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91章 让步

第091章 让步


  秦晋桓迟疑数秒,直接将来电掐断。/p>

  “阿桓……”/p>

  “我们走。”他拉起穆语的手,引她往人群外走。/p>

  闻泽煜跟上脚步急劝:“哥!干嘛不接爷爷的电话?爷爷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打你电话啊!你总得听听他说什么吧?”/p>

  “没兴趣。”/p>

  “可是……”/p>

  听见秦晋桓手机又响了,闻泽煜立刻噤声,伸长脖子盯着他的手机,见还是“老头来电”,生怕他再次挂断,索性抢过他的手机接通后强行搁至他耳边。/p>

  闻泽煜这一举动让秦晋桓十分不悦,他劈手夺过手机,准备再次掐断,但穆语的一句“别挂,听听爷爷说什么吧”,让他的动作凝滞了两秒,与此同时,话筒里传来爷爷苍老又熟悉的唤他名字的声音,因为手悬在半空,话筒里的声音有些小,但爷爷声音中一反常态地透出的慈祥之气他还是听得很清楚。/p>

  “快应声啊,爷爷在喊你呢。”穆语显然也听出了爷爷那不同平常的口吻,面带急切地轻劝着。/p>

  闻泽煜更是紧抓着他的手,紧张地提防着他再次掐断电话。/p>

  “阿桓,你之前对我提的条件,我考虑过了,重新做了决定。”/p>

  秦晋桓听言,这才将手机重搁至耳边,却没出声,只是静静等着爷爷后话。/p>

  “阿桓,你在听吗?”/p>

  “嗯。”/p>

  见此情形,闻泽煜很高兴,也很好奇,立刻将耳朵凑过来,紧贴着秦晋桓拿手机的手。/p>

  “其实你母亲的遗产我根本没给文滔,一直都在我手上,给易云哲看的那份转让书是假的,目的是为了刺激你,让他达到心理上的满足,从而在第一时间里和擎天签下凤凰沟的周边项目。”/p>

  秦晋桓不屑一哼:“在他不知凤凰沟存在日军生化武器研究基地之事前,就算你不刺激我,他也会签这份合约。”/p>

  毕竟当时这对于已拿下凤凰沟生态旅游项目的宇驰来说,吃掉凤凰沟周边项目是坐享渔翁暴利的事,傻子都能看懂形势,何况易云哲那么精明。/p>

  “但是爷爷不能等!为了不让凤凰沟现日军生化武器研究基地的消息在短时间里传出去,爷爷绞尽了脑汁,用尽了人脉!爷爷不能拿擎天的未来乱冒险,更不想看到咱爷孙俩数十年的心血付之东流的情形!为了让易云哲的狂妄之心爆满,让擎天集团赢得最大程度的利益,爷爷只能委屈你——只有委屈你,他们的警惕心才会松懈啊。”/p>

  爷爷的最后一句让秦晋桓颇有感慨。/p>

  十年前他因故和易伯雄长子易云瑞几番生冲突,怀恨在心的易云瑞为报复他,竟丧心病狂地将他当时的女朋友安静轮歼了,还将安静的果照到网上。当时年轻气盛的他,知道这一情况后立刻纠集一帮人找到易云哲,不但杀了易云瑞的保镖,还割了易云瑞传宗接代的宝贝给狗吃,并挑断了其脚筋。易家人立刻报了警,鉴于案情重大,警方不敢徇私,立刻以恶意伤人罪控制了他。爷爷当时花了很大精力百般周旋,奈何手上有实证的易家人紧咬不放,事情又闹得大,警方不敢明目张胆地帮秦家抹平这件事,只能劝爷爷许以易家重利以求私了。/p>

  已看出爷爷护孙心切的易伯雄,顿时狮子大开口,不但要了秦家十个亿,还要了当时擎天集团接的一个数十亿的大工程。虽然不甘,但没有其他办法的爷爷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易伯雄的条件,从此宇驰实业一飞冲天,很快跻身到仅次到擎天集团的商界大家。/p>

  虽然这个谈判一直是秘密进行的,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大家都知道了秦孝挚为孙子出的大血。那件事也让众人彻底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秦晋桓是秦孝挚的心头肉、掌中宝。/p>

  时隔十年,曾经叱咤商界的秦孝挚尽显老态病态,为了凤凰沟的项目,不但对易家父子低眉顺眼,还答应配合易云哲那般侮辱他最疼爱的孙子,易云哲抢了凤凰沟的项目本就十分骄傲自满,加上有吃里爬外的秦文滔协助,又被秦孝挚这么一迷惑,怎还能藏得住狂妄轻敌之心呢?/p>

  见秦晋桓一直不应声,只道他不肯原谅爷爷,闻泽煜十分着急地扯他衣袖提醒:“爷爷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为了擎天的美好未来,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说到底爷爷受的委屈也不比你少啊!”/p>

