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33章 王林华的嫌疑

第133章 王林华的嫌疑


  “哦?什么重大突破?”穆语的情绪瞬间被感染。/p>

  “路上说。”/p>

  “路上?咱去哪儿?”/p>

  “回局里啊,我这有个很重要的证人,必须带回去做一份正式的笔录。”刘小凡一手按电梯,一手指了指身后。/p>

  穆语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站着一名男清洁工——擎天集团的清洁人员、安保人员、食堂工作人员及医务人员都有专定的工作服,以方便员工们有目的地寻求帮助,达到节时省力的效果。/p>

  “什么证人?”电梯合上后,因为电梯中只有他们三人,穆语立刻追问。/p>

  “在案前两天傍晚,这位张大爷曾看见过王林华和赵永利过争执。”/p>

  穆语暗惊,马上看向张大民:“请问您在哪儿看见他们争执?”/p>

  “就在大厦后面那条路上。”/p>

  “您确定和赵经理争吵的是送水工王林华?”/p>

  “确定。虽然我年纪不小,但我眼神还很好使。”张大民应罢,又紧张地打听,“莫非这个送水工就是杀死赵经理的凶手?” /p>

  刘小凡赶忙解释:“我们可没这么说,只是了解情况。在没有找到凶手的情况下,但凡和赵永利有过接触的人,我们都会仔细调查。”/p>

  “哦。”张大民显然有些失望,“希望警方能快点把这个变态凶手抓到,还一方平安,让大家安心。”/p>

  没想到大爷还挺忧民,刘小刘禁不住笑了起来。/p>

  穆语却没笑,想了想,向张大民打听:“大爷,您那天有没有听清楚他们吵什么?”/p>

  张大民遂摇起了头:“我急着回家上厕所,没走近听。不过我可以肯定他们是在吵架,尤其是小王,样子很激动,肯定是赵经理趁机讹诈他给好处费。这个赵经理,还真不是一般的贪婪,连送水工都不放过。”/p>

  因为之前听食堂部清洁工大妈也提过这事,穆语和刘小凡都不觉得意外,相互看了眼,都无奈地耸了耸肩。/p>

  两人很快带着张大民去了地下停车场,随即趋车直奔市局。因为张大民在车上,刘小凡有些话不好说,也不便和穆语讨论案情,给过穆语眼神暗示后,一路上两人均没再说话。/p>

  到市局后,得知容剑等人还在审讯室后,两人径直将张大民送去了审讯室,随后穆语将刘小凡扯到了一边。/p>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待穆语出声问,刘小凡已先出了声,“王林华已经承认他在十二月二十三日凌晨曾去过擎天大厦的食堂部找赵永利。不过他说他进去时赵永利已经死了。”/p>

  说到这,他不觉好笑,“穆法医,你说这话说出来谁信呢?赵永利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左右,他出擎天大厦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在此其间监控画面中没出现别人的身影,你说这凶手不是他还能是谁?”/p>

  “监控中的那个背影真的是他的?”/p>

  “是的!我们已经在他家找到了监控画面中他穿过的风衣和帽子。但他到现在只承认那晚去过擎天大厦,并不承认杀了人,说自己和赵永利无怨无仇,根本没有杀人动机。现在我们有了张大民的证词,他还敢说他和赵永利无怨无仇吗?他和赵永利争吵的内容就是他的杀人动机。诶,穆法医,反正现在没事儿,咱不妨来猜猜他俩为什么争吵吧?你是不是也和张大民的想法一样,认为是赵永利在借机讹王林华要好处费?”/p>

  穆语无心与他讨论这个,正在低头微思。/p>

  见她没应声,本来兴致勃勃的刘小凡顿时觉得没趣,耸着肩自言自语起来,“我不认同张大民的看法,不管怎么说,王林华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杀人。我猜他们俩是在为kiki而吵。王林华肯定是kiki的爱慕者。前些天赵永利去找受了委屈,所以让他去警告赵永利别再去骚扰kiki。赵永利肯定不会把一个送水工看在眼里啊,于是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故意再去找樟树林找kiki,再次把kiki惹火后,kiki找来王林华,让他教训赵永利。见赵永利竟然完全无视自己的警告,王林华很生气,于是偷偷潜入大厦把赵永利给杀了。自以为把现场痕迹都清除得干干净净了的他,却没想到自己留了个背影在监控镜头下。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锁定了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哈哈哈。”/p>

  穆语看了他一眼,淡声质疑:“就算王林华真是kiki的爱慕者,赵永利惹kiki生气了,kiki让王林华去教训赵永利,王林华也没必要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把人给杀了吧?”/p>

  “那,那也许是两人在争执时,赵永利说了什么特别难听的话刺激到了他呢?人在极度受刺激的情况下做出极端反应也是很正常的。”/p>

  “啪!”/p>

  “哎哟!哪个混……容,容队?你,你干嘛打我的头啊?”本还振振有词的刘小凡,见是容剑,顿时蔫了劲,秒变委屈神色轻问。/p>

  容剑没好气地应道:“据我调查后了解,王林华和kiki之前素不相识,他今天之所以打听kiki,是因为前天晚上他去樟树林送水时不小心撞了一位客人,客人借故为难他,是kiki小姐帮他解的围,为此他一直对kiki心存感激。今天他一早就订了个果篮,去樟树林对帐时向人打听kiki的上班时间,准备等她上班后就打电话给水果店老板,让其给kiki送果篮表示谢意——水果店老板证实了他的话。所以你刚刚的推测毫无道理。”/p>

