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186章 第三起凶杀案

第186章 第三起凶杀案


  “什么?!又生了凶杀案?!”穆语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不会又是变.态凶杀案吧?”/p>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容剑前面说案地点是擎天购物中心建筑工地,如果此案性质和前面两起一样,那就摆明凶手在针对擎天集团。/p>

  本在半躺着用手机刷新闻的秦晋桓,马上将目光从手机屏幕转至她脸上。/p>

  “我还没到现场,具体情况不清楚。我到了,你直接来现场,工具箱小凡会带过来。”容剑说罢挂断了电话。/p>

  “哦,好。”她紧攥着手机快下床穿衣服,一边冲秦晋桓惶声道,“擎天购物中心的建筑工地生了命案!我得立刻出现场。”/p>

  “擎天购物中心的建筑工地?死者是什么人?”秦晋桓边问也边起身穿衣服。/p>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容队也才到现场。我担心……”/p>

  秦晋桓的手机响了,穆语立刻顿声,紧张地看向他。/p>

  见是擎天购物中心项目经理晁晨宇打来的电话,秦晋桓迅接通,才听几秒,他的脸色就变了,一边抓起外套往外走,一边厉声下指示:“保护好现场,全力配合警方调查。”/p>

  “阿桓!等等我!”穆语趿着鞋跑着跟上。/p>

  “大哥,大嫂,你们起来了?”才下楼,正在陪秦孝挚聊天的秦承希,马上热情地迎了过来,“我去给你们准备早餐。诶!大哥,你去哪儿啊?”/p>

  “小希,我们有点急事要出去。”紧跟着秦晋桓下楼的穆语,向秦承希解释时,并没有停下脚步。/p>

  “小语!你们不能出去!”秦孝挚立刻站起身提醒,“外面雪太大了,这么早路上的积雪肯定还没清理!车子肯定开不出去!”/p>

  “就算能开车子出去也很不安全啊,有什么要紧事儿非得现在出门吗?”秦承希十分担心地跟着跑出来。/p>

  “是有要紧事儿!非常要紧的事儿!”和秦晋桓一并站在别墅门口的穆语,一边应秦承希,一边急切地往车库那边看去。/p>

  车子停在车库倒安然无恙,但车库外的积雪目测至少有一尺多深,黄博和翁云带着弟兄们正在卖力地用工具理清庭院中的积雪,不过目前尚只清理出了一条羊肠小道通往院门口。/p>

  “怎么这么大的雪啊?”穆语十分焦急地看向秦晋桓,“也不知道车子开不开得出去。”/p>

  她的话音刚刚落,卞子峻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十分紧张地看着秦晋桓:“老板,路面冰冻太严重,现在开车出去太危险了!”/p>

  “那怎么办啊?”穆语急得直跺脚。/p>

  “你就在家呆着,冯如冰一个人能搞定。”秦晋桓边说边往外走。/p>

  “不行啊!这是我的职责!”/p>

  穆语马上要跟上他的脚步,不想还没迈步,就被齐浩拦住,秦孝挚的声音同时响起:“小语,外面天太冷,你别出去,会把你冻坏的!”/p>

  “爷爷,别担心,我穿了很多衣服呢。”穆语笑着指了指自己身上厚实的羽绒服,一边心急地上前推开齐浩,一边大声冲秦晋桓喊道,“你怎么过去?步行吗?”/p>

  “嗯。你在家呆着。”秦晋桓应罢,加快了脚步。/p>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说了,这是我的职责!”/p>

  “小语!你不能去!”秦孝挚见齐浩拦不住穆语,由余中光扶着,拄着拐杖紧张地往门口赶。/p>

  “爷爷,您小心点儿。”秦承希慌忙上前帮忙搀扶。/p>

  “爷爷!我说了我没事儿,我今天一定要去!”/p>

  穆语不知道秦孝挚为何担心,见秦晋桓都快走出院子了,她一时急得不行,又推了两把齐浩,见他仍不让开,她顿时万分冒火地喝了起来,“你这是妨碍公务你知道吗?我可以报警抓你的!”  /p>

  见他仍没让开的意思,知道爷爷不松口自己今天走不了,她心急火燎地看向秦孝挚恳求:“爷爷,您让我去吧,命案出在擎天购物中心建筑工地上啊!”/p>

  不是万不得已,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p>

  “什么?!又出命案了?!”秦孝挚果然震惊极了,“又是变.态凶杀案?”/p>

  “我也不清楚,只有去现场看了才知道。爷爷,万一真是和前面两起变.态凶杀案一样的案子,肯定会对擎天造成很坏的影响,您必须让我马上过去配合容队,这样才可能尽快把案子破了啊!”/p>