  电话那头秦孝挚叹声继续道:“阿桓,擎天总裁的位置给你留着,至于你母亲的遗产,按她临终前的交待,只要你在这一年内娶妻生子,爷爷就立刻把它转到你名下。”/p>

  这个话题让秦晋桓十分敏.感,他本能地反驳:“我已经娶了妻。”/p>

  “对对,你已经娶了小语。”秦孝挚连忙接话,“爷爷已经想通了,你娶谁都是娶,反正是和你过日子,你自己喜欢就好,爷爷不干涉了。”/p>

  闻泽煜大喜惊呼:“阿桓,爷爷这是认可了嫂子身份的意思啊!”/p>

  穆语听言亦是满目惊喜,却又似乎有些不信,一双美眸紧盯着秦晋桓,似是在等他确定。/p>

  秦晋桓对于爷爷应允的这些条件并不意外,因而脸上也没什么欣喜表情,等了几秒,见爷爷没继续出声,他便淡淡地反问了一句:“那你打算如何处置秦文滔和董悦芸?”/p>

  “这两天你在外没少受冷遇吧?文滔的能力你也知道,如果真的把他赶出秦家赶出擎天,无异于把他一家三口往绝路上逼啊!”秦孝挚的声音中透着痛心与为难,“文滔到底是你亲爹地,就算你不承认,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啊!” /p>

  “你的意思还是要保留他在公司的职位及待遇,并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不予任何责任追究?”秦晋桓说这话时眼底闪过一抹恨意。/p>

  生怕他拒绝爷爷的挽留,闻泽煜赶忙嘻笑相劝:“诶,不就是保留职位吗?爷爷又没说一定要给他留实权。就他那点斤两,在咱眼底子皮下翻不起浪来,少根筋的人永远都少跟筋,不足为惧,不足为惧啦。”/p>

  “泽煜说得对,我只要你给他在公司挂个职,按时薪水,不用给实权。你也知道我早年分给他的产业早给他败光了,目前他一家三口的生活开支都依赖于公司的薪水。”见他还不为所动,秦孝挚顿了顿,又道,“就当看在小希的面子上吧,那天他可是拼了命的护着穆语呢。他……”/p>

  “诶,爷爷还没说完,你怎么就挂断了?”闻泽煜急得跳了起来。/p>

  秦晋桓没理会他,将手机揣回口袋,拉着穆语往停车场走去。/p>

  “哥!哥!”闻泽煜立刻追了上来,不甘心地继续劝说,“我知道你厌恶秦文滔和董悦芸,但我真的能理解爷爷的做法啊!记得小时候咱俩在外无论闯多大的祸,爷爷都不会在外人面前对我们凶半句,还会耐心地安慰我们,但一旦把事情解决后回到家,爷爷势必就会重重地责罚我俩,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p>

  穆语插话:“这不是护短吗?”/p>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爷爷的行为,不过我的理解亲情观念极强的爷爷,在用他的办法维护我们,就像维护同样犯了错的秦文滔和董悦芸一样。爷爷明知他俩有心怀鬼胎,却不肯将他俩逐出秦家,就是怕让他俩流落到外受人欺负。就如爷爷所说,就算我们不承认,他们也是秦家的一份子,尤其是秦文滔和秦承希,他们身体里流着和阿桓一样的血。连我这个外姓人爷爷都不能容忍别人欺负,何况是他的亲骨血呢?毕竟当今社会喜欢看人笑话、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太多了。哥……”/p>

  “去把车开过来。”/p>

  “哥!你的意思是……”/p>

  “小语衣服脏了,带她回去换衣服。”/p>

  “回家?!太好了!我这就去开车。”闻泽煜高兴地往停车场跑去。/p>

  “阿桓……”/p>

  “这几天你也够操劳了,得好好休息休息。”秦晋桓将穆语一揽,引她往大道上走。/p>

  穆语迈步前本能地回头往阎小兵家所在的那栋楼看了一眼,眼里带出几分惋惜与悲哀。/p>

  此时警车及救护车已经离场,只有小区居民还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p>

  秦晋桓看明白了她的心思,宽慰道:“我会让人厚葬他娘俩。”/p>

  想起阎小兵的担忧,她叹了口气:“虽然他也做过不少好事,但受益人到底不是这几十起窨井盖案中的受害者,只怕……”/p>

  “回头让容剑整一份受害者名单给我,以阎小兵的名义对他们进行高额经济赔偿,这样肯定能消除他们对阎小兵的恨意。”/p>

  “那不是得花很多钱?”/p>

  “小钱。”/p>

  “可是……”/p>

  “相比宇驰赔给擎天的钱,这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p>

  钱还真是好东西。没有拒绝的穆语暗生感慨,想到宇驰,她马上又问道:“对了,宇驰现在怎么样了?那个生化武器基地对凤凰沟的生态环境是不是有影响?还有易云哲……”/p>

  “老板小心!”/p>

  闻泽煜惊恐无比的喊叫声打断了穆语的话,吓了一大跳的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秦晋桓猛地推了一把。/p>

  “啊!”/p>

  “老板!”/p>

  “砰!”  /p>

  震耳欲袭的巨响惊得穆语魂飞魄散……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