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35章 命丧秦兽之下

第035章 命丧秦兽之下


  哦!买噶!怎么回事儿?!/p>

  穆语像被蝎子蛰了似的,猛然抽回手,不想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一时没把持住重心,整个身体不受控地往前面栽去。/p>

  等她再反应过来,脸已埋进了秦晋桓面前,她胡乱狂抓的双手扯住了布样物什。/p>

  为让身体稳住,她下意识地猛扯布料物什。/p>

  “你干什么?!”低吼声响起时,她的手也被强按住。/p>

  这臭丫头,竟然敢扯他内内,她没想过这样的后果吗?/p>

  就在这时,他才现自己犯了个错误——没推开她,反而按住了她!舒服之感无意识地袭遍全身,让他禁不住微微愣了愣。/p>

  与此此时,她趁此空隙,猛地推开了他,还趁机狠狠地在他腰间掐了把。/p>

  “嘶——”/p>

  臭丫头!/p>

  “哼!”她又气又羞地怒瞪着他,一副“你再敢吃我豆腐,我可不客气了”的神色。/p>

  吃痛的他有些恼火,抱着报复心态,猛地将她一拽,反压至她身上。/p>

  “喂!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许乱来啊!”没想到他敢这么大胆,她顿时大惊失色。/p>

  “要是我乱来呢?”他坏坏而笑。/p>

  刚刚的舒服之意还没尝过瘾呢。/p>

  可恶!无耻!流氓!/p>

  她在心里大骂。/p>

  生怕他真的“兽性大”,无比羞愤的她,一时间头乱晃,双手乱抓,疯似的要挣开他的“魔爪”。/p>

  本只想逗她玩玩的他,现她越这么挣扎,给他的异样感受就越强烈,内心深处就越有一个声音叫他不要罢手,一时没忍住,竟吻了上去。/p>

  “唔……”/p>

  穆语喘不过气来。/p>

  想张嘴呼救,但她的声音被死死地堵在口腔之中。/p>

  没办法,她只能强抿住嘴,转用双拳在他身上猛捶。/p>

  我的天啊,早知道他这么会借机会吃豆腐,之前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借机掐他啊!/p>

  这个该死的秦兽,真的惹不得啊!/p>

  挣扎暗骂了一会儿,她现这都根本无济于事,他的双手像老虎钳一般钳制着她,让她丝毫不得动弹。/p>

  他的吻让她快窒息了。/p>

  难道今日要命丧于秦狐狸的逼迫之下吗?/p>

  不,他不是秦狐狸,是秦兽!一只荒淫无道又可耻可恨的秦兽!/p>

  天啊,还有比她更悲壮的死法吗?载入史册也不为过啊。/p>

  连父母和亦涵哥的最后一面都没见过就要死,死不瞑目!/p>

  她不甘心啊!/p>

  突然想到了她的解剖刀——昨晚临睡前,她还是不放心秦晋桓,又偷偷将解剖刀放至了床头抽屉。/p>

  为什么是床头抽屉,而不是枕头底下啊?/p>

  那么那么远!她真心够不着啊!/p>

  她悲哀又绝望。/p>

  直想哭。/p>

  就在这时,感觉到他的手松了松,感觉到了一丝希望的她顿时大喜,赶忙顺势将他推开,同时将头强往后仰,一边贪婪地呼吸着还隐约带着男人气息的并不新鲜的空气。/p>

  她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又见他呶着嘴作势上前,她顿时大怒,这次没避开他,而是对准他的唇猛地咬了一口!随便他便推开了她,而她,四脚朝天地倒在了床上。/p>

