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095章 谁在害她?

第095章 谁在害她?


  。/p>

  傍晚六点半,秦晋桓带着穆语盛装出席秦孝挚在嘉莱酒店举行的宴席。/p>

  因为秦晋桓之前说了是小型答谢宴,所以看着为数不多的宾客,穆语也不意外。/p>

  “哇塞,嫂子,你今天真漂亮啊!啧啧啧,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嘛!”/p>

  “瞎说什么呢?”感觉众人的目光都被闻泽煜夸张的声音吸引过来了,穆语一时有些局促,连声示意他闭嘴。/p>

  “我说的是实话啊!”闻泽煜一脸无辜地耸耸肩,随即向秦晋桓抛了个媚眼,“阿桓,我的话有毛病吗?”/p>

  “你的话没毛病,但你的人有毛病。缨缨,给他治治。”/p>

  “我的小缨缨!”一看到容缨,闻泽煜就不管他俩,屁颠屁颠地粘了过去。/p>

  “你嘴.巴不能消停一会儿吗?一进来就听到你叽里呱啦的声音,真吵。”容缨一脸嫌弃。/p>

  “不吵不热闹嘛。”/p>

  容缨懒得理会他,转视穆语:“嫂子,你刚不是叫饿吗?咱去吃点……”/p>

  “诶!我说小缨缨,嫂子要吃什么是阿桓的事儿,要你操什么心?真不懂事儿!”/p>

  “我……”/p>

  “什么你你你我我我的?识点相行不?咱吃咱的。”不管三七二十一,闻泽煜容缨拉走了。/p>

  “这个活宝。”穆语不觉失笑。/p>

  “甭理他。”秦晋桓笑着拿了块蛋糕给她。/p>

  “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草莓味?”/p>

  秦晋桓愣了愣,随即轻笑:“心灵感应。”/p>

  “真贫。”穆语虽然这么娇嗔着,蛋糕吃在嘴里却格外甜。/p>

  “你在这儿吃着,我过去打个招呼。”/p>

  “嗯。”/p>

  “嫂子。”秦晋桓才离开,秦承希就过来了。/p>

  他脸上还是没什么血色,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一惯的怯生生,这让将他视为小弟的穆语看着有些心疼,马上指着面前的美食问道:“吃点什么吗?”/p>

  秦承希摇摇头,低声道:“我不饿。嫂子,谢谢你帮我在大哥面前说话。”/p>

  “啊?我没说什么,”穆语瞅了眼在不远处和人说话的秦晋桓,低声笑应道,“其实他挺关心你的。”/p>

  “我知道大哥很看重亲情,是我爹地妈咪做事太过分,可是他们是长辈,我不能说他们,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听我的。”/p>

  看出他黯淡眼神中的无奈,穆语赶忙安慰:“经过这件事儿,他们应该能学乖。你也别难过,毕竟你还小……”/p>

  “我不小,已经二十了!我……”/p>

  “小希,你在这儿呢?我到处找你。”一个年轻男人兴冲冲跑过来地喊他。/p>

  秦承希看见来人,眼神顿时有几分飘忽:“那个,你找我有事儿吗?”/p>

  “你最爱吃的冰镇香芋西米露在那边,我……”/p>

  “我今天肠胃不舒服,不能吃冰的。”/p>

  “哦,那……”/p>

  “我妈咪还在那边等我,我得过去了。”/p>

  “小希!小希……”/p>

  见秦承希头也不回地跑开,他显然很失望,随手端起一杯红杯,闷闷地一饮而尽。/p>

  穆语已认出他是昨天在易云哲庆功宴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尚祺——鑫新传媒总裁尚会宁的独子,借他喝酒之机,悄悄打量他。/p>

