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25章 成年人的玩笑

第025章 成年人的玩笑


  这边,穆语擦完膏药,大.腿痛感依然未减半分,致使她心中的委屈与恼怒无法平息,几番想摸出解剖刀在秦晋桓大.腿上划几刀解气。/p>

  不过她到底还算理智,知道这么做的后果。/p>

  为了转移情绪,她负气下床,一拐一拐地走至沙前坐下——大.腿真的很痛。/p>

  想拿遥控器打开电视机,又怕电视机的声音让秦孝挚听出破绽,想玩手机,又现手机在床前的包里,没办法,她只好蜷在沙中闭目打盹。/p>

  好饿。/p>

  晚饭还没吃两口就被秦狐狸扯上了楼,又折腾了这么久,此时她早已前胸贴后背。/p>

  如果可以叫外卖就好了,她必定来一份加量的黑椒里脊饭,再配个腌笋汤。/p>

  啧啧啧,那真是太美味了。/p>

  可惜……/p>

  现在只有吞口水的份。/p>

  咦?好香啊!/p>

  她猛地睁眼,看见茶几上摆了三四个还冒着热气的碗碟,顿时愣住。/p>

  不是饿晕了头出现了幻觉吧?/p>

  见她呆头呆脑的样子,秦晋桓觉得好笑,将一碗白米饭递至她面前问道:“吃不吃?”/p>

  穆语才知道不是幻觉,见他要缩回手,赶忙夺过饭碗。/p>

  傻瓜才不吃。/p>

  秦晋桓搬了个小凳子在她对面坐下,也没动筷子,只是看着她吃,一边道:“我帮你请了假,明天别去上班。”/p>

  本来就有气的穆语,很不领情地白了他一眼:“谁要你请假?我上班关你什么事儿?协议上可没说你可以干涉我的工作!”/p>

  “那随你便吧,不过明天公司有事儿,我一早就会去公司,没空陪你吃早餐。”/p>

  “我不习惯有人陪吃早餐。”/p>

  秦晋桓也没生气,顿了顿,又叮嘱道:“明天记得继续擦膏药。”/p>

  “谢谢秦总的关心。”/p>

  “秦总?”/p>

  明白他的意思,穆语没吭声,只是低头吃饭。/p>

  她现在在气头上,没叫他秦狐狸就不错了,别指望她喊阿桓或老公。/p>

  “还在生气?”秦晋桓笑着为她夹了一筷子菜。/p>

  穆语直接将他夹的菜夹进垃圾桶。/p>

  “掐你总比将你按到床上实干强吧?”/p>

  见他的眼睛盯着自己大.腿,穆语红着脸将睡裙往下拽了拽,同时厉声警告道:“你要是敢乱来,别怪我不客气!”/p>

  “刀是对付敌人的,怎么能指向自己老公呢?”/p>

  见秦晋桓手上竟然拿着她藏在枕头底下的解剖刀,穆语顿时大惊,忽地起身,劈手夺过解剖刀。/p>

  “爷爷很精明,今晚的事我是不得已而为之,放心,没有下次。”秦晋桓向来不习惯向人道歉或低头,难得他说话这么轻柔,说实话,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诧异。/p>

  我只是想哄这丫头配合我演戏骗爷爷而已。他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p>

  穆语其实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此时又感觉到了他话意中的歉意,对他也不那么抵触了,不过还是有些忿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玻璃墙上有机关?”/p>

  “我说过可以关灯。”/p>

  “但你是让我二选一。”/p>

  “两种办法确实都可行,只是你选了比较笨的一种而已。”/p>

  面对他的狡辩,穆语表示无语。/p>

  “爷爷的人下午去找过你父母。”/p>

  “什么?!”穆语再顾不上与他生气,急声问道,“他没对我爸妈怎么样吧?”/p>

  “暂时没有,他只是想通过他们证实我俩的关系。不过爷爷最厌恶别人欺骗他,如果被他查出什么,他一定不会给好果子吃。”/p>

  听出他话语中的威胁,穆语觉得委屈极了。/p>

  她定是上辈子欠了这爷孙俩的。/p>

  秦晋桓的声音又放柔了些:“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乖乖听我的,我一定不会让爷爷为难他们半分。”/p>

  穆语气恼地挥动解剖刀道:“你又是戏弄我,又是欺负我,我要是还乖乖听话,不等于坐以待毙?”/p>

  “别说得这么严重嘛,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开个玩笑……”见穆语沉了脸,秦晋桓随即转言,“你要是不喜欢开玩笑,那以后不开就是啰。不过刀真的不是用来对付自家人的,对外才是。”/p>

  穆语惊诧:“你想让我拿刀对付你爷爷?!”/p>

  “当然不是。”/p>

  “董宛卿?”见他点头,穆语满目惊恐,“你不会想让我杀她吧?!”/p>

  秦晋桓扔过去一个不屑眼神:“你敢杀人吗?”/p>

  “解剖尸体我敢,杀人我可不敢。”/p>

  “那还说什么杀人的话?她今天敢对我老婆那么无礼,我必须给足她教训。”/p>

  听到老婆二字,穆语霎时红了脸,轻啐道:“又没外人,干嘛叫得这么亲热?”/p>

  其实那句“帮我老婆出口气”让她听着心里挺舒服的,不过她没说出来。/p>

  “叫习惯了才能成自然,才不至于被人看出破绽。你也得像我……”/p>

  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穆语赶忙打断问道:“对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打女人呢?”/p>

  “敢欺负我老婆的人就应该得到教训,无论男女老少。”其实秦晋桓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对女人动手的时候,只是进门时看见董宛卿张牙舞爪打穆语时,他脑子一热,就上前反击了董宛卿。/p>

