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64章 她养他一辈子

第064章 她养他一辈子


  “嫂子?嫂子?你在听电话吗?”闻泽煜急切的喊叫声让穆语回了魂,她慌慌张张下床,一边急问秦晋桓在哪,一边就着拖鞋飞快往外跑。/p>

  “小语?你去哪儿?”/p>

  “出什么事儿了?”/p>

  穆子耀夫妻听到动静都急忙追出来。/p>

  “出去有点事儿。”含糊应声时,穆语已冲出家门,见电梯还停留在顶楼,索性转往楼梯口,一口气跑到小区门口,拦了部出租车,就往闻泽煜说的安水河边赶去。/p>

  才上车就接到父亲电话,怕父母担心,她赶忙寻借口说有突情况,需要回单位。挂断电话后,她紧攥着手机一路催促司机开快些,一边心急如焚地祈祷秦晋桓无恙的同时,只恨自己没长翅膀飞到他身边去。/p>

  终于赶到了安水河南岸,她顾不上看计价器,从包里抓了把钱扔给司机,就冲下了车,直奔堤坝口,一边急声喊着秦晋桓的名字。/p>

  “嫂子!这儿!这边!”/p>

  循着闻泽煜的声音看过去,见秦晋桓正抱着头坐在南侧岸脚处,她飞也似的冲过去,不想因为穿着拖鞋,下坡时脚下一滑,她的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便不受控地往前栽去。/p>

  “嫂子(少奶奶)小心!”/p>

  “啊——”/p>

  “少奶奶!您没事儿吧?”/p>

  感觉身体被人托住,穆语才敢睁眼,满目惊惶地看着面前的卞子峻。/p>

  原来卞子峻等人一直站在离秦晋桓不远处的岸边,以防万一。/p>

  下一秒,卞子峻被人推开,穆语的身体被转入另一个人手中,耳边同时响起了秦晋桓极不耐烦的声音:“你来干什么?”/p>

  “阿桓!”穆语转而惊喜地抱住他,“你没事儿吧?”/p>

  “回去!都给我回去!”秦晋桓边吼边将她往堤上搡。/p>

  “阿桓……”/p>

  “老板……”/p>

  “滚!”秦晋桓说罢转身往河边走去。/p>

  穆语大惊,马上冲过去死抱住他大哭:“不要跳!求你!”/p>

  “阿桓(老板)冷静点!不能做傻事啊!”闻泽煜和卞子峻等人均骇白了脸,一并冲过去拉他。/p>

  “你们以为我要跳河自杀?”秦晋桓轻哼一声,“我没那闲功夫。”/p>

  “可我们觉得像。”穆语抽噎着应声。/p>

  “还没到我寻死的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坐坐,你们都走吧。”秦晋桓边说边在河边坐下。/p>

  “阿桓……”/p>

  “你们走吧,我在这儿陪他就行。”感觉秦晋桓情绪还算平静,穆语轻声打断闻泽煜的话。/p>

  “可是……”/p>

  “没事儿。”穆语又转用唇形出声,“让他静静也好,有事儿我会及时给你打电话”。/p>

  “那,好吧。”/p>

  目前闻泽煜和卞子峻等人离开,穆语转蹲至秦晋桓面前,哽声向他道歉。/p>

  “你也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秦晋桓的声音很平静。/p>

  “我想陪着你。”/p>

  “这事儿与你无关,你没必要这样。”/p>

  “怎么与我无关呢?如果不是我误信易云哲,就不会有视频事件,你也就不至于为了赶回来救我而耽搁签约行程,就不至于落得到现在这副下场。说到底我是罪魁祸啊!”因为内疚和担心,穆语再次哭出了声。/p>

  秦晋桓瞅了她一眼,淡淡出声:“就算你不中计,他们照样会想出别的方法让我签不成约。所以错不在你。”/p>

  “但就目前而言,就是我连累了你,错就在我,我就必须为自己的愚蠢行为负责啊!”/p>

  “你打算怎么负责?”/p>

  穆语顿时无言以对。/p>

  确实,她能力太小,这个责任她真的担不起。/p>

  “回去吧,明天是周末,等周一民政局上班,我们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p>

  穆语一滞,随即弱声问道:“和我离了婚,你会娶董宛卿吗?”/p>

  明白她的意思,秦晋桓一脸冷笑:“我说过,除非我母亲能活过来,否则我不会认爹,更不可能娶姓董的女人。”/p>

  “既然你不会娶董宛卿,那我也不和你离婚!”/p>

  陪他一起吃苦,照顾他一辈子,这也算是对他的另一种负责。穆语这么想。/p>

  “这两者之间没关系。”/p>

  “有关系!如果你和我离婚是为了娶董宛卿,为了重新回到秦家,那我立刻成全你。既然你没娶她的打算,那我就没必要把你老婆的位置空出来。”/p>

  这话大概让秦晋桓觉得意外,他盯着她看了几秒才反问:“我风光的时候,你千方百计想离婚,现在我一无所有了,你反而不同意离婚,你在可怜我?”/p>

  “不是可怜你,是我要对你负责!”/p>

  “哦?”明白她意思的秦晋桓不觉失笑,“打算养我一辈子作补偿?”/p>

  “如果你愿意,我也愿意!”穆语的声音随即又弱了一些,“只是我给不了你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我一定会尽力让你过得好一些。”/p>

