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60章 真凶浮现

第160章 真凶浮现


  “你真的是凶手?!”/p>

  话才出口,穆语就惊得连退三步,生怕自己这口气会激怒用极为残忍手段杀死了赵永利的王林华。/p>

  “是的,我是凶手,kiki不过是为我抵罪。”站在原地未动的王林华,依然波澜不惊。/p>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p>

  王林华淡淡一笑:“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是她亲生父亲,她不想我在牢里受苦。”/p>

  “你真是她亲生父亲?可你看上去不过三十四五岁啊!”虽然验过dna,穆语始终有些怀疑。/p>

  “保养得好而已。”王林华含糊带过,直入主题,“穆法医,kiki是无辜的,所有的事情都与她无关,都是我做的,希望您能把我的话转告容队长,让他把kiki放出来。”/p>

  边说他又边将两个装着物证的袋子呈至她面前,“这两个都是凶器,虽然上面的血渍和我的指纹都被我清理了干净了,但您可以拿它去比对现场的痕迹,相信一比对您就会知道结果。”/p>

  穆语没接,只是轻声质疑:“你为什么不带着它们去警局自?”/p>

  “我还有点事情没做完,”王林华垂了垂眸,“请穆法医再给我点时间,天亮之前我一定会去自。”/p>

  “你不会想去找宫立兰报仇吧?!”/p>

  “我找她报什么仇?她和我又没仇怨。我只是想买点纸钱烧给kiki的妈妈,求她保佑kiki,”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要是进去了,就再也没机会给她烧纸钱,这是最后一次给她挂钱。”/p>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p>

  “我不后悔。”王林华叹息的脸上换上了咬牙切齿的痛恨,“我一点都不后悔杀赵永利,他该死!我还嫌让他死得太痛快了,要是时间允许,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p>

  想到赵永利确实可恨,穆语一时不知说什么好。/p>

  “穆法医,您别害怕,我也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不会伤害无辜之人,我只是杀了该死的人。”他脸上又换上了少见的慈爱之色,“穆法医,你和kiki应该差不多大吧。这么多年,每次看见和kiki年纪相仿的小姑娘,我都会特别喜欢,都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希望你们这些女孩都能幸福快乐,千万别像我家kiki……”/p>

  因为哽咽,他没再说下去。/p>

  穆语突然有些同情他,一时间也不觉得他的样子可怖。只是想找句话安慰他,又不知该说什么。/p>

  好在王林华很快就调整了状态,将两个袋子塞给她,一边道:“穆法医,麻烦你把我之前的话转告容队长,只要他放kiki回家,天亮之前我一定会去警局自,还会配合你们交待详细的犯罪过程。但如果你们不让我完成最后的心愿,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配合你们——凶器上没有我的指纹和dna,不能做为指证我罪行的直接证据。”/p>

  说到这,他又从口袋掏出个小纸包冲她扬了扬,“这里面装的是氢化物,我已做好随时自杀的准备,如果警方强行逮捕我,我就选择立刻自杀,到时候你们不但没抓住真凶,反落得个栽赃并逼死老百姓的罪名,那就得不偿失了。”/p>

  “别,别,不是还没到自杀的地步吗?”穆语连忙劝慰,“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局领导的。”  /p>

  “那辛苦穆法医了,好人会有好报的。”/p>

  “诶!”/p>

  “什么?”转身欲走的王林华顿了步。/p>

  “那个……城西小树林孙美兰的案子也是你做的吗?”穆语试着问道。/p>

  “是的。”/p>

  “为什么杀她?!你和她有什么仇怨?”/p>

  “你们的疑问等我自后,会详详细细说给你们听。我先去办我的事,您放心,我不会再伤害无辜之人。对了,您刚刚坐来的出租车在哪儿?”/p>

  “在,在村道上。”/p>

  “谢谢。穆法医,麻烦您尽快让警局把kiki放出来,kiki被放出来后,请您给我个信息,我也好在办完自己的事后,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回去自,以兑现对您的承诺。”/p>

