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84章 痴男怨女

第184章 痴男怨女


  在客房安慰秦承希的穆语,接到秦晋桓说出门的信息时有些意外,马上回信息问他这么晚出去干什么。/p>

  “有点工作上的事,你先休息。”秦晋桓回复。/p>

  穆语马上起身走至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一阵冷风伴着雪花嗖地一下就吹了进来,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p>

  “哇,好大的雪啊!”一并走到了窗前的秦承希一边双手抱胸,一边惊呼。/p>

  “没想到雪下这么大了。”/p>

  眉头紧皱的穆语关上窗户后,随即低头给秦晋桓编辑短信:“雪这么大,你要注意安全啊!”/p>

  秦晋桓很快回了信息:“我会注意,别担心,早点休息,吻你。”/p>

  “早点回来。”/p>

  “知道。”/p>

  “大嫂,怎么了?”秦承希看出了穆语的神色不对。/p>

  “你大哥出门去了,我叮嘱他注意安全。”穆语边应边将手机放回口袋。/p>

  “啊,这么晚还出门?”秦承希顿时也很忧心,“外面雪那么大,万一大哥回来时路面冰冻了很容易打滑的啊!如果没有特别要紧的事儿,你就叫大哥回来吧。”/p>

  “没事儿,他又不是小孩子。”穆语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不早了,你也应该累了,早点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见爷爷。”/p>

  一说到见爷爷,秦承希顿时又愁眉不展了,轻轻地叹了口气。/p>

  “别紧张,”穆语拉她至床边坐下,“我和你大哥都在呢。”/p>

  秦承希紧抿着嘴微微点了点头,眼底的惊惶之色却未减半分。/p>

  穆语想了想,遂改口:“这样,如果明天爷爷一早来敲你的门,你就打电话叫醒我和你大哥。如果爷爷没一早来找你,你醒了也给我俩打电话,到时候我们陪你一起见爷爷。”/p>

  “谢谢嫂子。”秦承希有些哽咽。/p>

  “谢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呀。好了,早点睡吧,”穆语正要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一事,马上又转过身来看着她的脸,“自己敷敷脸吧,如果明天早上没消肿的话,去见爷爷的时候就拿头挡着点,省得爷爷看着心疼,可能会牵怒你父母。”/p>

  秦承希顿时很局促:“我戴假去见爷爷是不是太唐突了?会不会吓着爷爷啊?”/p>

  “貌似你戴假的样子变化是太大,确实可能让爷爷接受不来。”穆语才意识到这样不妥,盯着董悦芸留在她脸上的指痕看了看,顿时又有了主意,“你脸上的指印在靠耳朵的地方,戴个大帽子应该能遮住——这么冷的天戴帽子,爷爷应该不会起疑。我去给你找个帽子来。”/p>

  说完,她转身快步回了房间,到更衣室找了个适合秦承希戴的帽子送至客房,见戴上确实能遮住指印,她这才放心,安抚了几句秦承希后回了房。/p>

  回房后,她又给秦晋桓了个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很快回了信息,却仍只是叫她先睡,没说回来的时间。她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的阳台,想象着路面结冰的情景,怎么也放不下心。/p>

  不过她知道秦晋桓如果没有特别要紧的事,这个时候一定不会出门。洗漱后躺至床上的她,根本睡不着,除了默默祈祷,却又不知道做什么好。就这么睁着眼看着天花板,每隔半小时就给秦晋桓一次信息,直到凌晨三点多,他终于回来了。/p>

  她早就候在了门口等。他才下车就看见了她,马上快步迎过来,一边心疼地责备:“不是叫了你先睡吗?怎么还来门口等?冻着了怎么办?”/p>

  “人家担心你嘛。”一边跺脚、一边将双手搁至嘴边呵气的她,一边冲他笑。/p>

  “有什么好担心的?能出什么事儿?”他握着她一只手,快将她往屋里搂,“快进屋!下次不许到门口等我,记着没?”/p>

  “那下次我到客厅等?”/p>

  他凑至她耳边轻语:“洗白白到床上等。”/p>

  “讨厌。”/p>

  她一脸娇羞的样子让他原本沉重的心情变得有些愉悦,在她脸上亲了亲,那冰凉的触感让他心疼,握紧了她的手,拉她上楼:“这么冷的天冻坏了怎么办?”/p>

  怕他又责备自己,她俏皮一笑:“等你不觉得冷哟,再说了,我是有备而来呢,又是自家在屋檐下,没你想得那么冷呢。”/p>

  “不冷也不许到外面等。”/p>

  “你晚上要是不出去,我就不用到门口等了。”/p>

  秦晋桓听言怔了怔,进房间后,他看着她认真地说了句“以后晚上我尽量在家陪你”。/p>

  “嗯,我去给你拿睡衣。”穆语并没注意到他眼神中的异样,乐呵呵地跑到衣橱前帮他把睡衣拿出来,然后冲他眨眼睛,“我给你暖被窝。”/p>

  说完,脱了厚实的棉睡衣,迅钻进被窝后,露出一双眼睛,又冲他眨了眨眼睛。/p>

  秦晋桓被她逗得心情也变好了,脸上挂起了笑容,微笑着进了卫生间。/p>

  等他洗漱完出卫生间上.床,打算搂着穆说几句体己话,才现她已经睡着了。不想吵醒她,他随即将动作放轻,小心翼翼地在她身边躺下,静静地看着她恬静的睡容,脑子里再次回想着刚刚在容剑家生的一幕,表情有些复杂。/p>

