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74章 小鸟医人,根治百病

第174章 小鸟医人,根治百病


  只见快递盒里放着一套香.艳四射的情趣内内以及两盒避.孕.套。/p>

  肯定不是亦涵哥送的,亦涵哥肯定不会送她这种东西。/p>

  那会是谁送的呢?/p>

  她烟视媚行地看着极为吸晴的两样东西。/p>

  如果秦晋桓没和她怄气,她肯定会怀疑是秦晋桓送来逗她的,不过她觉得他这会儿肯定没心情和她开这种玩笑。/p>

  为搞明白这是谁人所为,她含羞带怯地将内内和套套倒至床上,仔细翻找。只是将两样东西都拆开翻遍,她也没有现一丝有关寄信人的信息。/p>

  不过在这个翻找过程中,她眼前几次晃过蒋雯雯来的那些羞羞的文字,心中已有了答案。/p>

  将东西扔至床上,她拿来她是不是给自己寄了快递。/p>

  “就收到了?哇噻,你亦涵哥的飞人快递果然神啊,我才下单十几分钟,竟然就把货送到了!怎么样?我服务周道吧?”蒋雯雯嘿嘿地笑了起来。/p>

  “谁要你服务周道了?”穆语红着脸轻啐,“又用不上。”/p>

  “你不想救你亦涵哥了?!”/p>

  “想啊!我只是,只是想先试试看向阿桓解释,如果他肯听我的解释,那就……”/p>

  “喂!穆小语,我问你,你和秦少领结婚证已经两三个月了,这两三个月来秦少只碰过你一次,你是想憋坏秦少的男性功能还是想把他往别的女人床上推?”/p>

  “说什么呢?”好友直白的话让她霞飞双颊。/p>

  “有什么好害臊的?‘食色性也’可不是我蒋雯雯一个人的观点。行了行了,别磨叽了,快点儿洗白白把‘新衣服’换上,躺床上等秦少去吧,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好了,我还有事儿,不陪你唠嗑了。拜。”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蒋雯雯又补充了句,“小语,你亦涵哥的命运可完全掌握在你手上啊,这事儿是因你而起的,你必须负责到底啊。”/p>

  穆语有些泄气地挂断电话,对着床上两样东西看了又看,眼看就快到九点了,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拿起了情趣内内进卫生间。/p>

  在雾气氤氲的卫生间里,她比划了好半天情趣内内,虽然难为情,最终还是将它穿在了身上,不过出卫生间时她又在外面套上了睡袍。/p>

  其实偌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不过出卫生间时她还是像做贼似的,踮着脚猫着腰飞快冲到床上钻进被窝,并迅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才略微松一口气,仿佛有人在房间里盯她一样。/p>

  才九点半,离秦晋桓说回来的时间还有半小时。/p>

  别这么早回来,最好别回来。心底突起的祷念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p>

  如果他今晚不回来,她见不到他,没办法消除他对辛亦涵的误会,那他就会在明天的董事会上宣布收购永宜实业的事啊!/p>

  唉……/p>

  “小语,别担心,秦少对我很客气呢。”下午她给辛亦涵打电话,拐弯抹角地问及秦晋桓找他的事,他如是告诉她。/p>

  很客气?她在心里苦笑,她当然知道亦涵哥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不想她担心,就像她从来也不愿让他为她担心一样。只是他不知道她比他更了解秦晋桓:秦晋桓向来嚣张跋扈,一般人都不会放在眼里,他越客气,对方要面临的危险就越大。/p>

  虽然识破了辛亦涵的谎言,但她还是没点破,强装出欣慰的口吻应和他,甚至还虚伪地出了几声表示开心的笑声,直到挂断电话,她才让苦涩滋味在心里任意蔓延开。/p>

  “傻丫头,你这还叫苦日子穷日子?相比我读书时过的日子,你简直幸福得不要不要的呢。我如果不是学习成绩好,校长和老师几次三番来我家劝我爸妈,我早退学了——倒不是我爹妈不让我读,实在是家里穷,他们能力又小,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学校免了我的学杂费和住宿费——中学离家远,必须坐校,还破例为我提供免费的午餐,但早餐和晚餐的钱家里还是常常供应不上,我不得不每天在早餐和晚餐之间选一餐吃,另一餐就灌自来水填饱肚子。现在想想那时的日子,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啊。”/p>

  这是她曾经有一次向辛亦涵抱怨学校食堂太难吃时,他对她说的话。她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因为他很少很少在她面前提及他的过去。用他的话来说,他过去的日子实在太酸楚,不忍回。/p>

  虽然至今她都无法想象他曾经的日子到底有多苦,但她知道他急于挣扎出贫困境地的决心与毅力。/p>

  那年他刚搬来她家隔壁与人合租,每天早出晚归工作,不辞辛苦。她妈妈偶然一次现他很从专业角落分析她的病症并给予适当安抚,效果还不错,立刻奉他为上宾,三天两头请他来家吃晚饭,让他陪她聊天,伴她学习。/p>

  那个时候,他是她唯一的朋友。/p>

  在他的耐心引导下,她终于有了勇气踏出家门,有了热情与人交流,有了信心拿起书本。不得不说他在学习方面真的很有方法,只用半年时间,就帮她把有所落下的功课都补了回来,送她送高中课堂以后,在他的辅导下又连跳两级,到下学期末时和高三学生一起直接参加了高考,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顺利进入安城大学。那时候,除却下雨天她还会做恶梦外,其他她已和正常同龄女孩没有两样。 /p>

