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70章 释怀

第170章 释怀


  穆语惊讶地左右看看:“你们认识?”/p>

  辛亦涵盯着eve左看右看,最后摇了头:“我没印象。是不是认错人了?”/p>

  “没有啊,帅哥,我们在……”/p>

  “行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看帅哥?”Linda有些恼地打断了eve的话。/p>

  eve遂缩着脖子冲辛亦涵呲了呲牙,赶忙垂跟上队伍。/p>

  穆语看着队伍快声对辛亦涵道:“亦涵哥,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会坐同事车回去。”/p>

  “正好我上午也没什么事儿,和你一起进去给逝者鞠个躬吧,听了他们的故事,我觉得挺心酸的。”/p>

  见辛亦涵挺动容的样子,穆语倒没拒绝,点点头,和他一起跟上众人脚步。/p>

  来到秦晋桓为罗家父女安排的墓地,在容剑等人的指挥下,分别将两人的骨灰放入早按好的墓穴之中。/p>

  默默地看着工人们有条不紊地将剩下的事宜完成,穆语心情很复杂。/p>

  虽然罗明安很可怜,杀妻也是事出有因,当时也没有伤害她,但到底给她精神上造成了那么大的创伤,要不是她遇到了辛亦涵,只怕她这辈子就毁在罗明安手上了。/p>

  亦涵哥是她生命中的大贵人,遇到他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p>

  心里想到辛亦涵,她便下意识地偏了偏头——他就站在她身边。/p>

  辛亦涵和她以及所有人一样,视线都落在正在慢慢完工的墓穴上,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她的目光才转过来,他竟也看向了她,四目相对时,眼神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韵味。/p>

  她在怔,他亦在出神。/p>

  “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你可以的!对,就是这样,很好!小语,你真棒!”多年前他像大哥哥一样、温柔中又带着严厉的鼓励话尤在耳边。/p>

  她不知道他为了让她走出阴影做过多少努力,也不记得他说过多少鼓励她的话,只记得第一次有勇气正视他双眸的情形,虽然当时与他的对视不过两三秒,但他那双像弯月似的含着盈盈笑意的双眸从此就刻进了她心里。/p>

  从那以后,伴着他对她日益增长的溺宠,她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也越来越久,直到后来只要看见他,她就不舍得移开视线,要不是怕被人笑话,她恨不得将目光永久地定格在他身上。/p>

  “小语,这个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p>

  “小语,这个很好玩,你要不要看看?”/p>

  “小语,这个故事很精彩,我讲给你听?”/p>

  “小语,文化知识很重要,你可得好好学啊。”/p>

  “小语,哥希望你将来能做个有出息的女孩,哥辅导你高考复习吧。”/p>

  “小语,你真聪明,一学就会,哥为你骄傲。”/p>

  “小语……”/p>

  往昔与辛亦涵亲密互动的点点滴滴赫然出现在穆语眼前。/p>

  此时此刻她突然理解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真正含义。/p>

  是的,假如那天她不下楼倒垃圾,就不会目睹罗明安杀妻事件,就不会因受惊过度而形成心理阴影,也就不会引起辛亦涵的关注,更不会引出她和他之间的一串暖心故事。/p>

  虽然他只当她是妹妹的现实曾让她非常伤心,但早受他乐观影响极深的她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反而变得更加坚强,最后还坦然地面对了他与尹筱恬之间的感情——当然,这个接受的过程、真的很不好受。/p>

  “爱情的产生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没有先来后到之说,有的只是倾心与否。她爱他,他爱她,他不爱你,这就是现实,接受吧,少女。”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以辛亦涵女朋友身份出现的尹筱恬后,在蒋雯雯面前哭得稀里哗啦时,蒋雯雯文绉绉安慰她的话。/p>

