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44章 她怀孕了

第044章 她怀孕了


  旭日初升,闹钟乍响。/p>

  睡得正香的穆语睁开眼睛,打着哈欠伸手关掉闹钟,掀被子起身,习惯性地往左侧瞅了眼,见秦晋桓已不在,倒也不意外,趿着拖鞋下床,走到落地窗前,顺手将窗帘拉开并打开窗户。/p>

  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她深深地吸了口,一时间全身细胞都愉悦了。/p>

  伸了个大懒腰,她准备去洗漱。/p>

  转身之际,两个挺拔的身影映入余光中,她赶忙顿脚细看,只见秦晋桓和容剑站在院子中间的水池边,秦晋桓因为背对着她这边的窗而站,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把容剑一脸慌色看在了眼里。/p>

  此时容剑型微乱,身上衣服似乎还是她昨天看见的那一套,他双手很大幅度地向秦晋桓比划着,嘴.巴也在不停地动着,还时不时地扯一把秦晋桓胳膊,见对方没反应,又继续比划。/p>

  在她眼里,容剑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见此情形,她突然有种不祥预感。/p>

  把一个老练的刑侦队长急成这样,肯定出了大状况!/p>

  莫不是甘武林的车祸真的与秦晋桓有关,甘武林报了案,知晓内幕的容剑这才心急火燎地跑来与他商量对策?/p>

  我的天!/p>

  穆语一紧张,便飞也似地冲出房间,噔噔噔地下楼,直奔院外水池边,大声喊着“容队”。/p>

  “穆法……嫂子早上好。”容剑迅顿住话语,换了笑脸与她打招呼。/p>

  “容队,到底什么情况?快告诉我。”穆语微喘着急问,一双眼睛却看向了秦晋桓,见他竟然还冲她微笑,她越着急。/p>

  容剑面露难色:“这……我是想……”/p>

  “你以为什么情况?”秦晋桓冷不丁插话。/p>

  穆语摇头:“我什么都不清楚,所以来问你们啊。”/p>

  “你帮不上忙,别掺和。乖,先去吃早点。”秦晋桓笑着拍拍她的肩,示意她进屋。/p>

  “可是……”/p>

  容剑道:“嫂子,你放心,这事儿我会处理好。”/p>

  “他有证据吗?”/p>

  “证据?”容剑不解,“什么证据?”/p>

  “人为制造车祸的证据啊。”/p>

  他与秦晋桓相互一看,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松了口气,笑着转问:“嫂子,你以为我和阿桓在商量什么事儿呢?”/p>

  “不是甘武林车祸的事儿吗?”/p>

  秦晋桓不以为然地插话:“甘武林算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关注?”/p>

  “啊?”/p>

  容剑认真解释:“嫂子,我们不是讲甘武林的事儿,是如冰的事儿。”/p>

  穆语又是一惊:“冯老师怎么了?”/p>

  容剑迟疑了下,抬手看了看表,说道:“嫂子,上班时间快到了,你先去吃早餐,上班路上我和你细说。”/p>

  见他眉眼微闪,铜色脸上隐隐可见一丝驼色,想起闻泽煜曾经提起过他喜欢冯如冰的事,又见秦晋桓很不屑提及甘武林,穆语才意识到自己闹了乌龙,也才意识到自己对秦晋桓的紧张,生怕被看出端倪的她,心虚地逃回了屋里。/p>

  等穆语跑远后,容剑才转视秦晋桓道:“嫂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p>

  “我们又没做什么,怕她知道什么?”/p>

  “如果不是泽煜沉不住气,甘武林至于出这场车祸吗?幸好只是断了一条腿,要是送了性命,你们铁定脱不了干系。万一影响了凤凰沟项目的顺利进行,你们就惨了。”/p>

  “事实是甘武林自己毒驾出的车祸。”/p>

  “谁暗中指使人给甘武林提供纯毒品?又是谁暗中指使人唆使他毒驾?如果当事人报警,要查出这些并不难。”/p>

  “查到又如何?人渣。”秦晋桓面带不屑。 /p>

  “他确实渣,但谁也不能枉视国家法律,越权惩处人渣!”/p>

  秦晋桓有些不耐烦:“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想把泽煜怎么样?”/p>

  “不是我想怎么样,我是提醒你叮嘱泽煜以后做事要谨慎些,务必事事以大局为重。尤其眼前,擎天集团在凤凰沟的项目上不能栽跟头。”/p>

  说到这,容剑缓了缓,转言道,“不过甘武林并不知道自己着了道,只知道毒驾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断了腿既不敢报警,也不敢惊动保险公司,所以泽煜不会有事儿,但不能保证他每次都这么幸运。”/p>

  “知道了,回头我会说他。”秦晋桓的语气也缓了。/p>

  “还有,你叫他不要再瞎掺和我和如冰的事儿,我能处理好。”/p>

  “他是关心你。”/p>

  “我知道。阿桓,”容剑突然想起什么,随即面带忧虑地往屋里看去,“穆法医很关心你啊。你们俩不会假戏真做、真的产生感情了吧?”/p>

  秦晋桓眼底不由自主地漾开一抹暖意,挑挑眉道:“不可以吗?”/p>

  “你俩都是单身,如果你对她是认真的,当然可以。但如果你只是玩玩而已,那你可得放过她,她可不比你风月场上的那些女孩,她太单纯了,单纯的女孩一旦投入感情,就是全身心的啊。我不希望我的手下年纪轻轻就为情所伤,更不希望伤她的还是我最好的哥们。”/p>

