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四十一章 闲暇之时

第四十一章 闲暇之时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正如莱尔所说的那样,时间非常充裕,布莱斯汀没有必要刚参加完一场大型宴会就匆匆忙忙地跑去继续工作……再说,布莱斯汀自己拥有消除宿醉症状的技艺,不代表其他萌妹子也会这一招,为了让观众们的精神恢复过来,不错过直播的内容,布莱斯汀也应该放缓一下节奏。

  虽然撒旦似乎有意利用这段闲暇与她去【训练场】大干一场,不过布莱斯汀非常珍惜这段时间,无视了撒旦的挑衅,频繁地邀请通讯录上面的新朋友吃喝玩乐,总算是成功开拓出自己的交际圈。

  原本布莱斯汀是抱着功利心结识新朋友的,因为这些新朋友全都是叔叔们的情人,关键时候的枕边风很可能会帮上忙,但真正谈下来,布莱斯汀才发现——不愧为叔叔们看中的女人,一个个都有各自的特色,根本没几个平庸之辈。

  既然与她们相处时心情挺不错的,那么试着付出真心,与她们做真正的朋友不是挺好的吗?

  当然,没有必要将布莱斯汀和朋友们的相识过程、日常通讯、逛街购物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具体列举。只需要知道,布莱斯汀在《主世界》的生活正步入正常化中。

  或许等到这一轮工作的结束,布莱斯汀正式带着母亲入驻《主世界》时,拉弥雅会相当惊讶女儿的变化?

  ————————————————————————————————

  猫学派老家被拉多维德派人抄了,狼学派要依赖艾登的战力保护希里,蛇学派因雷索之故而被全民敌视,飞狮怪学派是身如浮萍的异乡人,熊学派差点断了传承,狮鹫学派各种死于非命——没有人心甘情愿抛弃自己的大本营,但在如今这个世道下,远离瑞达尼亚和尼弗迦德才是明智之选。

  一番夹杂着酒臭味的讨论后,狩魔猎人们列出了三个容身之所的候选地点:

  第一个选项是“陶森特”。

  这个尼弗迦德的附庸小国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不仅本身是一个童话般美好的国度,生活在其中的人们还对狩魔猎人保持尊重,绝对是最佳的定居地……需要担心的是为人强势的女公爵的态度,毕竟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统治者,都不会愿意一大群不听使唤的狩魔猎人在自己的地盘里呆着。

  第二个选项是“瑟瑞卡尼亚”。

  这个位于遥远的东方的沙漠之国以珍奇恐怖的怪物、罕见的香料、上好的弓、超凡的炼金技术、危险的女人闻名,但实际上去过那里的人很少,回来的人更少……听上去是不错,但毕竟是陌生的地区,际遇与风险并存。

  第三个选项是“史凯利杰”。

  这个崇尚海盗文化的海岛群仍旧保留着对海洋众神和芙蕾雅女神的信仰,同时生活着许多德鲁伊,不会抗拒同样与魔法和古物打交道的狩魔猎人……但流行海盗文化的国家终究缺了点秩序,发展程度也很低。

  当然,《天空之城》拥有健全的功能设施,连喜好奢华物质生活的凯拉都说不出除了‘老娘穷啊’以外的埋怨,他们完全可以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停下来,过着与世无争的隐士生活。但那是最后一条路,即便是受尽侮辱和蔑视的狩魔猎人,也仍然希望能与外人交流接触。

  围绕着这三个候选地点,众人又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先去陶森特,混不下去再去瑟瑞卡尼亚,还是混不下去最后去史凯利杰。

  这就是他们的决定。

  看似简单无谓,仅仅只是找一个生活的地方而已?

  不,这实际上却是一个足以影响全部人的命运的决定,一旦选错了地方很可能导致一部分成员殒命。

  或许有人已经意识到了,在艾登的不作为以及成员数量稀少的情况下,各学派狩魔猎人在《天空之城》这里实现了人人平等的民主决策权。比起毫无营养的空喊口号,这一份粗陋的民主决策权更能产生出集体凝聚力。

  真正的《天空之城》正在一点一点成型,但愿他们不要重蹈《女术士集会所》的覆辙。

  》》》》》》》》》》

  让人意外地,陶森特的女公爵大人比想象中还要开明有魄力,允许了他们这群狩魔猎人的到来……当然不是完全没有代价、规矩和监管,女公爵大人只是‘有魄力’而不是‘圣母白莲花’。

  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除了仍旧处于虚弱状态的艾登和被尼弗迦德下令通缉的雷索,其他人都融入到陶森特的工作与生活中。有人接下狩魔委托替民众处理怪物,有人被派遣剿灭强盗团伙,有人接下女公爵的委托调查一宗悬案,有人利用自己超乎常人的感知力客串侦探。

  不清楚其他地区的人们会否因为狩魔猎人的集体转移而困扰,继而稍微改变他们对狩魔猎人的看法,但很显然陶森特因此获利了,最起码公告栏上的求助信息越来越少,商人们被强盗劫掠货物的传闻也少了许多。

  相对应地,原本就备受陶森特居民尊敬的狩魔猎人的评价再度提升——

  “这样的日子真好啊~”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一边喝红酒一边看书的艾登,发出了咸鱼的叹息。

  “确实很不错,但看着你这样子,我突然就觉得没那么好了!”在葡萄园里指挥工作的丹特里恩不满道,在自己忙成狗的时候旁边躺着条咸鱼,心里不平衡啊!

  附带一提,丹特里恩技术性取得了女公爵的宽恕,现正与卓尔坦和普西拉一同经营一个葡萄园和一间酒馆。

  “我也没有办法啊,丹特里恩,现在的我连你都打不过啊。”这话当然是忽悠人的,即便是虚弱状态也能施展法印,就是强度变小而已,那绝对足够用来欺负吟游诗人了,“不如你也来陪我喝酒,那些事情交给那些人就可以了,反正他们原本就会。”

  丹特里恩是用黄金强行将一个运营得很不错的葡萄庄园买下来的,本来就是一个不用如何管就能下金蛋的鸡。

  “啧啧~你这个门外汉怎么懂酿制葡萄酒的诀窍,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将会决定最后的成品的质量。”丹特里恩晃晃手指,他可是葡萄酒的大师,有意将自己的葡萄园从‘一只会下金蛋的鸡’变成‘一只会下钻石蛋的鸡’。

  艾登想了想,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这个葡萄园上一年的出品,耸耸肩道:“其实我觉得用矮人烈酒和白海鸥对半兑,味道也挺好的。”

  “……突然觉得跟你失去了共同语言。”丹特里恩摇摇头,不再理会艾登,继续工作去了。

  艾登放下酒杯,眯起眼睛看向忙忙碌碌的葡萄园,再一次念叨道:“这样的日子是真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