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06章 受伤

第106章 受伤


  夜已深。/p>

  黑沉沉的天空中看不见一颗星星。/p>

  一阵冷风迎面袭来,让站在落地窗前又没穿外套的穆语禁不住打了个冷战。/p>

  要来寒潮了。/p>

  选在这个时候和秦晋桓提离婚,是不是预兆着结果也会像天气一样让她觉得冷?/p>

  双眼漫无目的地看着远处的她,一脸苦笑。/p>

  自欺欺人不是她的行事风格,逃避终究不是最好解决问题的办法。/p>

  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必须面对。/p>

  “咔嚓!”/p>

  突兀的开门声让她全身蓦然一颤,本能地转身回头,就见秦晋桓进了房间,脱下外套随手扔至沙上,然后径直往卫生间走去。/p>

  “秦晋桓!”/p>

  秦晋桓立刻顿住脚步循声而望,脸上带着几分惊讶,看她的目光中也带出一丝疑惑。/p>

  穆语不知道他的惊讶是缘于她这么晚还没睡,还是她的直呼其名,不过此时她没心思去揣测这些,上前几步后,继续道:“我们谈谈。”/p>

  秦晋桓没接话,却也没折身离开,只是收回了目光,低头伸手去解衬衣袖子上的纽扣。/p>

  显然她已习惯他这种漫不经心的冷漠,走到他面前,将手中一直攥着的离婚协议书慢慢打开,郑重其事地呈至他面前,才哑着嗓子重复白天说过的那句话:“我们离婚吧。”/p>

  秦晋桓解纽扣的手僵了僵,抬眸瞅了眼面前那张纸,没接话,放下解纽扣的手,随即面无表情地往卫生间走去。/p>

  “秦晋桓!”穆语着急地上前两步,音量也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几分,“当初你和我签那份契约是为了你生病的爷爷,既然现在知道了你爷爷没病,那我们的假夫妻关系也就没什么意义,也就没维持下去的必要!”/p>

  秦晋桓突然顿住脚步,她一时不期,差点撞了上去,待稳住身形后,她紧张地看着他。/p>

  虽然他此时正盯着她,但他的眼眸和他脸上的表情一样波澜不惊,让她一时看不懂他想什么,只能忐忑地等着出声。/p>

  “你确定你要离婚?”半晌,他才出声。/p>

  满带磁性的声音依然熟悉,却也依然像白天那样,不带一丝温度。/p>

  她的鼻子顿时忍不住泛酸。/p>

  时刻她才明白,即使他这么对自己,自己在心底对他还尚存一丝期待。/p>

  强忍住心头的酸楚,微顿几秒,她用含着雾气的双眸看着他哽声道:“我们的婚姻最早缘于那份荒唐的契约,后来我以为我们俩两情相悦,这份婚姻可以就此延续下去。但时至今日的事实告诉我,你爷爷既没病,你也不爱我,我们的婚姻已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所以,我希望你能同意我离婚的请求。”/p>

  边说,她边死死地盯着他,企图从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中得到一点点对于她心底那丝期待的慰藉。/p>

  然而,她到底失望了,他像没听懂她这留有余地的解说似的,等她说完,没给半句她想听到的解释,只是冷冰冰地来了一句:“你可知道你提出离婚的代价?”/p>

  嗬,他果然会提及这一点,果然他对她没有半点情义在内。/p>

  眨了眨眼睛,强把泪水逼回眼眶后,她从口袋掏出一张卡递给他:“这卡里有两千万——你下聘的两千万之前我已经给了你,这卡的密码是你手机末六位数。”/p>

  “哪来的钱?”/p>

  “这不关你的事儿。”她将卡和离婚协议书放至一起,一并递给他,悲声道,“签字吧。”/p>

  “辛亦涵给的?”/p>

  “这不关你的事儿!你只管同意离婚就行!”一时没忍住,她哭着吼了起来。/p>

  秦晋桓冷笑了一声:“辛亦涵公司最近业务不顺,资金周转不灵,没想到一出手就给你两千万,他对你还真是没得说!”/p>

  穆语脱口而出:“你对尹安然不也没得说?”/p>

  这话让秦晋桓沉了沉脸,狠瞪了她一眼后,说了句“离婚的事儿以后再说”,便转身进了卫生间。/p>

  没想到他闭口不提尹安然的事,这让穆语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见他进卫生间,她马上赶上前去追问:“你说的以后是什么时候?” /p>

  “我想离的时候。”/p>

  “那你什么时候想离?”/p>

  “目前没想好。”秦晋桓说罢,“砰”地一声将卫生间门关上了。/p>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先出来,先把话说清楚!”穆语按了几下门把手,现门已反锁,马上用力拍门,一边大喊“你出来!出来说话”。/p>