  “冯如冰的事还不够你烦吗?竟然还有心思管这么多。”/p>

  “阿桓,我在和你说正话,”容剑十分严肃,“你给我说实话,你对穆法医……”/p>

  “没——兴——趣!你这下放心了吧?”秦晋桓嗤笑,“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重口味喜欢法医吗?”/p>

  “我……”/p>

  “少叽叽歪歪,没事儿多往冰美人家走几遭,也许……”/p>

  “少爷!少爷!”余中光突然大叫着从屋里冲出来,“喜事,大喜事啊!”/p>

  见他一脸喜色,秦晋桓心下一紧,赶忙迎上去:“爷爷痊愈了?”/p>

  “不是老太爷,是少奶奶,少奶奶她怀孕了!”/p>

  “啊?!”秦晋桓震惊。/p>

  “怀孕?!”容剑反应过来后,一把扯住他,吼道,“你做的好事儿!”/p>

  秦晋桓不理会容剑,拉住余中光的胳膊,急声问道:“她真的怀孕了?!”/p>

  “是啊,”余中光只道他高兴得不敢相信,连连点头,“都有妊娠反应了,这会儿都快吐晕在厕所了!少爷,您还是进去看下吧。”/p>

  秦晋桓听言脸上突然呈出一抹怪异表情,看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p>

  容剑以为他这是心虚的表现,越恼怒,指着他鼻子痛斥:“既然都到这一步了,你必须负责到底!要是你敢不……诶,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喂?”/p>

  “啰嗦。”秦晋桓突然笑了起来,随即快步往屋里走。/p>

  余中光慌忙小跑跟上,一路喊进屋:“少爷来了,少爷来了,少奶奶她……”/p>

  “一大清早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你很高兴吗?”秦孝挚的拐杖愤怒地敲击着地面。/p>

  被呛住的余中光这才现自己的心情与室内环境不符,一时僵在客厅中间,磕巴了:“老,老太爷,我……”/p>

  “哼。”秦孝挚剜了他一眼,转视秦晋桓,指着一楼卫生间忿声道,“立刻带你老婆滚上楼,少在这里恶心别人!”/p>

  此时秦晋桓正往卫生间走去,也没理会他的话,但后面的容剑显然听不下去,有些不满:“爷爷,听说怀孕的女人都这样,嫂子现在怀了秦家骨血,您可要……”/p>

  “没你事儿!”/p>

  “爷爷……”/p>

  “信不信我叫你一起滚?”/p>

  见秦孝挚几近咆哮,容剑没再多言,用同情的目光往卫生间看过去。/p>

  这时,穆语在李香兰扶持下慢慢走出了卫生间。/p>

  她脸色有些白,眼角隐约可见泪痕,才换上的正装也有些歪,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抬头看见秦晋桓正面含笑意地候在门口,她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碍着他人在场,她真想冲上去将他一顿暴打,或者将他狠咒一通。/p>

  “是不是很难受?我送你上楼休息。”秦晋桓忽略她愤恨的眼神,温柔地替代李香兰扶住她。/p>

  休息你个大头鬼。/p>

  穆语气恼地想推开他,不想他却已在指间暗暗用力,避开众人眼目时给了她一记警告眼神。/p>

  她恨恨地暗吞一口血,勉强撑起笑容回应:“我没事儿,不用休息,我还得去上班呢。”/p>

  李香兰马上惊呼:“少奶奶,您妊娠反应这么大,可不能去上班,得在家里静养!”/p>

  “妊娠反应?”穆语错愕,随即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我没怀孕,刚刚吐是因为……”/p>

  秦晋桓打断道:“你脸色不好,上去歇歇。”/p>

  “不行啊,我……”/p>

  “嫂子,你安心在家养胎,我会替你请假。”/p>

  见容剑转身就走,穆语大急,急声喊住:“容队您误会了,我没怀孕,刚刚呕吐是因为……”/p>

  秦晋桓瞟了眼她,她顿时语结。/p>

  秦晋桓为了整她,故意说她喜欢吃香菜,让李香兰在她的酸汤面下埋了一把香菜,她一时没注意,连面带香菜一口嚼下去,下一秒,她就打开了狂吐模式。/p>

  要是让爷爷知道其实她很厌恶香菜,估计一眼就会看穿她和秦晋桓之间的伪恩爱,肯定会立刻以此为借口让他俩离婚——她不能离婚,哪怕当成孕妇也不能离婚!/p>

  也罢,如果爷爷真信了她怀孕,或许就不会再绞尽脑汁赶她出秦家——他应该不至于亲手杀掉自己的亲曾孙。/p>

  拿定主意的穆语,抬眼本想与秦晋桓交流个眼神,不想看到了他那张快忍不住爆狂笑的脸,她才抑下的火气又愤然迸。/p>

  忍住!/p>

  智斗。/p>

  眉眼微转间,她有了想法,眼底隐下那抹狡黠,把李香兰招了过来。/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