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47章 他喜欢男人!

第147章 他喜欢男人!


  尚祺和秦承希怎么会在这儿?还拉拉扯扯?他们不是同学吗?/p>

  小希向来老实胆小,不是爱惹事的主,看样子应该是尚祺在欺负他。/p>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穆语到底不是那么主观的人,为搞清状况,也出于对秦承希的关心,她蹑手蹑脚地靠近灌木丛。/p>

  这时尚祺已将秦承希拽至公园中间的小亭子的护栏处,双手抓住及腰高的护栏,将秦承希围困在中间。/p>

  秦承希似乎十分慌恐,尽量将身子往护栏外倾,一边抵着尚祺胸口,一边弱弱地问道:“你,你干什么?”/p>

  穆语觉察到了秦承希的无助,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忽地一下站直,准备喝制尚祺以强欺弱的行为。/p>

  不想她的喝斥声还没出口,尚祺已先出了声:“小希,你为什么要躲我?我已经三个星期没见到你了!”/p>

  他虽是质问口吻,语气却很温柔,明显不是找碴的意思,知道其中可能有隐情的穆语,马上捂住自己差点出声的嘴,准备继续躲至角落一探究竟。/p>

  “我没,没有躲你。”秦承希低低应声时,也低了头,避开了尚祺的目光。/p>

  “既然没躲我,那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微信和扣扣,微博也不和我互动?”/p>

  “我妈咪为了让我安心养病,不让我碰手机和电脑。”/p>

  “也不让你出门?”/p>

  “我妈咪说外面天冷,我体质弱,容易感冒,让我尽量呆在家里。”/p>

  “那为什么我去你家找你,你也避而不见?”/p>

  “我病了。”/p>

  “病了怎么没见你去医院?”/p>

  “小感冒,在家吃了药。”/p>

  尚祺似乎有些恼:“这么说来,如果今天不是我假装你大哥打电话叫你出来,你是不是仍不会踏出大门半步?”/p>

  “我妈咪说我的身体不宜出门。”秦承希的声音低得穆语都快听不清。 /p>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尚祺咆哮着逼近了他一分。/p>

  “我,我没有。”/p>

  “还说没有?!我告诉你,我早就过问董阿姨了,她根本就没有限制你的自由!是你自己不肯出门,不肯用手机不肯碰电脑!也不肯出来见我!”尚祺似乎很受伤,“你这么封闭自己根本就是为了避免和我接触对不对?你这样让我很难受你知道吗?”/p>

  穆语听傻了。/p>

  尚祺这话是的意思是他喜欢小希?!/p>

  小希是男人啊!/p>

  年轻有为的新鑫传媒新任总裁喜欢男人?搞基?!/p>

  天,难怪小希要对他避而不见。/p>

  “你,你别凶我行吗?”秦承希眼泪汪汪地看着他。/p>

  “对不起小希,我不是故意凶你的。”尚祺的声音陡然变软,连声道歉,“只是这么久没看到你,我很想你。呃……我们同窗那么久,天天在一起,最近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我真的很不习惯。我知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又不细心,你不见我一定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我没做好的地方你告诉我行吗?我会改,一定会改!”/p>

  “不,你很好,不用改。”/p>

  “如果我真的做得好,你就不会这样避着不见我了。”/p>

  “尚祺,我真的不是在躲你,是真的身体不好,”秦承希顿了顿,似是鼓足了勇气,流着泪解释,“我想我的时日可能不多了。”/p>

  尚祺大惊:“时日不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躲在灌木丛后的穆语听到这话同样极为震惊,马上直起身子紧紧地盯着秦承希,等着他进一步的解释。/p>

  秦承希吸吸鼻子,带着无奈继续出声:“我天生体弱多病,在我出生的时候,医生就断言我活不了多久,我能撑到二十岁已经是奇迹了。可是我现在,我现在快撑不下去了。”/p>

  “这这么可能?!不!你必须撑下去!”尚祺突然抱住他,“你能撑二十年,就能撑四十年。你不能撑不下去!为了你父母,为了你大哥大嫂,为了所有关心你的人,你必须撑下去!”/p>

