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81章 忧虑

第181章 忧虑


  “爷,爷爷。”秦承希的声音弱弱的,透着满满的敬畏之意。/p>

  “小希,到哪儿了?”/p>

  秦孝挚的声音很温柔,一改平常严肃冷漠的口吻,反而让秦承希越局促,越结巴:“我们刚,刚出宁城,呃,机场。”/p>

  “哦,路上注意安全。”/p>

  “会,会的,谢谢爷爷。”/p>

  “嗯。晚上早点回来。”/p>

  “啊?!回,回哪儿?”/p>

  “傻孩子,当然是回家啊。”/p>

  回家?!/p>

  回爷爷和大哥的家?!/p>

  爷爷的意思是让她和他们一起住?!/p>

  看来爷爷还不知道她已经变成了女孩的事儿。/p>

  回头可得怎么过爷爷这关啊?/p>

  秦承希顿时无比忐忑。/p>

  “小希?爷爷说什么?”/p>

  肩头被人拍了拍,她顿时吓了一大跳,抬头见是一脸关心的尚祺,她才缓过神来,才现自己正紧握着在大路上,慌忙低头看手机,见电话已挂断,方才长吁了一口气。/p>

  “爷爷说什么?”尚祺看出她脸色不对,柔声轻问。/p>

  “爷爷叫我回家。”/p>

  “回家?这不是好事儿吗?”尚祺笑着轻轻抹平她紧皱的眉头,“干嘛还愁眉苦脸?”/p>

  她深叹一口气,忧虑不减:“我怀疑大哥大嫂没把我做手术的事儿告诉爷爷。”/p>

  “为什么这么说?”/p>

  “爷爷的语气太温和了!以前我是他孙子的时候,他都没对我这么温和过!现在我变成了女孩子,爷爷重男轻女思想那么重,怎么可能会对我这么温和?我担心……”/p>

  尚祺马上心疼地打断安慰:“别担心!相信你大哥的能耐。”/p>

  “其实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啊。”秦承希又叹了一口气,“大哥和爷爷的关系一直不好,我担心因为我的事儿更加恶化啊。”/p>

  “傻瓜,你干嘛总是这么悲观呢?”尚祺笑了起来,显然不认可她的想法,“你想想看,除了我,你的电话号码只有你大哥大嫂、闻总和容院长四个人知道,闻总和容院长都在这儿,那说明你爷爷是从你大哥大嫂那里要的电话。既然你大哥大嫂没打电话让你做不好的心理准备,那说明他们已经做通了你爷爷的思想工作,爷爷这会儿这么温和地给你打电话,一定是想通了,意识到了以前对你不够关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回家以后你爷爷会对你更好。”/p>

  “真的会这样吗?”秦承希眼睛亮,充满期待,却又不敢相信。/p>

  这不过是尚祺的猜测,他怕万一自己猜得不对,到时候会让她很失望,一时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想了想,转言道:“万一不行还有我爹地呢。你爷爷和我爹地是忘交年。要你爷爷还不肯认现在的你,大不了你别回秦家,跟我回尚家,我保证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相信我!”/p>

  “我当然信你,只是……唉,算了,都已经到这程度来了,走一步算一步吧。”/p>

  “小希,别这样。”尚祺紧张地抚住她双肩,“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不管未来会生什么,你都会乐观坚强地面对!你不许食言!”/p>

  “我……”/p>

  “不许胡思乱想。别怕,万事有我呢。”他转握住她的手,信誓旦旦,“记着,无论何时何地,我永远都在你身边!就算你失去全世界,你也一定不会失去我!”/p>

  “尚祺……”秦承希喉咙硬硬的,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眼泪汪汪地看着他。/p>

  “不许哭!我不喜欢看你这个样子!”尚祺说的话有些严厉,但声音却温柔极了,轻抚她脸的手也很轻柔,脸上还挂着温润如水的笑容。/p>

  她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勉强展了个很难看的笑容给他。/p>

  “好了,容院长他们还在车里等我们呢,走吧。”他握住她的手。/p>

  她将头微微仰起,抿着嘴眨了眨眼睛,努力将泪水逼回眼眶后,这才轻吸着鼻子颔,跟上他的步伐。边走,她边看着他紧握着她手的手,虽然暖意阵阵,却始终没办法彻底消除她心底的忐忑。/p>

  除了过爷爷这一关,她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她那一心恨不得将她彻底变成男孩的父母。/p>

  他们对她的行为一定特别失望,一定不会原谅她。/p>

  不管他们曾经对她的态度有多恶劣,但到底是她的亲生父母,是她最亲的人,何况她也能理解他们那么坚持的原因——他们没什么能力,又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她名下这笔财产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重要。/p>

  “不是说了不许胡思乱想吗?你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p>

  尚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她一扭头就对上了他愁眉不展的双眸,关切之意不言而喻,她心下顿时一痛,本能地咧嘴而笑——她知道,只有她笑,他才会开心。/p>

  果然,她的笑容像甘醇可口的热茶,一下就化解了他的愁眉。/p>

  随即,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十指相扣,一并往闻泽煜开来的停在路边的商务车边走去。/p>

  还没上车,远远就听到了闻泽煜欢爽的笑声。/p>

  “泽煜哥一定又在逗缨缨姐开心,泽煜哥对缨缨姐真好。”秦承希感慨。/p>

  尚祺却表示惋惜:“可惜容院长不喜欢他。”/p>

  “坚持总会胜利。”/p>

  “感情不能勉强,与坚持不坚持没关系。”/p>

  “怎么没关系呢?如果你不坚持,咱们就不会在一起啊。”/p>

  “我们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p>

  “怎么不一样?我觉得一样呀。”/p>

  见秦承希一脸认真,尚祺笑着让步:“对,是一样,希望闻总能好好坚持。”/p>

  “你们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们会聊到天黑呢。”说话间,闻泽煜已拉开车站,随即往容缨身边靠了靠,示意他俩坐后面。/p>