  见他又提及“老婆”一词,穆语再次岔开话题问道:“对了,你还打算怎么帮我出气?”/p>

  “到时候告诉你。”/p>

  见他卖关子,穆语撇了撇嘴:“别只是随口说说吧?她到底是你表妹呢。”/p>

  秦晋桓面色一阴:“谁说她是我表妹?”/p>

  “她自己说的啊!难道不是吗?”/p>

  “我没有兄弟姐妹,表的都没有。”/p>

  “原来是冒充的啊。”怪不得他那一巴掌那么狠。/p>

  穆语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你爷爷那么聪明,怎么会让自己孙子近亲结婚呢?这可不符合优生优育的条件!”/p>

  秦晋桓顿时又笑了起来:“我和你符合优生优育条件,不如……”/p>

  “对了,你妈给你爷爷的委托书上到底给你定了什么要求啊?”/p>

  见她又茬开话题,秦晋桓倒也没将话题转回去,而是认真应道:“妈咪要我在三十二岁前娶妻生子。”/p>

  既然这假夫妻要做下去,一些事就得让她知晓。/p>

  “为什么是三十二岁?”/p>

  “那个男人三十二岁时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想借此警醒我。”/p>

  “哪个男人?”穆语随即反应过来,“你爸啊?”/p>

  见他点头,她又问道,“你爸现在在哪儿?”/p>

  “死了。”/p>

  “对不起。”/p>

  “都死了二十年,习惯了。”/p>

  都死了二十年?/p>

  联想到他说他爸做了对不起他妈的事,穆语觉得他父母的死肯定有故事,不过她也不好过多打听,想了想,转问道:“你今年多大啊?”/p>

  “三十二。”/p>

  “什么?!你就三十二了?!”/p>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呀!/p>

  以前喊他大叔不过是故意气他,没想到他真的是大叔!/p>

  原来他十二岁就成了孤儿,难怪这么吊儿郎当,原来是没父母教啊。/p>

  就在穆语对秦晋桓表示同情时,秦晋桓笑着靠过来,打趣道:“男女相差十岁是黄金配哦。”/p>

  鬼才和你黄金配呢。/p>

  穆语瞬间收起了泛滥的同情心,指着茶几上的残羹说了句“你收拾”,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一拐一拐地进了卫生间刷牙洗脸。/p>

  透过玻璃墙,看见秦晋桓正在仔细收拾残羹,想到他的身世,再想到他为自己扇的董宛卿那一巴掌,她一时间觉得他也没那么可恨。/p>

  洗漱完出来,秦晋桓已收拾好残局,随即也进了卫生间。/p>

  穆语半躺在床上,隔着玻璃墙看他在卫生间洗漱的样子,突然对他充满了好奇。/p>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一.夜之间父母双亡,那得多大的打击啊!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怎么挺过来的。/p>

  虽然有爷爷,但爷爷到底无法替代父母,何况还是个极其严厉霸道的爷爷。他以前肯定吃了很多苦。/p>

  见秦晋桓洗漱完毕,穆语慌忙收回目光,飞快在床中间隔了几个枕头,然后侧身假睡。/p>

  只是没一会儿,她耳边就响起了秦晋桓极为魅惑的声音:“小木鱼,千万别爱上我,我是无药可解的毒药,会让你相思成疾哦。”/p>

  “切。”穆语转身时,秦晋桓已平躺下,见他一脸笑容,她马上哼道,“你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还笑得出来?竟然还有心思调戏人。”/p>

  知道她说的是小树林的事,秦晋桓不以为然道:“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出点状况再所难免,何况这个案子与公司无关,只是死者是公司的职工,对公司完全不造成任何影响。”/p>

  此时他的语气轻飘飘的,不过几个月后他就不敢再说这案子对他的公司完全没影响的话了,因为这仅仅是对方报复他的小序幕。/p>

  见他似乎挺了解这个案子,猜容剑可能对他提过什么,穆语很有兴趣地撑起身子问道:“这个案子有没有进展啊?”/p>

  她只是个新手法医,对案件的了解仅在于尸检上。/p>

  “毫无头绪。”/p>

  “啊?都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头绪,不会成为悬案吧?”/p>

  “这也不是没可能。”/p>

  “诶,我们来分析下……”/p>

  “睡觉。”/p>

  见秦晋桓关了灯,穆语只得将要说的话都咽下去,默默地躺下。/p>

  也许是因为秦晋桓躺在一边,让她不敢松懈,也许是换了新的环境她不适应,也许是想父母,也许是因为还未到深夜,总之虽然今天很累,但此时她却毫无睡意,脑子里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充斥着,她既理不顺,又清不掉。/p>

  就这样一直辗转反侧,直到后半夜她才勉强入睡。/p>

  “砰砰砰!”/p>

  一阵震耳的敲门声将穆语惊醒,她才现天已大亮,身边早没了秦晋桓的身影,见敲门声大有不开门不停歇的势头,她只得战战兢兢地去开门。/p>

  门外站的是脸上还带着於青的董宛卿——虽然擦着厚厚的粉,仍然遮不住。/p>

  “爷爷叫你立刻下楼。”她用的是命令口吻,说完便转身走了。/p>

  爷爷两个字让穆语很紧张,她赶忙给秦晋桓打电话,不想没打通,想到董宛卿那副“不来后果自负”的傲娇相,她隐隐感觉自己即将迎来一场暴风雨,却又不敢不去,给秦晋桓打了个信息后,她换了衣服,忐忑下楼。/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