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49章 事情真相

第049章 事情真相


  “救命啊!不要!不要杀我!不要——”/p>

  尖叫声从沙处传来,秦晋桓几步冲过去,就见穆语蜷缩在沙中,双手乱挥,白的脸上写满惊恐之色。/p>

  做恶梦了?/p>

  他抚住她双肩摇晃:“醒醒,快醒醒。”/p>

  穆语睁开茫然的双眸,看清面前人是谁后,猛地抱住他,失声大哭。/p>

  凄厉的哭声扰乱了秦晋桓的心,他搂住她,一边在她耳际轻声安慰,一边心下狐疑什么梦让她吓成这样——在他印象中,她的心理素质没这么差。/p>

  好一会儿,穆语的情绪缓了些,抬头看见他,又像触电似的将他推开,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把你的衣服弄脏了。”/p>

  “没事儿。做恶梦了?”/p>

  “不,不是。”穆语避开他问询的目光,低头飞快跑进了卫生间。/p>

  即便如此,秦晋桓还是看清了她眉眼中仍没散去的惊恐之色,不禁皱起了眉头。/p>

  救命——不要杀她——/p>

  莫非她梦见他要杀她?/p>

  她真把他当成了杀人恶魔?/p>

  除了无语,他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p>

  不多时,看见穆语从卫生间出来,他本想迎过去解释点什么,不想她再次避开他的目光,飞快折身往床边走去,迅蜷进被窝,连头都隐没在其中。他顿时没了想说话的欲.望,不再看她,自顾自地进卫生间。/p>

  这时,听到她手机响了,他迟疑了一下,将卫生间的门拉开一条缝,悄悄侧耳细听。/p>

  “我还好,别担心。嗯,我已经上.床了,会早点休息的,你也早点休息,拜拜。”/p>

  虽然穆语极力压低声音,不过他还是听清楚了。飞快洗漱完,他将自己手机关机,出来冲穆语道:“我手机没电了,拿你手机给打个电话。”/p>

  本以为她会问句“不是有座机吗”什么的,没想到她什么都没问,直接飞快将手机开了锁并递给了他,然后又蜷进了被窝中。/p>

  他将想好的托词生生地咽回肚里,点开她的通话记录,见最近来电是蒋雯雯,便将她手机放回了原处,像自语似地说了句“算了,我直接去找子峻”,套上睡袍下楼。/p>

  被窝中的穆语,其实将外面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却直到秦晋桓出了门也未动身形。/p>

  唉……/p>

  一声无奈的叹息声隐隐从被窝中延开。/p>

  她不敢入睡并不是害怕秦晋桓,而是因为今天是雨天,而傅红云的事又给她触动太大——每逢下雨天,一旦受到什么刺激或打击,她就会不受控地做那个让她毛骨悚然的恶梦。/p>

  当然,今天的秦晋桓也一样让她觉得可怖。/p>

  摸到手机,她想给辛亦涵打电话寻求宽慰——他是除父母以外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但点开电话薄后,她又放下了手机——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依赖他,她必须学会自己面对这一切。/p>

  直起身子,做了几回深呼吸后,她拨通了父亲电话——这是她的另一层精神依靠。/p>

  “小语?还没睡?”/p>

  听出父亲的紧张,穆语才意识到自己这通电话会让父母担心,赶忙故作轻松地笑起来:“正准备睡呢,突然想到后天我和秦少要去‘渡蜜月’,打算明天回去看看你们,先和你们说一声。”/p>

  “哦哦,”穆子耀明显松了口气,笑着应道,“你要不打电话还真要错过呢,我和你.妈明天准备去医院。”/p>

  穆语大惊:“谁不舒服?”/p>

  “没,别担心,就是去医院建个档案,方便以后定期体检,是秦少安排的,晚一天去也不要紧。”/p>

  “你们真没事儿?”/p>

  “没事儿。我们现在享受着呢,”母亲胡美玲的声音不预期插入,“不但住的环境舒适,还有小阿姨和家庭医生照顾呢。”/p>

  “真的?”/p>

  “你明天都要过来看我们,妈还能骗你吗?”/p>

  就在这时,穆子耀有些沉重的声音插了进来:“我们倒是在享清福,只是苦了你……”/p>

  “诶,爸,我的日子比你们还舒坦呢,你别忘了,秦少可是有求于我哦,他还不得把我当菩萨一般供着啊?”/p>

  “这倒是。”/p>

  “其实秦少这人挺好的。”电话那头,胡美玲又抢了话筒,“好了,小语,你早点休息吧,明儿一早我就让小阿姨去买你爱吃的菜,妈亲自下厨。”/p>

  “对,女儿,我们等你啊。”/p>

  “嗯。”/p>

  穆语含笑挂断电话——听到父母在电话中夸秦晋桓,她的心情莫名轻松了许多。再躺回床上,那种自内心的恐惧感也莫名消失了很多,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她极力撇去不愿回想的梦境,试着组织语言向秦晋桓请假。/p>

