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负道行亦是争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负道行亦是争


  张衍落子之后,霎时推动了大道棋盘,立可见得,原本分散在外的造化之地陆续消失,而布须天之中的造化精蕴却是因此骤然增多。

  先是他自身治下的造化之地逐个填补了进来,而后便就轮到那些未明之处的造化之地了。

  在上得大道棋盘之前,他对落于未明的造化之地也是望之不见,可现在借助了整个大道之力,其却是一个个被引动了出来,再也隐藏不住。

  造化之精既已崩裂,这些造化之地就算重新融合在了一起,也没法成为原先那般模样了,至多成为一个比布须天更为庞大的造化精蕴之地。

  可哪怕是这等所在,落于哪边之手,哪边就会因此实力大增。

  造化之灵从来不曾掩饰过对布须天的觊觎,就如前次,其顺着虚寂缺裂落至诸有之时,就直奔布须天而来。

  好在他乃布须天之主,就算造化之灵坐在大道棋盘之上,也无法将此处地界从他手中直接夺去,这就像造化之灵未将造化宝莲拿出来之前,他也不能下手抢夺一般,

  可这等时候,若是被吸纳来的造化精蕴多于布须天,而他未能及时调整炼合的话,那么或许此处就会因此易主。

  不过他做此事,本就是为了吸引造化之灵落子此处,要是后者看不到任何得利希望,那又怎会被引了过来呢?所以冒一些险是值得的。

  这个饵是设下了,可他自不希望最后真被造化之灵得了手去,所以在做得此事之前,他也是有过一番考量的。

  布须天本是造化之精破碎后最大一处造化精蕴之地,除了镜湖,没有哪处比得过。

  要是未明界域中有这等造化精蕴蕴集之所在,那是根本遮掩不住的,不会等到眼下再被发现。

  而这一子乃是经他之手直接落下的,也是由他来推动大道运转,所以这里面具体如何变化都是他在把握着。

  布须天及镜湖这两处都在他治下,里间所有力量也是归他统御,莫看其余造化之地零散填补进来,若没有外力进行影响,那么是无法做到反客为主的,除非是造化之精加以干涉,而其也极可能会如此做,这也是他主要需要提防的。

  鸿翮、曜汉两位祖师此刻也是在静静等待着。

  曜汉祖师言道:“造化之灵若要想成为并合之后的布须天之主。就需让玄元道友炼合之速无法跟上,只要布须天不再受玄元道友驾驭,那么其人只要落子,就有可能将此直接夺去。”

  鸿翮祖师道:“我等既在此处,那需尽量不令玄元道友分心,造化之灵若有触角伸出,直接将之斩断就是了。”

  曜汉祖师点首道:“便是大道棋盘上无法胜过造化之灵,也要尽可能保下布须天,如此方可能在斗战之力上压其一头。”

  他们之前听张衍言语,这一次便是当真被造化之灵将这些造化精蕴之地得了去,似也有别的办法加以破解。

  他们隐约能猜到张衍会如何做,但却不希望真是走至这一步,因为这等结果很可能导致双方谁都无法得到此处。

  而聚合所有造化精蕴的布须天就算比不了造化之精,其力也是难以估量了,要是能将这此处顺利执拿到手,那么他们在力量之上已经压过现在的造化之灵了,届时便是掀了棋盘又如何?

  演教总坛之内,高晟图收回目光,回首一望,见一众演教高层都是神情凝重,气机也是起伏不定。

  他不用多想也知是大德人数的陆续减少,令教众大感不安,想了一想,便出言安抚道:“诸位,一时之得失说明不了什么,我等能看到这些,说明教祖尚在,何况大能之争,非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未必是我等所理解的那般。”

  众人听他一言,都觉有理,心中安定下来。

  唐由此时出声言道:“掌教,弟子有一事要禀,有不少陌生界域陆续出现在了诸天万界之中,其中不乏人道生灵占据的界域,不知我等该如何处置?”

  造化精蕴之地相互并合,对此最为敏感的就是演教了,因为演教一直在找寻那些有生人存驻的地界,在现在已知范围之内,几乎很难找到这等所在了,现在一下多出这许多,立刻便被注意到了。

  高晟图心念数转,道:“一定是诸位大德与造化之灵相争,才引发这等变动。”

  座下有长老问道:“掌教,那我等该如何做?可要前往这等地界传道么?”

