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12章 善解人意的小姨子

第212章 善解人意的小姨子


  尹安然很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迅将手机藏至身后。/p>

  “给我。”秦晋桓冷着脸将手摊至她面前。/p>

  “姐夫,我好饿。”/p>

  她企图再一次转移话题,但这次秦晋桓没让她得逞,而是直接按住她,劈手将她的手机夺了过来。/p>

  “姐夫!”/p>

  她伸手试图抢回来,秦晋桓却已将手扬开,冷声质问:“给谁打电话?”/p>

  “给,给……我朋友。”/p>

  “哪个朋友?叫什么名字?”/p>

  “你不认识,新认识的朋友。”她应声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声音也显得很没底气。/p>

  “密码。”/p>

  “姐夫……”/p>

  “密码!”/p>

  她越闪烁,他越觉得其中有鬼,而且是针对穆语的鬼,也是他最不能容忍的。/p>

  本来还想有所隐瞒的尹安然被他阴厉无比的眼神吓着了,迟疑了一下,还是讪讪地将手机密码报了出来:“你的生日。”/p>

  这是秦晋桓第一次看她的手机,听到她这么说,愣了一下,随即又快点开了屏幕,点进通话记录中查看最近联系人。/p>

  看见联系人的备注名称时,他显得很意外,仔细查看了通话时间后,诧异地反问她:“你刚刚是给巫智民打电话?”/p>

  巫智民是巫氏企业的董事长,是个中规中矩的生意人,其巫氏企业是擎天集团长期的合作伙伴。本以为尹安然是在给社会黑势力打电话商议谋害穆语的事,没想到她竟然是给巫智民打电话,而据他对巫智民的了解,其不可能参与他想的那种事。/p>

  尹安然一脸忐忑地点头。/p>

  “三更半夜为什么给他打电话?”还偷偷摸摸地打。/p>

  “因为……因为……”/p>

  “说!”/p>

  他突然提高的音量惊得她全身一颤,脱口而出:“我求他给城南工厂宽限几天时间。我从西海湾返回时,估计十一点左右能到安城,所以和他约好晚上十二点见面。但没想到我会出车祸,会误了我们见面的时间。我知道你最讨厌求人,肯定也不会允许我低三下四地去求人,所以你在这里我也不敢联系巫总,才想着找个借口支开你再联系巫总。”/p>

  秦晋桓被她的话震住了,随即反应过来:“你去西海湾是找谁?”/p>

  尹安然如实以对:“丁总,他在那儿陪客户。”/p>

  “丁江涛?”/p>

  丁江涛是江涛实业的董事长。/p>

  尹安然弱弱地点头。/p>

  江涛实业和和巫氏企业是擎天集团城南工厂最大的客户。城南工人集体辞职致使工厂不能如期完成订单,擎天集团将赔付这两家公司一大笔违约金。/p>

  “谁让你去求他们的?”/p>

  “没谁,我自己去的。”尹安然的声音像蚊子,“我只是想尽自己的力替你分忧解愁。”/p>

  他又感动又生气:“碰钉子的滋味好受?”/p>

  “我没碰钉子。”她顿时眉眼飞扬,“他们对我都很客气!尤其是巫总,我这么晚把他吵醒,他都没骂我,听说我出车祸后,还对我表示关心呢。”/p>

  “至于这么晚打搅人家休息吗?”/p>

  “至于啊!”感觉他已没责备自己的意思,尹安然暗松一口气,快声解释,“你想啊,那些老工人为什么坚决集体请辞?还不就是吃定我们一时三刻找不到熟练老工?找不到熟练工就会耽搁交货日期,我们就得赔付人家巨额违约金。给他们加工资的钱与巨额违约金相比,等同于芝麻和西瓜,他们认定我们会更在意西瓜钱,所以也认定我们一定会妥协,所以都安安心心地坐在家里等我们请回来。假如我们明天一早能把巫氏企业和江涛实业的同意延期交货的声时贴出去,你说他们在家还坐得住吗?我敢打赌,他们一定都会以最快的度赶回来上班,毕竟擎天集团工人的福利待遇较之其他工厂是最好的。”/p>

  “丁江涛怎么回复你的?”/p>

  “丁总很好说话,直接问我需要延几天。我说如果招人顺利大概一周,招人不顺利可能要十天半个月。他马上很爽快地给了我二十天。而巫总听说丁总答应延期后,二话不说也答应了,说明天一早会派人联系我呢。”尹安然越说越开心,“只要这两家公司同意延期交货,我们就不必赔付那么一大笔违约金,明年开春的业绩考评会上你就没话柄给人争议,这总裁的位置就可以坐得稳稳当当。”/p>

