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79章 虚惊一场

第179章 虚惊一场


  “什么?!”穆语惊得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她们,她们没事儿吧?”/p>

  “飞机和地面失去了联系,现在情况不明。”秦晋桓显然也很紧张,声音都变了调。/p>

  “那怎么办啊?”/p>

  “能怎么办?只能耐心等消息了。”/p>

  听见秦晋桓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穆语只差没哭:“你现在在哪儿?”/p>

  “我在赶往机场的路上。”/p>

  “我也去!”穆语说话时,迅抓起了挎包。/p>

  “嗯。我去接你。”/p>

  “容队和泽煜知道吗?”/p>

  “嗯,我通知了他们。泽煜已经先赶去了机场。”/p>

  “好,我去大门口等你。”穆语挂断电话,冲蒋雯雯说了句“我得立刻赶去机场,你先回家吧”,便往外跑。/p>

  “出什么事儿了?”不明就里的蒋雯雯跟在后面跑。/p>

  “小希坐的飞机和地面失去了联系。”/p>

  “啊?!天啊,不会……”/p>

  “不会不会!肯定不会!”穆语不敢想象最坏的结果。/p>

  “对对,不会不会,他们肯定没事儿,肯定只是天气恶劣影响了信号的接收,过一会儿就好了。”蒋雯雯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赶忙往好里说话。/p>

  “雯雯,今晚的生日party肯定开不了,你回家去吧,我要去机场。”/p>

  “别担心,我的第六感告诉我party能照常开,她们会平安落地,放心吧,我的第六感很灵的。”蒋雯雯边说边拉住好友的手,“我陪你去机场接她们。”/p>

  “真的能吗?”穆语眼泪汪汪。/p>

  “能!诶,那是不是秦少的车?”/p>

  穆语定睛一看,马上点头:“是他的车,我们走。”/p>

  两人随即手牵着手快步出大厅,往大门口跑,尽管寒风一个劲地往脖子里钻,但两人却一点也没感觉到冷。/p>

  两人跑到车边时,秦晋桓早已下了车,为她俩开好了车门。/p>

  为免尴尬,穆语让蒋雯雯先坐进去,自己再坐进去,进去时看了眼秦晋桓,见他愁眉紧锁,她的心不由得再次咯噔了一下。/p>

  上车后,因为机场没传来好消息,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都没说话,穆语几次用泪眼看向秦晋桓,秦晋桓只是握紧了她的手,再无多话。/p>

  此时已近中午,被洒了盐的路面路况尚好,黄博一路急驰赶往机场,仿佛他们越快赶到飞机就会没事一样。/p>

  半小时后,他们赶到了机场,车刚停,秦晋桓就拉着穆语下了车,直奔候机大厅,一边拨打电话问闻泽煜在哪。/p>

  他们很快依言找到闻泽煜所在的位置。此时闻泽煜手中紧攥着手机,惨白着一张脸站在落地窗前,双眼死死地盯着窗外的停机场。/p>

  “还是没联系上吗?”穆语急声问站在闻泽煜身边的容剑。/p>

  容剑的脸色比闻泽煜好不了多少,他紧抿着唇摇了摇头。/p>

  穆语被巨石压着的心口越加闷,喉间也在涩干,轻轻吸了吸鼻子,又赶忙强忍着,生怕触他们紧绷的心弦。/p>

  秦晋桓无心用言语安慰她,只是轻轻搂住她。/p>

  她知道他心里的煎熬程度绝不亚于闻泽煜和容剑,她想像蒋雯雯宽慰自己一样宽慰宽慰他,但脸上怎么都挤不出笑容来,最后只好无奈地放弃,和他一起选择沉默。/p>

  此时尚会宁夫妻也赶到了,冲到秦晋桓面前,见他微微摇了摇头,尚会宁的妻子立刻泪崩,尚会宁赶忙将妻子拉到一边安慰,只是还没说两句,夫妻俩便改为了抱头痛哭。/p>

  本就强忍着泪水的穆语,顿时鼻子一酸,也哇地一下哭出了声。/p>

  秦晋桓将穆语搂入怀中,像安慰她、也像安慰自己似的,边声说着“放心,她们一定不会有事”的话。穆语在他怀中拼命点头,却仍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p>