  “只有‘因为爱情’而走到一起的婚姻才是理想的婚姻。”她的亦涵哥显然也看懂了她的心思,紧握着尹筱恬的手含蓄地和她说了这句话。/p>

  “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生怕自己失去理智,她总拿村上春树的这句名言时时告诫自己。/p>

  她还在他送给自己的学习笔记本上抄着徐志摩的这诗:“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p>

  她已在她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了他,而他过得很幸福,她应该无憾。/p>

  “嫂子,别难过,我想此时此刻这对父女应该是开心的,毕竟他们从此以后可以相依为命。”/p>

  耳边突然响起容剑低沉有力的声音,穆语一个战栗惊醒过来,数滴水样的东西便滴落在了她交叉在身前的手背上,她以为下雨了,下意识地抬眼,才现这竟是自己的泪水。/p>

  她竟然哭了!/p>

  因为回忆而哭!/p>

  陡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慌慌张张地擦着眼泪,一边偷瞅四下,生怕被人看出点什么。/p>

  这时,辛亦涵适时出感慨:“小语,你还是这么善良。”/p>

  “不是我太善良,是他们太可怜了。”为掩饰内心的慌乱,穆语不敢再恨辛亦涵,将视线落至墓穴上,才现工人们已经忙得差不多了,同事们则在墓碑前再一次进行告别。/p>

  “嫂子,过去鞠个躬吧。”/p>

  她微微颔,暗做了个深呼吸,走到罗明安墓碑前,第一次无比认真地看着墓碑上他的照片。/p>

  这是容剑专门请高人为他画的像,画像上的罗明安面容沉静,略带微笑,年轻帅气,乍一看很有某位当红男明星的颜值与气场,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沾不上边。/p>

  盯着看了数十秒,她心里完全没有一丝不适感,反而有种朋友似的亲切感。/p>

  这一刻她知道她已释然,已彻底克服困扰多年的心理阴影。/p>

  这就是纵使秦家爷孙俩百般阻挠她都非来这里不可的原因。/p>

  此时此刻,她全身莫名轻松。/p>

  “小语,恭喜你。”/p>

  她侧头,对上他满含欣慰的笑脸,她明白他笑容中的含意,心顿时僵了僵。/p>

  他总是能看懂她的心思,那她刚刚的失态他岂不是也看在了眼里?/p>

  “嫂子,我送你先回去吧。”容剑并没注意到什么异样,见她鞠完躬,马上这么说。/p>

  穆语还没应声,辛亦涵已先出了声:“容队长,让我送她回去吧,我要去公司,顺路。”/p>

  “诶,老朋友,不如顺便连我们几个一起带上吧,我们也要回市区。”eve又凑了过来。/p>

  “我们认识吗?”辛亦涵茫然地看着她。/p>

  eve听言嘴一撅:“帅哥,你也忒健忘了吧?那天你来樟树林送快递我还请你喝了饮料呢。”/p>

  “送快递?!”穆语一脸诧异。/p>

  她的亦涵哥可是上市公司老板,虽然不能和秦晋桓比,但身份也是不菲,怎么会送快递呢?/p>

  “哦,原来是你啊,”辛亦涵恍然大悟,顿表歉意,“不好意思,你没化浓妆我一下都没认出来。”/p>

  随即他又笑着向穆语解释,“前几天我的快递公司一工人在送快递途中遭遇车祸,正好被我和筱恬碰见,伤者受伤比较严重,派送的快递也滚了一地。我怕快递遗失或破损会让公司名誉受损,便让筱恬开车送伤者去医院检查,我把快递收拾好,当了半天快递工——你知道的,我是送快递的出身,这对于我来说是小菜一碟。送到樟树林时,这位姑娘很热情,说我送快递太辛苦,愣是给我送了杯饮料。”/p>