  “尚祺,你别这样行吗?”秦承希哭着要挣开他。/p>

  尚祺也哽咽了,不肯松手:“你不能放弃!听说我,我爹地认识很多名医,他们都会治各种疑难杂症,我带你去找他们,一定可以……”/p>

  “没用的,我的病谁也治不好。我爹地妈咪早就带我去访过各种名医,都无济于事,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你就别费这个心了。”/p>

  “你爹地妈咪带你去看的肯定都是庸医。你别信他们,听我的,我带你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能治好你!”/p>

  “尚祺,我知道你关心我,是真心对我好,我心里也很感动,也很开心这辈子有你这个朋友。只是我……”秦承希深深地叹了口气,擦了擦眼泪,慢慢推开他,“其实我知道早上那通电话是你打的,我大哥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也不会那么温柔地对我说话。就算你今天不约我出来,我也会挑时间约你出来。”/p>

  “真的?!”/p>

  “我要和你告别。”/p>

  “小希!”尚祺眼里才闪出的些许欣喜瞬间黯淡无神,他再次抱住秦承希痛苦出声,“不许你说这种话!”/p>

  “尚祺。”/p>

  轻轻推了推,见推不动,秦承希便放弃了,挨着尚祺腰间的双手伸了伸,似乎想抱住尚祺,但犹豫数秒后,到底还是放弃了,只是默默地流着泪。/p>

  “小希,你把你的症状告诉我,我现在就回去联系相关医生,尽快带你去诊治。”/p>

  “没用的,我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恶疾,病情到了什么程度我自己很清楚。”秦承希话里行间透出的都是绝望。/p>

  “不行!”尚祺松开他,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誓,“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治好你的病!”/p>

  秦承希凄然一笑,转了话题:“尚祺,你喜欢我是不是?”/p>

  突转的话语让尚祺愣了愣,脸上呈出现了几分羞赧与忐忑,却还是郑重地点了头:“我知道自退学以后你总躲避着我,是因为觉察到了我的这种情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接受不来,所以一直尽量克制着它的滋长,也尽量隐藏着,只是我不太会装,被你现了。小希,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么躲避我,根本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我不可能勉强你,更不可能伤害你,你大可以把我对你的感情当成一份纯真的友情。对于我来说,只要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而我又能经常看见你,就心满意足了,别无他求。”/p>

  秦承希垂了垂眸,勉强展出一个笑容:“谢谢。”/p>

  “和我不需要这么客气。”尚祺故作轻松地笑道,“以前你把我当成大哥,以后你也可以把我当成大哥,我愿意当你一辈子大哥。而大哥为小弟做任何事,都是出于真心的爱护,请你别再拒绝我行吗?”/p>

  尚祺说后面这句话时带着恳求口吻,生怕被拒绝。若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说话如此轻柔温婉的年轻人是安城崭露头角的商界后起之秀,安城实力排名前五的新鑫传媒的新任总裁。/p>

  豆大的泪珠突然从秦承希眼眶里急涌,他胡乱擦了把,一边点头,再次说了声谢谢。/p>

  “我要回家了。”/p>

  “小希……”/p>

  “我冷。”/p>

  “啊?对不起。”尚祺赶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p>

  “谢谢。”秦承希这回没有拒绝,反而抓着他的外套裹紧自己,一边吸着鼻子轻语,“我得回家吃药。”/p>

  尚祺急切地拉住他:“把你的病症告诉我!”/p>

  “好,回去我给你微信。”/p>

  尚祺这才松开他:“我送你回去。”/p>

  “嗯。”/p>

  秦承希随即低着头慢慢往前走,尚祺赶忙跟上他的脚步,两人都没再说话,各怀心事地默默并排而行。/p>

  穆语从灌木从中走出来,定定地望着他俩渐渐远去的背影。/p>

  撇开尚祺对小希的痴情,她更想不到秦承希的病竟然到了这种程度。/p>

  眼前晃过秦承希那张总是没有血色、却总是挂着善意笑容的脸,她格外心疼,但又百般不信,毕竟她从来没听秦家人提起过半分有关秦承希患不治之症的事,何况前几天见到董悦芸和秦文滔夫妻,也没从他俩脸上看到任何即将丧子的哀痛。/p>