  “这个……”刘小凡抓抓头,“就算我这个推测不对,但他和赵永利有过争吵总是事实吧?他有杀人动机,加上他在案时间出现在案现场,冲这两点就不能排除他的嫌疑。”/p>

  “我没说他没嫌疑,只是说你之前的推测不对。”/p>

  “那他有没有交待那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案现场?”/p>

  “他说他最近手头有些紧,所以那天偷偷潜入擎天大厦的食堂部,想偷点米和油出来卖,打开赵永利休息室的门后,意外现已被人杀死的赵永利,当时他特别害怕自己成为替罪羊,于是在清理完现场脚印后逃离了现场。他之前是翻窗进来的,不过后面因为过于紧张,所以从后门跑出了大厦。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监控中只有他出去的身影,没有进去的身影。”/p>

  刘小凡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容队,他这么辛苦潜进擎天大厦,只是为了偷点米啊油啊什么的?这说法未免太牵强了吧?”/p>

  容剑叹声:“确实很牵强,但我们也确实找不到直接证据证明他杀了人。”/p>

  “容队,”一直没出声的穆语话道,“王林华有没有交待那天为什么和赵永利争吵?”/p>

  “他说因为私下没给赵永利好处,赵永利几次找机会为难他,他气不过,那天下班后找赵永利说理,被赵永利嘲笑了一通。他也承认当时被嘲笑后情绪有些激动,但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去杀人。”/p>

  刘小凡在一边嘀咕:“赵永利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对于这场争吵,王林华想怎么编都行。反正我觉得他们之间的争吵没这么简单。”/p>

  “不能凭主观臆测定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证据。”/p>

  “容队,”穆语再次插话,“我们之前已经把孙美兰和赵永利的案子的凶手定为了同一人,既然现在认为在赵永利案上王林华有嫌疑,那他也可能是孙美兰案的凶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孙美兰与王林华之间的联系找突破口?”/p>

  容剑点头:“我也想到了这一层,已经派了人着手去调查了。”/p>

  “kiki还没找到吗?”/p>

  “没有。有消息称kiki去了华城。”容剑遂转向刘小凡,“我已经联系了华城警方帮查找kiki去向,不过目前还没有消息,你和吴兴今晚去趟华城,务必尽快找到kiki。”/p>

  “是!保证完成任务!容队,我们什么时候出?”/p>

  见刘小凡眼睛光,容剑马上提醒:“kiki虽然漂亮,而且只有二十一岁,但她却在樟树林呆了六年。”/p>

  “诶!容队,你别想歪了啊!我这么积极可不是为了亲近美女,纯属为了工作啊!”/p>

  “知道就好。你去问问吴兴准备好没,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出。”容剑扔了把车钥匙给刘小凡。/p>

  “好,我这就去。”刘小凡将钥匙揣口袋,转身离开。  /p>

  “嫂子!”/p>

  “嗯?”穆语本打算去法医室看看,听见容剑这么喊自己,诧异着回头,因为在单位容剑一般都称呼她为穆法医。/p>

  “嫂子,你还好吧?”/p>

  “我?”看出他的担心,猜他已经知道了董宛卿的事,随即淡笑,“我很好,不好的是董宛卿,不但当了替罪羊,还挨了我一刀。”/p>

  容剑愣了愣:“你知道了?”/p>

  “容队,他把我当蠢货,你也把我当蠢货吗?”/p>

  “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出她的恼意,容剑笑得有些尴尬,却还是不忘为秦晋桓辩护,“嫂子,你别怪阿桓,他这么做有他的难处,他……”/p>

  “不就是要袒护尹安然吗?直说就是,没必要这么为难地藏着掖着,我又不在乎。”/p>

  “呃……嫂子,你把那条裙子搞成那样,是因为不在乎阿桓,还是不喜欢那条裙子?”/p>

  眼前晃过被自己划得七零八落的白裙子,穆语心中总算有些痛快,哼道:“两个原因都有。”/p>

  “嫂子,其实阿桓……”/p>

  “容队,如果没有与工作有关的事儿,那我先回法医室了。”/p>

  “嫂子……”见穆语手机响了,容剑随即顿了音。/p>

  这边,穆语见是闻泽煜的电话,想到他明明很清楚尹安静和秦晋桓的事,自己几次向他打听,他却都推说不知道,她心里就来气,猜他给她打电话也是像容剑一样为秦晋桓说话,她懒得接听,直接掐断,冲容剑说了句“容队,我先回法医室了”,然后快步往法医室走去。/p>

  路上闻泽煜的电话打进来了一次,她仍不接听,索性将手机按静音,这才进法医室。/p>

  没想到和冯如冰还没聊几句,容剑就冲进了办公室:“嫂子,不好了!”/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