  肤色白净、五官端正的尚祺,身着一身淡色休闲服,显得十分阳光,若不是昨天就知道他是鑫新传媒新上任的副总,她会以为他是个在校大学生。/p>

  当然,她对他的职位不好奇,好奇的是他脸上此时失落的表情——如果小希是女孩,她肯定会以为尚祺在追求小希,可小希是男孩!/p>

  带着好奇,她试探着问道:“尚少,您和小希很熟吧?”/p>

  “我们是同学。”/p>

  “同学?!”穆语很意外。/p>

  尚祺看着貌似比秦承希大好几岁。/p>

  明白她的疑惑,尚祺腼腆地解释:“小升初时我生了一场大病,休了三年的学,后来就和小希成了同学。”/p>

  “哦,不好意思。”/p>

  “没事儿,这又不是秘密。”尚祺笑了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p>

  想到秦承希昨天欲言又止的秘密,穆语顿了顿,再次试探着问道:“你和小希关系应该不错吧?”/p>

  “嗯,我们从初一到大一,一直是同班同桌。”/p>

  “这么有缘?!那你应该很了解小希的事儿吧?”穆语来劲了。/p>

  “不知您指的是——”/p>

  真聪明。/p>

  穆语暗赞。/p>

  偷偷瞅了眼不远处的秦承希,她压低声音问道:“你听说过小希有心仪的女孩的事儿吗?”/p>

  秦承希总是闷闷不乐,和这件事应该有关系。虽然秦晋桓叮嘱过她不要多管闲事,但她真的很想帮善良胆小又腼腆的秦承希做点什么。/p>

  “他有心仪的女孩?!”尚祺端着酒杯的手明显颤了颤。/p>

  “你也不知道啊?”只顾着失望的穆语倒没注意到这个细节。/p>

  “他和你说了他有心仪的女孩?”/p>

  “那倒不是,我自己猜的。”/p>

  “你为什么会这么猜?是不是他和你说什么了?”/p>

  “没有,我凭感觉猜的。”/p>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p>

  穆语没应声,只是用诧异的目光回应他的追问。/p>

  “不好意思,我太八卦了。”尚祺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向她扬杯示歉。/p>

  “没事儿。”穆语随手端起果汁回应。/p>

  “嗨,嫂子,这么开心的日子怎么能喝果汁呢?来来来,换红酒。”闻泽煜突然从背后窜出来夺过她的果汁杯,随即将一杯红酒强塞至她手中。/p>

  “不妨碍你们了。”尚祺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开。/p>

  穆语狐疑地将他眼角那一抹红晕看在眼里,凝视微思。/p>

  “嫂子,你真有人格魅力。”/p>

  “干嘛这么说?”/p>

  闻泽煜暗暗指了指尚祺背影,笑着低语:“新鑫传媒近几年展势头大好,尚祺作为尚会宁唯一的接班人,目前是安城炙手可热之辈,很多企业单位都想先和他打通点关系,不过他这人很骄傲,平常话也不多,一般人懒得搭理,却肯主动找你聊天,这不正说明了嫂子你的魅力无穷?”/p>

  “什么我魅力无穷啊?我算哪棵葱呢?”穆语笑起来,“通过易云哲的事儿你也能看出尚总和爷爷的关系非同一般,尚少一定是看在爷爷和阿桓的面子上才这么礼待我的。对了,其中应该还有小希的面子,他和小希是从初一到大一的同桌同学呢,真有缘啊。”/p>

  “他们确实有缘,不止一直同校同班同桌,就连肄业都同时呢。”/p>

  “肄业?你说小希肄业了?”/p>

  “是啊,因为身体弱,去年就肄业了。他肄业没多久,尚少也肄业回家帮他老爹打理公司了。”/p>

  “这么巧?”/p>

  “所以才说他俩有缘嘛,可惜小希是男孩……诶!嫂子!有情况!”/p>

  穆语顺着闻泽煜的目光看去,就见打扮性.感妖娆的董宛卿正扭着腰肢向秦晋桓款款走去,她心下顿时不悦。/p>

  “又想打我们阿桓主意!嫂子,你就在这儿站着,我去把阿桓召唤过来!”/p>

  “诶!”/p>

  见闻泽煜已迈开大步,穆语便噤了声,放下红酒杯,装出挑美食的样子,悄悄用眼角瞟视那边情况,当看见秦晋桓撂下董宛卿快步往自己这边走来时,她顿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p>

