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23章 再生嫌隙

第123章 再生嫌隙


  “喂!你要干什么?!”大惊失色的穆语慌忙用手抵住他胸口。/p>

  “帮你按摩——你不是头晕吗?”/p>

  “有你这样按摩的吗?”她推开他,忿忿下床。 /p>

  “小语……”他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将下巴搁至她肩头。/p>

  她极不习惯与他的亲密,本能地甩头,一边用力掰开他抱在她腰际的双手,不想他双手竟反而更加用力抱住她,唇竟还有意无意地在她耳间轻扫。/p>

  尼玛,你在这休息室里就是这样勾搭尹安然的?/p>

  无耻秦兽!/p>

  瞬间连头梢都是火气的她,狠狠地在他手背上掐了一把。/p>

  “嘶——小语,你……”/p>

  “离我远点!你让我恶心!”她恨恨地撞开他,见他还想靠过来,她飞快从包里摸出随身带的解剖刀,指着他咬牙怒斥,“你下次要敢再把我当成尹安然这般,我立刻剁了你的爪子!”/p>

  说话间,她心口莫名生痛,因为脑中不受控地自动脑补了尹安然与秦晋桓在此休息里厮混的情形。/p>

  “我送你的刀呢?”秦晋桓十分不悦地伸手去夺她的“防身刀”。/p>

  只道他有意岔开话题,穆语迅避开他的手,冷冷地说出“扔了”两字。/p>

  “扔了?!”/p>

  “是的。”/p>

  “为什么扔?”他面色微冷。/p>

  “我乐意扔,就像你乐意和尹安然亲亲我我一样。”/p>

  “你误会了,其实我们……”/p>

  “狡辩有意思吗?我又不瞎。”/p>

  这话让本想辩解一声的秦晋桓立刻噤了声,一脸无语地看向她。/p>

  她厌恶地偏开头,冷声告诫:“秦晋桓,你给我听着,要是你敢再把我们的约法三章掷之脑后,我明天就让你带着级大绿帽上头条!”/p>

  “你敢!”秦晋桓听到这话脸色秒变阴沉。/p>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看到他变了脸色,穆语心里顿时有了种痛快之感,她仰起脸笑着继续出声,“虽然咱只是契约夫妻,不过如果你让我不爽,我决计也不会让你好过。别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回头丢了大面子,可别怪我事先没和你打招呼。”/p>

  秦晋桓盯着她看了数秒,这才慢慢松开她,时晌出声:“我明天让安然去市场部。”/p>

  他突然的决定让穆语很意外,但那声透着亲密的“安然”又让她心里很不舒服,马上不屑地嘲讽:“玩腻了办公室偷情,准备换口味玩暗度陈仓?”/p>

  “穆语!”/p>

  “被一语戳中心事的感觉不好吧?”/p>

  他很不高兴地皱起了眉,但还是耐心地说了句:“其实你没必要吃我和安然的醋,我和她之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而是……”/p>

  穆语很不领情地打断他的话:“吃醋?秦总未免想太多了,我们只是契约夫妻而已,我有必要吃醋吗?况且现在专案组大案未破,我根本没闲功夫吃醋。”/p>

  说到这她顿了顿,再出声时音量降了些,带出几分语重心长,“不过既然咱俩顶着夫妻名义,还是尽量为对方着想几分吧,我的约法三章没别的意思,只是粉饰咱们‘美好’夫妻关系的手段而已,希望秦总牢记于心。”/p>

  一句“粉饰美好关系的手段”让秦晋桓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本还想再重复的解释之言瞬间消散在了无形之中。待她走出休息室后,他脸上隐隐露出一抹失落之色。/p>

  “姐夫……”/p>

  弱弱的女声映入耳际,他随意抬了抬眼皮,就看见休息室门口露出了半边尹安然的脸,那只盯着他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他暗叹一口气,随即慢慢走出去。/p>

  “姐夫,”走至尹安然身边时,她突然拉住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哽声问道,“姐夫,你是不是不要安然了?”/p>

  秦晋桓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应声。/p>

  “姐夫,安然知错了,安然以后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给姐夫添麻烦了,姐夫不要撇下安然好不好?”尹安然突然哭得不能自己,“自从姐姐去世后,姐夫就是安然唯一的亲人,如果姐夫不要安然,安然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早点下去陪姐姐呢。”/p>

  “安然!不许胡说八道!”/p>

  “安然没有胡说八道,安然说的都是真心话。姐夫是安然在这世上唯一的寄托,如果姐夫不要安然,安然真的了无生趣。”尹安然突然扑进他怀中,越痛哭流涕。/p>

  “好了,别哭了,谁说不要你了?别胡思乱想。”秦晋桓推开她,不过动作很轻柔。/p>

  “可安然真的很怕姐夫不要安然,很怕失去姐夫,安然已经没有姐姐陪伴了,安然不能再失去姐夫。”尹安然再次哭着扑进他怀中。/p>

  他的手僵了僵,最后还是落在了尹安然后背上,轻叹道:“别怕,我会一直陪你。”/p>

  “真的吗?”她推开他,满目惊喜地看着他,见他点了头,她又像小孩子似的,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夫真的还会像以前那样关心安然,疼爱安然吗?”/p>

