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七章 劫掠

第十七章 劫掠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荒野求生一下,大战魔兽几场,有惊无险数回,是有必要的。

  不能期望一个只会施展王八拳的现代都市人有什么非凡的格斗本领,也不能期望对着空气演练近百次斗技就能立刻娴熟于心,不足之处需要通过满布着血腥味的实战来弥补。而比起老辣的武者,果然还是低等魔兽更适合作为新手演练对象。

  一连十数日的荒野生活,宿主经历了比布莱斯汀预期中要多不少的战斗,渐渐从纸上谈兵派往实战应用派变化,个人的精气神也不一样了。当然,他还远远做不到高效合理地发挥身上的所有力量,但已经不会在战斗时手忙脚乱慌得一逼,更不会因见到断肢内脏而反胃呕吐。

  除此之外,与那群修炼斗气修炼到智商不过70的武者不同,这个来自异世界的聪明狡诈的灵魂,会通过涂毒、陷阱、卡地形等方式辅助战斗……尽管布莱斯汀认为这种考量谁都想得到,但总算是宿主直至目前的演出唯一展现出来的亮点,值得给予表扬。

  不过——

  “没有办法……父亲大人说了‘适可而止’。”在《主世界》摸了好几天鱼的布莱斯汀,已替宿主找到完成斗徒五星斗气任务的药草,以及完成进阶斗者任务的体内带有晶核的魔兽,促使这场富有意义的荒野探索早日结束。

  其实十多天的探索真的不长,有的进山找灵药、挖矿石、狩猎魔兽的武者,一进去就待一个月以上,出来时包袱里的收获都是(乡下人眼中的)高级货。

  况且,布莱斯汀所制订的任务本身没什么问题,宿主十多天丁点成果都没有,除了运气差强人意以外,在“选择前进方向”时决策失当也要负很大责任,错过了不少可能的采集点。一般来说,这种后果应该由宿主自行承担。

  说到底,现在只是观众们腻味了。

  对,不止迪亚一个对此腻味,布莱斯汀在游戏厅和上一次宴会中结识的朋友们也是这个态度。

  “就在这里吧。”于宿主正前方一公里,只要宿主不要突然心血来潮拐弯,不要间歇性失明,都一定能看得见的地方。布莱斯汀驱动影子刨开一个小土坑,再将从别处挖来的药草从阴影世界推出去,放进小土坑里,最后再驱动影子填上泥土、压紧后铺上一层枯叶。

  ——噔噔!任务道具放置完毕!

  “嗯……很好,前进路线没有改变。”完成移栽工作后,布莱斯汀打开系统界面,看了眼宿主的位置,进行再一次确认。

  然后,她将视线转向身后那只被化作黑色绷带的影子捆成粽子的魔兽,“这应该是魔鳄吧,凶猛归凶猛,似乎一样拥有着鳄鱼的弱点,实际对付起来比魔狼王更轻松……在他将近回到落叶城时再放出来吧,给予他适应斗徒五星斗气的时间。”

  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

  ————————————————————————————————

  两分努力、三分天赋、五分资源——想要在斗比大陆变强,武者需要的是这三样东西。

  【努力】很重要,在完全相等的条件下,自然是花费更多时间修炼的人更强。

  【天赋】更重要,同一件事有的人花费一生都无法完成,而有的人只需要一个月,这种东西没处找道理说去。

  【资源】最重要,一堆高阶功法、一堆灵丹妙药、一堆天材地宝砸下去,活生生砸出来一个超级高手来。

  努力很难有突出表面,因为斗比大陆上每天花费十二个小时以上进行与修炼直接相关的活动,即一半的人生都奉献给斗气的武者大有人在;天赋过于飘渺,无法模仿,只能嫉妒;到头来,真正能够拉开差距的只有资源。

  【如何得到更多的资源决定了一个武者有多强】,这句话本身没错。然而就算大自然的资源可再生,宏观来说是无限的,但在某一个时间点却是有限的,因此前面的表述完全可以修改为【如何从别人手中掠夺更多的资源决定了一个武者有多强】!

  对,不要为斗比大陆的劫掠行为而愤慨,任何武者迟早都会面对的,而且他们迟早都会成为劫掠者大军的一员——

  “呜!”秦天好歹来自法治社会,生前只违反过劳动法和交通法,没有坏到在荒郊野岭碰到一个人就立刻想着杀人越货,因此今天他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被狠狠地上了一课。

  “啧……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是五星斗徒吗?”没有积怨、互不相识、并非职业山贼,仅仅是通过秦天的衣着判断其家财甚丰,临时起意客串一波山贼的这位中年,实际上只是四星斗徒,斗气量还不如秦天。

  “哈……哈……!”秦天从地上爬起身来,喘着气摆出青灵剑法的架势,脚下却慢慢往后退。

  “哼!可惜实战经验太少了,难道说之前从未与人交过手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培养出来的公子哥儿。”不得不说,越级战斗取胜让人心情愉悦,拿着大砍刀的中年没有急着追击,开怀嘲讽道。

  秦天深呼吸数次,平伏因随时都可能丧命的白刃战而奔鸣的心脏,看了眼对方手臂上的剑伤,冷笑道:“区区四星斗徒,岂能取我秦天的性命!”

  四星斗徒可不是光辉的修为水平,中年脸色一变,恶狠狠道:“死到临头还嘴硬,看大爷我的开山刀法将你砍成两段……咦?”

  最后的惊疑声,是因为他鼻子流血了。

  明明面部没有遭到攻击,却还是流鼻血了。

  “难道说!”中年人猛然惊觉秦天最后那一击,极有以伤换伤的架势,被自己全力轰一拳却只是蹭破自己一点皮肉,“小贼!你竟然下毒?!卑鄙!”

  “我剑上涂毒是为了对付魔兽。”被人袭击这点时间,秦天也没有办法涂毒,“而且,我也不想被一个山贼骂卑鄙。”

  “!”进山探索解毒丹是标配,再穷的人都会配置,中年立即伸手入怀。

  “你觉得我会给你服食解毒丹的机会吗!给我好好见招拆招,让毒液流遍全身吧!”秦天怒喝一声,持剑冲上去,以一点都不青灵的青灵剑法一轮急攻。

  中年面色剧变,以大砍刀左支右挡,口中却道:“小兄弟,老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儿!今日只是一时糊涂,我可以将我身上所有宝贝都给你,只求饶我一命!”

  “你死了之后,身上的宝贝都是我的!”中年教得很好,秦天学得也很快,斗比大陆的劫掠大军又多了一个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