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59章 不许你冒险

第159章 不许你冒险


  “王,王林华?!”没想到容剑一直找不到的王林华,会给自己打电话,穆语吃惊极了。/p>

  “我有赵永利凶杀案非常重要的物证,要亲手交给您,我在凤凰沟凤凰村公交站台等您。”/p>

  穆语心存警惕之心:“你为什么不直接送去市局?”/p>

  “我有苦衷。如果您不信任我,那就算了。”/p>

  “诶!等一下!”生怕他挂断电话,她赶忙改口,“我去!只是凤凰沟挺偏的,我又不会开车,我叫个朋友陪我过去行吗?”/p>

  “不行!只能您一个人来,否则我不会把物证交出去。如果穆法医做不到,那就……”/p>

  “我做得到!做得到!”/p>

  “那好,您现在坐出租车过来,我们半小时后凤凰村公交站台见。记住,如果您带了同伴,我是不会出来见您的。”顿了顿,王林华补充了句“穆法医是好人,我不会伤害好人”,然后挂断了电话。/p>

  “我让黄博去安排。”一听到王林华名字就走过来了的秦晋桓,已然猜到王林华要穆语做什么,立刻往外走。/p>

  “不行啊!”穆语正要跟出去,突然想到尚家父子还在病房,马上回头一脸歉意地冲他们挥了挥手,这才快步往外跑。/p>

  “秦总,有需要尚某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尚会宁以为穆语遇到了难事,赶忙跟出来问秦晋桓。/p>

  “不用,小事儿而已,谢谢。”秦晋桓婉声拒绝。/p>

  “阿桓,你派人去凤凰村,我怕打草惊蛇啊!你看,这个座机电话号码是凤凰沟那片区的,说明他已经到了那边,现在应该就在哪个暗处藏着。”穆语跟着秦晋桓进电梯,一边示意他看她手机,又继续急急出声,“他说有关于赵永利案的很重要的物证给我,如果我带了同伴去,就不见我。”/p>

  “少奶奶,把电话号码给我看看。”黄博插话进来。/p>

  “kiki不是自了?”秦晋桓提醒。/p>

  “哎呀,我把这一茬给忘了。”见黄博已记下电话号码,穆语马上点开容剑手机拨打,“我得给容队打电话确认下这事儿,如果kiki真是凶手,那我就没必要去赴王林华的约。”/p>

  说话时,容剑及kiki自的事。 /p>

  “kiki确实承认了她是杀死赵永利的凶手,也说了杀人动机,”容剑应道,“却不肯交待杀人过程以及杀人凶器,只一个劲儿地让我们定她的罪。我总觉得她在掩饰什么。”/p>

  穆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将王林华约见自己、自己并准备去赴约的事挑重点说给容剑听。/p>

  “你不能一个人去!这很危险!你等等,我现在就去布控!”容剑显然心里也有和她一样的猜测,立刻表示反对。/p>

  “现在布控已经来不及,如果被他现,他就不会出来见我啊。”/p>

  “不见就不见!你安全第一!”/p>

  知道容剑在顾虑什么,穆语看了眼秦晋桓,一脸坚定:“为了破案,我必须去!”/p>

  “嫂子!”/p>

  “容队,赵永利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就算王林华真杀了他,那也是他罪有应得,怨不得别人。我相信王林华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好了,先这么说,等我见过王林华再联系你。”/p>

  穆语挂断电话,微笑着安慰拦住自己的秦晋桓:“阿桓,别担心,没危险的。”/p>

  “你说没危险就没危险?”秦晋桓半分不让步,“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即将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你只是一个小法医,不是公安干警!”/p>

  “法医也是公安系统的人!有责任有义务配合破案!”说到这,她声音又软了些,带出几分乞求口吻,“阿桓,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p>

  “不许让你冒险!”/p>

  穆语想了想,退了一步:“要么让黄博冒充出租车司机陪我去,这样你总放心吧,一个黄博至少可以敌过四五个王林华呢。”/p>

  “既然你非去不可,那我陪你去。”/p>

  “不行!”/p>

  “就这么决定了。”秦晋桓拉她往外走,一边吩咐黄博去拦出租车。/p>

  “阿桓!你不能去!阿桓!阿桓!”/p>

  见劝不住秦晋桓,穆语一时左右为难。她既不想让秦晋桓去冒险,又想搞清楚极有可能是真凶的王林华约见她到底要搞什么名堂。/p>

  她有预感,王林华约见她绝不是想把她绑作人质这么简单。/p>

  “老板,我已经查到王林华联系少奶奶的公用电话的位置,”黄博并没有去拦出租车,而是急切地打断他俩的争执,“弟兄中有老家是凤凰村的,我已经让他带着程祥几个先过去了,他还联系了他老家的兄弟出来查探,现陌生人会立刻通知我们。您是公众人物,估计王林华都认识您,所以您不适合冒充出租车司机,让我来吧,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少奶奶。”/p>

