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28章 可耻的秦兽

第128章 可耻的秦兽


  王林华?/p>

  凶手?/p>

  我的天!/p>

  穆语惊呼之时,容剑已直起身子大声命令司机将车调头回樟树林。/p>

  司机听出他语气中的紧张,也不多问,迅猛打方向盘调头。/p>

  “哎呀!”/p>

  车里的人顿时东倒西歪。/p>

  “容队,什么情况?”不待坐稳,坐在副驾位的刘小凡就回头紧张询问。/p>

  “我怀疑王林华是赵永利案的嫌犯。”/p>

  “王林华?!你是说送水公司的那个王林华?”/p>

  “对。”/p>

  “他?不可能吧?”刘小凡一脸不信。/p>

  勉强坐稳的其他专案组成员亦是和他同样的表情。/p>

  “还记得擎天大厦监控下的那个背影吗?”/p>

  刘小凡想了想,随即面露惊色:“你是说——诶!容队小心!”/p>

  原来已开到樟树林门口的车子还没停稳,容剑便跳下了车,眼瞅着他一个趔趄向前,众人均为他捏了把汗,幸好他反应快,飞快稳住了身形。/p>

  众人暗松了口气的同时,跟着他一并快步再次进入樟树林。/p>

  正在打电话的萧玫,见他们去而复返,十分意外地迎过来。/p>

  “容队长,你们……诶诶,你们找什么?是找kiki小姐吗?她……”/p>

  穆语拉住她解释:“我们在找之前进来的一个顾客。”/p>

  “顾客?”萧玫禁不住笑起来,“我们午后才开门呢,这才上午十点半,怎么会有顾客呢?你们是不是搞错了?”/p>

  “午后才开门?!”错愕之余的穆语立刻反应过来,迅转问,“你们店的桶装水也是清泉公司送的?”/p>

  “是啊,一直都是他们公司送的,怎么了?”/p>

  “那个送水工王林华呢?”/p>

  “对完帐走了啊。”/p>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p>

  “已经有一会儿了,你们还没走的时候他就走了啊。”/p>

  穆语表示意外:“我们之前一直都在这大厅,没看见他出来啊。”/p>

  “他从后门走的,应该是去我们店后面的写字楼里对账了。”/p>

  “哦,谢谢。”穆语赶紧去找容剑说明情况。/p>

  容剑找萧玫了解了相关情况后,迅将工作任务重新进行了调整。/p>

  “要是擎天集团有新的线索,立刻汇报给我。”容剑说完,带着队友们快往后门跑去。/p>

  接到命令回擎天集团的穆语和刘小凡有些无奈,却还是趋车回了擎天集团。/p>

  “刘警官,你觉得王林华可能是杀人犯吗?”路上穆语忍不住如是问。/p>

  “当然有可能啊!”明白她的所指,刘小凡故作老成地为她上课,“王林华看着老实,但谁也不知道这老实的背后是什么,坏人的坏可不会写在脸上。很多看着凶神恶煞的人,其实不过是纸老虎,而那些看着慈眉善目或老实巴交的,往往才是坏到骨子里的人呢。”/p>

  虽然不认同刘小凡的观点,穆语却也没再出声,只是默默地垂暗思。/p>

  如果王林华真的是那个用残忍手法杀死赵永利的人,那说明他脸上映照出来的老实憨厚都是假相。/p>

  此时的她有种预感:如果王林华真是赵永利案的凶手,那他可能就是罗明安。/p>

  眼前再次晃过罗明安手中那把还在滴血的砍刀,她全身骤然冷,四围迅被一股无形的恐惧感压迫着。/p>

  她突然明白,原来之前所谓的已克服心理障碍根本就是一种错觉,只是因为她在心里认定了王林华不是罗明安,所以才不怕王林华。而在她上网查询有关罗明安案的相关时,潜意识中又不由自主地让王林华取代了罗明安。而内心深处始终在刻意逃避那一段往事的她,也被自己的潜意识给欺骗了。/p>

  罗明安原来始终都是她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p>

  她默默地靠着椅背暗做深呼吸,一边轻揉紧崩的太阳穴,企图趋赶内心不安的情绪。/p>

  “穆法医?穆法医?”/p>

  “啊?”她骤然睁眼,看见刘小凡正盯着自己,才现他在和自己说话,“什么?”/p>

  “你没事儿吧?是不是我的大嗓门吓着你了?”刘小凡已注意到她脸色不对。/p>

  “没,没事儿。对了,你刚刚说什么?”/p>

  “我说你回会议室收拾收拾,我去各部分转转,看能不能搜集到新线索。”/p>

  “哦,好。”知道刘小凡是照顾自己,穆语却没多言,因为她此时确实没心情做别的。/p>

  进了擎天大厦,和刘小凡分开后,她径直进了电梯,随手按了会议室所在的楼层,然后对着楼层显示器出神。/p>

  “丁——”电梯门开了,抬头见秦晋桓正站在电梯门外,她有些意外,本就心情不美的她,根本不想和他同乘电梯,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按关门键。/p>

  眼见电梯门即将关上,秦晋桓突然将脚伸至了电梯门中间。/p>

  “喂!”穆语大惊,慌忙猛按开门键,一边厉斥,“你找死啊?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p>

  秦晋桓没吭声,往前一步,一把抓住她胳膊,就将她往电梯外拽。/p>

  “喂!你干什么?!快放手!我很忙的,得去会议室做事。”/p>

  “这里不就是会议室?”/p>

  “啊?”她定晴一看,现前面果然是会议室——她在电梯外看见他,还以为这里是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p>

