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十章 老巫妪之死

第三十章 老巫妪之死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andychoi的打赏与支持)

  “找资料的时候,时不时会碰见【杀了你会脏了我的手】这话,剧情套路大抵是主角辛辛苦苦地干掉一批小弟,将行为极其恶劣的人渣打倒,最后却放对方一马,说这是为了让对方承受从天堂落入地狱的痛苦。”巨大刀刃出现在呢喃婆大喇喇地分开的双足之间,由下往上竖直一挑,将最年长的老巫妪连同她装有没吃完的孩童残肢的布袋一分为二。

  “或许主角已经替人渣设好一个局,预见了他生不如死的未来,但未来到底是生不如死、还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又或是东山再起,决定者不在于主角,而在于那名人渣。”镰刀以与看上去不相符的高速连闪,将煮婆肥硕的四肢剁下来,最后才斩碎脑袋。

  “况且,如果树倒猢狲散、穷困潦倒、借酒消愁就是主角眼中的活在地狱里,那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活在地狱里了,怎么不见主角拯救一下这些一生颓废却没干过什么坏事的人?”机械结构的镰刀完成变形,化作一柄带有弧形刺刀、没有瞄准镜的重型步枪,吞吐出一枚魔力子弹,命中化作群鸦逃遁的织婆的灵魂依附之鸦。

  “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会说出这种话的人的想法,例如现在,我也觉得你们三个很恶心,但杀掉你们我不觉得会弄脏自己的手,反而觉得整个世界的空气都变得洁净了,心情愉悦着呢~”重型步枪收回来,搁在肩膀上,布莱斯汀自来到沼泽后初次露出笑容,“……呐,你们认为哪种才是正常的想法,说来听一下啊~如果有参考价值的话,我可以考虑送你们几滴血解解渴~”

  呢喃婆整整齐齐地对半切开。

  煮婆肥硕的躯干流出滚滚的污血。

  织婆化作碎肉块从天下落下。

  这是一场十分轻松的战斗,理论上布莱斯汀不需要进入魔人状态,不需要标准的战斗着装,不需要最常用的镰刀绯红,不需要攻击魔法,只用双脚都可以将她们活活踹死。

  毕竟能够用割下来的耳朵代替窃听器、能够调配各种效果强大的魔药、能够以动物内脏进行准确的占卜,不代表拥有强大的正面战斗能力,布莱斯汀甚至不知道谁给了她们勇气跟自己动手,梁静茹吗?

  “唔?什么啊……原来你们已经死了啊?身为老怪物,怎么如此不经打啊?”故意等了几秒回话的布莱斯汀耸耸肩,收起武器,随手一挥发出几团火球,焚烧老巫妪的尸体。

  当然,她没有忘记将影子世界中的小孩们和老仆从放出来——布莱斯汀除了喜欢在影子世界中自言自语外,还很讨厌有双亲以外的人呆在影子世界里面。

  “夫、夫人们死了?”与停止哭泣的孩子们不一样,老仆从只是茫然地看着在魔法火焰下渐渐发出焦臭的尸骸,口中喃喃道。

  外人将这三姐妹称之为‘老巫妪’,但信徒们则称之为‘林中夫人’,这都是很正常的称呼,但布莱斯汀停下来就是觉得很磕耳,当即冷声道:“死在这里,或者带着这些小屁孩滚出我视线范围。”

  “!!!”老仆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对她还留有信任的孩子们顺着通向下瓦伦村的小径逃也似的离开。

  尽管沼泽到处都是毒气、水鬼和沼泽巫婆,然而这条由老巫妪铺设的路径是安全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到达下瓦伦以后结局如何。正如同之前所说的,老巫妪是下瓦伦村众村民且敬且畏的守护神,而这些孩子是他们上贡的贡品。

  不过,那已经不是布莱斯汀应该管的事情了,她终究是那个不喜欢平民和弱者的恶女,期望她送佛送到西那纯粹是喝多了。

  比起那群小屁孩的命运,她现在更关心的是——

  “呼,一下子没忍住手……明明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支线任务目标,这样就没有了,回去以后该不会被莱尔叔叔念叨吧?”

