜子大师,再一次产生了微妙的共通点。

  “只不过,”镜子大师话锋一转,看似不在意地随口一问,“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我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大动作。”明明已经留下了侦察用的手段……

  “谁知道,父亲大人他们出的手,我可不清楚具体情况。”布莱斯汀随口撒一个谎,她真话说得足够多了,这一次来点假话调剂一二,“比起这个,我还要去神殿岛一趟,镜子大师,我先失陪了。”

  尽管布莱斯汀的演技十分逼真,完全看不出一丝破绽,然而镜子大师还是认为她有所隐瞒,只是没有必要追问而已,“神殿岛?这是要以那名吟游诗人作为剧情的开端。”

  “总不能开局就让他们找到希里吧?若非那个叫‘杰洛特’的狩魔猎人得到的情报太多了,我还打算让主线任务再曲折一点。”布莱斯汀摇摇头,掏出化妆盒,转瞬消失无踪。

  “……真可惜,虽然还很稚嫩,警戒心却十分高,看样子日后也很难从她口中探听到那几位的情报了。”镜子大师摇摇头,离开影子世界,手中出现一本实体网络小说,“也罢,反正小姑娘给我的‘剧本’还蛮有意思的,转头挑选一个人类让他演绎一次吧~”

  正如同序章所言的,系统流网络小说本身是极其不可理喻的。

  假如一定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那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有趣。

  对,在另外一个次元中,镜子大师将以‘娱乐’为目的制造一个《XXX系统》,造(keng)福(hai)接受这个系统的宿主。

  只不过,那跟布莱斯汀无关就是了~

  ————————————————————————————————

  【主线任务1‘解救吟游诗人’:因援助希里之故,丹特里恩被女巫猎人囚禁于神殿岛监牢,请拯救这名不靠谱的吟游诗人。

  任务奖励:掌握法印的变种招式,阿瓦拉克的位置信息,可兑换药水类型增加。】

  “我看见的文字就是这些……‘丹特里恩’我知道是你的朋友,可是这个叫‘阿瓦拉克’的又是谁?”在靠近神殿岛的下水道里面等待月亮高悬的狩魔猎人三人组,东拉西扯地说着些无谓的话题。

  “精灵贤者-阿瓦拉克,一直都对人类很不友好,不知道希里为何会跟他扯上关系。”在此前的调查中,杰洛特早就知道希里和阿瓦拉克共同行动一事,现在听了艾登的话,更是确信了‘系统精灵’的能耐。

  “哈哈,那小姑娘从小就是个捣蛋鬼,跟白狼你一样交游广阔很正常啦。”兰伯特张口便是一次性黑两个人,“话说狼仔,为什么你死过一次,艾登也死过一次,你就没有这种待遇?辛辛苦苦爬山渡海不如艾登的一个任务提示。”

  “…………”能不能别揭人伤疤?杰洛特也很郁闷啊!

  “因为他死在农民的干草叉上面?”艾登打趣道,自从得知杰洛特和盖坦的遭遇后,他再也无法直视干草叉这玩意了。

  兰伯特‘面色大变’道:“天啊,以后我看见手里拿着干草叉的农民,一定要先套一个昆恩法印再和他们聊天,我也有一个得到系统的梦想!”

  艾登笑道:“拜托,现在有《天空之城》了,不需要接狩魔委托还聊个啥,看见他们拿着干草叉接近自己五米范围内,直接一个伊格尼法印烧过去就好了,心慈手软什么~”

  “…………”杰洛特摇摇脑袋,一个兰伯特就足够闹腾了,再加一个艾登,简直是烦死人,“唉,与其让你们两个再开我的玩笑,不如提早动手吧。”

  “早就应该这样干了,白狼。”

  “我一度还以为我们三个要在下水道里面冥想那么有情调~”

  拉开充满着水鬼的下水道那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三人走到诺维格瑞北区的街道上。

  不愧为‘自由之城’,拥有着大陆最庞大的舰队和足以供养两支军队的庞大财富的诺维格瑞,即便名义上的国王拉多维德被刺杀,尼弗迦德大有一拥而上的架势,却仍然有保持中立和自由的底气。

  即便是犯罪率高企的晚上,街上还是整整有条,各家各户灯火通明,维持着繁华稳定的面貌……就是不知道,这个标榜着自由中立、实际管理者为四个犯罪集团的头目(被杰洛特弄死了两个)的城市,在落入崇尚着法律和秩序的尼弗迦德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尽管距离预定的最佳动手时机还差一段时间,但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由女巫猎人带队的巡逻小队的数量也变少了——当然,要从北区街道走到永恒之火教会的总部,还有稍微一段路程,途中要躲开若干巡逻的卫兵。

  只不过,狩魔猎人很显然都十分擅长这类躲猫猫潜行的工作,过程无惊无险。

  然后,

  “喂,那边的三个怪胎,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他们直面守在教会总部入口的女巫猎人和卫兵。

  “我给你们再说一次话的机会,”艾登和兰伯特不约而同的拔出背后的武器,杰洛特一脸无奈,慢了一拍才拔出钢剑,“……你们刚才喊我们什么?”

  “卫兵!卫兵!这群用魔药变异而成的杂种,竟敢冲撞——!”女巫猎人的声音突然顿住。

  因为他看见那三名狩魔猎人身后爆出一团白色雾气,然后又出现了十来个狩魔猎人。

  女巫猎人有自信捉捕术士,因为这个世界有着名为“反魔法金属”的神秘东西,一群人拿着这玩意制造的炸弹,最牛逼的女术士都要躺下。然而狩魔猎人不一样,即便失去了法印,他们近战也足够强大。

  即便女巫猎人的数量远超狩魔猎人,围殴致死什么的很正常,但估计没有任何一个女巫猎人认为自己能单挑赢过一个狩魔猎人。

  ……然而现在,狩魔猎人聚堆出现了!

  “机会我给过你们了,所以死了也别怨恨谁了——”艾登一发强化版阿尔德轰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