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章 猎杀

第三章 猎杀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第一、不需要找宿主,锁定是费顿了。

  第二、不需要找合适的身份,不需要找出生地点,莱尔已代劳了。

  第三、不需要套用那些纯属恶心宿主、强制宿主拉仇恨的规矩,像内定高额价格、抽水九成、一天内不准玩两遍同一个游戏、一天内不准玩游戏超过X小时这些规矩,全部不存在。

  第四、不需要实地调查王都,这是个不可能存在于魔法世界的店铺类型,没有竞争的同行,自然也没有明摆着的因利益关系而孕育的恶意。

  第五、不需要考虑宿主的安全问题,在异界经营店铺迟早会招惹来权贵和强者的窥视,凡人宿主一般是永不进行修炼的,需要系统赞助战斗力才能活下去。而费顿担任宿主则不需要根据敌人的强度来制订战斗外挂,直接解除‘能力封印’就可以了。

  第六、不需要考虑外出下副本,在魔法世界绝对找不到可以作为游戏厅店长取材的地点。

  第七,不需要考虑主线任务,费顿玩腻了就会结束游戏,不需要达成任何宏远的目标。】

  所以,系统精灵除了挑选游戏和挑选奖品外,还有什么事情做?

  对如此安排布莱斯汀举双手以示欢迎哦~~她喜欢做的事情是修炼、享受人生、和母亲一起刷父亲的好感度、怼炼狱七姐妹,而不是勤勤恳恳地工作。工作上越悠闲,就代表着她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啥好埋怨的。

  然而,【在店铺装修完毕后,系统精灵兼任收银员】一行字一巴掌扇得她晕头转向,布莱斯汀不仅没能享受到理应最悠闲的工作,反而还要将大部分时间都投放到工作上,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而且还不能【快进】!

  上一个宿主的故事进行了三年,但《主世界》的时间只走了一个月不到,毕竟观众们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看着宿主天天盘膝修炼斗气。如果这一次剧情跨度同样是三年,《主世界》这边不好说,但布莱斯汀出来时铁定已经21岁了,宝贵的青春浪费在这种地方,她可以哭一下吗?

  申诉是不可能的,布莱斯汀既不认为自己的声音那么有力度,又不想因此降低自己在叔叔们心中的评价。她只能祈求费顿早点玩腻,自己早日结束收银员生涯。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这开局,还原度也太低了吧?真的没问题吗?”看着潜伏良久的费顿消无声息地暗杀掉两名守夜的山贼,再布置下多个陷阱,最后将一群魔狼勾引至山贼洞窟,布莱斯汀提出质疑时的脸庞带有笑意。

  或许,由费顿担任宿主的故事,没有以往的模式化?

  ——————————————————————————————————

  “可恶!今晚到底是谁负责看夜的!”提着长剑与魔狼搏斗的山贼首领气急败坏地吼道。

  他曾经是王都的一名小贵族,因家道中落而落草为寇。人格魅力是不存在的,战术思想也没多少,只是勉强在魔法学院念过几年书,实力总比平民出身的小伙伴要强上一档,混着混着便混成山贼头子。

  他的山贼团只有二十来号人,实力薄弱,别说大家族的商队,请了C级冒险者担当护卫的商人他们就不敢下手了……不过,这里可是王都附近,要是山贼团实力雄厚,不停对大型商队下手的话,说不准马上就会有人率兵讨伐他们、将他们的头颅作为自己的功勋了,如今这状况也未尝不是好事。

  既然实力薄弱,大肥羊啃不下去,那就要好好做好情报工作,挑选好欺负的小羊羔。像来自遥远的小国,小本经营却打算利用罕见的外国商品打开销路的平民商人,就是小羊羔中长得最肥美的。

  ——然而,山贼首领并没有意识到,灾难尾随小肥羊而至。

  顺利以人数优势灭了一个E级冒险者小队,获得一批外国商品,他们回到洞窟后例行性地庆祝一波。

  因为马上就要去王都出手贼赃换置物资,库存的食物和酒根本没想过要珍惜,山贼就是这么一种及时行乐的生物。结果包括首领在内的绝大部分人都喝得醉醺醺,运气不好今天负责守夜的那几个也‘稍微’喝了个半酣。

  然后,不知道为何洞口用来驱逐魔兽的篝火灭了,也不知道为何守夜的部下没有发出警报,反正直到一群魔狼冲进洞窟里面,开始撕咬睡在靠外位置的人,他们才惊醒过来。

  假如是正常状况,山贼团是能打得过一群魔狼的,但是喝醉了的山贼团在昏暗的洞窟内与魔狼战斗,那又是另外一码事。

  “啊!”小腿被啃带来的剧痛,让山贼首领浆糊一般的脑子清醒了些许,因酒精影响到的理智返回一部分。

  “滚开!火球术!”一剑斩向腿旁,以此逼开向自己进攻的魔狼,再朝洞口的方向发出火球术,逼迫逃脱路线上的魔狼避让火球,山贼首领奋力往外冲。

  “首领!不要抛下我们啊——!”

  “你这个混账!我就知道会这样!”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事后如何道歉和后悔另说,反正现在能影响山贼首领逃跑的速度的只有血液内的酒精和小腿上的伤,而不是部下的求救和咒骂,

  “哈……哈……!”似乎因为洞内热腾腾的猎物仍有许多,魔狼没有追出来,但已慌了神的山贼首领仍然往着大路的方向飞奔,不敢停下来。

  “唔?”直到在逃跑时,意外撞上自己的下属的尸体,他才停下脚步。

  “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山贼首领走过去,蹲下来借着月光检查尸体,“不对,这个伤口是人为的——”

  (哗啦)从右侧落叶下方猛然窜出来一条树藤,刚好卡在后知后觉的山贼首领脖子处,将他往左上方拉扯过去。

  “呜!”假如是无异能的世界,单这一手就足够弄死一个成年人了,但在魔法世界里,即便只是这名不入流的山贼头领,在惊慌片刻后也能记起抽出护身匕首,割向头上的树藤。

  不过,根本不需要他去割树藤,因为躲藏在一边的袭击者已经先一步放开了树藤。

  “……诶?”颈部的压力消失,呼吸重新顺畅起来的山贼首领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本能般的在空中做好落地的姿势准备。

  双脚接触地面,准备屈膝卸力——然后连同‘地面’一同掉下去。

  “啊啊啊——!”山贼首领的悲呼在林中回响。

  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落穴陷阱,坑里插着许多削得很尖的木棍。

  确切而言,尸体是诱饵,以旁边的树的枝干为支点的树藤是投射装置,落穴陷阱是负责杀人的机关,这是一个需要讲求时机和力度的复合陷阱。

  “嘟嘟~费顿远射得到三分,今晚的最有价值球员铁定是他~”从阴暗处走出来的费顿,来到落穴的边上。

  大腿被贯穿,这种情况下自知必死无疑的山贼首领仰起头来,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到底是谁!”

  “嘛,只是个比你们强不到哪里去的犯罪者而已,不要在意。”费顿伸出双手,平举在身前,“嘛,要是在地狱碰见那几个冒险者和商人,替我回答一句‘不用谢’就是了。”

  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事前装满了泥土的木箱子。

  双手只是碰了一下箱子,立刻往两侧挪开。

  沉甸甸的木箱子垂直落下落穴陷阱中。

  嗯,似乎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但还请无视吧。

  “似乎只有一个人逃出来的样子……真可惜,我后头准备的几个陷阱没用了,明天还要将它们解除掉,免得坑到其他人。”费顿重新融入树林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