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13章 他惦记的女人

第113章 他惦记的女人


  “唔!”/p>

  穆语强抵住秦晋桓胸口,扭动着身体以表示抗拒,奈何他像吻上瘾了似的,越放肆地将她往怀中搂。/p>

  若换作以前,他这么表示亲密,她或许会沉迷于其中,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他如此违背她意愿的行为让她生出了满满的羞耻感。/p>

  可恨的秦兽!/p>

  把她当成什么?/p>

  高兴了就往怀中搂、不高兴了就往外面踢的玩.偶?/p>

  她穆语虽然不是很争气,但也没不争气到这份上。/p>

  齿间猛地用力,瞬间就感觉到了他动作的僵滞,下一秒,她很轻松地就推开了他。/p>

  “你下次要还敢这样轻薄我,我可不会再这么好放过你!”她冷哼着起身。/p>

  “你要出去?”他拉住她准备拉帘子的手。/p>

  “当然。我一刻也不想和你呆一块。”/p>

  “出去换尹安然进来?”/p>

  此话一出,她的手即刻僵住,满目恼色地回怒瞪:“你想她进来?”/p>

  “你走了,她自然要进来。”/p>

  “你!走!”穆语怒不可遏地扯他起来。/p>

  “去哪儿?”/p>

  “跟我回家!”/p>

  “跟你回家可以,但不是现在。”纹丝未动的他,拉了拉她胳膊,示意她也坐下。/p>

  只道他舍不得尹安然的穆语,一时怒不可遏,强忍住脾气质问:“秦晋桓,我再问你一次,离不离婚?”/p>

  “不离。”/p>

  秦晋桓回答得很干脆,穆事眼睛一眯,哼道:“既然你不同意离婚,那就给我好好端正为人老公的态度,跟我回家,我绝不允许我老公到外面拈花惹草!走。”/p>

  “你确定现在走?”/p>

  “对!我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呆!”准确来说,是不想和他一起呆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她怕自己抗拒不住他过份的撩拨。/p>

  这只秦兽要是一时兴趣,和她玩起暧.昧来,她可完全不是对手。/p>

  “你知道在这家影院,将帘子拉起来意味着什么吗?”/p>

  弱弱的光线中,她看到了他脸上的狡黠,眼角瞅了瞅被帘子遮挡得严严实实的情侣座,陡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不由自主地就红了,再次伸手,想把帘子扯下来。/p>

  “我可不想让人笑话我时间短。”/p>

  “你!不要脸!活该被人笑话。”她忿忿地摸住拉帘子的开关。/p>

  “尹安然也会笑话你没魅力,没情趣。”见她的手陡然顿住,他再次将她拉入怀中“好心”轻劝,“与其出去被人笑话,不如安心在这儿坐坐。”/p>

  不想让他丢脸,更不想让自己丢脸的穆语,思索数秒后,决定不出去,只是扭头轻斥他:“你放开我!我自己会坐。”/p>

  “你想坐哪条腿上?”/p>

  他这么一问,她才注意到他正大摇大摆地坐在位置正中间,两侧小小的空间根本没办法容下她,如果她要呆在这里,必须坐他腿上。/p>

  “往一边坐。”/p>

  “不习惯靠边坐。”/p>

  他的理直气壮让她很生气,半弯下腰,双手掰住他的腿使劲往一边推,奈何推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推动半分,她越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带着报复心理,扭心重重地在他大.腿上坐下,恨不得这一坐能把他的大腿压断。/p>

  然而他的大.腿不是枯木,她自以为“泰山压顶”般的坐姿他竟眉都没皱一下,回头时还见他脸色上隐约可见得意神色。/p>

  原来最喜欢看她笑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p>

  可恶的秦兽先生。/p>

  她气坏了。/p>

  更多的是委屈。/p>

  前阵子她无比渴望和他沟通,希望能修复与他的关系,他却始终冷着脸;现在她想离他远一点,他却有事没事总出现在她面前,还各种伺机逗耍他。/p>

  在处理和他的关系的过程中,一直处于弱势的她,除了被动,还是被动。/p>

  一直泛着酸意的鼻子让她终于禁不住低了头。/p>

  她不爱哭,但有些就是忍不住。/p>

  因为离得近,她的啜泣声赫然入他耳。/p>

  “小语?”他微微直了直身体。/p>

  “秦晋桓!”她吸了吸鼻子,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带着沉重的鼻音轻问,“既然你不打算离婚,那你就离尹安然远点,我们以后好好地过日子吧。”/p>

  “你没必要吃尹安然的醋。她只是我的……”/p>

  “你把她当妹妹,并不代表她会把你当哥哥。就她粘你的样子,眼瞎的人都能看出来她对你的感情非同一般。你让她走,让她离开安城,我们……”/p>

  “我不会让她走!”/p>

  “为什么?!”/p>

  “因为承诺,我必须照顾她!”/p>

  “我没说不让你照顾她,我的意思是你换一个照顾她的方式,比如请人照顾她,又或者给她一笔钱——她又不是小孩子,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p>