  顾不上查看有没有走光,也顾不上咒骂一声秦兽,一个鲤鱼打滚,她跳下床,狂抚着胸口大口喘气。/p>

  庆幸今天的劫后余生。/p>

  “咚咚咚。”/p>

  “阿桓?快开门。”/p>

  急.促的敲门声伴着秦孝挚的声音再次响起。/p>

  穆语正要伸手去拉床头抽屉,秦晋桓却一把将她扯上了床,三下两下塞进被窝,一边低斥:“快,躺好。”/p>

  “喂!你……”/p>

  没想到他竟伸手来扯她身上的睡裙,她还没平息的心情再次如临大敌,死死地扯住睡袍不放,一边用脚狂踢他。/p>

  “你个秦兽!你……”/p>

  “闭嘴!”大概才意识到自己动作的不妥,秦晋桓停了手,压低声音道,“自己脱。”/p>

  穆语气急败坏地用被子捂住身体,一边厉声咒骂:“变.态!卑鄙……唔……”/p>

  嘴被他用手捂住,她满目惶色地看着阴沉着脸的他。/p>

  “爷爷就在外面,如果想被他看穿,就放声叫吧。”/p>

  全身瑟瑟的穆语连连摇头,可怜兮兮地眼神表示会配合他——她总觉得如果她摇头,他一气之下会闷死她。/p>

  秦晋桓松开手,低声道:“把衣服脱光,躺好。”/p>

  “脱光?!”/p>

  “我怕爷爷进屋。”/p>

  “进来干什么?”/p>

  见爷爷的敲门声及喊声还在持续,秦晋桓没时间解释,快快说了句:“查房,脱。”/p>

  穆语的全身肌肉再次紧绷,欲哭无泪:“难道非得脱光了让爷爷看见,他才会相信我们是夫妻吗?”/p>

  她刚刚已经受了一次奇耻大辱,再受第二次,她还不如死了算了呢。/p>

  秦晋桓满头黑线,不耐烦道:“谁说了要脱光给爷爷看?把你的睡衣扔地上,你留条胳膊在外面都不会?快点。”/p>

  “哦。”穆语很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有阴谋,所以脱衣服的动作犹犹豫豫。/p>

  “是不是要我帮忙才脱得下来?”秦晋桓再次作势上前。/p>

  “不不,不用,我能行。不过请你靠后点。”/p>

  见他往后坐了半米,只将脑袋留在被子外的穆语,这才在被子里将睡裙脱下。/p>

  才将睡裙拿出来,便被秦晋桓一把扯过,随手扔在了离床不远的地上。/p>

  “内内。”/p>

  “什么?!”/p>

  “穿着内内能做夫妻之事吗?”/p>

  “可是……爷爷肯定不会掀被子看,你从抽屉里另拿一条吧?就你放内内下面的那个抽屉。”被里子的穆语紧紧地扯住自己底.裤,仿佛一不留神秦晋桓就会掀开被子强脱似的。/p>

  秦晋桓看了她一眼,竟没说反对的话,迅下床,将她的抱枕扔至沙上,转身去抽屉取了一条小内内,用力扔至床边,这才走至仍被捶得作响的门边,将门拉开半条缝。/p>

  “干什么?”/p>

  “怎么半天才开门呢?”秦孝挚边问,一双眼睛边上下扫视秦晋桓。/p>

  还光着上身的秦晋桓,并不回避他的打量,也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很不耐烦地说道:“有事快说。”/p>

  “我已经查清了,昨晚的事儿是我冤枉了穆语,我向她道个歉。”/p>

  “没必要。”/p>

  “必须道歉。”说话间,秦孝挚突然推开秦晋桓,径直往里闯。/p>

  “爷爷!小语还没醒!别吵她。”秦晋桓故意慢一步,随即又快步追上,佯装生气地拦住他。/p>

  不过在这当口,他相信爷爷已经看到了一地衣衫。/p>

  “哦,我忘了年轻人都爱睡懒觉,那晚点儿我再找她。”/p>

  秦孝挚这才快步出去,出去时还顺手将门带上了。/p>

  看着已然紧闭的门,秦晋桓一脸错愕。/p>

  此时的他,面色泛红,气息微喘,光着上身,只穿着贴身的小内内,再加上随意乱扔在地上的穆语的贴身衣物,任谁都能看出这敲门的半晌功夫,他和穆语在床上做什么事情。/p>

  爷爷一直反对他和穆语在一起,按常理来说,爷爷看到他故意为之的这一幕,应该很恼火才对,但他明明看见了爷爷脸上隐隐挂着笑意!/p>

  诡异。/p>

  “喂?”/p>

  回头见还缩在被子里的穆语正怯怯地看着自己,他这才收回神思,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穿上衣服,一边捡起自己的睡袍套上。/p>

  刚被爷爷敲门声惊醒时,他就猜中爷爷会寻借口进屋查探他与穆语的亲密程度,所以赶忙把身上睡袍脱下扔地上,又把横在床中间的靠枕放回沙处,不想准备拿掉穆语的抱枕时,生了那场尴尬的意外。/p>

  当她的脸触及到他身体的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瞬间袭遍他全身,他竟一时着了迷,竟然抱着她吻了起来!/p>

  这个蠢女人,就这么简单诱了诱他,竟然可以带给他如此不一样的畅快感受,那如果……/p>

  看着还紧张盯着自己的女人,他一时竟有些慌乱。/p>

  不可思议!/p>

  简直不可思议!/p>

  所谓的花名在外,仅仅是因为他是个正当年的成年男人,纯粹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p>

  但今天不一样,这种感觉真的不一样。/p>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p>

  真的太不科学了啊!/p>

  她不过是他拿钱签来的契约老婆啊!/p>

  而且还只是一个那么平凡普通的女人,他对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p>

  此时穆语正用被子裹着自己,小心翼翼地下床捡睡裙,见秦晋桓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马上用解剖刀指着他厉声警告:“别乱来啊!否则别怪我的解剖刀无情!”/p>

  有了防身武器的她,胆子大了不少。/p>

  秦晋桓双眸微闪,随即低头进了卫生间。/p>

  “无耻秦兽!变.态!神经病!”/p>

  穆语恨恨地咒骂,一边用湿巾狠狠地擦脸擦嘴。/p>

  如果可以,她肯定得拿消毒水洗脸洗嘴。/p>

  穿好睡裙,她正要下床,见秦晋桓从卫生间出来,她又僵住,紧握着解剖刀警惕地盯着他。/p>

  好在秦晋桓并没看她一眼,而是匆匆进了更衣室,不多时换好衣服就离开了卧室,她才松了口气,随即进卫生间,刷了五遍牙,用洗面奶洗了十次脸,她却还觉得没洗干净。/p>

  正准备洗第十一次脸时,李香兰的声音在卫生间门口响起了。/p>

  “少奶奶,有人找您。”/p>

  亦涵哥?/p>

  穆语马上扔掉毛巾,说了句“我马上下去”,便从卫生间冲进了更衣室。/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