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79章 齐浩的无奈

第079章 齐浩的无奈


  在服务生的引领下,秦文滔来到会所最偏僻的一间房间。/p>

  房间里没开灯,漆黑一团,只有角落那个光点时明时暗。/p>

  秦文滔熟门熟路地将灯打开,就见齐浩坐在角落抽烟,他倒也不意外,笑着走过去,在一侧坐下。/p>

  “来了?”齐浩掐灭烟蒂。/p>

  “来了。干嘛这副表情呢?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咱应该高兴才对。”秦文滔边笑边为自己倒茶。/p>

  齐浩显然不愿多言,直入主题:“东西带来了?”/p>

  “带来了。喏。”秦文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递过去。/p>

  齐浩接过文件袋打开看了看,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怎么就一处房产加两千万?不是说好我们兄弟俩一人一份的?”/p>

  “我现在只是擎天集团的代理总裁,等你们助我正式坐上这个位置,剩下的那份自然会如数送上。”/p>

  齐浩顿时十分恼火,“啪”地一下将文件袋扣至茶几上:“你能不能坐上总裁位置那是你的事,按我们当初的约定,只要我兄弟俩让少爷签不成凤凰沟的项目,并把他拉下总裁之位,就算完成任务,你就会兑现承诺,其他与我兄弟俩都没关系。现在你和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出尔反尔?”/p>

  “别激动嘛!我可没这个意思,我最喜欢的就是合作愉快了。”秦文滔一边拿纸巾擦着被齐浩震出来的茶水渍,一边轻笑着解释,“你弟那份我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只要你们再帮着怂恿老头召开董事会正式宣布我的总裁之位,我立刻把东西给你们。”/p>

  “这点我们做不到。”/p>

  “为什么?”/p>

  “因为我兄弟俩向来不过问老板公司的事,这样做很容易被老板看穿,一旦被看穿 ,那我和你做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得不偿失!”/p>

  “你的话听着倒是有道理。”秦文滔倒没坚持,轻呷了口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极小的塑料袋放至齐浩面前,“既然那样不行,那我们就换个办法。”/p>

  见塑料袋中装着一粒小药丸,齐浩隐有觉察,脸色一变:“这是……”/p>

  “诱脑溢血的特效药,你想办法让他吃下去。”秦文滔倒也不隐瞒。/p>

  齐浩震惊:“你,你想要老板的命?!他可是你亲爹!”/p>

  秦文滔作无奈状摊手:“我这不也是迫不得已吗?你别紧张,他一把年纪,突然脑溢血而死是很正常的事儿,没人会怀疑我们的。”/p>

  “不,不行,老板对我兄弟俩不薄,我们做了背叛他的事儿,已经很受良心谴责了,现在你再让我们要他的命,我们做不到!”齐浩断然拒绝。/p>

  “事情办妥之后,在原来的基础上我再给你兄弟俩五千万如何?”/p>

  “我下不了手!”/p>

  秦文滔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劝道:“五千万加之前的四千万及两栋豪宅,差不多两个亿资产,你兄弟俩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这么难得的赚钱机会你还不好好把握?”/p>

  “但是……”齐浩像被说动了似的,却到底没提起勇气,沉默了好一会儿,转了口风,“我真的不下了手,要么这样,我给你或宛卿小姐提供条件,你们……”/p>

  “我们要是能做到的话,我还需要拿五千万来求你帮忙吗?”秦文滔一脸忿忿。/p>

  自从那次趁老头犯病时逼迫他重写遗嘱后,老头对他一家就格外警惕。即便现在父子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老头对他的防备之心却依然没消除。而这种事一旦要出手,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他就得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他绞尽脑汁才熬到今天的地位,他不敢自己去冒那个险。/p>

  “这五千万我不要,我只要你之前承诺我的。这件事儿你自己另想办法吧。”齐浩拿着文件袋起身,准备离开。/p>

  这时房间门开了,董悦芸从外面走进来,直直地挡住齐浩的去路,冷冷出声:“这事儿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p>

  齐浩眼眸一厉:“你什么意思?”/p>

  董悦芸冷笑:“易云哲和穆语的视频之事是谁一手操作的?又是谁唆使老头对穆语动家法、让老余给秦晋桓通风报信、致使秦晋桓错失凤凰沟的签约仪式的?”/p>

  秦文滔立刻明白了妻子的意思,高兴地向妻子投去赞许目光,遂又得意地补充:“和宇驰实业的合作是我去谈的,但最初向老头力推与宇驰合作的人可不是我。让老头答应易云哲的要求,演戏羞辱阿桓的人也不是我。”/p>

  董悦芸冲他会心一笑后,又故意叹声道:“我夫妻俩可是什么坏事儿都没做,做的全是一心为擎天集团造福的事儿。万一我们刚说的那些事儿不小心捅出去了,老头子也怪不到我俩头上,只会深究始作俑者的责任。”/p>

