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十章 女儿来了,老妈跟着也来

第十章 女儿来了,老妈跟着也来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布莱斯汀气沉丹田,稳守心神,沉稳发声,“喵~~呜~~”

  猫咪们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猫粮投放员,毫无反应。】

  “不对不对,哪有猫叫成这样的,像费顿叔叔一般轻佻一点叫就好,”布莱斯汀低头再看一眼手上的《猫语日常会话》,再一次出声,“喵~呜~”

  猫咪们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猫粮投放员,如同看着一个智障。】

  “……果然不行啊,没有样版声音作参考,仅有文字描述,到底要我怎么学啊!”布莱斯汀感觉手上这本外语教材比魔导书都还难懂,也不知道费顿是如何学成的,

  (叮铃铃)

  “?”因为早就将门外的牌子从open翻转为closed,回来的人如无意外只会是费顿,布莱斯汀连忙将手上的《猫语日常会话》扔进储物空间,她不喜欢被人看见自己修炼时的无能丑态。

  “我回来了~”果不其然,推门进来的人是费顿,“啊啦~布丁酱没有去修炼那个疯子的体术吗?”

  “前段时间一直在修炼,稍微休息一下。”布莱斯汀才不会说自己跟那群千金大小姐们一样,都被喵星人俘虏了,“比起这个,您不是说要去酒吧打听情报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与其说没喝醉,不如说就像完全没喝过酒,衣服、发型、神态都跟出门时差不多。

  “嘛,请半醉半醒的落魄贵族在角落里喝酒就差不多了,我要打听的东西又不是什么隐秘的情报。”一般平民不清楚,但在贵族圈子里人所共知的东西,没必要专门寻找与那几门贵族相关的人士,“再说,我年轻时因为醉酒吃过几次亏,连人生的走向都歪掉了,如今我有茫茫多的兴趣,就是不包括喝酒。”

  “…………”布莱斯汀不清楚费顿吃过什么亏,可是看他现在的人生走到的高度,总觉得这亏吃得好啊!

  “不过,布丁酱你已经可以在体内以魔力焚烧异物,酒精对你不是问题就是了,”费顿耸耸肩,结束此话题,“那么,我的调查过程观众们应该都看见了,还需要给你汇报吗?”

  布莱斯汀略一沉吟,摇了摇头,“……不,那不是会影响到我设定任务和奖励的事情,没有必要知道。”

  好奇心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对麻烦事的嫌弃,两者相互矛盾。

  “喔,这个工作态度我喜欢,挺有执行者的风范。”费顿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既然如此,有没有兴趣学一些执行者的技能?”

  “有!”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执行者’,但先应下来肯定没错,就算是挖坑布置陷阱什么的布莱斯汀都表示忍了。

  “嘛,今晚太晚了点,明天再说吧。”费顿伸伸懒腰,即便是他这老司机,和一个半醉半醒的酒鬼对话也十分消耗心力,“大家,上楼睡觉了哦,喵~呜~”

  猫咪们陆陆续续站起来,一起爬楼梯上二楼。】

  “…………”布莱斯汀表示在学习什么执行者的技能之前,还是好想先学会猫语啊!

  喵呜~

  ————————————————————————————————————

  在第一任宿主的演出中,由于加了魔法药水的调味料的缘故,食客们不同程度地出现上瘾症状。有人无视自己的收入状况和经济压力,时不时就跑去花个三四百块吃个蛋炒饭和清汤面;有人无视时间和距离,从自己工作生活的地方跑去连停车位都没有的老城区的小餐馆吃饭;有人无视工作和理想,将口腹之欲放在职业生涯之上。

  不过请放心,电子游戏的魅力总不如违禁药级别的魔法药水,真出现那种为了打游戏而连自己的人生都舍弃掉的玩家,很大程度上只是其本人心智上的缺陷,这样的人不在电子游戏上沉沦,也会在赌博、酒精、传等领域沦陷。

  所以,既不用担心也不用期待昨天光顾的小姑娘们会为了来游戏厅,而将白天的课程都翘掉的状况发生,她们最多只会在课间休息时聊着昨天自己玩的游戏,然后放学之后的脚步快一些,赶鸭子似的冲来游戏厅。

  费顿无意继续通过小奶猫们将街上的路人招进店内,以他对女人们的健谈程度的认知,不用一个星期整个王都魔法学院都会知道这间游戏厅的存在,客源根本不是问题……不如说,如何增加游戏设备,满足更多的顾客,才是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一方面小姑娘们要下午四点后才过来,另一方面费顿没有再拉客的必要,听上去像是可以四点才开门营业的样子——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实际上费顿的心中从一开始就有另一批重要客户。

  “哦~如菲利斯所言,是一间前所未见的店铺呢~”一头盘得很漂亮的酒红色发髻,身穿近乎可以拿去扫垃圾的超长蓬蓬裙的中年美妇,显而易见是谁的家长。

  或许在窝在工作间里面不出来的布莱斯汀眼中,这叫做完全不合理的卑躬屈膝,强者给弱者行礼,但费顿并不介意按照着本世界的礼仪行动,“欢迎光临,杰诺尔公爵夫人。”

  “啊啦,比想象中要年轻不少的店长啊。”公爵夫人以蕾丝扇子遮掩自己的嘴巴,眯着眼睛观察费顿。

  “不,公爵夫人竟然如此年轻貌美,才出乎本人的意料。”这是百分百的客套话,鱼尾纹连化妆都盖不住,哪里年轻貌美了,卸妆之后说不定会惨不忍睹。

  对了,不能根据菲利斯年仅13岁来反推她的母亲的年龄,因为菲利斯前面还有若干个哥哥,兄妹间也有年龄差。

  “哈哈,店长真会说话……不像是会写出那样的店规的人哦。”公爵夫人仍然在笑,但明显话语中混有不满。

  毕竟费顿在排除男性和平民的时候采用了堂而皇之的大道理,变相将贵族女性放到‘没什么用’的位置上,她看了能高兴吗?

  “唔?不像吗?”费顿调皮地单起眼睛,轻笑道,“嘛,总不成让我光明正大地说因店主讨厌男人和穷鬼,本店只欢迎美丽的贵族女性】吧?”

  “噗~”公爵夫人忍俊不禁,看在费顿这张足够跑去当顶级牛郎的脸上,这一关算他过去了,“好啦好啦,就让我试一下让菲利斯昨晚说过没完的游戏机吧。”

  “是,请容许本人为您介绍——”

  费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一向高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