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40章 秀恩爱,死得快

第040章 秀恩爱,死得快


  “什么好消息?”穆语瞌睡骤醒,“不会是杀害孙美兰的凶手落网了吧?”/p>

  蒋雯雯道:“那倒不是,是甘武林,昨晚出了车祸,撞断了一条腿,听说以后要变残疾呢。哈哈,变成了残疾人看他怎么为非作歹。”/p>

  “甘武林是谁?”/p>

  “孙美兰的流.氓儿子啊,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他?哈哈,我就说吧,人在做,天在看,做多了坏事早晚要遭报应,果然一报接一报啊。”蒋雯雯在电话中拍手称快。/p>

  反应过来的穆语,想到孙美兰的死,马上问道:“这起车祸是意外还是——”/p>

  “这我倒没多问,我可不关心他怎么出的车祸,只关心他是不是真的会成残疾人。”/p>

  “谁告诉你他出车祸的?”/p>

  “我妈。”/p>

  “你妈又是从哪儿知道的消息?”/p>

  “小区一早就传遍了,这会儿街坊邻居们交头接耳说的都是这事儿呢。我妈刚和我说这事儿,我可高兴坏了,立刻就给你打电话。”似乎感觉到了穆语没多大反应,蒋雯雯似乎有些失望,带着几分自嘲语气道,“诶,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一样开心呢。”/p>

  穆语没作解释,转问道:“雯雯,你等会儿能不能去小区打听打听甘武林的车祸地点和原因?”/p>

  蒋雯雯反应过来:“你觉得他的车祸和他*妈的死有联系?”/p>

  穆语缓了缓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想了解一下。”/p>

  “行,我马上让我妈去小区打听,有消息给你电话。”/p>

  “好。”/p>

  穆语挂断电话,见才六点一刻,却已无睡意,索性起床。无意往床侧看了眼,现没人,马上下意识地四下扫望,仍不见秦晋桓人影,不禁有些奇怪,要知道秦晋桓可不是早睡早起一族,不过她也懒得关心,自顾自地洗漱换衣下楼。/p>

  到楼下后,她现一个佣人都没看到,觉得不太对劲,正狐疑着,餐厅传来了董宛卿的声音:“爷爷,我帮您拿。”/p>

  “真不像话。”秦孝挚的语气明显带出不满。/p>

  听到两人的对话声,穆语有些后悔这么早下楼。平常她特意挨到七点以后再下楼,就是想错过与他俩一起吃早餐的时间。正想转身上楼,董宛卿的声音又响了。/p>

  “爷爷您别生气,不是还有我伺候您吗?诶,爷爷,您说那女人是不是有妖法啊?要不然凭阿桓的个性,怎么可能对一个这么普通的女人这么死心塌地呢?让一家子佣人都去伺候她一个,连个伺候您吃饭的佣人都不给您留;明知道您不待见她,还把这女人往天上宠,爷爷,我怎么感觉他是在故意气您呢?”/p>

  又在挑拨!这才消停几天呢?/p>

  穆语有些不高兴,也顿住了脚步。/p>

  “哼。我看他能装多久。”/p>

  “爷爷,您看出来了?我也这么觉得。”董宛卿显然很高兴,“领了结婚证不办婚宴本来就不正常,不过阿桓以他母亲为借口倒也说得过去,但结了婚不拍婚纱照不渡蜜月就说不过去,太假了。”/p>

  “由他去吧,他已经三十二了,没多少时间可荒废。你耐心点,有爷爷在,秦家少奶奶的位置早晚是你的。”/p>

  “谢谢爷爷,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呢。爷爷,鸡蛋剥好了,您慢点儿吃,蟹黄包要不要再来一个?”/p>

