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五十二章 反倒是最终战没啥看头

第五十二章 反倒是最终战没啥看头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站在全体人类的立场上,现在应该摒弃前嫌,同心协力共抗外族,史凯利杰的作为有点问题。但考虑到维吉玛王宫大帝的书房里就摆着一份“入侵史凯利杰计划书”,也不能如何抨击史凯利杰新上任的女王陛下的卖队友行为。

  不管怎么说,史凯利杰的舰队最终还是在威伦地区附近海域,作为尼弗迦德的援军参战——

  “我说,这真的还算是海战吗?”看着船边飘过的大块浮冰,再看向连绵不绝的大范围厚冰层,艾登顿感无语。

  他已经脑补出尼弗迦德皇家海军舰队的海军全部蹦下冰面,与狂猎士兵白刃相接的画面了……虽说这个时代海战主要还是接舷战,海军刚正面的能力也不会逊色于陆军多少,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总感觉,尼弗迦德那边还不如取消海军编制,直接全军从陆路攻过去……在冰面上与狂猎战斗太吃亏了。”对此深有体会的艾登摇了摇头。

  “这可不像是在冰面上干掉了狂猎一员大将的男人该说的话,”表情严肃的叶奈法走了过来,“看样子你很清闲嘛,可以请你用‘斩击皇帝’传闻中的力量替大家开出一条通道来吗?”

  “呵,我比较想见识一下女术士的力量。”艾登拒绝道。

  “有船体作为据点,战斗的安全系数会高很多。”现在是正经时刻,叶奈法没空和艾登扯些调皮话,将开辟通道的意义说出来。

  艾登只能结束自以为是的冷幽默,认真答复:“做不到,斩击皇帝要在陆地上使用,使用时剑柄底部要扎根在地面上。”

  叶奈法皱皱眉,她从未听说过还有这样的魔法道具,“……像植物一样?”

  “不,是像人类一样。”艾登冷淡地回了一句,也不管叶奈法如何理解。

  在迷雾之岛一战中使用斩击皇帝之时,艾登突然理解到这把武器的真意,要是无节制地使用这把魔剑,这个星球会因一次又一次的蚕食而走向灭亡。

  艾登不是德鲁伊,没有那么崇高的爱护大自然意识,但也不希望以自己的双手加速世界的灭亡。因此,他已下了决心,除非是生死存亡之际,否则绝不会再使用这把剑的特殊能力;另外,假若能提前预见到自己的死亡,他一定要在死前将这把噬星之剑藏得严严实实的,任何人都不得再使用。

  不过,因为这一次是在大海上,本来就用不了斩击皇帝,他推脱时无须再找什么借口。

  “那是什么意——”

  “——喂,艾登,我们上边准备好了。”手中拿着一瓶魔药的兰伯特突然出现在艾登身旁,打断了叶奈法的问话,“唔?怎么回事,叶奈法也要一起去吗?”

  “不,她只是偶然来找我办事而已。”艾登伸手接过魔药,掀开盖子闻了一下,仰头灌下一口,“呜!这黄褐色猫头鹰似乎跟我之前喝的不太一样啊!”

  “哼哼~这可是狮鹫学派调配出来的高等货,还特别强化了持续时间,配方自然不一样。”兰伯特接过艾登还过来的瓶子,自己仰头将剩下的喝光,“呼……!新配方新的味觉冲击!”

  黄褐色猫头鹰,狩魔猎人的常用魔药之一,能少量提升活力恢复速度,效果自然无法与《天空之城》特有的爆发药剂相媲美,但胜在不会虚弱三个月——爆发药剂还是挂在腰上,充当救命灵药使用吧,日常用这玩意就足够了。

  “咳咳,”叶奈法干咳两声,向狩魔猎人们表示自己的存在感,“有人介意给我解释一下吗?”

  “呵,会有人给你解释的~~”兰伯特笑着将空药瓶随手一抛,扔进海里。

  “在事后。”艾登补充一句。

  随后,在白色雾气笼罩下,两人从甲板上失去了踪影,返回《天空之城》。

  ——————————————————————————————————

  狂猎之犬暂且不论,尼弗迦德这边没有蓄养猛兽和怪物的传统,无法进行比对。但单论普通士兵的战斗力,尼弗迦德的黑衣重甲士兵其实也没有差狂猎的骷髅重甲士兵多少,只要他们的剑能够钻进对方的盔甲的缝隙里,一样能造成致命伤。

  再算上狂猎与人类的人口总数差距,理论上尼弗迦德正面战场上是不应该落在下风的。

  然而,至今为止的战斗中,狂猎几乎全程都在压着尼弗迦德虐,在例外的少数例子中,均是尼弗迦德招募的法师团队发挥了作用,但也仅仅是让他们没输得那么狼狈而已。

  究其原因,仅仅因为“卡兰希尔”和他手中的“宝珠法杖”的存在。前者实现狂猎军队防不胜防的转移,上一天这支部队才在北方跟瑞达尼亚的部队交手,下一天这支部队就在南方与他们交战,而且他们经常在大晚上直接出现在营地里面进行奇袭。后者是各种大范围冰冻魔法的源头,有时候连人都直接被冻住了,这仗还怎么打?

  尼弗迦德那边对此触手无策,但不代表其他人也同样如此……对,艾瑞汀和卡兰希尔均不会忘记迷雾之岛上发生的一切,即便他们现在局势再顺利,但心中的忧虑丝毫没有减少半分。

  曾被他们玩弄于掌心之中的名为【狩魔猎人】的存在,在这数月时间内一直不参战,不代表他们永远都不会参战!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忧虑是正确的——

  “唉……果然在地图上无法精确控制落点,还是要靠希里你带路。”

  “我倒是觉得,落点是不是精确过头了?”

  艾瑞汀和卡兰希尔最畏惧的男人,以及他们最希望得到的女人,同时出现在他们眼前。

  很显然,比起与杂兵消磨时间,他们更愿意擒贼先擒王。

  “狩魔猎人之王-艾登……不要妨碍我们得到时空之女。”艾瑞汀这一次终于试图以和平形式解决问题。

  希里拔剑恼火道:“我不是属于任何人的东西!”

  “你身上所流的‘上古之血’,本来就是我们一族的东西。”艾瑞汀冷冷说道。

  “既然我是狩魔猎人之王,就不允许任何一个狩魔猎人受欺负……看样子,你们这辈子都不知道‘放弃’一词怎么写了。”艾登缓缓拔出‘斩击皇帝’,指向卡兰希尔,“之前未能彻底压制住你,这一次缺少了伊勒瑞斯,别以为你们还能逃掉。”

  “愚蠢,你以为我们会完全没有准备吗?”卡兰希尔向天空发射一枚光球。

  艾瑞汀说明道:“整片战场上的士兵都会赶回来,对你们进行无休止的围剿,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坚持到你们两个死亡之前就可以了。”艾登笑答。

  白色雾气在艾登身旁突兀的出现,二十来个因服用魔药而面色很难看的狩魔猎人接连出现在战场中。

  “……什么!!!”原本艾瑞汀和卡兰希尔身边还有五六个侍卫,人数上占据优势,但现在反而是艾登那边以多打少了。

  “国王干架时召唤小弟,没啥问题吧——动手!”艾登举起手,对着卡兰希尔就是一发【阿尔德+伊格尼】形成的爆炎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