  “小语,你没事儿吧?”/p>

  “啊?”/p>

  “泽煜说你有点不舒……”见她一脸错愕,他立刻反应过来,不觉失笑,满目溺宠地伸手揉了揉她头顶,佯嗔着喊了声“傻丫头”。/p>

  她心里甜甜的,正要接话,余光瞥见董宛卿竟也跟过来了,立刻不高兴地撅着小.嘴嘟囔了句:“你的狗皮膏药又粘过来了。”/p>

  “连她的醋都吃?”/p>

  “我……”/p>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本次宴会,鄙人谨代表……”闻泽煜响亮的声音突然从大厅中间传来,打断了穆语的话,她一时没理会董宛卿,认真地听着作为主持人的闻泽煜的言,当听到宣布秦晋桓重任擎天集团总裁一职时,她开心极了,马上冲秦晋桓扬起酒杯。/p>

  这个消息对于秦晋桓来说没什么可乐的,不过他还是很配合地和她碰了杯。/p>

  “阿桓,祝贺你,我也敬你一杯。”董宛卿满目盈笑地将一杯红酒送至秦晋桓面前。/p>

  秦晋桓却像没看见似的,别开了脸。/p>

  见董宛卿脸上写着尴尬二字,穆语有些幸灾乐祸,放下空酒杯,随手拿了块蛋糕呈至他面前,见他张了嘴,马上喂他吃了一口。/p>

  “阿桓,宛卿诚心祝贺你,这酒不喝多不好?”秦孝挚走过来接过董宛卿手中的酒杯。/p>

  一直对爷爷心存畏惧的穆语,看到他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心慌慌地将秀恩爱的戏打住。/p>

  “我不需要祝贺。”/p>

  “阿桓!”/p>

  “谁稀罕谁喝。”/p>

  “你……”/p>

  “阿桓哥哥,嫂子,我也要祝贺你们。”看出形势不对的容缨,赶忙端着酒杯走过来打圆场。/p>

  “阿桓。”穆语暗暗扯了扯秦晋桓衣角,示意他别驳容缨和爷爷的面子。/p>

  虽然不喜欢董宛卿,但她不想他因为这点小事和爷爷再闹僵。/p>

  见爷爷又端起了一杯酒,知道这是要敬他和穆语两人,秦晋桓面色才缓,和穆语一起接过杯子,收下了董宛卿的“祝贺”。/p>

  董宛卿顿时很高兴,连说了几声谢谢,这才满意离开。/p>

  秦孝挚显然很满意穆语的识大体,破天荒冲她笑了笑,然后转视秦晋桓:“阿桓,这次的事尚总和姚总帮了我们很大忙,我们去敬敬他们。”/p>

  秦晋桓点点头,交待容缨陪穆语,便和爷爷一并走开了。/p>

  穆语和容缨聊了一会儿,闻泽煜就跑来了,死活要拉容缨陪他跳舞。见容缨一脸不乐意,穆语本着成人之美之心,将容缨推进了舞池,自己则寻了个角落坐下,拿手机看新闻。/p>

  看着看着,她觉得头有些晕,嘴里干苦,身上还有一股燥热感,只道宴会厅里闷,于是她走出宴会厅准备寻个地方透透气。/p>

  到走廊尽头的阳台处作了几回深呼吸,她吃惊地现状态不止没好转,头反而越来越晕,虚汗直冒,腿也软,大脑思维也已不受控。/p>

  那天在西海湾去见易云哲时不也是这种感觉吗?/p>

  天!/p>

  她又中招了?!/p>

  谁在害她?/p>

  爷爷?董宛卿?/p>

  可惜此时此刻已不容她多揣测,惊惶失措的她颤着手掏手机,不想却怎么都找不着,她本能地转身,想往宴会厅方向跑去求助。/p>

  然而,还没走几步,她就惊恐的现眼前景物都在晃动,怎么也找不准方向,摸索着硬走了几步,头晕眼花的她,一个趔趄,往前摔去。/p>

  “怎么了?”一双大手及时扶住了她。/p>

  阿桓!/p>

  她无助的心立刻得到了慰藉,下一秒,便晕晕乎乎地瘫倒在来人怀中……  /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