  蒋雯雯喉咙也在硬,见闻泽煜眼里带闪着泪光,她走至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去,一边哽声轻劝:“别担心,她们不会有事儿的。”/p>

  不过闻泽煜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没听见似的,这让她有些尴尬,难为情地往边上看,现容剑他们都心事重重地盯着停机场,没谁注意她,她心里这才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不好,她又有些愧疚,赶忙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机组人员的平安无事。/p>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对于在第一时间里知道了飞机失联的秦晋桓等人来说,这比在热锅上煎熬还痛苦。/p>

  就在大家一颗心悬到了嗓子口时,秦晋桓手机响了,看了眼电话号码,他马上推开穆语接听,随即狂喜惊叫:“联系上了!他们没事儿了!”/p>

  “真的吗?”穆语和闻泽煜等人一起追问,尚会宁夫妻也一并跑过来紧张地盯着秦晋桓。/p>

  “真的!”双眼都在亮的秦晋桓郑重点头。/p>

  “太好了!”穆语和蒋雯雯同时欢呼。/p>

  闻泽煜则激动地问秦晋桓飞机什么时候落地。/p>

  “因为天气突变的原因,飞机没办法到安城落地,准备一小时后到宁城降落。”/p>

  “我去宁城接他们。”闻泽煜转身就跑。/p>

  “我和你一起去。”容剑随即跟上。/p>

  “诶,我也去。”蒋雯雯也跟了过去。/p>

  “喂,等等啊,我和阿桓也……”/p>

  “嫂子,你和阿桓留在这里布置party,等我们回来。”闻泽煜话音刚落,人已跑出了大厅。/p>

  “阿桓,我们……”/p>

  “听泽煜的,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秦晋桓握住她的手,扭头对眼睛都哭红了的尚会宁夫妻表示歉意,“尚总,尚夫人,十分抱歉,我不应该把飞机失联的消息……”/p>

  尚会宁一边擦眼泪一边摆手:“秦少,你没必要道歉的,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家尚祺。唉,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啊。”/p>

  “阿宁,我们也去宁城接祺祺吧。”尚会宁的妻子凌玲哽咽着问道。/p>

  “闻总和容队去了,我们就别去了,你身体不好,咱安心在家等尚祺就是。”/p>

  “也好。”凌玲擦了擦眼泪,又再次轻抚胸口,“可真真吓坏我了,我得回家去喝杯参茶压压惊。”/p>

  “好,我们走吧。”尚会宁轻揽妻子肩头,向秦晋桓告别。/p>

  “我们也走吧。”秦晋桓已然长松一口大气,牵起穆语的手,引她往外走。/p>

  “幸好是虚惊一场。”虽然危机已过,但穆语的心仍砰砰跳个不停,正好听到边上有人在打电话说及秦承希他们所乘坐的飞机改在宁城降落之事,她马上看向秦晋桓调侃,“看来人脉太广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儿,比如这次,一般乘客家属根本不知道飞机在降落前曾和地面失去了联系,也就不会担惊受怕。”/p>

  “怪我咯。”秦晋桓笑着回应。/p>

  “对,怪你没有通天的本事,要不然可以直接飞上天去接他们下来。”/p>

  “那是孙猴的本事,我不是孙猴。”/p>

  “你不是孙猴,你是秦兽。”/p>

  “还没到晚上,变不成秦兽。”/p>

  “说什么呢!”这满含暧.昧的戏谑引得穆语娇嗔不已。/p>

  已然心情大好的秦晋桓却不准备放过她,反而顺话继续逗弄:“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p>

