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十六章 劫掠

第三十六章 劫掠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Lv懒猫的打赏与支持)

  无法挣脱禁锢,对方的手掌如同铁钳般固定在自己的头上。

  无法强制脱离,在老爹的培训课程中学会了断肢战法,在图书馆的魔导书中学会躯体再续魔法和残躯重生魔法,然而被捉住的地方是无法当作弃子的头部。

  无法打断冲锋,本能地踹了几脚,但不说攻击目标是实力远超自己的长辈,那几脚的威力本来就不敢恭维。

  随后,猛烈的撞击从背后传来,宣告逃脱的最好时机结束。

  凭借肌肉力量都可以一拳砸断的小树干,正常情况无法对魔人状态下的布莱斯汀造成任何伤害,然而根据“小鸟撞飞机”式的物理现象,在闪电般的冲锋下,这些脆弱的小树干如同一下下敲在布莱斯汀背后的闷棍。

  需要凝聚魔力才能击倒的大树干,之前只是往边上蹭,后面就直接从中间撞过去,告诉布莱斯汀速度在持续提升中。

  遇上了土坡,摁在地上沿着土坡往上冲,布莱斯汀用自己的背部感悟着“摩擦生热”这自然现象。

  遇上了巨石,能撞穿的直接从中央撞过去,不能撞穿的就撞边边角角,每一块巨石都能给予布莱斯汀可观的伤害。

  附近没有撞击的好对象?一飞冲天吧,冲之云端后再往下俯冲,宛若陨石坠地的一击几乎可作为终结技,然而仅仅在撞击点略一减速,冲锋仍在持续。

  冲锋在继续。

  撞击在继续。

  伤痛在继续。

  最终,布莱斯汀失去了意识。

  》》》》》》》》》》

  “……呜……?”布莱斯汀醒过来时,费顿早已不见踪影。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在设定训练场的环境时,不作特别设定都会默认为‘晴朗的白天’,不存在日夜更替一说,无法从天色来判断……不过,这种事一点都不重要就是了,在宿主那边的安排都提前布置好的当下,她的时间非常充裕,即便昏睡个一个星期都没所谓。

  “我身上的伤,被治愈了?”布莱斯汀下意识地撑起身来,随后才惊觉这一点,至于是谁替她疗的伤不言而喻。事实上,没过多久她就在自己身边发现了费顿留下的纸条。

  “……总感觉不是很想读啊。”当然,也就想想而已,行动上还是捡起纸条一行一行地读下去。

  【嘛,虽然我本人是抱着照顾有为子侄的零恶意心态上课,不过评价这堂课的权利在布丁酱手里,大概布丁酱短时间内不想再碰见我这张脸吧?】

  “能不能别揣测我的心态!揣测了也别告诉我啊!我这多尴尬啊!”布莱斯汀苦恼地说道,她最讨厌费顿的地方就是这一点,什么都被测算得清清楚楚,仿佛自己被智商碾压一般。

  不过,在埋怨过后,布莱斯汀的心态也调整过来了,不再理会自己所受的痛苦,只关注自己所得收获。尤其是带给她昏迷程度的伤害的最后一招,‘打架靠的是气势’这理念已成功传达到她头脑中。

  【……嘛,你看到前面那句话时,肯定停下来开口吐槽了吧?虽然我能理解阴影能力者大都患有自闭症,但自言自语真的是陋习,早日戒了吧。】

  “…………”布莱斯汀突然不想说话了。

  【回到刚才的话题,很遗憾,我已决定下一次的宿主由我来扮演,布丁酱将会天天对着我这张脸,所以还请早日调整好心态。】

  在这个项目设定之初,费顿就说过有意担任宿主,布莱斯汀对此一直有心理准备,此时并不觉得意外。

  【不过,比起我这边,布丁酱最好还是先做好拜访七夜的心理准备。如果那个疯子问你想死多少次,请务必不要回答‘不想死’或者‘只死一次’,否则那疯子有可能将你杀到精神崩溃,答案个人建议在三次到七次中选择。】

  自己为了刷脸熟、接受两次相同内容的培训的打算,果然已被看穿。

  不过,七夜叔叔的精神状况也是相当的骇人听闻啊……

  【PS:读完后请写一篇三百字的培训感想交给我家的女仆莉拉,如果我在一个星期内收不到培训感想,会当着炼狱七姐妹的面前打你屁股,让你丫的浪费我写作的时间~哼哒!】

  “——你哼哒个头啊!”最后布莱斯汀还是破功了。

  ————————————————————————————————————

  萧梦瑶,这是自己所遭受的一切灾难的根源,秦天没打算杀了她,只是要在正面决斗中打倒她,狠狠地羞辱一下她,让全世界都知道是谁有眼无珠。

  围殴实施者,那几个人的脸秦天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为的正是哪天亲手杀死他们。

  带队的老者,到底是谁吩咐那几个青霞宗弟子围殴自己,真相已不可察,但秦天记不清当日秦家大厅里其他青霞宗弟子的长相,只记得老者的相貌,黑锅只能由老者来背。

  理论上,其余青霞宗门人完全是局外人,根本就不认识秦天,更谈不上有没有害过秦天,然而——

  “你是什么人!?”他们还是遭到了秦天的袭击。

  “我这一身难道还不明显吗?”秦天拍了拍身上的内门弟子制服,眯着眼睛道,“还是说,要我演示一次云澜宗入门弟子必学的斗技吗?”

  看了眼身边死翘翘的同门,负隅顽抗的青霞宗弟子已经知道这是不死不休之局,对方没必要欺骗自己,“为什么!既然你是云澜宗弟子,为什么要袭击我们,这是要挑起两派间的冲突吗?”

  “不,完全没有这个打算,”以秦天在宗门内低下的地位,一旦被发现他此番行动,一定会被绑起来送到青霞宗受刑,“只要将你也杀掉,不就没有人知道是我干的吗?与两派均没有关系。”

  “至于原因……单纯就是看你们青霞宗门人不爽不行吗?”反正杀了不白杀,他们行囊中的宝贝都归自己,在斗比大陆劫掠便是如此清爽。

  “你这混账——!”因为这种理由而丧命,负隅顽抗的青霞宗弟子爆发起生命最后的光辉,持剑冲向秦天。

  “哼~雷行电闪!”秦天闪身冲至对方面前,以掌为刀,劈砍在对方身上。

  结束此间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