  “好。”/p>

  “牛奶也热好了,小心烫。”/p>

  “你还是这么乖巧,爷爷没看错你。好了,别只顾着伺候我这个老头子了,你自己也坐下来吃。”/p>

  “宛卿就是喜欢伺候爷爷嘛。”/p>

  “好,很好。”/p>

  餐厅传来秦孝挚欢喜的笑声。/p>

  穆语瘪瘪嘴,懒得再听下去,也不上楼,而是往外面走去——她已经明白了董宛卿说的一家子佣人伺候她一个人的意思。/p>

  一出门果然就看见佣人们都在桂花树下忙乎。/p>

  “怎么就起来了?也不多睡会儿?”站在另一棵桂花树下和卞子峻聊天的秦晋桓见她过来,马上笑眯眯地迎过来。/p>

  “别摘了,都别摘了。”穆语没理会他,上前喊住大家。/p>

  众人看了她一眼,又都齐刷刷地看向秦晋桓。/p>

  “怎么了?”秦晋桓也是一脸不解。/p>

  “早上有雾水,摘的桂花不易于保存,午后或傍晚摘才好。”/p>

  “哦。那就下午再摘。”秦晋桓向众人挥了挥手,众人会意,收拾好工具后回各自工作岗位了。/p>

  真会装,难怪董宛卿会那么吃味。这个秦晋桓,秀恩爱死得快的道理都不懂吗?/p>

  穆语不觉好笑。/p>

  “你吃早点没?”秦晋桓走到她身边,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肩,柔声轻问。/p>

  “还没。”穆语没有撇开他的手,她知道今天的秀恩爱才刚刚开始。/p>

  “那去吃吧。”秦晋桓引她回屋进餐厅。/p>

  餐厅里,董宛卿和秦孝挚还没吃完。/p>

  秦晋桓给穆语拉开座位,待她坐下后才在她身边坐下。/p>

  这时李香兰已经为两人布好早餐。/p>

  感觉到董宛卿嫉妒的目光不时在自己身上扫射,正要吃鸡蛋的穆语眉眼微转,将蛋黄剔出来放在碟子里,随即推至秦晋桓面前,小声道:“阿桓,我不想吃蛋黄,你帮我吃了吧。”/p>

  昨天偶然听容剑提起过秦晋桓不吃蛋黄,因为他很容易被噎着。/p>

  此时穆语心里满带幸灾乐祸。/p>

  今天的秀恩爱大戏是秦晋桓先演的,要是他不配合,那后果得他自己负。/p>

  当然,她更希望他能把这个蛋黄吃下,一则可以给董宛卿添添堵,二则可以欣赏欣赏秦晋桓被噎得翻白眼的糗样。/p>

  见秦晋桓盯着蛋黄看了两秒后,拿筷子夹起了蛋黄,穆语知道他要开吃了,马上端起面前的牛奶杯一口喝光。/p>

  她心里已有盘算,等秦晋桓噎住的时候,她佯装关心为他端牛奶,借机把牛奶打翻,等李香兰端水过来时,秦晋桓估计也痛苦得够呛了。/p>

  不过很快她就失望了,因为蛋黄吃完了,秦晋桓也没噎着。/p>

  “怎么不吃了?不合胃口?我忘了你早上喜欢吃酸汤面。”秦晋桓随即吩咐李香兰,“明天早上给少奶奶酸汤面,对了,她喜欢在热汤面里加切碎的香菜,多加点香菜。”/p>

  “是,少爷。”/p>

  晕,她最讨厌吃香菜!/p>

  看来她想借蛋黄整他的小心机被看穿了。/p>

  想到香菜就恐怖的穆语,赶忙笑着劝阻:“兰姨,还是别麻烦了,就这么吃吧,挺好的。”/p>

  “不麻烦不麻烦,少奶奶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分内事。”李香兰连连摆手。/p>

  “兰姨做的热汤面很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秦晋桓笑盈盈地为穆语又倒了杯牛奶。/p>