  “不行!”/p>

  没想到他的态度会这么坚决,她很意外,很生气的她脱口而出:“你根本就是舍不得她,是不是?”/p>

  “这是两码事儿。”/p>

  “那,那你就是忘不掉她姐姐!”这句话本是她信口胡诌的,但她没想到她说这话的一瞬间,竟看到了秦晋桓眼眸中的不经意掀起的波澜,这让她无比震惊——虽然他用了“没有的事儿”几个字回应她,但她已不信他,只信自己的感觉。/p>

  难道他和尹安然的姐姐之间真的有什么过往?!所谓的朋友之托不过是他轻描淡写的掩饰?/p>

  她喊他姐夫,难道尹安然的姐姐是他前妻或前女友?!/p>

  他对尹安然如此溺宠,到底是因为她姐姐的临终所托,还是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她姐姐的影子?/p>

  穆语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因为无论哪种原因,都说明秦晋桓对尹安然姐姐的感情不浅。/p>

  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她不理不睬,但从今天开始,对她的态度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会让他转变这么快,或许只有一个原因:爷爷。/p>

  一定是爷爷又对他施加了什么压力,或者又拿了什么他在意的人和事要挟了他。/p>

  听着恐怖电影中诡异的配音,眼前晃过那杯酸梅汁和那一大桶爆米花,她才明白他心底记挂着的,根本不是她,始终是尹家姐妹——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于她与秦晋桓之间的感情,已觉索然无味,之前蒋雯雯好不容易帮她建立的信念也在瞬间坍塌。/p>

  他这个人城府太深,让她始终看不透,也让一心想靠近他的她,真真觉得心累。/p>

  也罢,既然他碍着爷爷的威势不敢离婚,而她又真心舍不得离开他,那就先凑合着过吧,既算是给自己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也算是为自己爱的人做最后一点事——等爷爷再老点他就自由了。/p>

  没想到折腾了一圈,她的想法又回到了开头。/p>

  苦笑的她,怔怔地看着面前高高挂起的帘子,一如看电影屏幕。/p>

  “小语?”/p>

  听到他的轻唤声,她淡淡回应:“干什么?”/p>

  “赵永利真的是先被迷晕,捆住手脚后被人活活剖开胸膛,待血流干后又把心剜出来切碎而死的?”/p>

  没想到他突然问及案情,她顿了顿,略微平复心情好轻应:“是的。”/p>

  “切碎赵永利心脏组织的刀法和切碎孙美兰舌.头的刀法一致?”/p>

  “是的。”/p>

  “确定两案是同一人所为?”/p>

  “是的。局里已经把两起命案并案调查,成立了专案组,明天应该就要入驻擎天大厦进行全面调查。”放下对他的不满,她认真地回答他所关心的问题。/p>

  “你怎么看待这两起案子?”/p>

  “你了解赵永利其人吗?”她反问。/p>

  “不了解,没打过交道。据泽煜说他为人小气,贪图小利,在管理公司食堂这一块,现过他几次以权谋私的行为,但总体来说他做得还不错,管理规范,卫生整洁,得到了绝大多数员工的认可。”/p>

  穆语立刻纠正:“你说的‘得到了绝大多数员工的认可’是指公司在食堂用餐的员工,而不是在食堂工作的员工。据说他对待食堂员工特别苛刻,经常鸡蛋里挑骨头,让员工们拿不到公司每个月放的奖金,这些奖金最后全流入到了他的口袋中。鉴于公司待遇不错,虽然被挑了骨头也不会被罚钱,所以员工们虽然拿不到奖金,却还是心甘情愿留下来工作,不过一个人都在背后喊赵永利为黑心经理。”/p>

  为了调动员工们的积极性,除年终奖外,擎天集团每个月来还会再放一笔固定资金给每个部门,根据员工们的表现进行考核奖励(只奖不罚),而这个考核大权在各部门主管手中。公司这么做只是为了提高主管们的威信,让员工们更加主动配合主管的工作。对于公司来说,他们只看各部门的业绩,至于主管们怎么放这笔奖金,那是主管的权力,只要有业绩,就算主管把这些钱全私留,公司也不过问。/p>

  秦晋桓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说,赵永利被剜心,可能和他扣留公司奖金有关?如果真和这个有关,那凶手就极有可能是公司内部人。”/p>

  “只是猜测。就像孙美兰被人割舌碎舌,我们猜测和她那张不饶人的嘴有关一样。”说到这,穆语话音又一转,“不过话说回来,又没扣除个人的钱,如果因为这个就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去杀人,感觉不太不合情理,因为割舌碎舌和剜心碎心都明显是泄愤行为。”  /p>

  “这个人或许和孙美兰与赵永利都有很深的过节。我马上让泽煜去查查看公司谁和他俩都有过节。”/p>

  秦晋桓正要掏手机给闻泽煜打电话,手机正好响了,低头一看,却是闻泽煜打过来的。/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