  ————————————————————————————————

  威伦地区明面上的统治者为“血腥男爵”,一名原泰莫利亚的下级军官,在战争期间利用泰莫利亚战败的机会带领部下占据一地并自封为男爵,随后与驻扎在威伦南部的尼弗迦德帝国军谈判协商。

  可称为逃兵、可称为叛国者、可称为野心家、可称为投机主义者的血腥男爵,未来说不定会被泰莫利亚真正的爱国将领“弗农-罗契”报复,说不定会像雷索那样被尼弗迦德方面撕毁合作协议,说不定会被他残忍对待的下属背叛……这样的男人,不得善终非常正常。

  但似乎在这些状况发生之前,男爵的人生就已经走入死胡同——因为长年征战在外,男爵夫人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还打算带着他的家产和女儿跟情夫跑路,忍无可忍的男爵怒而击杀情夫,自此夫妻二人争吵不断;男爵夫人一直在无理取闹,仿佛自己是受害者,而男爵清醒时是个好丈夫,但一喝酒就会对妻子武力相向;夫妻的矛盾以怀上第二胎爆发,为了打掉孩子,男爵夫人信奉上老巫妪,流产后离家出走时被带进沼泽,而女儿则逃至诺维格瑞,成为信仰永恒之火的女巫猎人的一员。

  悔恨不已的男爵,如今只想寻回妻子和女儿,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庭,为此他只能向来访的狩魔猎人求助,前往巨大的沼泽一探究竟——

  “听上去只是咎由自取,不管是你本人,还是你的夫人,”艾登听取完血腥男爵的发言,心中毫无波动,“至于你的女儿,既然她都成年了,你应该尊重她选择的道路,或许过个几年,大家都冷静下来后,她会带着你的孙儿回来看望你的。”

  兰伯特笑着附和道:“对对,女巫猎人在诺维格瑞是非常有前途的职业,要是在神殿岛的总部当差就更好了~”

  “……兰伯特。”杰洛特无语道,要是被血腥男爵知道他们将永恒之火总部屠了一遍,说不定就顺手将他的女儿宰了,他们还真不好轻松走出乌鸦堡。

  “什么?你该不会想接受这种狗屎委托吧?狩魔猎人什么时候连别人家的夫妻纠纷都要管了。”毕竟是老友,兰伯特一眼就看出杰洛特的想法,不由当场开炮道。

  男爵连忙道:“我可以给你们金币,我所有的金币都可以给你们!”

  “狩魔猎人并非什么委托都会接受,例如高等吸血鬼的狩猎委托,”而且他们最近得到了一笔巨款,连最后一丝对金币的需要都消失了,“谁知道老巫妪是什么东西,随便来个活得比维瑟米尔还要长的女术士,我们就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男爵神色失落,但好歹还知道道理,没有展露他的臭脾气。

  狩魔猎人认为这份任务过于危险,他也不能逼着人家接受,他自己怎么不带着手下在大沼泽里面瞎转悠去?

  不过,

  杰洛特突然发话道:“……将乌马(被诅咒的精灵贤者)交给我,我会抽时间去沼泽探查一番的。”当然,前提是找到了希里。

  “真的是!?那只丑东西就可以了吗?”男爵惊喜道,获得杰洛特的确认后连忙跑出门,前往马厩将乌马带过来。

  兰伯特瞪眼道:“你真是疯了,白狼,竟然答应这种委托!事先说明一句,为了希里我会陪你赴汤蹈火,但为了那种夫妻,别期望我会陪你一起走进沼泽。”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被干草叉插死的缘故。”艾登在旁讽刺一句。

  “…………走吧,看看那个精灵贤者吧。”杰大侠摇摇头,不理会同伴的批驳,带走走出男爵大人的府邸。

  只不过,

  “……呵,看样子似乎不需要去沼泽了。”在男爵身边的不是什么被诅咒的精灵贤者,而是一个面容衰老的老妇人以及一群脏兮兮的小屁孩。

  看男爵嘘寒问暖的样子,以及老妇人躲躲闪闪的目光,老妇人的身份谁都能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