  睚眦必报的秦兽。/p>

  穆语在心底咒骂,脸上却不得不装出幸福的笑容,直到董宛卿和秦孝挚离开餐厅。/p>

  吃完早餐,穆语起身,准备先出餐厅,不想被秦晋桓一把拉住,然后细心为她整衣衫,还顺手帮她捋了捋有点乱的刘海。/p>

  “你爷爷已经上楼了,没人看戏了。”她没好气地提醒。/p>

  “把演戏当成一种习惯,看上去会更自然。”秦晋桓说罢,温柔一笑,然后牵起她的手一并往门外走。/p>

  司机黄博已将车开到了门口,见他俩出来,赶忙将车门打开。/p>

  秦晋桓将手覆在穆语头顶,小心送她上车后,确定她坐好了,这才关上车门,绕至另一侧上车。/p>

  啧啧。/p>

  穆语只能表示无语。/p>

  车子启动后,秦晋桓这才恢复穆语眼中的正常,与她保持着距离而坐,也没再多讲废话。/p>

  将她送到单位,他又重复了遍下午两点来接她的事,然后离开。/p>

  这才感觉到了自由空间的穆语,心情瞬间好了,来到法医室收拾了一番,见没什么事做,便来到容剑办公室,好说歹说要到了有关孙美兰案件中所有与她有过结怨的人的问话记录,兴冲冲地回到办公室研究。/p>

  下午两点,秦晋桓准时过来接她。/p>

  已请好了假的她,跟着他来到“on1yone”造型中心,on1yone的负责人欧姐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p>

  秦晋桓交待好欧姐,将穆语交给她,准备离开。穆语突然想到蒋雯雯,马上拉住他,恳求道:“今晚的party我可不可以带个朋友过去?”/p>

  “女的?”/p>

  “嗯。我闺蜜,最好的闺蜜。”/p>

  “晚上七点,嘉莱酒店3楼,让她报我名字。”/p>

  “诶!”穆语再次拉住他,“貌似今天下午要搞好久,我一个人很无聊的,我可不可以现在就叫她过来?”/p>

  正好问问甘武林的事。/p>

  秦晋桓并不知道她的心思,想了想,又把欧姐召了过来,指着穆语道:“等会儿我太太有朋友过来,好好接招,都算我帐上。”/p>

  欧姐满脸笑容:“秦总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让您太太及朋友满意而归。”/p>

  穆语听言马上给蒋雯雯打电话,挑重点说明了情况。蒋雯雯很高兴,囔着立刻去调课请假。半个小时后,她赶到了on1yone。/p>

  二人一起美美容美体的过程自不必细说,也不待穆语问,蒋雯雯便把母亲了解的有关甘武林车祸的原因告诉了她。/p>

  “意外?确定吗?”/p>

  “确定!是他自己喝多了,酒驾造成的,连保险公司都没报呢。”/p>

  穆语听言很失望,拿出记录本,对着上面记录的与孙美兰有结怨的名字向蒋雯雯打听,最终一无所获,她越失望,将记录本收起来,不再聊及案子,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蒋雯雯闲聊。/p>

  下午五点半,改头换面的两人被黄博送到万佳购物中心门口,黄博给了穆语一张卡,让她们去七楼“衣品天下”工作室试礼服,便先行离开了。/p>

  两人来到七楼的“衣品天下”,看着琳琅满目的漂亮衣服,两人都兴奋极了,左摸摸,右瞅瞅,穆语最后选定了一件白色小礼服试穿。/p>

  不想试穿时因为用力过猛,将拉链扯坏了,看着墙上写的“本店衣服均属精品,请小心试穿,如因个人原因出现毁坏,照价买下”的提示,又悄悄看了看吊牌三万八的字样,她顿时紧张极了,赶忙叫蒋雯雯把自己的包拿过来,准备拿黄博给的卡刷刷看里面的钱够不够买。/p>

  “包?我没拿你的包啊!”/p>

  略一思索,穆语的脸都白了。/p>

  包在车上忘了拿下来,卡和手机都在包里,更悲催的是她不记得秦晋桓电话。/p>

  “我的卡里就三千块钱,不够赔啊!怎么办?”知晓了情况的蒋雯雯也傻了。/p>

  “要么我们跑吧?反正他的衣服修修拉链还能当新衣服卖。”/p>

  “好。”/p>

  两人低声商量了番,手牵手准备伺机逃跑,不想才走出更衣室,就被工作室的员工们团团围住。/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