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39章 学会走心

第139章 学会走心


  他,他真的要和她离婚?/p>

  这么说来,他这回是承认了他和尹安然的关系?准备正式接纳尹安然?/p>

  好半天,穆语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软软地瘫坐着。/p>

  虽然在心里无数次做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在敲门前也各种告诫了自己,但此时此刻,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翻腾,酸意也骤然袭遍全身。/p>

  秦家少奶奶的名号马上就是尹安然的了?/p>

  眼前晃过尹安然那张总是写满得瑟与傲娇的脸,她顿时很不甘心就这么将秦晋桓拱手相让,更懊悔那天心软原谅了尹安然。/p>

  如果她不原谅尹安然,尹安然就会被困在厕所拉脱水,肯定就没状态觊觎秦晋桓等了。/p>

  等等!/p>

  穆语突然有所觉察。/p>

  秦晋桓对尹安然这么关心,怎么可能狠心逼其吃那么重分量的泻药、还将其堵在厕所里不让去医院?/p>

  她现在绝对有理由相信那是他俩做给她看的戏。肯定是爷爷没听她的话,暗地里给秦晋桓施了压,他不得已才和尹安然演戏骗她。/p>

  不对不对,如果他真的怕爷爷施压的话,这会儿又为什么同意和她离婚呢?/p>

  “每次你和秦少之间出状况,你要么就是没当面问秦少,自己乱作猜测,要么就是不听秦少解释,这本身就是极不理智、对自己和秦少都极不负的行为。”/p>

  蒋雯雯的话突然在耳边回旋。她想了想,决定这次不再乱作主观臆测,毕竟对于和秦晋桓之间的感情,她到底还是有些念想,虽然他总让她失望。/p>

  暗暗定了定神,组织好了语言,她方才转视秦晋桓轻哼:“喂!关于离婚的事儿……”/p>

  “回去再说。”秦晋桓连瞅都没瞅她一眼,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p>

  他这副态度让她很不开心,马上反驳道:“干嘛要回去说?我现在就想和你把话说清楚!我们……”/p>

  “你想怎样就怎样,都随你。现在别烦我。”/p>

  “你什么意思?”/p>

  “拟好离婚协议书给我,我会签字。”/p>

  “你……哼!”穆语气呼呼地扭转过了身子。/p>

  好不容易她主动些,没想到竟碰了这样的钉子,看来秦晋桓此时已铁了心要和她离婚。/p>

  唉……/p>

  一口气暗叹在心里,让她越生堵。/p>

  不行!凭什么让她一个人堵?/p>

  要堵大家一起堵!/p>

  离婚?/p>

  不离!  /p>

  只要她还顶着秦家少奶奶的名号,尹安然和秦晋桓在一起就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正房撕小三那是理所当然。/p>

  她回去就找爷爷要几个保镖,逮着机会一定狠狠地教训教训尹安然,秦晋桓要敢横加阻拦或指责,她就把事情闹大,哼!/p>

  想到这,她脸上浮起了个狡黠笑容。/p>

  因为孙美兰和赵永利的恶性凶杀案还悬着,人们对擎天集团颇有质疑和猜想,为了不让事态恶化,整个擎天集团现在行事都很低调。穆语相信作为擎天集团总裁的秦晋桓,肯定也不会选这种时候在公众视线中出这种有失颜面的风头。再说,就算吃瓜群众不起哄,爷爷也一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p>

  她不想再吃哑巴亏,也不想让秦晋桓看出前奏以防备她,她作出无所谓的样子,掏出蓝牙耳机带上,点开手机音乐,然后闭着眼睛听音乐,一边在脑子里寻思怎么教训尹安然最解气。/p>

