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十八章 决战开幕

第三十八章 决战开幕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早安,镜子大师。”布莱斯汀从不会在强者面前忘记自己的礼仪,但异常恶劣的心情还是让她的表演有所失真,面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僵硬。

  “啊啦?布莱斯汀小姐似乎心情不怎么样哦,发生什么了吗?”看出了这一点的镜子大师不由露出好奇的神色。

  虽说也能一句带过,但没有这个必要,“没什么,跟宿主他们做了一样的事情,花了点时间修炼……然后被费顿叔叔击倒一次,再被七夜叔叔虐杀五次而已。”

  “被虐杀五次?”镜子大师轻侧脑袋,没能从布莱斯汀的话语中理解到发生了什么。

  布莱斯汀双手抱胸,轻轻摇了摇头,“抱歉,可能我的说法让您误会了什么,实际上只是肉体被砍得稀巴烂罢了……只不过正如镜子大师您所见的,本人十分弱小,仅仅是肉体的受创就足以让我接触到【死亡】。”

  真正的强者能超越肉体的束缚,以莱尔为例,他在碰上劳达等人之前就因钻研魔法而舍弃了肉身,变成以灵魂为核心的魔力聚合体。很显然布莱斯汀远未达到此种境界,目前她只能做到‘头部以外的残躯再生’,一旦战斗中被断头,她极有可能要跟这个世界道别。

  “呵呵,布莱斯汀小姐是否弱小这点,暂且保留意见,”镜子大师不见得真将布莱斯汀放在眼里,但总是表现得十分谦逊,“听上去像是超乎想象的训练方式呢,收获颇丰?”

  布莱斯汀微微一笑,反问道:“……要是没有收获,不就浪费了叔叔们的时间了吗?”

  死亡能够让大奸大恶之人良心发现。

  死亡能够让生死仇怨化作释然一笑。

  死亡能够让坚强一辈子的汉子屈膝。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是【迷狱沙门】,一名在地狱中彷徨的求道者。

  布莱斯汀没能如七夜那般,在地狱的最深处带回【直死魔眼】,却从地狱入口的五次往返中带回自己的感悟。

  “别人锻炼的是力量和技术,那几位优先锤炼的却是灵魂……呵,难怪……”镜子大师收起常时挂在脸上的笑容,看向布莱斯汀的眼神中带有几分晦涩的考量。

  布莱斯汀自身不曾察觉,往日自己被镜子大师如此打量一定会忍不住想东想西,现在却只是很淡然地应对着,“我个人的事情怎么样都好,镜子大师,不知道您的地宫……?”

  镜子大师将邪异的眼神收起,伸出左掌,一个外观左右对称的模型在其手中缓缓旋转着,“啊,按照云澜宗普通三星斗师刚好能通过的标准做了个地宫,随时都可以开始了。”

  布莱斯汀暗自点头,云澜宗普通三星斗师修炼的都是玄阶中/下等的功法斗技,他们要是能走到终点,宿主们只要到达二星斗师修为也一定能够走到终点。

  换言之,如果宿主们最后一年保持着勤奋修炼,死在地宫路上的可能性很低,将在迷宫中心胜利会师展开大决战。

  “我这边的宿主在银枫城跑了一圈,没能触发任何特殊事件,叔叔们认为这是他在落叶城种下的苦果,不作任何补偿……镜子大师您那边还需要继续前往银枫城吗?”在【快进】前进行双方确认,这是规矩。

  “没有那个必要,秦风已经在银枫城经历足够多的事件了——如同小说中的主角一般。”镜子大师面上的嘲讽之色异常浓重。

  “听上去除了开局以外,秦风更有主角风范啊。”对此有点兴趣,但除非叔叔们下令,否则绝对不会主动调查的布莱斯汀掏出黑色化妆盒,“……那么,还请镜子大师离开本世界片刻,跳过这段对我们而言无聊透顶的宗门生活吧。”

  “这场游戏,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呢~”镜子大师转身缓步迈入次元通道中。

  愉快愉快~

  比起单纯的折磨灵魂有趣多了~

  ————————————————————————————————————

  或许是雷霆斗气的高品质之故,或许是偷偷修炼雷霆霹雳神功的时间变多之故,或许是服用自行炼制的三品丹药之故,中人之姿的秦天至今仍然保持着非凡的修为进境。在加入云澜宗的第二年便成为三星斗师,追上了不少师兄师姐们的进度。

  不过,只有穷乡僻壤才会将斗气修为以徽章的形式展示出来,以此换取别人的尊重。在宗门内要取得相应的地位,最好的途径便是在宗门大比上取得好成绩,其次才是在宗门任务中取得实绩。即便一名弟子在任务中替宗门取得利益,要是在宗门大比中表现不佳,他会立刻沦为“只有运气好的家伙”,他的功绩会被视为“换了其他人也可以做到”。

  去年秦天的表现比较微妙,决赛前一路碾压,决赛时与秦风两败俱伤,未能晋级至下一轮淘汰赛。今年他的实力与普通弟子拉得更远,自信心爆棚下决心取得更好的成绩,给师兄师姐们一个惊喜!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在秦天紧张备战今年的宗门大比之际,《斗神系统》突如其来地发来紧急任务。

  【特殊副本‘鹿死谁手’:秦风因一年前的宗门大比而对宿主怀恨在心,此后潜心修炼欲在宗门大比中对宿主复仇,最近他在古书中意外发现上古地宫的地图,如若被他获得地宫宝藏将会对宿主造成巨大威胁。

  备注:提供上古地宫入口位置,请于‘地图界面’查询。】

  于是——

  “秦师弟,要去后山历练吗?”瞧了眼背着略显臃肿的包袱走向后山的秦天,曾经担任过上一年的内门弟子的授业者的某师兄问道。

  “唔……啊,就是这样。”秦天有点奇怪授业师兄为何问这种无聊的问题,现在距离宗门大比还有点时间,去后山历练的弟子一大堆,他没什么特别的。

  “说起来,大约一个时辰前,秦风师弟也前往后山去了,”授业师兄看着秦天,缓缓说道,“两位师弟不愧为本宗的天才,宗门大比在即仍如此勤奋……不过,后山凶险,秦师弟还请小心一些。”

  “……啊,我明白的,师兄。”秦天也不知道对方是在提醒自己秦风有可能袭击过来,还是警告自己不要暗算秦风,反正他的回复都一样。

  “嗯嗯,师叔师伯们都很关心两位秦师弟的修行,”授业师兄拍拍秦天的肩膀,让开道来,“那么我也不唠叨了,祝师弟此番有所收获,在宗门大比中取得好成绩。”

  “承师兄贵言。”秦天一拱手,迈向被云澜宗包揽起来的广阔山脉。

  确认秦风已先自己一步出发后,其心中的杀意暴涨。

  授业师兄的话语毫无作用,他选择击杀秦风夺取宝藏后远遁千里,而不是为了留在云澜宗而将宝藏拱手送给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