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四十一章 宝藏

第四十一章 宝藏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3)

  一个跳楼自杀的现代都市男,再怎么样洗地都与“意志坚强”扯不上关系,即便长时间的修炼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内在,但与其他武者相比,他的三年苦修只是个微不足道的零头,锤炼还是不够。

  一个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反而甩锅给老天爷的男人,对被视作女神的女友和视作挚友的老同学背叛一事,大概一生都无法释然。

  一个在退婚事件中将开局优势完全舍弃,看不清自己的地位,预见不了明显的未来的败犬,不具备冷静聪慧的头脑。

  一个锤炼不足的灵魂、一个满腹怨恨的灵魂、一个盲目鲁莽的灵魂,在面对心魔时没有任何理由能做到保持本心、释怀过去、看透幻象,下场是显而易见的……还好,这个心魔只会持续十二个时辰,总算没有出现疯狂中饥渴而亡此结果。

  “……可恶,不愧为上古强者留下来的地宫,一不小心就着道了。”不知晓自己被幻境困住多长时间,只知道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噩梦的秦天,忘记了探索地宫所必须的谨慎,逃也似的冲出此空旷房间。

  万幸的是,在看门魔兽、老土陷阱、解谜机关、心魔试炼之后,大概是地宫拥有者突然良心发现,秦天终于来到一个和平的地方。

  “这里……不会有错,是上古强者生活的地方!”假如将之前的房间当成‘防盗门’,那么现在秦天所在的位置大概是‘大厅’,但因为难以估算的漫长的时光冲洗下,这里的家具和装饰品都化作腐朽之物,无法得知当年此间的真貌。

  这也让秦天十分担心与‘大厅’相连的各个小房间的状况,他是来探宝的,不是来清扫垃圾搞卫生的!当即急匆匆地随便挑了个洞口跑了进去。

  洞口之内,是一个比‘大厅’要小上一圈的‘卧室’,卧室中央顶部镶嵌着一块大型发光矿石,让其比地宫内大部分地方都要明亮些许。只可惜在一侧靠墙壁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大约因材质不凡而完好无损的大木床,木床上盘膝坐着一副人类的枯骨,让这个空间显得无比阴深。

  当然,也仅仅是‘看上去阴深’而已,手上已有多条人命的秦天,早过了会害怕人骨的菜鸟阶段。

  “这个地宫的主人,是在修炼时丧命的吗?明明连寻常木头都变成那种样子了,他的骨头还保留至今,想必生前是了不得的强者。”以斗气蕴养身躯是常识,但将骨骼蕴养至千年不朽,秦天却是闻所未闻。

  只不过,佩服归佩服,他是来偷东西的,对骸骨行礼也只是假仁假义,凑近看看不朽的骸骨有没有握着什么关键道具,检查不朽的木床有没有暗格,无果后便离开这个无用的山洞,挨个检查其他山洞里面有什么。

  第二个山洞是‘宝库’,在宝库的一侧墙边,满满堆放着被灰尘遮蔽着的金币和其他贵重财物。虽说数量这么庞大的金币出手有点困难,携带也不方便,但仅此一个收获就可算作不虚此行了,有这批财宝秦天可以去王都采购一批优质的修炼资源。

  但比起随意摆放在地上的财宝,秦天更在意宝库另一侧好好摆在青石台上的几个小小的金属宝匣,因为这些宝匣上了锁,要撬开似乎要花费一点功夫,他只能塞到自己的包袱里。

  第三个山洞是‘藏经室’,秦天相信原本这里放着一大堆高品阶的功法和斗技,然而在漫长的时光下一切秘籍均化作碎屑,让他心疼不已,只能催眠自己已有天阶下等功法雷霆霹雳神功,贪多嚼不烂。

  第四个山洞是‘炼丹房’,与上一个山洞的情况相类似,尽管部分瓶瓶罐罐里面还有货,但丹药的药力早泄漏光了,只剩下一粒粒药物残渣构成的丸子。

  第五个山洞是‘武器库’,这一回终于有收获了,秦天从中翻出一件材质不明但绝对可以甩开自己身上用着几条街的护身宝衣,和一双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增幅雷属性斗气的拳套。

  至于其他用不上的装备,鉴于其品阶奇高,可以拿去高档次的交易会以物换物,修炼资源的交易互换便是这个世界的‘经济’。

  (4)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通向地面?”‘大厅’的第六个洞口最为特殊,是一条细长的直通道,因而秦天最后才进入这个洞口,却没想到沿着通道走到尽头后,却见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色。

  山谷,一个被浓浓雾气遮蔽天日、生长着多种灵药的小山谷。

  秦天的空间感没有那么强,他无法判断自己从悬崖壁上进入地宫后,一路往东南西北哪边走、又一共走了多远,但他觉得如果云澜宗的后山区域有这么一个小山谷,应该早就被人发现才对啊。

  一旦发现了这个小山谷,这个不设防的入口自然也会被发现,里面的好东西哪能剩给自己?

  “……或许是那位上古时代的前辈的手段吧,真是神秘莫测。”秦天咂舌道,结束了注定得不到答案的思考,心情又变得高兴起来。

  “黑灵参果、绿蓝叶、紫荆藤……什么!是雷灵风草!?那是我突破至斗灵的丹药的关键灵药!”

  虽然秦天没认全小山谷内的灵药品种,但经常去种植园和炼丹房完成任务的他,在灵药上面的见识已比绝大部分武者要渊博,知晓这个山谷才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不要忘记,他可是个能够借助《斗神系统》百分百合成丹药的炼药师啊!!!

  然而,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一声暴喝,打断了秦天兴奋的狂想。

  “这把声音,不可能……!”秦天面色剧变,沿着狭窄的山谷小径冲出去……豁然开朗,山谷中央如同一个小小的演武场一般,没有乱石和树木遮挡。

  而在那里,秦风正站在一面刻着玄奥的功法的巨大石壁前,朝自己投去惊诧莫名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