  “容队出去执行任务了。”/p>

  公司会议室暂时让给专案组当办公室了。知道他不是来开会的,只道他来找容剑。/p>

  “找你。”/p>

  “找我干嘛?”她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径直进了会议室,寻了个地方坐下。/p>

  她不觉得他会有什么好事找她,何况她心情不好,所以一脸不待见的样子。/p>

  “为什么不吃我准备的点心?”他将一个餐盒搁至她面前。/p>

  “这是……”反应到这是早上闻泽煜送过来后又被自己遗忘了的餐盒时,她不以为然地应道,“我早餐吃得很饱,吃不下点心。”/p>

  “早上喝了三口牛奶,吃了四口稀饭和一个小汤包,能填饱肚子?”/p>

  他质问的口气虽然让她不开心,但说话的内容却让她很意外,下意识地脑补他向李香兰打听她吃早餐并为她买点心的情形,她心下没来由地暖了暖,脱口反问:“你又不在家,怎么知道我只喝了三口牛奶,吃了四口稀饭和一个小汤包?还有,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饱?”/p>

  “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儿?”秦晋桓阴着脸将餐盒打开下命令,“吃光它。”/p>

  没想到餐盒里竟然是自己最爱吃的桂花年糕,穆语很意外,她知道这道早上外面买不到这道甜点。/p>

  “你让兰姨做的?”她试问。/p>

  “少废话,快吃。”他冷冷地盯着她。/p>

  她拿起筷子戳了戳已经硬得像石头的年糕团撇嘴:“这还能吃吗?”/p>

  虽然心里觉得暖,但她并不愿让他看出。/p>

  “是你自己错过了吃它的最好时间,怨不得我。”/p>

  “你又没让泽煜告诉我里面装的是桂花年糕。”/p>

  “吃不吃?”他显然没有耐心与她绕舌。/p>

  “已经冷得变硬了,咬不动了。我晚上带回去热热再吃吧。”/p>

  “不行!必须现在吃!”他劈手抢过她正要合上的餐盒,再次摆至她面前,强势命令,“咬不动就啃。”/p>

  “你神经病啊?你倒是啃一口示范给我看啊!”她生气地反驳,刚刚的那抹暖心之感瞬间散尽。/p>

  她已经做出了让步,耐心地与她沟通,他竟然不当一回事。/p>

  幸好刚刚没让他觉她的感动。/p>

  带着赌气的心理,她随即坐下,故意翘起二郎腿,一边斜睨着他,一副“我就不吃,你奈我何”的神色。/p>

  秦晋桓眼睛眯了眯,随手拿起专案组的签到手册,用笔划掉她的名字,一边淡淡出声:“你专案组成员的身份已被取消,明天不用再来擎天集团。”/p>

  穆语顿时惊跳起来,不过很快又淡定地摊手:“你不是我领导,没权力这么做。”/p>

  “没权力?”他挑挑眉,“那就试试?”/p>

  “别,别别别!”她慌忙按住他掏手机的手,快声求饶,“我吃还不行吗?”/p>

  秦晋桓冷冷地撇开她的手,不过没再掏手机,而是在她身边坐下,学着她的样子,也翘起了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p>

  穆语端起餐盒,恨恨地看着已冷硬得像石头一般的年糕团。/p>

  可恨的秦兽,无耻的秦兽,竟然这么威胁她。/p>

  也罢,这笔帐她记下了。/p>

  在心里咒骂着秦兽的可耻,她正要张嘴,不想秦晋桓竟喊住了她:“如果觉得委屈,你可以不吃。”/p>

  说话时,他有意瞟了眼签到名,威胁之意不言而喻。/p>

  穆语当然看得懂他的意思,恨恨地吞了口血,强陪笑道:“不委屈,不委屈。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甜点。”/p>

  说罢,她咬咬牙,作势就要啃那团“石头”年糕。/p>

  “以后我买的东西还吃不吃?”/p>

  嘴唇已触及到年糕的穆语,先是一愣,随即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吃,吃,以后你买什么给我,我都吃,毒药也吃。”/p>

  此时她已意识到他其实并不是真的要逼她吃这团冷年糕,只是恼她的不重视,想借此机会给她点教训。/p>

  既然有回旋的余地,那好汉就没必要吃眼前亏。/p>

  “虽然冷了,不过桂花还是蛮香的,谢谢你啦。”暗喜的她佯装张大口准备吃,不过动作其实慢得很。/p>

  果然,在她的牙齿快碰到年糕时,他出声制止了:“别吃了,不过要记牢自己今天说的话。”/p>

  “必须的!”应声时,她早已将餐盒放下。/p>

  “走。”他起身牵住她的手。/p>

  “去哪儿?”/p>

  “食堂。”/p>

  “啊?去食堂吃什么?”他不会还准备了什么“不良美食”教训她吧?/p>

  “吃饭。”/p>

  抬手见已经快十二点了,穆语这才大松一口气。/p>

  “阿桓,你今天也吃食堂?”/p>

  董宛卿?/p>

  很久没见到董宛卿的穆语,在食堂看见她十分意外,不过见董宛卿眼里只有秦晋桓,穆语也懒得和她打招呼,自顾自地在一边坐下。/p>

  感觉到穆语的不高兴,秦晋桓也没和董宛卿多言,只是说了句“送两份工作餐过来”。/p>

  董宛卿赶忙点头,不多时,和工作人员一起端来两份工作餐,当然,她亲自端的那份放在秦晋桓面前。/p>

  确实有些饿意的穆语懒得计较,拿起筷子正要吃,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目光骤然一凛,随即重重地放下了筷子。/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