  “讨厌。诶,对了,你和泽煜有没有去找爷爷说小希的事儿?”/p>

  “还没,我们刚出擎天,本打算回家,接到机场电话就来这儿了。”秦晋桓边说边抬手看表,见已经两点多了,马上道,“咱先去吃点东西,吃完东西回家爷爷差不多睡完午觉了。”/p>

  穆语听言笑了起来:“其实你很关心爷爷的,为什么老装着不关心他的样子呢?”/p>

  秦晋桓白了她一眼,没吭声。/p>

  “关心就关心嘛,有什么难为情的?他可是你亲爷爷。”/p>

  秦晋桓不理会她的叽叽喳喳,带她进机场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和她一起回家。/p>

  他们到家时,秦孝挚正在楼下客厅坐着,雷智、余中光和李香兰均围在他身边,似乎在说着什么,见他们进来,雷智三人眉眼间都带出了几分闪烁,和他们打过招呼后,都匆匆出了客厅。/p>

  穆语隐隐感觉他们仨有些怪异,又不好追问,见秦晋桓已经爷爷左边坐下,她马上走过去,为他俩各倒了一杯茶,这才在爷爷右边坐下。/p>

  “这么早就下班了?”秦孝挚的心情显然很好,眼睛都快笑得眯成了缝。/p>

  以为这是一个好开头的穆语,很高兴地隔着秦孝挚冲秦晋桓使了个眼色。/p>

  秦晋桓微微颔,一脸郑重地向爷爷出声:“小希回来了。”/p>

  “哦?回来了?回来了好,让他来见我,我很久没见看他了。”秦孝挚乐呵呵地喝了口茶。/p>

  “其实小希这段时间出去不是学习,”秦晋桓紧盯着爷爷缓缓而言,“而是去做正性手术了。”/p>

  “什么手术?”秦孝挚蓦地扭头。/p>

  “正性手术。她其实是个女孩。”/p>

  “啪!”/p>

  秦孝挚将手中杯子摔了出去:“你胡说什么?小希怎么可能是女孩?!”/p>

  “爷爷,真的,小希真的是女孩!”穆语急声附和秦晋桓,“她拥有男女两套生、殖器官,但染色体显示她其实是女性,而且她的女性生、殖系统比男性的更健康。”/p>

  “不!不可能!小希是我孙子!”虽然穆语早给秦孝挚含蓄提及过这事,但秦孝挚显然还是一时难以接受,气得全身抖,紧捂住胸口。/p>

  穆语顿时大为惊惶,不敢再说下去,赶忙大喊雷智,一边帮他轻抚后背。/p>

  雷智赶紧跑过来拿出定心丸给秦孝挚吃。/p>

  好半天,秦孝挚才缓过劲来,又像不信似地看向秦晋桓:“小语说的是真的?到底怎么回事儿?”/p>

  见爷爷状态好了些,秦晋桓和穆语才将这些天生在秦承希身上的事挑重点告诉他。/p>

  “竟然有这种事儿!他们竟然这么坑自己的孩子!”秦孝挚听完一时怒不可遏。/p>

  若是换作以前,秦晋桓肯定会说“还不是因为你重男轻女造成的”,不过因为有穆语,他和爷爷之间的关系明显改善了不少,此时他没说别的,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虽然小希是女孩,但也是秦家一份子,秦家该给她的,一样不能少”。/p>

  这话让秦孝挚觉得欣慰,马上应道:“现在你是秦家当家的,你说了算。”/p>

  “但我的要求还和以前一样,遗嘱不能公开。”他就是不想看见秦文滔夫妻俩高兴。/p>

  “依你,都依你。”/p>

  没想到爷爷这么爽快就接受了小希是女孩的事,这让秦晋桓和穆语都十分意外,当然,更多的还是高兴。/p>

  两人还把今晚开party的事和秦孝挚说了,邀请他参加,秦孝挚表示自己年纪大了,不适合晚上出门,让他们玩开心些。/p>

  送他俩离开后,秦孝挚迅把一直候在外面的雷智招进屋,劈头第一句就是:“多久我可以知道结果?”/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