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四十章 讨论未来

第四十章 讨论未来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噢~布莱斯汀你怎么过来了?昨晚玩得这么欢,不再休息一下吗,工作其实一点都不急的。”莱尔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也是最热衷于看直播的观众,但他可没有忘记这个项目的初衷,没有必要为了娱乐而匆匆忙忙一刻不停。

  根本忘记了自己昨晚后半程做了些什么的布莱斯汀,只能干笑着回答:“莱尔叔叔,稍微有点东西要向您汇报……”

  “唔?有什么事情吗?”他们看的直播的主人翁是‘宿主’,而不是‘系统精灵’,要是布莱斯汀有部分情报还没来得及向上汇报,他们也是不知道的哦。

  在前来的路上已经打好腹稿的布莱斯汀,以恰到好处的谦卑态度说道:“是这样的,由于白霜的消除,狂猎的方针发生了一点偏移……之前还好,因为时空之女一直在沉睡,他们想捉也捉不到她,没显示出来。但昨天那一场战斗过后,大概他们短时间内再也不敢追捕时空之女,应该会优先考虑族群的转移。”

  布莱斯汀其实还想说,要是昨天死在艾登手上的人不是伊勒瑞斯而是卡兰希尔,那狂猎一族基本上GG了。没有希里、没有卡兰希尔、没有阿瓦拉克,狂猎连穿越次元都做不到,如何继续扮演反派角色……但这话有指责叔叔们的行为的嫌疑,布莱斯汀决定将其吞进肚子里。

  “这样啊……看来我之前的剧本已经用不上了。”莱尔制订的剧本,原本是打算让狩魔猎人召集同伴,再与狂猎的追击队伍展开大战,最终将狂猎之王艾瑞汀消灭。

  “如果狂猎的计划不改变,他们应该是要打开被称为‘世界之门’的大型时空通道,以军队开路攻陷诺维格瑞,再将物资和人口转移过来,以此作为根据地征战天下……”布莱斯汀一边补充说明,一边试着问道,“我们需要颁布任务,派宿主阻止吗?”

  至于怎么阻止,那不需要浪费时间讨论。

  一把斩击皇帝扔过去,艾登一个人顶住了一支部队;再扔几把大杀器过去,艾登一个人灭掉狂猎一族都没问题。

  “唔……不觉得这跟狩魔猎人的作风不太一样吗?而且这已经算是军政领域了吧?狩魔猎人要来得更咸鱼一点、更中立一点,他们的职责主要还是狩猎怪物。”不能以女术士打桩机杰洛特为模板,也不能以刺杀国王专业户雷索为模板,正常的狩魔猎人反倒是兰伯特这种——当然要剔除嘴巴不干净这属性。

  “…………是这样没错啦,可是这样剧情不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吗?”真的保持原汁原味的话,布莱斯汀担心这群狩魔猎人跑去当隐士啊!

  莱尔固执地坚持道:“狩魔猎人就是狩魔猎人!就算剧情到此为止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反正刚好经历过一场大战了!”

  布莱斯汀刮刮脸蛋,反正人家是董事长,她这个小员工只能接受命令了,“呃……狂猎最后应该还是会试图捉捕时空之女的,那时候再以‘保护同伴’为由让宿主出战?”

  “嗯嗯~就这么办,”莱尔用力点头,同意布莱斯汀的提议,随口轻笑着问道,“对了,布莱斯汀,既然狂猎一族要转移过来,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布莱斯汀眨眨眼,不太确定的说道:“……给他们点小麻烦?”

  狂猎一族是残忍暴虐的次元海盗,他们去到一个适合定居的世界后将会展开大屠杀,活口则留着当奴隶,性质跟上一个世界以劫掠为生的魔族差不多,都是将弱肉强食法则放在首位、正常人怎么样都喜欢不上的种族。

  参考被布莱斯汀在战场上冲杀了一番、随后陷入严重的粮食危机、最终顺利延续下去的魔族的待遇,再参考数百年前被大屠杀的众神的待遇,很显然暗含着叔叔们的某种价值观。布莱斯汀要是为了装正义超人而随随便便计划灭掉人家全族,很可能反倒会被训斥。

  结果只能给出来这么一个听上去很蠢的答案。

  而莱尔给出来的标准答案是,

  “——不觉得次元海盗这份糟糕的职业,是时候结束了吗?”

  ————————————————————————————————

  希里除了是拥有上古之血的源法师以及狩魔猎人的养女外,还是尼弗迦德皇帝的亲女儿……具体陈年旧事不予叙述,只需要知道大帝根本从来没见过女儿,父女间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就对了。他委托杰洛特寻找希里,只是由于尼弗迦德国内独特的政治环境,希望传位给希里以平衡各方的利益、稳定国内的环境。

  杰洛特将此事告知希里,无论是要成为大陆最强国家的女皇,还是要成为自由自在的狩魔猎人,都由希里自行决定。

  至于希里的决定——

  “果然,我还是喜欢当狩魔猎人~”连狂猎都没逮住希里,就算大帝想阻止希里离开也没有办法做到。

  多少有点担心希里一去不复返的维瑟米尔,直至此时才松了一口气,“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至于他会不会收手不敢,我就不清楚了。”希里没有称呼大帝为‘父亲’,在她的一生中,她也从来没有将那一位视作父亲。

  杰洛特以正论道:“既然知道这个道理,根本就没有必要前来维吉玛这里,写封信寄过去就是了。”

  “该怎么说?这算是斩断一道枷锁吧。”希里看向拄着拐杖的艾登,感谢地笑了笑,“刚好另一道枷锁也被砍了一道大口子,好几年没有这么轻松了,就随性而为一次了~”

  “在我记忆中,某人从小就在不停随性而为,”维瑟米尔摇摇头,出言提醒道,“你现在还不能大意,艾登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狂猎在此期间不见得就会停止行动。”

  “这件事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我比谁都熟悉,”拥有丰富逃避狂猎追捕经验的希里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养父,“跟着下来我们飞去陶森特?听说那边环境很不错。”

  “假如这几年没有变化的话,”杰洛特耸耸肩,“不过,你们先去吧,我去将特莉丝和叶奈法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