  王林华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大道上跑去。/p>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五味杂陈。/p>

  虽然这个人长得和杀妻狂魔很像,但带给她的感觉明显不一样。她对王林华和kiki充满了同情。/p>

  “嫂子,你先回去吧。”/p>

  耳边响起容剑的声音,她才陡然回过神来,慌忙问道:“容队,你都听到了王林华的话吧?”/p>

  原来在她从城里来城郊时,容剑给她打了电话,要她在见王林华时,将手机置于和他的通话状态,让已藏匿在附近的他好随时做好应变对策。/p>

  “嗯,听到了,嫂子,你做得很好。剩下的事儿交给我来处理。”/p>

  “那王林华给我的东西怎么办?”/p>

  “给程祥。”/p>

  “阿桓?”回头一看,见果然是秦晋桓,她顿时表示诧异,“你怎么在这儿?什么时候来的?”/p>

  “老板在您黄博送您到这儿之前就赶过来了。”程祥一边接过她手中的袋子一边解释。/p>

  穆语这才明白之前黄博为什么会一改平时开快车的习惯,稳稳当当地开着车。她之前还以为是晚上的原因,没想到他是在等秦晋桓他们先到。顿时有些愧疚加感动地看向秦晋桓。/p>

  “嫂子,你先跟阿桓回去。我挂了。”和容剑还在通话中。/p>

  “诶,等一下!如果你们放了kiki,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好给王林华信息。”/p>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请示领导。”容剑说完挂断了电话。/p>