  高晟图正声言道:“我演教即为人道开路,既然有人道界域出现,那一定要将道法传播至此的。”

  又有长老言道:“可是掌教,这等变动出现突然,难说会否再有什么变故,我等是否再等上一等?”

  高晟图沉思片刻,摇头道:“不管如何,那些界域都是真切存在的,只要我能传道此中,哪怕随后又消失不见,我演教道传也是留在那里了,便我等看顾不得,也有教祖在上,所以不必去管这些。”

  他身为掌教,既已是拿定主意,演教高层便再无意见。

  高晟图看了在座所有人一眼,神情郑重道:“诸位,勿要忘了我等乃是演教弟子,太上大德门下,而今教祖在与造化之灵争锋,我等也当做好我辈该为之事,

  众人神情一肃,齐声称是。

  而就在这等时候,张衍前一子的余波尚在继续,那些造化之灵碎片在转生为人之后仍是在不停攀登道途。

  由于诸多造化之地合至一处,那些依附其上,并已被并合起来的现世也是一起融汇进来,这就导致因果搅动更为剧烈,获取元玉无疑比以往更为容易了,那些造化之灵托世之身接二连三乘道而出。

  张衍最早是为了取拿造化宝莲才落下这一子,可同样也是存了提携这些造化之灵托世之身,以达到分夺其正身力量的目的。

  而且现在没有了造化宝莲,只要他不去伸手扶持,那么这些托世之身就无有可能成就大德,这样一来,也就不会被造化之灵再将力量反夺回去了。

  造化之灵要是若不加以阻止,那么这等事就会不断发生。

  只是诸有之中陡然多出数位炼神修士,毕竟是有所影响的,此辈不敢居于虚寂之中,生怕大德与造化之灵的斗战牵连到自身,故纷纷躲藏入造化之地中,现在造化之地与布须天并合到一处,他们自也是一同入了布须天中。

  然而原来驻落在此的炼神修士,诸如青圣、神常、簪元等辈却对此辈格外警惕。

  现在看去,此辈也是在对抗造化之灵,可崇道崇己,这不过是一念之间,谁也难说,此辈会不会摇身一变,成为造化之灵的棋子。

  为此,诸人不得不聚到一处,商量对待此辈的办法。

  簪元道人沉声道:“这些造化之灵托世之身留在布须天中,若是无有异动还好,要是有什么变故,我辈必要设法阻拦。”

  青圣冷声道:“此辈现在不过寥寥几人,按我之意,直接将之驱赶了出去,要是不愿,那就逐入永寂,就可杜绝所有后患了。”

  众人对此却并不赞同,双方毕竟不是敌对,直接冲突是最等而下之的选择,反而平白竖立对手。

  其实彼此为敌,他们有布须天为依托,也不怕得什么,可要是此举反过来被造化之灵利用,那就弄巧成拙了。

  簪元道人见神常道人久不出声,道:“道友是何意见?”

  神常道人沉吟一下,道:“或许该请教一下玄元道友?”

  簪元道人叹道:“此举不妥,玄元道友现在正与造化之灵对峙,我等不适合再去分他心思。”

  他想了一想,道:“不如这般,我等去与他们接触一番,最好能使他们落驻于一地之中,这般有什么事,我等也能及时有所应对。”

  张衍等有一会儿,却见造化之灵迟迟不动,他也不急,自顾自在那里炼合并合进来的造化精蕴。

  他知晓造化之灵绝然不会对此无动于衷。

  其人当是不难判断出,一旦所有造化精蕴聚合到一起,大德这一边又会多出一股与他相抗衡的力量,所以无论如何也是会出手阻止的。

  而其人只要出手,成败暂且不论,至少无暇去解脱造化之气的围困了。

  就在逐渐炼合这些造化精蕴之时,造化之灵那里终是动了,其浑身灵光一长,顿有一股伟力往诸有之中落去,而原本聚合之势霎时一顿。

  张衍一挑眉,造化之灵这回没有选择落子,而是直接起伟力进行干涉,显然是认为不值得自己如此做。

  这也不难理解,造化之灵先前落子,一为缺失之道,二为力道,都是有明确目的的,现在两门道法皆是被他取得,其所剩下的唯一目标,就是吞夺大德,解开造化之气的束缚了。

  而其人肯定也是看了出来,他们这里目的是要逼迫其人于此之中倾落道法,这般就更是不情愿如此做了。

  他眸光微闪,既然其选择伟力相争,那么自己也不妨与之斗上一斗,逼其做出该有的选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