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90章 解脱

第090章 解脱


  “小兵哥,你不能做傻事儿!小兵哥!”/p>

  穆语疯似地用脚踢门,见里面没有半点反应,她慌忙转身去踢隔壁的门,一边极声大喊“救命”,希望有人出来相救。/p>

  “小语!你怎么样?”/p>

  “阿桓?”没想到秦晋桓会突然从楼道口冲进来,她顾不上多言,用脚指着阎小兵家急喊,“快,快去把门撞开救小兵哥!”/p>

  “他怎么了?”随后容剑一干人也从楼道口冲了进来。/p>

  “他要自杀!要带他母亲一起自杀!快救救他们!”/p>

  穆语话音未落,容剑等人已经奔至了阎小兵家门口撞门。/p>

  “小语,你没事儿吧?”/p>

  秦晋桓没理会那边的情况,将穆语强拉至没人的楼道中,一边命卞子峻为她割开手中包装绳,一边紧张地上下扫视她。/p>

  “我很好,但小兵哥他……”/p>

  “幸好你没事儿。”秦晋桓将全身抖的她紧搂至怀中。/p>

  “阿桓……”/p>

  “是我没保护好你,我以后……”/p>

  “阿桓!这事儿不怨你,”手被解除了束缚的穆语,猛地推开他,“我们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小兵……”/p>

  “快,快去疏散群众!”/p>

  走廊里面突然传来震耳的喊叫声及烟感器的鸣叫声,穆语惊惶失措地推开安全通道的门,一股刺鼻的烟味便迎面袭来。/p>

  糟了!他娘俩身上都泼着汽油呢,已经点火的话,那后果可就……/p>

  “危险!”/p>

  秦晋桓一把揪住正要冲进走廊的穆语。/p>

  “我要去救人!”/p>

  “他们会救!”/p>

  “不行,我……阿桓,你干什么?!”/p>

  “先下去!这里太危险了!”/p>

  “阿桓!”/p>

  “别添乱!”秦晋桓紧拽住她胳膊,冲卞子峻等人说了句“去帮忙”,便连拉带拖将她往楼下扯。/p>

  “阿桓……”/p>

  秦晋桓不理会她,跟着人群一口气将她带到了室外空旷地段。/p>

  因为过于紧张与惶恐,停下了脚步的穆语双.腿已软,全身颤.抖,此时已无力再和秦晋桓争执,惊魂未定地靠在他怀中,一边满目惊惶地抬头看着冒着黑烟的七楼,同时急急地心里祈祷阎家母子的安然无事——虽然她知道希望很渺茫,但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侥幸。/p>

  此时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除了被警方提醒跑下来避难的同一栋居民,还有小区中不明就里而来围观的群众。/p>

  “这好像是阎小兵家啊!”/p>

  “他不是被抓了吗?家里没人怎么会火灾呢?”/p>

  “听说他从号子里逃出来,逃回家了。”/p>

  “逃回家竟然会生火灾,果然是恶有恶报啊。”/p>

  “这警方怎么回事儿啊?既然把他抓起来了,怎么还能让他跑出来再害人呢?”/p>

  “就是!这警察也忒没用了!”/p>

  “也不知道烧死了没有。要是没烧死,以后还得出来祸害人。”/p>

  “诶,别看他平常老老实实,真没想到他内心竟然那么歹毒,害了那么多人,枉我们还那么热心地帮他。”/p>

  “就是,相信老天会长眼的!”/p>

  ……/p>

  耳边响着群众们带着个人情绪的七嘴八舌的讨论声,穆语想到阎小兵临推自己出门时说的那番话,一时很气愤不已,推开秦晋桓为阎小兵辩护。/p>

  “小兵哥不是你们说的那么恶的人,其实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只是……”/p>

  一个胖妇女打断她的话:“姑娘,你还不知道他的事儿吧?他就是那个专撬窨井盖害人的变.态呢!”/p>

  “不止撬窨井盖害人,我猜我们小区近两年几十户邻居被偷都是他做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次抓贼时,他都会在现场?肯定是混淆视听、贼喊捉贼!”/p>

  “还有我们小区的公用设施!我亲眼见过他拿捶子敲敲打打,之前还以为他是好心帮着修理,现在想来分明就是他蓄意毁坏啊!”/p>

  “对对,我也现了他的不对劲儿,那次……”/p>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揭”让穆语无比震惊,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话。/p>

  阎小兵除了撬窨井盖还做了这么多坏事儿?!/p>

  她不敢置信。/p>

  “你们都给我闭嘴!你们要是敢再往小兵哥身上泼脏水,我告你们诽谤!”/p>

  扭头看见是蒋雯雯,穆语赶忙迎过去轻问:“雯雯,这到底怎么回事儿?”/p>

  一脸气恼的蒋雯雯没理会她,指着还在叽歪的小区居民怒吼:“没凭没据的话你们最好别说!”/p>

  “他是撬窨井盖的变.态害人精难道不是实话吗?”胖妇女显然不服蒋雯雯的喝斥。/p>

  “这件事儿确实不假,但别的事儿你们有证据吗?”/p>

  她这么一质问,那些说得正起劲的邻居们顿时噤了声,她随即又忿声质问,“再说,如果不是你们当初把安全通道堵了,英子嫂娘俩至于葬身火海吗?英子嫂不死,小兵哥会患上严重的精神病吗?他不患精神病,会去撬窨井盖害人吗?归根结底,这不是小兵哥一个人的错,应该是所有人的错!”/p>