  “冷吗?”秦晋桓已解开棉衣,将她拉入怀中。/p>

  她将手机放进口袋,一边将冰冷的双手环进他暖和的腰间,一边仰脸认真道:“有你在,就不冷。”/p>

  因为王林华说了不会再伤害无辜之人,容剑又说了后面的事他会去处理,她一直紧绷的心总算略微松了口气。/p>

  “我们回家。”待她略微调整站姿后,他一手握住她另一只手,一手紧搂住她的肩,引她往村子方向走。/p>

  猜他们的车停在村子里,她也没多问,冲他一笑,然后跟上他的步伐。/p>

  只是走着走着,她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p>

  “阿桓,刚刚和我王林华的对话你应该听到了吧?”/p>

  “嗯。”/p>

  “但凡赵永利善良一点,我想王林华也不至于这么对他这么残忍吧。”/p>

  “万事皆有因,必有果。不能绝对说谁对谁错谁是谁非。”/p>

  穆语笑了起来:“怎么才一小时没见,你变成哲学家了?”/p>

  “就事论事而已。”/p>

  正说着,秦晋桓手机响了,见是尚祺的,马上接通。/p>

  “秦总,您和嫂子的事儿处理好了吗?”/p>

  “处理好了。”/p>

  “不要紧吧?”/p>

  “没事儿。”/p>

  “哦,那就好。”尚祺随即表示感谢,“秦总,谢谢您这么支持我和小希,您放心,不管小希手术后如何,我都会尽我最大的能力照顾她的。”/p>

  “嗯。你身体还没康复,自己注意点。”/p>

  “谢秦总关心。”/p>

  “还是叫大哥吧,反正嫂子已经叫过了。”/p>

  尚祺没喊他大哥,只是在电话里讪笑,不过能听出来他很开心。/p>

  “你什么时候叫过我嫂子了?”/p>

  隔着手机听到秦承希的声音,穆语十分意外:“他俩在一起?缨缨不是带小希离开了吗?”/p>

  秦晋桓已挂断电话,笑着解释:“应小希要求,今晚十二点走。”/p>

  穆语马上明白个中原因,笑了起来:“果然是你侬我侬啊。他们在哪儿?咱去看看他们吧。”/p>

  “当电灯炮?”/p>

  “不是啊!我就是想看看小希幸福而笑的样子,我几乎没见他笑过。”/p>

  她这么一说,搅得秦晋桓也动了心,顿住脚步看了她几秒,突然说了句:“那就去看看?”/p>

  “好啊!”/p>

  两人一拍即合,一并迈起了欢快的脚步往村口停车的地方走去。/p>

  四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闻泽煜为秦承希安排的秘密住所。/p>

  是容缨开的门,穆语才进去就见秦承希和尚祺紧挨着坐在沙上说话——两人虽然脸色仍很苍白,但都笑得灿烂极了,她顿时与秦晋桓出了会心的笑意。/p>

  “大哥,嫂子,你们怎么来了?”秦承希才看到秦晋桓两人,慌忙推开尚祺,灿烂的笑容顿时变成了腼腆的娇羞。/p>

  “来看看你,怎么样?感觉好些没?麻药都醒了吧?”秦晋桓倒没顺势打趣他。/p>

  “醒了。大哥,我没事儿,我好着呢。”/p>

  “是人缝喜事精神爽。”闻泽煜从厕所里走出来,笑着调侃。/p>

  “泽煜?你怎么也在这儿?”穆语有些意外。/p>

  “因为我关心小希啊。”/p>

  “还不是因为缨缨在。”/p>

  “喂!阿桓,给点面子嘛。”闻泽煜抗议秦晋桓不留情面的戳穿。/p>

  “你脸皮够厚了,不需要给面子。”/p>

  “唉,交友不慎啊。不理你们了,我去找小缨缨。”/p>

  “别找了,我来了。”/p>

  容缨笑着端出个托盘出来,托盘上搁着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小希和尚祺都没吃晚饭,我给他们煮了点面。”/p>

  “哇,好香啊。”香葱的香味刺激了穆语的食欲,让她眼睛光。/p>

  “锅里还有,嫂子,我给你盛去。”/p>

  “我和你一块儿去。”穆语也不见外,跟容缨一起进厨房。/p>

  “嫂子怎么这么馋了?别是怀孕了吧?”闻泽煜嘻笑着用胳膊肘碰了碰秦晋桓,见秦晋桓扔了个白眼过来,他马上又嘻笑着靠近戏谑,“你和嫂子在一起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莫不是你那玩艺儿不行?要不要我给你整点大补药吃吃?”/p>

  “你留着自己吃吧,多吃点儿,吃不死你。”秦晋桓说罢,冲厨房喊了声,“缨缨,给我也来碗面。”/p>

  晚饭吃得早,加上之前没胃口,根本没吃什么,现在晚上十点多,心情舒畅了些的他,也觉得饿了。/p>

  “诶,好,我马上给你盛。”容缨在厨房应罢,继续回答穆语的问题,“我朋友在平城有个度假村,那里环境很适合小希调养身体,我打算带小希去那边先住个把月。”/p>

  “平城?”/p>

  “嗯,你去过吗?”/p>

  “我家是从平城搬过来的。”才说出这话,穆语就有些后悔,赶忙端起面往外走,生怕容缨多问起平城的事。/p>

  “原来你是从平城搬来的啊?”容缨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仍一边盛面一边自语,“不知你原来住平城哪个城区,我朋友的度假村在北城区,听说以前那儿是个安居小区。”/p>

  穆语听到安居小区几个字,全身一颤。/p>

  曾经她家就住在安居小区。/p>

  “安居小区?阿桓,是你上次让子峻调查的那个安居小区吗?”闻泽煜随口接了句话。/p>

  “泽煜!”/p>

  秦晋桓的喝斥声还没完,就听得“晃当”一声,穆语手中的面碗已摔落在地,一脸惊慌失措之色。/p>

  “小语!”只道触动了她不愿回的往事,秦晋桓赶忙上前想扶她。/p>

  “嫂子?”/p>

  “怎么了?”/p>

  其他几人都紧张地看向她。/p>

  她无视他们,用抖的手飞快拨通容剑电话:“容队,你跟着王林华吗?”/p>

  容剑显然很沮丧:“他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才进城就跟丢了。”/p>

  “糟了!”因为过于紧张,她声音都变了。/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