  他侧了侧头,“姑娘,谢谢啦。”/p>

  “原来你不是快递小哥,是老板啊。”eve笑着摆摆手,“不用谢啦,我叫eve,下次来樟树林我请你喝酒。”/p>

  “a瞪了一眼eve,“拜托你别在外面别老提樟树林行吗?”/p>

  eve一脸懵逼:“为什么不可以提?那儿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啊。”/p>

  “又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工作。”/p>

  abby这么一嘀咕,eve才明白什么意思,冲辛亦涵讪讪地呲了呲牙,有些沮丧地走开了。/p>

  “虽然我们的工作不太体面,好歹比那些以偷抢讹诈勒索他人为生的混蛋强。”阿谨有些不满地护着eve。/p>

  eve一听又来劲了:“就是,我们也是付出了劳动和辛苦才赚的钱。”/p>

  “行了行了,又不是开辩论会。”感情最好,所以这会儿根本没心情和她们争执,“咱四个人,加穆法医就五个人了,这位先生的车也坐不下,咱打车回去吧。”/p>

  “这里车不好打,我派人送你们过去。”容剑遂给刘小凡下指示,“你送送她们几个。”/p>

  “保证完成任务。”刘小凡立刻热心地引Linda几人下山。/p>

  那天容剑把kiki留的视频给他看,他还是不放心,一大早还是去做了hIV检测,直到报告出来,他才彻底鲜活起来,n次在容剑面前夸kiki的心灵纯洁,因而对kiki父女安葬的事也特别上心,对kiki的姐妹也很热心。/p>

  “嫂子,你不走?”见穆语还顿在原地,才迈步的容剑又折了回来。/p>

  “容队,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去看看阎大哥和阎大娘。”/p>

  阎小兵母子俩的墓地与kiki父女俩的墓地相距不远。/p>

  “那……行,这儿风大,记得早点回去。”见辛亦涵没走的意思,容剑迟疑了一下,到底没再多说什么,和同事们一起离开。/p>

  穆语引辛亦涵来到阎家母子的墓前,将早准备好的鲜花放至墓前,默默地鞠了回躬。/p>

  “阎小兵……那个窨井盖杀手?”/p>

  当时这件事在网上也很轰动,所以辛亦涵有印象也不足为奇。/p>

  穆语点点头,有些难过:“他成为窨井盖杀手是有原因的。”/p>

  “我知道,网上的相关新闻我看过。”辛亦涵习惯性地拍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因者能生,果者能生,有因则必有果,有果则必有因,是谓因果之理。”/p>

  穆语听言愣了愣,顺着他满中佛学的话叹声道:“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唉。”/p>

  她明显拉长了“放不下”三个字的音,让辛亦涵面色明显一僵,眼神中带出一抹痛苦之色,微怔数秒后,微叹了一口气,才低低出声:“既然求不得,那就不求,哪怕放不下,也得放,否则会徒增不必要的苦痛。”/p>

  说罢,他看向了阎小兵母子俩的墓碑,再次叹息,“人生短短数十载,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要尽量让自己开心,明白吗?”/p>

  “可是……”/p>

  “有时间约你嫂子出来聊聊天,学学她的乐观豁达。”/p>

  “嫂子”二字瞬间击散穆语所有藏在心里想说的话——那些很久以前就想对她的亦涵哥说却从来没说过的话——这也是她的一个心结,但是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解开,每次她说到关口时,就会被他岔开或转移话题。虽然她明白他的意思,但有时候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p>

  “好了,别哭了。”/p>

  他的手触及她的脸,她才现自己竟又一次泪流满面。/p>

  “亦涵哥……”/p>

  正好一阵冷风吹来,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他马上双手抚至她双肩,柔柔轻问:“冷吗?”/p>

  熟悉而满含关切的声音让她鼻子一酸,随即低头轻泣。/p>

  “小语,别哭。”/p>

  “亦涵哥……”/p>

  “唉……”/p>

  他轻叹一口气,一个情不自禁,将她搂入怀中。/p>

  “嗯哼!”/p>

  秦晋桓?!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