  胖妇女听言两手一拍,反驳道:“诶,我说雯雯,你可别把责任往我们大伙身上推啊,别忘了当初你爸的车也停在这大道上!”/p>

  “我没说我家没责任!我……”/p>

  “救护车和消防车开进来了,大家快让一让!快让一让!”/p>

  还在擦着眼泪争辩的蒋雯雯听到这话立刻顿了声,和众人一并往后退,尽量给救护车和消防车让道。/p>

  穆语挤至蒋雯雯身边抓着她的手急问:“雯雯,你都知道了小兵哥的事儿?”/p>

  蒋雯雯哭着点头:“他带着阎大妈引火自焚的事儿我也知道了。小语,虽然我不知道小兵哥为什么要去撬窨井盖害人,但我知道他真的不是心肠歹毒的人啊!虽然我没办法证实他那天在城西公园捐了钱,但我前几天在他家现了一叠匿名汇款单,金额不下十万,字迹是他的,收款方都是急需帮助的单位和个人。”/p>

  “还有这种事儿?那汇款单呢?”胖妇女插话。/p>

  “我已经交给警察了,希望警察叔叔在处理小兵哥案子时能从轻落。”/p>

  “难怪这些年我们这么帮他,他自己又一直埋头苦干,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胖妇女恍然大悟。/p>

  有人质疑:“既然他这么热心帮别人,那为什么又要去撬窨井盖害人呢?又做好人又做坏人,不是很矛盾吗?”  /p>

  “其实撬窨井盖害人也不完全出于他本人的意愿。”穆语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告诉了大家阎小兵撬窨井盖的缘由及他内心所受的煎熬,末了还把阎小兵让自己转告给大家的话一并说了出来。/p>

  之前还在恶意揣测阎小兵的人们顿时沉默了,随即眼底都带出了一抹内疚。/p>

  “雯雯,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那样说小兵,更不应该那样指责你和你家人。”眼眶中还含着泪水的胖妇人先出来道歉。/p>

  “对不起,我也错了。”/p>

  “我也错了。”/p>

  “小兵会一半好一半坏都是因为我们对他关心不够啊!”/p>

  “如果他娘俩这次没事儿,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关心他。”/p>

  “对对对,我们一起求老天爷保佑他娘俩吧。”/p>

  “万一他娘俩被烧伤,肯定要花很多钱治疗,到时候有钱的出力,没点的出力啊。”/p>

  “行,我出一万。”/p>

  “我出五千。”/p>

  ……/p>

  见大家已改变对阎小兵的看法,穆语和蒋雯雯顿时都很高兴,但这高兴劲还没延迟到一分钟,秦晋桓的一句话便像一盆凉水一样将她俩浇得透心凉。/p>

  “都烧死了,面目全非。”/p>

  众人顿时惊叫不已,蒋雯雯亦是满脸不相信:“不可能!我们两家对面有消防栓,里面的消防器材都是今年才换的,完好无损,怎么可能一下就被烧死?”/p>

  正好卞子峻从楼道出来,听到这话解释道:“他娘俩要害部位都有刀伤,应该是在引燃汽油前阎小兵自己捅的,目的是不想让人有营救机会。”/p>

  穆语听言顿时天旋地转,秦晋桓赶忙扶住她。/p>

  边上有人质疑:“这位姑娘说阎小兵托她将房子卖掉,卖房子的钱捐给别人,又用了刀自杀,为什么还要放火呢?”/p>

  穆语缓了缓情绪,把阎小兵老家的说法说给了大家听,大家听了顿时又是一阵沉默。/p>

  就在这时,消防官兵、医护人员都出来了,两个警察抬着一个蒙着白布的担架走在最后面。/p>

  众人均愣愣地看着那个担架。/p>

  卞子峻又道:“娘俩儿抱在一起烧成了一团,分不开,只能一起抬走。”/p>

  人们惊呼之余,开始出叹息声和低泣声。/p>

  “我们走吧。”秦晋桓默默地揽住失声痛哭的穆语。/p>

  “怪我嘴太笨,不会劝人。”穆语哭得打嗝。/p>

  “他们死意已决,就算你有再能说的嘴,一样劝不了他们。”/p>

  “太惨了啊。”/p>

  “你觉得他们很惨,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呢?毕竟未知世界的事儿谁也不知道,没准儿他们真的能如愿和死去的亲人团聚呢。”其实秦晋桓是从来不信这些的,但为了安慰穆语,他还是给了她几分希望。/p>

  眼眶中还满是泪水的穆语听言,眼前晃过阎小兵娘俩面对死亡时的微笑与淡然,一时不知该继续哭还是该为他们笑。/p>

  “能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幸福。”秦晋桓紧握住她的手,含情以视,“我们俩在一起,也是幸福。”/p>

  “你这所谓的幸福包括和爷爷在一起吗?”/p>

  闻泽煜的声音在身后不期而响,秦晋桓皱了皱眉,正要回答,手机响了,掏出手机,就见上面显示着“老头来电”。/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