  “你跟了老头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他最恨什么,也应该很清楚他报复人的手段有多可怖吧?”见齐浩额头涌出了细汗,秦文滔又歉声道,“齐浩啊,我这人平常嘴倒很严,但一旦心情不愉快喝点小酒后,就会胡言乱语,到时候一不小心把这事捅出来,你兄弟俩可千万别怪我啊!”/p>

  齐浩恨声道:“把我们捅出来你也没好处!”/p>

  董悦芸抢言道:“我们又没参与其中。就算你拼着鱼死网破把文滔强拉下水,老头肯定也不可能像对付你那样对付文滔,毕竟血浓于水嘛。实在不行,我们拿承希当挡箭牌。不过你应该知道老头有护短的弱点,从文滔这么多年在公司瞎搞、总和秦晋桓为敌、老头却始终让他留在公司这一点可以看出来。而你兄弟俩只是外人,到时候老头只会把所有的错都算到你兄弟俩头上,一定还会罪及你们的家人。”/p>

  秦文滔接话:“一家人坐拥两栋豪宅、尽享千万富贵,与全家穷困潦倒、性命堪忧相比,傻子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而你是聪明人,想必更不用我夫妻俩教吧?”/p>

  这夫妻俩一唱一和的威逼利诱让齐浩恼怒至极,但不善言辞的他除了骂一声“你们真卑鄙”,剩下的就是无可奈何了,只能暗恨自己的大意和心贪。/p>

  “老弟,我知道你是个很重情义的人,”秦文滔上前,拍拍他肩头,装出一副极为友善之态,“但无论怎样重情义,你总得以保全自己及家人的安危为前提吧?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而牵连全家遭罪,让全家人痛恨你一辈子,我想这肯定不是你想看到的局面,对吧?” /p>

  齐浩怔怔地看了他数十秒,目光终于软了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p>

  “怎么样?”秦文滔泛着光芒的眼眸紧盯着他。/p>

  齐浩拿起茶几上的塑料袋时啐声道:“我还有更好的选择吗?”/p>

  “这才对嘛!”秦文滔激动地拍大.腿,“齐老弟果然是识时务的俊杰!”/p>

  董悦芸忍住兴奋快声叮嘱:“趁这两天秦晋桓让老头受了气,你得快点把这事儿办妥,这样我们好有说辞。”/p>

  “你们尽快准备好报酬。”/p>

  秦文滔做了个ok手势:“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好消息。”/p>

  齐浩扫视了一眼他俩,没再出声,戴上墨镜,扣上帽子,将衣领竖起,径直出了门。/p>

  将门反锁后,秦文滔高兴地抱起董悦芸打转,一边夸赞:“还是老婆做事精明,不但几次搞定齐浩,还寻思好了我们的退路。”/p>

  董悦芸笑得有些得意:“一个不自量力的蠢货而已,别说搞定他,就是玩死他那也是分分钟的事儿。”/p>

  秦文滔突然又有些忧虑:“老婆,那栋宅子的钱都没着落,这会儿又许诺他五千万,一旦事成,我们去哪儿筹这么一大笔钱啊?小希名下有钱,我们又不能用,就算我到时候坐上了公司总裁的位置,为了长远打算,我也不能随便挪公款啊。”/p>

  秦孝挚虽然把林思君的遗产都转到了秦承希名下,但规定只有秦承希满了二十五岁才能动那些钱物。对于秦文滔夫妻来说,这笔遗产是看得见用不着的。/p>

  “你真舍得给他兄弟俩这么多钱?”/p>

  “当然不舍得!但不给不行啊,毕竟我们有约在先。”/p>

  董悦芸冷冷一笑:“他兄弟俩把老头害死了,就是杀人犯,和杀人犯还需要讲什么道德协约吗?”/p>

  秦文滔眼睛一亮:“老婆,你的意思是——”/p>

  “现在老头和阿桓断绝了关系,老头死了,你就是秦家之主,公司之主,到时候安城谁不得给你几分面子?就算到时候齐浩在警察面前把你供出来,但他没证据,我们到时候再各方打点一下,这事儿肯定就得不了了之。”/p>

  “诶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秦文滔十分懊悔地敲着脑袋,又似带几分埋怨,“老婆,你要是早提醒我,那个文件袋我肯定不会让齐浩带走。那样的话,我们就是零损失,那才叫完美啊!”/p>

  董悦芸笑道:“咱扣了他一半的好处,他已经很不乐意了,要是半点好处都不给,肯定会引起他的不满,到时候他不配合我们,或故意拖延时间,吃大亏的最后就是我们了。你啊,总是想着干手蘸芝麻的好事儿,要是前几年你听我劝花高价收买齐家兄弟,说不定你早就坐上总裁位置了。”/p>

  秦文滔被妻子揶揄得不好意思,讪笑道:“我哪知道他们胃口这么大啊!诶,对了,咱刚刚给齐浩的好处以后会不会有问题?”/p>

  “房产和银行卡我都是通过某些地下机构秘密置办的,出不了问题。”/p>

  他捧起她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还是老婆办事细心。真不愧是我的贤内助。”/p>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p>

  秦文滔手机响了,看清屏幕上的名字后,他立刻冲妻子做了个噤声手势,随即接通。/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