  他带穆语和小希离开嘉莱酒店后,容缨和闻泽煜起了些小争执,容缨一气之下多喝了两杯酒。容剑觉察到她的情绪不对,怕闹出难堪,赶紧强拉她出嘉莱酒店,准备先带她回自己住处——博爱医院离嘉莱酒店有些距离,而他又不想父母担心。闻泽煜不放心容缨,强行跟上了车,坐在后排照顾容缨,没想到两人一言不合,再次生争执。借着酒劲,容缨对闻泽煜说了些狠话,闻泽煜被伤了心,一气之下让容剑停车,摔门而去。而将闻泽煜气走了的容缨心情也没好转,坐在后面一个劲地号啕大哭。将车开到了自家楼下的容剑,见她仍哭不止,一时没办法,只好打电话把秦晋桓叫了过来,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p>

  “阿桓哥哥,你明明知道我很爱你,为什么始终不肯给我半点机会?我到底哪里不如穆语?你告诉我,告诉我啊。”泪流满面、两颊涨得通红的容缨紧抓着他胳膊一遍又一遍地哭问。/p>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没那么多理由,感情的事儿不能勉强!”容剑将容缨从他身边拽开时,这么直言劝妹妹。/p>

  容缨的耳朵却仿佛自动屏幕了容剑的话一般,眼里只有秦晋桓,固执地哭着等他的回答。/p>

  早有心理准备的他,盯着容缨正色出声:“虽然小语处处不如你,但就像你哥说的,爱一个人没那么多理由,就是单纯地爱她而已。所以请你以后别拿自己和小语相比,这是一件完全没意义的事儿。以后也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没有必要。”/p>

  容剑附和轻劝容缨:“就像你不爱泽煜一样,尽管他为你做了多少事儿,但始终打动不了你的心,这是一样的道理啊。”/p>

  “泽煜是真的很爱你,他……”/p>

  容缨嚎叫着打断:“我不需要他爱我!我只要你爱我!”/p>

  “容缨!你理智点行不行?”容剑猛地推开她,痛声斥责,“你明知道阿桓爱小语,他们已经名副其实的夫妻,你为什么还要强人所难?拆散人家有意思吗?还有,你不爱泽煜就不爱,为什么要说那么狠心的话伤害他?你这么做太过分了你知道吗?”/p>

  “我过分?你们就不过分吗?”容缨情绪十分激动,“明明知道我不爱闻泽煜,却总是自作主张撮合我和他,妄想让我和一个我根本不爱的男人过一辈子,你们不知道这对我也是一种伤害吗?你们根本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心里想的都是自己,根本没人真正关心过我!”/p>

  “缨缨……”/p>

  “我恨你们!”容缨说完这话,却没等他们滚,自己踉跄着跑了出去。容剑赶紧跟出去,但她不许容剑跟着,自己拦了部出租车离开。容剑和秦晋桓怕她出事,开着车跟着出租车后面,直到看见她去了父母家所在的小区,方才放心。两人在小区门口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黄博来提醒雪又下大了、路面已经在结冰、再晚车子就不好开了,两人才各自离开。/p>

  他对容缨始终保持着距离,以为这样就能让她放下对他的感情,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反而越加滋长了对他的感情,他更没想到她会认为他对她和闻泽煜的撮合对她是一种伤害。他只是觉得闻泽煜能照顾好她才撮合——他希望她过得幸福,毕竟她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上。/p>

  容缨说得没错,在这件事上,他确实过于自我,他根本就不应该管他们的事。/p>

  还是先把小希的事搞定再说吧。/p>

  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他轻抱着穆语闭眼而眠。/p>

  因为太晚休息,两人这一觉睡到了上午十一点。两人醒来才想到小希的事,面面相觑了下后,迅起床洗漱换衣出房间,准备敲开秦承希所在的客房,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秦孝挚的咆哮声:“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p>

  “爷爷,您别这样行吗?”秦承希带着哭腔的乞求声随即入耳。/p>

  “住口!滚!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轰出去?”/p>

  糟了!爷爷要赶小希走!/p>

  穆语和秦晋桓的心同时往下沉,一并往楼下冲。/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