  不想无论她怎么拍怎么喊,卫生间始终里一片寂静,连水声都没有,仿佛里面根本没人似的。/p>

  他这副懒得和她交流的态度彻底把本就委屈加愤慨的她激怒了,她越加用力地拍门,带着哭腔的声音也越扬高。/p>

  “秦晋桓!你给我出来!出来啊!咱今天必须把这离婚的事儿说清楚!”/p>

  她不想在这没爱的婚姻中耗着,她不想让自己痛苦,她要尽早结束这一切,解脱自己。/p>

  喊了几遍,仍不见他有回应,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的穆语,突然想到卫生间透明的玻璃墙,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绕至玻璃墙前往里看去,没想到他果然没把玻璃墙遮盖起来,只见他此时正背对着玻璃墙站在水喷头下面,水喷头没开,他身形也没动,就那么直直地站着,因为看不到他的脸,所以她搞不清他这是在干什么。/p>

  但她着实不想去揣测他在想什么,转而猛拍玻璃墙隔墙喊话——她知道他听得到。/p>

  然而任她喊,任她拍,他始终没转过身来做任何回应,这让她生气极了,威胁着吼道:“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墙砸了!”/p>

  见他仍像木桩似的定在那里,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恰巧脚边放着一个小凳子,她一时头脑热,抓起小凳子就往玻璃墙上砸。/p>

  “砰!”/p>

  “砰!”/p>

  一下,两下,三下……/p>

  几乎失去了理智的她,使的力气很大,凳子砸玻璃墙的声音很响,但即便她被玻璃墙震得手麻,玻璃墙却像城墙似的,固若金汤,纹丝不动,这让她越气急败坏,一番泄后,她扔掉了凳子,趴在玻璃墙上失声痛哭。/p>

  她一向自恃为理智又文明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这么疯狂可怕的一面,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态。/p>

  “疯够了没有?”/p>

  耳边响起他毫不留的喝斥声,她才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了卫生间,正冷着脸站在她面前。/p>

  “我要离婚!我要和你终止契约!”她冲他哭喊。/p>

  “契约是我定的,离不离婚,我说了算,由不得你!”/p>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愤怒地将离婚协议书和卡一起往他身上砸去,“你这个骗子!无耻的骗子!”/p>

  “我骗你什么了?”/p>

  “你骗了我的感情!”/p>

  “感情?”秦晋桓冷笑,“我们的婚姻和感情有关系吗?”/p>

  “那是开始没感情,后来……”/p>

  “我说过我爱你?”/p>

  穆语顿时哑言,面色惨白,被这句无情的话伤得体无完肤。/p>

  诚然,在她的记忆中,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占主动的时候多,甚至连表白都是她先开头的,而他,在她的勇敢争取下,虽然接受了她的感情,虽然也表现出了对她的关心爱护,但似乎真的没说过爱她的话。/p>

  她一直以为,在爱情世界中,只要两人心意相通,彼此关心惦记着对方,用实际行动表示着对彼此的珍惜,那就是最美好的爱情,却没想到原来爱情走到最后,还能这样翻旧帐。/p>

  “你,爱尹安然?”/p>

  “这不是你该打听的问题。”/p>

  他说这话时不小心带出的一丝温柔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也彻底让她死了心。/p>

  原来这才是爱一个人的表现。/p>

  翁云说的秦晋桓和尹安然之间没什么的话,根本就是骗她的!/p>

  “既然你这么爱她,当初为什么不拒绝我?!”她歇斯底里。/p>

  如果他能早一点拒绝她,可能她当时会痛苦,但起码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要知道现在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他说的每一个不带感情的字都会让她的心受伤。/p>

  “尹安然?你竟然和尹安然在一起?!”秦孝挚的怒吼声突然在身后响起。/p>

  “爷爷?”满脸泪痕的穆语吓了一大跳,回时才注意到落地窗没关——秦家祖孙俩卧室的阳台是互通的。/p>

  “你真的和尹安然在一起?!她回来了?!”秦孝挚再出声质问时,还用拐仗狠敲着地面,愤怒之色赫然于脸。/p>

  原来爷爷也知道尹安然其人,看来秦晋桓认识尹安然是很早以前的事了。/p>

  那自己和他这段时间的交往算什么?/p>

  真的是他在落魄时寻求的慰藉吗?/p>

  穆语满脸颓然。/p>

  “立刻让她滚出安城!”/p>

  “您没权力赶她走,这是她的自由。”秦晋桓一字一顿地回应爷爷的咬牙切齿。/p>

  “狗屁自由!我警告你,要是让我在安城看见她,我绝不……嘶——”秦孝挚说到这突然顿了声,一脸痛苦地捂住了胸口。/p>

  “老板!”齐浩赶忙扶住他,一边急切地吩咐齐瀚,“快去拿救心丸!”/p>

  “好!”齐瀚一溜烟跑了。/p>

  “爷爷,您怎么了?您哪里不舒服?”穆语也被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的秦孝挚吓坏了,已顾不上和秦晋桓怄气,赶忙扶着秦孝挚急问。/p>

  秦孝挚呼吸急促,却还不忘指着秦晋桓厉声下命令:“让,让尹安,然,滚——”/p>

  “你不用再装病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安然离开安城。”秦晋桓一脸淡漠。/p>

  “你,你个混……”话未说完,秦孝挚眼睛一瞪,便直挺挺地往后倒了下去。/p>

  /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