  她进入大学时,他已经是公司老总,事业蒸蒸日上。偶尔她再及他以前的生活时,他总是笑着说:“我喜欢看美好的未来,不喜欢缅怀艰难的过去。如果可以,我情愿一辈子往前看,不回。”/p>

  不回……/p>

  假如永宜实业倒了,亦涵哥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努力就将付之东流,就等于回到艰难而不堪回的过去中去了吧?/p>

  他能受得了吗?/p>

  肯定受不了。/p>

  她绝对不会让这种局面出现。/p>

  将手悄悄伸进睡袍中,轻轻摸着贴身而穿的情趣内内,她眼底又延开一抹深深的羞涩之意。瞅了眼座钟,见分钟一点一点地往12上靠,她的心也随之跳得越快,脸颊滚烫得躁,但她还是将脸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勾人的美眸盯着即将出现秦晋桓身影的地方。/p>

  此时,她始终认为自己后面要做的事完全是为了帮辛亦涵渡过难关,完全没意识她心里早就想接纳秦晋桓,只是碍不过心底的矜持而已。/p>

  “咔嚓。”/p>

  听到开门声,她全身陡然一颤,双手下意识地攥紧被子,并迅闭上微闪的双眸,想想不妥,又悄悄眯开一条线,见视线中已出现秦晋桓的身影,立刻心虚地紧闭眼睛,默默地在心里数着他的步子。/p>

  咦?他往床边走来了?!/p>

  晕,他不会知道了她身上穿着什么吧?/p>

  不能啊,这事儿应该就她和雯雯知道吧?雯雯让自己给他惊喜,肯定不可能告诉他的。/p>

  那他……/p>

  额头突然感觉到一阵微凉,她下意识在睁眼,正好听到他没来由地问了句“好受些没”,她顿时狐疑地看向他,一边诧异地问了句“什么”。/p>

  “没那么烫,应该退了些烧吧?”/p>

  “啊?”她越茫然。/p>

  “你不是病了?”/p>

  “谁说我病了?”/p>

  “你没病?”秦晋桓已抽回手,定定地看着她。/p>

  “呃……病了病了,我病得很重呢。”她瘪嘴作可怜样。/p>

  不惜撒谎骗他回来,除了闻泽煜,谁还会有这么大胆呢?生怕他怪罪好心的闻泽煜,她只能顺势而言。/p>

  但聪明的秦晋桓此时已看穿闻泽煜的谎言以及她的无恙,轻哼了声,遂抬头微弯的腰。/p>

  “阿桓!”怕他生气而走,她猛地坐起来,羞怯怯地抱住他,“别走。”/p>

  她的主动让他身体明显一僵。/p>

  “我好冷哦,你抱抱我好不?”她解开他的大衣,将脸往他怀中蹭。/p>

  下午她琢磨了很久蒋雯雯来的羞羞的文字,有些内容她实在接受不来,只得尽量选些自己能接受又能学得来的经验来学,刚刚的动作就是其中之中。/p>

  “冷就睡被窝里去。”/p>

  他想推开她,但她死抱着不放,红着脸应道:“被窝里没有你怀里暖和。”/p>

  说话时,她作势扭了扭身体——羞羞的文字中说紧贴男人的腰扭动身体对男子最有杀伤力,还故意把睡袍搞松垮,露出若隐若现的情趣内内。/p>

  “嘶——”麻酥酥的触感让秦晋桓禁不住十分满足地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抱住她双肩,却没有立刻将她扑倒,反而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她。/p>

  他可不是青涩小少年,只一眼就看穿了她睡袍里面穿着什么,当然也明白她想做什么。/p>

  这小丫头,早不示好,晚不示好,偏偏在他看见她和辛亦涵拉拉扯扯时联合闻泽煜来诱引他,到底是出于心虚,还是真心?/p>

  或许很有必要好好分析一下?/p>

  “阿桓……”没想到他无动于衷,她顿时有些挫败轻推开他,同时停止了在他腰间肆意妄为的动作。/p>

  果然尽信书不如无书。/p>

  “阿桓,嫂子不舒服呢,快点回去。记着,小鸟依人,根治百病哦。”闻泽煜带着暧.昧眼神调侃的声音尤在耳边,到此时才真正明白“小鸟医人、根治百病”含义的秦晋桓,已然开始心猿意马,没想到怀中女人突然推开了他,他一低头,就见她低着头咬着唇,正泄气又委屈地拿眼角瞟着他,他心下一软,伸手将她搂回了怀中。/p>

  她是他的女人,迎合他是应该的,还至于分析?/p>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一时的脑子短路。/p>

  “阿桓……唔……”/p>

  不等她再出声,她的唇便被堵上,身体被压住,睡袍被脱下,随即被一个温暖的身体紧抱住一起滚进被窝中。/p>

  她不知道她对他不做作的亲近才是对他最致使的诱引。/p>

  这一回她是清醒的,所以也是紧张的,到底对于她来说,还是第一回。他很了解,所以动作很轻柔,一点一点地引领着她飞翔。/p>

  她终于彻底成了他的女人。/p>

  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偷笑。/p>

  次日午后。/p>

  秦孝挚书房。/p>

  紧抿着唇、面带急切的秦孝挚在书桌前正襟危坐。/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