  “你这是要让我吃一辈子软饭吗?”/p>

  “不是,我的意思我会站在夫妻立场上,尽可能帮你。”见他看着远处淡淡笑了笑,她有些急,“我是认真的!”/p>

  “去找个地方把伤口包一包吧。”/p>

  经他提醒,她才现自己脚踝处擦破了皮,正在渗血水,这才感觉到疼,无意识地出了“嘶”的声音。不过她却没心思顾这小伤口,只是将拖鞋脱下放至一边,又转了苦口婆心轻劝:“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只要遇到机会,肯定可以东山再起。”/p>

  “机会?”秦晋桓一脸苦笑。/p>

  意识到自己的劝说不合时宜,穆语赶忙改口:“你以前管理那么大个公司那么辛苦,还要时时提防尔虞我诈,心得多累啊?不如我当法医过得清闲自在呢。难怪古代那么多文人雅士会厌倦现实选择当隐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意境多好啊?”/p>

  “你受得了‘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的日子?”/p>

  “没想到你还挺了解五柳先生的嘛。”见他愿意和自己讨论这个话题,穆语心里挺高兴的,继续劝道,“不过我的动手能力比他强多了,怎么着也不至于‘草盛豆苗稀’,肯定会让你过得比他好。这个钱财嘛,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身外之物,虽然不能少,但多了也是累赘,够吃够用就好啦。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p>

  见秦晋桓没再理会自己,只是出神地看着远处的水面,她顿时又很难过,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p>

  她知道他不是放不下擎天集团总裁的位置,而是无法接受被秦文滔染指母亲遗产之事。但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劝慰他,只能在心里期盼爷爷能快点消气,然后接他回秦家。/p>

  看着他额头有细细密密的汗渍出现,知道他虽然脸上看似平静,但内心的波澜起伏还是很大,她很心疼,马上从包里摸出纸巾,不过攥在手里半天也没勇气为他擦汗——她到底还是不习惯主动亲近他,除了在心里期盼太阳快点下山外,便是吐槽自己的愚蠢和没用。/p>

  两人就这么无声地并排地坐着,直到被穆语的手机铃声打破沉默。/p>

  本以为是闻泽煜或容剑的电话,却没想到是蒋雯雯,她随即接通。/p>

  “小语,秦少真的被擎天集团解除了总裁一职吗?真的被逐出了秦家吗?”/p>

  “啊?你怎么知道?!”穆语很惊讶。  /p>

  “现在各家网站的头条都是这条新闻呢!小语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我简直不敢相信啊!”/p>

  穆语看了眼脸上看似平静的秦晋桓,低低地嗯了一声。/p>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到底生了什么事儿啊?”/p>

  “说来话长。我这边还有点事儿,以后再和你说吧。”也不待蒋雯雯回话,穆语便挂断了电话,随即点开手机网页查看新闻,当看到网上说的与蒋雯雯说的如出一辙时,原本还抱有几分侥幸的她,瞬间失望了,一时又气愤又担心。/p>

  爷爷既然对外公布了把秦晋桓逐出秦家的事,说明他是铁了心不要这个孙子。秦家人丁不旺,事已既此,秦文滔势必会得到重用,一旦他得到重用,肯定会寻各种机会打压秦晋桓,以彻底阻断秦晋桓重返秦家或擎天集团的可能性。照这么看来,只怕秦晋桓在安城很难站住脚。/p>

  又见新闻下面的评论大有“墙倒众人推”之势,深知秦孝挚厉害的她,将手机递给秦晋桓看,一边劝道:“你向爷爷认个错吧。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他的亲孙子,何况这件事也是事出有因,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p>

  秦晋桓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接过去细看,只是冷笑着瞟了眼手机屏幕。/p>

  穆语很着急,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随即又道:“万一秦文滔得势,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p>

  “让他尽管放马过来。”/p>

  “你别逞一时之气,还是……”/p>

  她手机响了,见是母亲来电,赶忙顿声接通。/p>

  “小语,赶紧回家!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p>

  “妈,我晚点儿再回去,我这边还有……”/p>

  “半小时后你没出现,我就剁了你的阿木!”/p>

  “妈?妈?”见电话已被挂断,穆语既无奈又心急,正想和秦晋桓解释一句,却见他起了身,快步上堤坝,她赶忙趿着拖鞋跟上。/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