  穆语赶忙附和:“对对,让黄博去吧,他面生,王林华肯定不会怀疑他。对了,我还有这个呢。”/p>

  她从包里摸出一把金制解剖刀。/p>

  秦晋桓有些意外:“这套刀你不是都还给我了吗?”/p>

  她嘿嘿一笑:“以前不是和你赌气吗?现在气消了,就从你书桌抽屉里偷偷拿回来了。好了,没时间磨叽了,黄博办事你放心,我没事儿的,我很快就会回来。”/p>

  见一部出租车停在面前,她将解剖刀收好,马上坐了进来。/p>

  见她态度无比坚决,知道拦不住她,秦晋桓十分无奈,却也没再劝阻,转而再三叮嘱黄博。/p>

  黄博一边应声,一边将出租车司机打走,然后驱车往城外赶去。/p>

  随着目的地的接近,坐在车后座的穆语心里也越来越紧张,虽然知道黄博和程祥早有准备,可毕竟她要见的人极有可能是一个杀人犯。/p>

  车子终于在凤凰村公交站台停了。黄博回头看她。/p>

  十几分钟前,他接到了程祥电话,说在凤凰村西的土地庙现王林华踪迹,五分钟前,他又接到程祥电话,说王林华潜伏在凤凰村公交站台附近。/p>

  穆语没动身形,只是惊慌地看着被路灯照亮着的车窗。/p>

  下雨了,车窗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水珠。/p>

  “少奶奶,您……”/p>

  穆语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黄博的话,也将她惊得全身颤。/p>

  这次是个陌生手机号码。/p>

  “少奶奶?”见她只是盯着手机,却一直没接,黄博诧异地看着她。/p>

  全身冷的她,强使自己镇定,用抖的手接通电话。/p>

  “穆法医,请您下车,往前走十多米,然后顺着右边的乡间小道往前走,我在那边等你。”果然是王林华。/p>

  “你,你不是说好在公交站台见的吗?”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在跟着身体一起抖。/p>

  “穆法医,请放心,您是好人,我绝不会伤害您,我誓!”/p>

  “我……”/p>

  “您过来,我把物证给您。”/p>

  这句话给了她动力,她紧握住手机,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紧咬着牙拉车门。/p>

  “少奶奶!”/p>

  “没事儿。”她强撑着下车。/p>

  “伞!”黄博从一侧摸出一把折叠伞,同时掏开副驾车窗,将伞送出去。/p>

  “谢谢。”穆语接过伞,慢慢撑开,低头做了回深呼吸,然后强打着精神顺着王林华说的方向走去。/p>

  没人知道她此时心里有多害怕。/p>

  下雨天,夜晚,她只身一人,再加上一个和杀妻狂魔长得极为相像的王林华,这情形和十年前的那个惊魂的雨夜太像,只差一个被砍头的女人。/p>

  雨越下越大,脚步越来越沉,心越跳越快,她心底的恐惧感也越甚。/p>

  别怕,穆语别怕,没事儿的,王林华不是那个恶魔。别怕,程祥和兄弟们都在暗处保护着你呢。/p>

  瑟瑟抖的穆语,一边极力安慰自己,一边在乡间小路慢慢地往前走着,同时惊惶地向四下扫视。/p>

  幸好这条乡间小路也有路灯,虽然路灯不太明亮,却也足以为她壮胆——有路灯,起码程祥他们可以看到她并保护她。/p>

  在乡间小路上走了三四十米,一个男人突然从一颗树后窜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吓得她手中的伞都差点掉了。/p>

  “穆法医,是我。”/p>

  王林华?/p>

  穆语借着昏暗的路灯定睛而看,见果然是王林华,心下越胆战心惊,结巴着问道:“王先生,您约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不知……啊!你,你要干什么?!”/p>

  “穆法医别误会,别误会。”王林华慌忙将手中的刀反手放到后面,急声解释,“我可没有对您图谋不轨的意思,这是凶器!杀赵永利的凶器!”/p>

  藏在枯草堆中的男人手中的家伙早已瞄准王林华脑袋,见他将刀收回,这才暗松一口气,松开已然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继续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王林华的一举一动。/p>

  “凶器?我看看!”这边,穆语极力克服内心的恐惧,睁大眼睛盯着王林华,待王林华将手再次伸出来,她才注意到刚刚差点把她吓坏的菜刀其实装在一个透明塑料袋中。/p>

  “准确来说,这是切碎赵永利心脏的凶器。还有这个,”他又扬起一个透明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个白色的纱布口罩,“这是用来迷晕赵永利的口罩。”/p>

  “这也是你要交给我的物证?”/p>

  穆语仔细瞅了瞅,目测口罩大小与她之前在赵永利尸体上提取的印痕差不多吻合,她心里已有底,却还是带着不相信查问,“你怎么会有凶手作案的工具?”/p>

  “因为我就是凶手——杀死赵永利的凶手,”王林华脸色和语气都很平静,“他的死与kiki无关。”/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