  “嗯。”/p>

  “姐夫说话可得算数哦。”/p>

  尹安然歪着头伸出小拇指和他拉勾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十年前他初从殡仪馆带走她时的情形,心中颇有感触,不忍让她失望,他学着她的样子,伸出了小拇指。/p>

  看着自己的小拇指与秦晋桓的小拇指交错在一起,尹安然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姐夫”,下一秒却没忍住哭了起来。/p>

  “怎么又哭了?”/p>

  “姐夫对不起,”她抽噎着道歉,“安然也不想哭,可是安然就是忍不住。安然只要一想到姐夫不要安然,心里就像针扎似的痛,痛得安然就想哭。”/p>

  “不是说了不会不要你吗?”/p>

  “安然知道,安然是喜极而泣嘛。”尹安然擦了把眼泪,吸吸鼻子,又继续道,“姐夫,对不起,我知道因为我的到来,让你和穆小姐之间产生了误会,我会找时间向她解释。”/p>

  “不用。”/p>

  “可是姐夫……”/p>

  “这件事儿我会处理,你只需要听我的话,以后认真工作就行。”/p>

  “认真工作是必须的,只是我有些习惯一时半会还是很难改,不过我会尽量不让穆姐姐产生误会,尽量不给姐夫添麻烦。”/p>

  “嗯。”秦晋桓应声时,眼睛看向尹安然的手。/p>

  本还搂着他胳膊的尹安然见状慌忙松手,一边冲他讪笑:“姐夫,对不起,我习惯了这样子,我下次一定注意。”/p>

  “嗯。去做你的事儿吧。”/p>

  “好的,姐夫。”/p>

  “安然。”/p>

  “姐夫?”本要转身迈步的尹安然听到秦晋桓喊她,马上顿住脚步,用大眼睛看着他。/p>

  秦晋桓顿了顿,却只说了句“没事儿了,去吧”,尹安然的大眼睛眨了眨,也没多问,不过转身之后,她的大眼睛闪出了与之前单纯可萌之态完全不相符的一抹厉色。/p>

  秦晋桓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只是怔怔地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办公室,暗自神思。/p>

  当年如果不是他,尹安静不会在大好年华就香消玉殒,尹安然是她唯一的牵挂,替她照顾妹妹也是她唯一恳求过他的事,他必须做好——这是闻泽煜质疑他对尹安然太好时他给出的解释。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不过是表面原因,至于深层次的原因,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p>

  第一次见到尹安然时,她只有九岁,虽然自小父母双亡,但在年长她十岁的姐姐的极力庇佑下,她并没有承受多少生活艰辛,她给他的第一印象是活泼俏皮无忧无虑。她是人来熟,第一次见他时虽然他不苟言笑,她却毫不畏惧,还粘着他死皮赖脸地喊姐夫,说有个这么帅的姐夫她觉得很有面子。/p>

  再见到她时,是在殡仪馆。她趴在姐姐冰冷的身体哭得肝肠寸断。看见他哭着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有了姐姐,没有了家。”/p>

  这话让他想起了自己母亲去世时他的心境——他当时也和她这样无助,哭得如同天塌了一般,他陡然对她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同情,鬼使神差似的,他对她许下了承诺:“没事儿,你还有我,有我就有家。”/p>

  从此以后,他一反在人前的冷漠和孤傲,把她当成最亲的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p>

  三年前,他听从闻泽煜的建议,把她送去国外进行全封闭式深造,直到月前回来。按照三年前对她的许诺,她来到了擎天集团工作。/p>

  但他没想到三年前的许诺会给他今天带来这么多麻烦。/p>

  目光无意中落至摆在面前的茉莉花茶上,他随手端起,当指尖触到杯子的凉意时,他才意识到穆语已经离开很久了,眼前晃过她那双泛着冷意与不屑的眸子时,他的目光变得越加沉凝。/p>

  这边,情绪不佳的穆语出秦晋桓办公室后,径直来到了会议室——这是擎天集团为专案组专门腾出来的办公的地方。/p>

  容剑等人已经从食堂部回了会议室,正聚在一起讨论问题,见她进来,只是微微颔了颔,又继续讨论。/p>

  见他们讨论的都是之前已说过的内容,她无心听取,寻了个角落坐下,低头微思。/p>

  没人知道她此时心中的沮丧。/p>

  说实话,看见秦晋桓和尹安然粘在一起,她是打心底里生气,她当时特么想冲上去对着两人拳打脚踢,再爆粗口咒骂,但是素质和理智都告诉她不能那么做。/p>

  天知道她那个时候有多想抛开所谓的素质和理智做一个不讲理的泼妇。/p>

  因为这件事,她一上午都闷闷不乐,致使中午去食堂用餐,情绪仍不佳。/p>

  吃完午饭,容剑一队人要出去走访群众,虽然没人喊她一起去,对待工作极为认真的她还是跟着一起去了。但不想才出去没多久,她又闹起了肚子,不想影响大家工作的她,强忍着向容剑告了假,就着矿泉水吃了昨天剩下的拉肚子的药,又在最近的公厕里蹲了两回坑后,状态总算勉强好了些。/p>

  走出公厕,她打算给容剑打电话,问问他们在哪,就在这时,有人拍她后背,她本能地回头,当看清对方是谁时,她顿时倒吸了一口气。/p>

  又是他!/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