  也许所谓的即将不久不世是小希编造出来拒绝尚祺的借口呢?/p>

  这么想着,穆语略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断定,准备给秦晋桓打电话,让他调查下这事,万一秦承希真的有病,秦晋桓人脉广,或许能帮上忙呢?/p>

  她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容剑的电话进来了。/p>

  “嫂子,我到了五号公寓楼前,你在哪儿?”/p>

  “我在东边的小公园前。我马上去五号公寓找你。”/p>

  挂断容剑电话,她边走边拨通秦晋桓电话,隐去尚祺的事,只说让他调查下秦承希的病情,并未多言。挂断电话后,她匆匆赶往五号公寓。/p>

  “嫂子,让你等久了。”容剑看见她,不好意思地迎上来。/p>

  “没事儿。我们上去吧。”因为心里还记挂着秦承希,穆语的情绪不高,只能强打精神。/p>

  两人来到位于十五楼的kiki朋友阿谨、的住所敲门。/p>

  开门的是阿谨,听到容剑自我介绍后,打着哈欠把他们迎进去,一边冲房间喊。/p>

  不一会儿,都一脸睡意地走了出来,和容剑与穆语打过招呼后,就随意往沙上一倒,显然都还没睡醒。/p>

  她们仨都穿着薄薄的吊带睡裙,都没穿纹胸,任由春.色若隐若现。/p>

  “容大队长,有什么话你就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半躺在沙一角的阿谨随手拿过盒烟向容剑扬了扬,“你要不要来一支?”/p>

  “不用。”容剑很不自然地应着。/p>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拉了穆语过来,要不然等会儿问话时,他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p>

  “快问吧,问完我们还要睡回笼觉。”abby闭着眼睛囔了句。/p>

  容剑尴尬地低声示意穆语:“嫂子,你来问,我来做笔录。”/p>

  穆语点点头,遂向她们打听起kiki的事。/p>

  “kiki几岁父母双亡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养父母对她很不好,对了,她在十四岁那年还怀过孕,孩子是她养父的。”阿谨先回答。/p>

  “什么?!”穆语和容剑都为kiki养父的畜牲行为感到吃惊。/p>

  “kiki的养父和kiki没有血缘关系,会做出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谁叫kiki长得那么漂亮。”abby突然坐起来忿声接话,“最可恶的应该是她舅舅。kiki怀着孕逃出养父家,找到舅舅求助,她舅舅不但不收留她,还将她送回养父家,还若无其事地对她养父说揍她一顿就不敢跑了。结果kiki被她养父打得小产,导致终身不能怀孕。”/p>

  “她舅舅更丧心病狂行为的还在后面呢,”eve的瞌睡也醒了,咬牙出声,“kiki养父强Jkiki,本来只是想让她帮他家传宗结代,现在见她没了生育能力,加上她又死活不肯留在他家,所以把她送回她舅舅家,并向她舅舅索要当初买她的钱——她当初是被她舅舅卖给养父母家的。她舅舅不肯退钱,于是和她养父一合计,把她强行送到樟树林,kiki走投无路,万念俱灰,经过老板娘调教后,十六岁开始当小姐,一直到现在。”/p>

  穆语和容剑再次震惊。/p>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kiki竟然是被她亲舅舅如此一步一步推入火坑中的。/p>

  如果她们仨说的是真话的话,而王林华又真是kiki的亲生父亲的话,那他两都绝对有杀赵永利的动机。/p>

  从自在天地出来,穆语和容剑的心情都很沉重。/p>

  两人打算先回市局再作打算,没想到还没上车就接到了刘小凡的电话:“容队,不好了,王林华跑路了。”/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