  “少奶奶?少奶奶?”/p>

  “啊?!”/p>

  被卞子峻的声音惊醒,穆语才现车已开到门口,而自己竟睡着了,遂打着哈欠下车。/p>

  才走几步,她身后又响起了卞子峻低低的声音:“老板,这份外卖怎么办?”/p>

  外卖?!/p>

  什么外卖?/p>

  “让黄博给她安然过去。”/p>

  秦晋桓满含关心的回答让穆语十分恼火。/p>

  要知道以前他在她面前总是否认对尹安然的感情,没想到他才提离婚,就迫不及待地当着她的面表示对小三的关心。/p>

  嗬,他以为这婚是他想离就离、他想结就结的?/p>

  他未免太不把她当一回事儿了。/p>

  穆语冷冷一笑,率先上楼回房,打开电脑,起草了两份离婚协议书,扔给随后进来的秦晋桓。/p>

  “这是什么?”双手抱胸的秦晋桓,半躺在床上,用眼角瞟了瞟那两张纸。/p>

  “我拟的离婚协议书,你看看。”/p>

  “明天看。”他用手指弹了弹,将两张纸弹至穆语原来睡的那半张床上。/p>

  明天看?/p>

  他的意思是到了民政局再看吗?/p>

  明天看就明天看。/p>

  穆语也不坚持,扔下一句“如果不能满足我在协议书上提的要求,这婚我就不离”,然后拿了睡衣进卫生间。/p>

  等卫生间门合上后,秦晋桓用眼角瞟了眼那面玻璃墙的颜色,知道她选了“墙”的功能,也就是里面不能看见外面,外面也看不见里面,马上拿起一份离婚协议书看起来。/p>

  他想知道她会在他们的离婚协议书上提什么要求。/p>

  跳过协议书必要的文字,他挑重点看,看到乙方唯一的要求是“所有财产归甲方,乙方也必须归甲方”,他顿时乐了。/p>

  这份协议书上的甲方是他,乙方是她。/p>

  这算叫离婚协议书吗?/p>

  不过貌似这样很有趣。/p>

  他随手摸过一枝笔,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摸过另一张纸,准备签字时,突然现这份协议书的内容和上一份不一样,十分意外地收住笔,定睛细看,先是震惊,不过看到最后他再次笑了起来,这次竟笑出了眼泪。/p>

  “甲方名下所有的公司股份、豪宅、豪车、现金均归乙方,乙方归甲方。”/p>

  早知道她提离婚只是想吓吓他,他在路上就不用浪费那么多脑细胞了。当然,他说离婚,确实有因她的不信任而赌气的成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哄她回来的缓兵之计。/p>

  他怎么可能和她离婚?她可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p>

  虽然她划烂他送的白裙子一举让他很不开心,不过想到在尹安然这件事上他让她受了不少委屈,他早就原谅了她。/p>

  “阿桓,你把尹安然精心抚养到了二十一岁,早兑现了对尹安静的承诺,早不欠尹安静什么了,根本没必要再这么纵容尹安然。我劝你现在还是多对嫂子走点心吧,要不然再这样下去,你非得失去嫂子不可!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吃。”/p>

  那天闻泽煜摔门而去后,没多久还是主动联系了他,在电话中语重心长地如是劝他。/p>

  他也意识到自己在处理与穆语的感情时方法不当,很多时候他都是过于自我,根本没怎么考虑过她的感受,所以他想挑时间与她好好谈谈。只是这几天尹安然因病住院,介于尹安然在安城无依无靠,照顾尹安然已成一种习惯的他,不由自主地陪在了尹安然身边。今天接尹安然出院,本打算送尹安然回家后再找穆语,却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p>

  说实话,打开门看见穆语的那一刹那,她失望的眼神真的让他心慌,即便谈判席上面对强劲对手他也从来没这般慌过,只是他没表现出来,因为如今的他早已习惯不用面部表情呈现内心世界。/p>

  他冷冷地拽她下楼,将她塞进车里,又冷冷地同意她提出的离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这些冷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不淡定。但在他没想好如何与她沟通前,他必须装出这份冷意。/p>

  母亲去世以后,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他,世界的中心点便只有他自己,甚至很多时候他的世界也只剩下了他自己。一度他悲观得不愿再爱身边任何一个人,他内心那些细腻的情感早已随着母亲一并归于地下。即使面对自小一起长大的容家兄妹以及因为母亲的渊源而一起成长的闻泽煜,面对他们毫不保留的关心,他也常常会不由自主地选择漠视,也常常会吝啬他们的情感。/p>

  久而久之,他的情感世界里,只剩下被爱,至于关爱他人,他已经不太会了。这么多年,大概只有尹安然一个例外。/p>

  不过他对尹安然的关心,起因于一片愧疚,缘于一个承诺,出于一份责任,慢慢成了一种习惯,与爱情无关。/p>

  他的爱情里,只有穆语。/p>

  闻泽煜提醒得没错,他必须适时反省自己,必须学会对自己的爱情和爱人走心了,要不然她的心会离他越来越远——这绝不是他的初衷。/p>

  放下手中的协议书,他缓缓起身,走至卫生间门口,用胳膊肘撑至门框上,紧闭双唇,双眼定定地看着尚还紧闭着的玻璃门。/p>

  “哗——”/p>

  门开了。/p>

  穆语一边用毛巾擦水,一边低着头往外走,现秦晋桓站在门口时,想收住脚步已来不及,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被秦晋桓禁锢在怀中了。/p>

  “你,你站这儿干什么?!”/p>

  搞不情状况的她本能地伸手想推开他,他却没给她机会,反而将她抱得更紧。/p>

  “喂!你……”/p>

  “别动,让我抱抱你。”/p>

  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柔柔响起,还佯着温热的气息,让她禁不住愣了。/p>

  他刚刚不还囔着要和她离婚吗?怎么突然又变得这么热情了?/p>

  他什么意思?难不成改了主意,不准备和她离婚了?/p>

  她顿时一阵窃喜,纵使知道他改变主意必定另有缘由,但此时她突然不想那么理智去深究那么多。/p>

  他已经很久没和她如此温情亲近,她也很久没听过他如此温柔的声音。/p>

  天知道她有多喜欢这种感觉。/p>

  如果可以,她愿意时间就此静止下去。/p>

  “如果你对秦少主动一点,温柔一点,再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性.感一点,我敢百分百断定秦少对你的态度会大为改观。虽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但你一定要相信男人的下半身行为一定会影响他做决定。”/p>

  她想起了蒋雯雯的话。/p>

  主动……/p>

  垂垂眸,她突然做出了个大胆的举动,扔掉毛巾,勾住他脖子,迅将唇凑过去……/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