  秦承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和尚祺往后坐。见闻泽煜又扭过头去找容缨聊天,但容缨却十分不感兴趣的样子,将头偏向了窗外,她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下意识地看了眼尚祺,尚祺冲她耸了耸肩,显然也将前面的情形看在眼里。他轻轻指了指自己肩头,待她会意将头靠过来后,他才小声说道:“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你也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听话,什么都不许想,就好好休息,到了我喊你。”/p>

  她顺从地点点头,顺手搂住他胳膊,慢慢闭上眼睛。/p>

  忧心忐忑的事情太多,此时此刻她确实也不想去想,因为忧心解决不了问题,反正都要面对,不如先好好休息,这是尚祺教她的,她觉得有道理,所以她决定听他的话。/p>

  傍晚六点多,在暮色降临时,顶着大风细雨,他们回到了安城,来到了秦晋桓为他们接风的嘉莱酒店门口。/p>

  “小希,醒醒,下雪了!”/p>

  秦承希睡得正香,被尚祺喊醒,揉了揉惺忪的双眸,她才现车已经停了,被尚祺扶下车时,被一阵冷风吹得直打哆嗦,却仍抑制不住看到雪的兴奋。/p>

  “太棒了!真的下雪了啊!雪花好大哦,看来要下一场大雪啊!”她伸手接住一片又一片的雪花,任由它们在她手掌中融化。/p>

  闻泽煜笑道:“天气预报说这两天要下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呢。”/p>

  “真的吗?太棒了!到时候我要堆一个大大的雪人,我还要……”/p>

  “明天穿了厚棉衣再说吧。”尚祺生怕她的小身板不禁冻。/p>

  她不肯:“我等不及啊。”/p>

  “你大哥来了。”/p>

  “啊?”/p>

  她马上缩回手,不敢再放肆,紧张地看酒店大门看去,果然就见秦晋桓与穆语迎而走来,她顿时像上轿的新娘子一般,忸怩得不行,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以女孩的身份见他们。/p>

  “小希!”穆语跑在秦晋桓前面,冲过去拉住她的手,仔细上下打量一番后,欣喜地夸起来,“嗯,不错不错,比视频中看上去还要胖一些,脸色也红润了不少。等把头留长一点儿,就是一个真正的小美人了!”/p>

  到底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自己女孩的身份,秦承希小声喊了声“大嫂”,就本能地抽了抽手。/p>

  穆语瞬间明白了她的羞赧,马上松手,一边揉着她仍很短的头笑了起来。/p>

  因为秦承希过于瘦弱,她始终把秦承希当成十几岁的小姑娘看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其实只比秦承希大一岁。/p>

  这时,秦晋桓冷不丁说了句:“还是太瘦,要继续加强营养。”/p>

  秦承希赶忙应道:“缨缨姐帮我找营养师安排了营养餐。”/p>

  出于对秦晋桓的畏惧,加上第一次在他面前穿女装,她始终不敢正眼看他,说话时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p>

  站在门口的闻泽煜受不了,将小希一揽,冲秦晋桓挥挥手道:“行了,有话进去说吧,小希本来就弱不禁风,你想把她冻……诶!干嘛?!哎哟!”/p>

  眼看他一个趔趄要撞上玻璃门,众人一并惊呼“小心”。/p>

  幸好保安及时扶住,他才幸免于难。众人这才轻吁一口气,均不解地看向无缘无故秦晋桓。/p>

  “阿桓,你这是干什么啊?”穆语轻轻拉了拉秦晋桓,小声轻问。/p>

  秦晋桓冷冷地睨着一脸委屈地站在玻璃门前的闻泽煜警告:“以后离小希远点!”/p>

  容缨这才明白他的意思,马上附和他:“还是阿桓哥哥细心。”/p>

  闻泽煜也恍悟过来,越加委屈:“我也是小希的哥哥好不?哥哥抱下妹妹有关系吗?”/p>

  见秦晋桓狠狠地剜了眼自己,他马上无奈改口,“得,以后我注意分寸就是。”/p>

  没想到是自己连累了闻泽煜受委屈,秦承希有些讪讪地看着他,面带歉意。/p>

  “没事儿,他就这德行。”闻泽煜不想给秦承希增加心理负责,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然后冲容缨道,“缨缨,party一会儿就开始了,你带小希去二楼房间妆扮一下。”/p>

  容缨点点头,遂引领秦承希和尚祺一起跟着闻泽煜上楼。/p>

  穆语和秦晋桓径直往宴会厅走去,边走她边忍不住轻声埋怨秦晋桓:“我知道你爱护小希心切,但再怎么着你刚刚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泽煜难堪啊,好歹他也是擎天集团副总呢,面子总得给人家留。”/p>

  其实秦晋桓在推完闻泽煜之后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只是他习惯了高姿态,不习惯向人说道歉的话。所以这会儿穆语这么说他,他没还嘴。/p>

  “幸好泽煜大气,不和你计较,要换作我啊,早拂袖而去了。等会儿记得给泽煜倒杯酒赔个礼啊。听到没?”见他仍不吭声,她撅起了嘴,“也罢,夫不教妻之过,回头我给泽煜道歉。”/p>

  “不用,我……”/p>

  “诶,小语!”蒋雯雯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也不问过秦晋桓,直接一把将穆语拽到角落,神神秘秘地压低嗓门,“我有万分要紧的话和你说。”/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