  约么半小时后,秦晋桓回来了,她赶忙起身小心请示:“明天我想去看看我爸妈,行吗?”/p>

  秦晋桓瞅了她一眼道:“我陪你去。”/p>

  “不用不用,你只要告诉我他们在哪儿就行。”见他没松口,她马上又道,“我们后天要去渡蜜月,你可得把工作上的事儿都安排好啊。”/p>

  见她神色明显淡定多了,秦晋桓有些意外,随即改口:“让黄博送你去。”/p>

  “谢谢。”/p>

  “早点回来。”/p>

  “会的,谢谢,谢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请到了假,穆语开心极了。/p>

  秦晋桓余光瞥了她一眼,没再多言,神色却也不由自主地轻松了几分。/p>

  各情心思的两人各自躺下,一.夜无话。/p>

  第二天一天,穆语就起来了,仔细收拾了番自己,在秦晋桓的陪送下,她上了黄博的车,来到了秦晋桓为父母秘密安排的住处。本以为被幽禁的父母精神状态会欠佳,所以当他俩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显得意外极了,又看到了母亲说的小阿姨,这才彻底相信他们说的秦晋桓把他们照顾得很好的话。/p>

  一家三口许久不见,靠在一起聊了很久,直到被蒋雯雯的电话打断。蒋雯雯得知她在她父母家时,坚持要过来蹭饭。穆语有些诧异,想了想,便假说父母搬了家,让黄博去指定地方接她。/p>

  上午十点,蒋雯雯过来了。穆语让父母去准备午餐,然后将好友飞快拉进了卧室。/p>

  “诶,我还没和叔叔阿姨打招呼呢。”/p>

  “挑要紧事儿说。”穆语已坐下,认真地看着她。/p>

  蒋雯雯嘻笑:“你怎么知道我有要紧事儿和你说?”/p>

  “你上次可是被我妈赶出去的,要不是有要紧事儿,你还敢来见我妈吗?”穆语一副“我一眼就看穿了你”的神色,“到底什么事儿?不会是你小兵哥的老板娘……”/p>

  “不是不是,是傅红云,”蒋雯雯打断她的猜测,“听说导致她自杀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店被封,而是她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p>

  穆语十分意外:“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p>

  “她经常让店员骗一些年轻不懂事、没钱、虚荣心又强的小姑娘进店试穿衣服,暗中做手脚,让衣服出现问题,然后要求对方照价赔偿。你也知道她家的衣服便宜的都要上万块钱一件,这些小姑娘根本无力赔偿,她便借机劝人家去夜蒲城卖。要是对方不听劝,她心情好时就要求对方拍裸.照抵债,事后用裸.照威胁对方,逼人去卖;心情不好时,直接将小姑娘送去夜蒲城——那天不就想送咱俩过去吗?小姑娘们多没见过什么世面,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威逼恐吓?加上自以为理亏,所以大多数都会选择屈服。据说夜蒲城的小姐绝大多数都来自她这里呢。”/p>

  穆语震惊:“天!这不是逼良为娼吗?!”/p>

  “就是啊!这种人简直死有余辜!”蒋雯雯同样咬牙切齿。/p>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p>

  “小兵哥告诉我的。他说傅红云死后,警方开始调查她的死因,她手下那些为虎作伥的店员们见事情败露,为求自保,纷纷向警方提供线索,将所有责任都推卸到死去的傅红云身上。”/p>

  穆语仍表示狐疑:“傅红云不是做得很隐秘吗?怎么她才死事情就败露了?”/p>

  “这,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蒋雯雯略微顿了顿,又继续道,“小兵哥说其实之前就有人向万佳负责人举报了此事,但没有引起重视,经我们前天那么一闹,秦少介入其中,现端倪并报警要求彻查,傅红云这才慌了手脚,自知罪孽深重,选择自杀。小兵哥说她自杀是聪明之举,要不然抄了家还要把牢底坐穿,目前至少还能留些钱财给她还没成年的孩子。相信过不了几天,警方就会把她的恶劣行径公布于众。”/p>

  “哦,原来是这样。”穆语愤慨摇头。/p>

  难怪秦晋桓和黄博都说傅红云是咎由自取。/p>

  这个秦晋桓,知道傅红云的真正死因也不告诉她,害她妄加猜测,惶惶不已,竟把许久没做的恶梦都诱了。/p>

  见穆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蒋雯雯暗吁了口气,知道秦晋桓交待自己的任务圆满完成。/p>

  昨晚秦晋桓给她打电话,问及穆语的情况,她告诉他说每当穆语受到刺激或打击时,再遇到下雨天就会做恶梦——当然,她并不知道穆语恶梦的内容以及穆语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恶梦。秦晋桓听言便把傅红云的死因告诉了她,说穆语因为这件事对他有些误会,让她寻机会和穆语解释。/p>

  “这回咱都不用内疚了。你不知道啊,小兵哥昨天被你那副样子给吓着了,一得知傅红云真正死因就跑来告诉我,要我转告你。”她高兴地搂住穆语的胳膊,“对了,小兵哥要我和你说……”/p>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蒋雯雯的声音,随即穆子耀急切的声音在外响起:“小语,快出来!快!”/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