  “可是你……”案子让秦孝挚揪心,但怀着身孕的穆语更让他揪心,对于他来说,曾孙比什么都重要。/p>

  “爷爷,您放心,我没事儿,我身体结实着呢,回头我再来向您汇报案情。”趁齐浩分了下心,穆事推开他就跑。/p>

  “诶!小语,你慢点儿!慢点儿啊!”秦孝挚颤巍巍地要追出去,被秦承希和余中光拉住了。/p>

  “老板,您小心点儿!地滑!”齐浩也慌忙上前相扶。/p>

  秦孝挚却甩开了他,急急将他往外推:“快去照顾少奶奶!千万别让她磕着碰着了!”/p>

  “是!”/p>

  “诶!等等!”/p>

  “老板?”齐浩慌忙转身等待老板新的指示。/p>

  秦孝挚扭头吩咐秦承希:“赶紧上楼拿件棉衣,让齐浩给你嫂子送过去。”/p>

  “哦,好。”秦承希顾不上点头,转身往屋里跑。/p>

  “我去,我去,我知道少奶奶的衣服放在哪儿。”说话间,李香兰已跑向了楼梯口。不多时,她喘着大气拿来了一件厚实的棉衣,递给正在恭恭敬敬听秦孝挚叮嘱的齐浩。/p>

  秦孝挚见状立刻转言:“快去!快去!跟上她!”/p>

  “是!”齐浩应罢,一溜烟跑了。/p>

  “爷爷,外面冷,咱回屋吧。”谗着秦孝挚的秦承希很担心地看着他。/p>

  秦孝挚一直盯着齐浩,直到齐浩的身影消失在他视线中,他才轻叹一口气,很不放心地慢慢转身进屋。/p>

  “不管阿桓和小语什么时候回来,都告诉我一声。”他郑重地叮嘱余中光。/p>

  “您是打算把少奶奶怀孕的事儿说出来吧?”余中光明白他的意思,却忍不住担心:“万一少爷怪您……”/p>

  “没什么比我曾孙更重要。”秦孝挚说到这,突然狡黠地笑了起来,“万一他要怪我,我就装病。”/p>

  “曾孙?!”秦承希惊讶地看着他。/p>

  “对,曾孙!”秦孝挚开心地拉她往里走,“咱先进屋,爷爷慢慢告诉你。”/p>

  在秦孝挚拉着秦承希进屋时,穆语已追上走在前面的秦晋桓,郑重地告诉他自己一定要出现场。/p>

  此时秦晋桓倒没再说反对的话,牵过她的手,与她一起尽可能快地走在雪地上。/p>

  隔着厚实的手套,穆语感觉了到他手掌的力度,也感觉到了他心里的担忧,她没再出声,只是默默地跟上他的脚步,一边在心里祈祷这次的命案只是单纯的意外,与前两起案子没关系。/p>

  此时,雪已经停了,但下了两天两夜的雪已盖满屋顶和马路,压断了树枝,还俏皮地将人们所能看到一切物体都隐藏了起来,使天地溶成了白色一体。/p>

  许多市民不畏寒冷,一大早离开温暖的被窝,出来欣赏这数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即使脸冻得通红也都挂着欢喜的笑容。/p>

  但此时穆语和秦晋桓都笑不出来,都无心欣赏美丽的雪景以及道路两侧形态各异的雪人,只顾低头稳住脚步,匆匆前行。/p>

  路上穆语又接到了容剑电话,问她怎么还没到。虽然他没和她说明具体情况,但从他焦虑的语气中她已感觉到案情的特殊性,顿时越加忐忑,恨不得能一步就跨到案现场。/p>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赶到了案现场——位于城北振兴路中段的擎天购物中心建筑工地。/p>

  这是一栋即将竣工的大楼,高十七层,出事的地点在大楼十层。/p>

  此时警方早已将大楼封锁,穆语和秦晋桓穿过警界线,乘电梯来到十楼。/p>

  “穆法医,你来了就好了!冯法医快顶不住了!”早迎在电梯门口的刘小凡,一看到她就大叫起来。/p>

  穆语一颗心揪得更紧了:“现场这么惨烈?”/p>

  连冯老师都受不了?/p>

  “那倒不是,”刘小凡知道她误会了,赶忙解释,“是冯法医病了,又打喷嚏又流鼻涕,还高烧呢!三十九度多啊!容队让她回去她又不肯,说这是她份内的工作,必须坚持,但因为身体的原因,她又迟迟进入不了状态工作。”/p>

  边说他边将穆语引到了第一案现场。/p>

  目光穿过容剑等人,穆语看见了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瓷砖上面的死者,以及满地触目惊心的殷红,一股寒意陡然从底脚升至头顶。/p>

  容剑看见她,马上对刘小凡下命令:“送冯法医回去休息。”/p>

  “不用,我能坚持!”冯如冰冷冷地回绝了容剑的好意,随即走向另一边蹲下取证。/p>

  此时穆语已注意到冯如冰的脸色苍白得吓人,连嘴唇都不见一丝血色,无神的双眼布满血丝,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小,但明显是卯足了力气的,脚步也虚,深一脚浅一脚的,整个人似乎都摇摇欲坠。/p>

  本想去查看死者的她,见状赶忙奔过去强行接过冯如冰手中的工具,一边道:“冯老师,我来,您赶紧回去看医生。”/p>

  “没事儿,我……”一句话没说完,冯如冰便向一边歪去。/p>

  “如冰!”/p>

  “冯老师!”/p>

  “冯法医!”/p>

  容剑以最快的度冲了过去,将晕倒的冯如冰抱起来,配合穆语一起为其进行急救。在场正在忙碌的同事们迅围了过来,都紧张地看着面无人色的冯如冰。/p>

  不多时,冯如冰醒了,容剑暗吁一口气,随即召刘小凡过来,将冯如冰交给他:“你送冯法医去医院。郭飞,你和小凡一起去。”/p>

  “不用,我没事儿。”/p>

  冯如冰挣扎着想起来,但被刘小凡和郭飞按住了,两人一边劝她,一边将她架起往电梯口走去。/p>

  “我真没事儿。”/p>

  “不行!您必须看医生!”/p>

  “放心,有穆法医在呢。”/p>

  “冯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穆语顺着刘郭二人的话作完保证后转身,现容剑早没关注冯如冰,已走到死者身边,她赶忙小跑着跑到死者身边,仔细查看死者情况,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把她的魂都吓飞了。/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