  “丁总问你脸怎么回事儿了吗?”/p>

  尹安然一愣,随即双手将脸捂住,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再出声时带出几分委屈之色:“我骗丁总说是上午劝工人时,不小心和工人生了争执而受的伤。丁总倒没怀疑,一个劲儿地说我不容易。”/p>

  她摸了摸脑门上的纱布,苦了脸,“姐夫,人家这个样子是不是特别丑?”/p>

  秦晋桓摇摇头:“不丑,很好看。”/p>

  “真的吗?”她双颊含春,随即再次捂脸娇嗔,“肯定很丑,姐夫肯定在逗人家。”/p>

  “真不丑。”他正色而应,微垂的眸子里带出几分愧疚。/p>

  白天把她打肿了脸,而她不但不记恨,还不顾形象不佳、不辞辛苦跑去那么远的地方替自己分忧解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也不至于出车祸,而她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还怀疑她要给穆语使坏。/p>

  她没有以怨抱怨,自己却在这里恶意揣测她。/p>

  突然间,他觉得他自己才是那个最坏的人。/p>

  “姐夫,我没有在他们面前给你和公司丢脸,真的!我只是就事给他们做了全面分析,他们都是精明人,考虑到和我们公司长久的利益合作,所以都很爽快地答应了我。”/p>

  虽然知道她有作戏成分在内,但她瑟瑟的声音以及脸上的惨样还是让他有些心疼,又忍不住质问:“既然是给巫智民打电话,为什么看见我进来要那么慌张?”/p>

  如果她不慌张,他或许不会误会她。/p>

  “我知道姐夫要面子,所以不敢让姐夫知道我偷偷去找他们的事儿。我仔细叮嘱了他们的!叫他们别把这事儿说出来,随便找个借口帮我们公司解燃眉之急,他们都答应了的!”她又缩了缩脖子,“姐夫,你还在怪我吗?”/p>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一脸严肃地叮嘱:“这些事儿不在你职权范围之内,以后没我允许不许掺和这些事儿,知道吗?”/p>

  “哦。”/p>

  虽然一而再表示不敢让他知道这件事,但此时他知道了却没给她半句表扬的话,还是让她忍不住有些失望,因而应声时耷拉着脑袋。/p>

  他随即却转了温和眼神,看着她的脸轻问:“还痛吗?”/p>

  她马上摸着脑门上的纱布瘪嘴点头。/p>

  “脸上呢?”/p>

  明白他所指,她的手马上下移,捂住挨打的脸眼泪汪汪地摇头,声音有些哽咽:“姐夫,脸挨了打,很快就会消,消了就不痛,真正痛的不是在脸上,而是在……我心里。姐夫,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踹她……”/p>

  秦晋桓即声打断:“好了,这件事儿已经过去了,别再提了。”/p>

  尹安然慌忙点头解释:“姐夫,我不是怪她的意思,毕竟是我嘴贱,骂她在先,这件事儿我们俩都有错。我只是希望姐夫以后在处理我和她的事情之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要听信别人一面之言,行吗?”/p>

  她说“行吗”两个字时,完全是乞求口吻,弱极了。/p>

  “虽然我有时候很任性,会图一时之快,但我绝不是穷凶极恶之人——我是姐夫带大的,我身上的很多品质都是受了姐夫的影响,姐夫应该很清楚我的本性如何,要不然姐夫也不会一直照顾我到今天吧。我知道上次给穆语放泻药的事我做得很过分,所以我甘愿受姐夫惩罚,姐夫把我调离总裁办公室我也没有怨言。希望姐夫能……”/p>

  敲门声打断了尹安然的话。/p>

  秦晋桓回头时,门外响起了程祥的声音:“老板,饭买来了。”/p>

  “进来。”/p>

  “是,老板。”提着袋子的程祥应声推门而入,将袋子里的餐盒一一摆至病床前的桌子上。/p>

  “老板,黄博找好了护工。”/p>

  “知道了,你先出去。”/p>

  “好的。”/p>

  程祥出去时,秦晋桓病床上的小桌子拉开。/p>

  “找护工?”尹安然诧异地看着他。/p>

  他微微颔,一边将餐盒一一打开搁至小桌子上,随即又给她身后塞了个枕头,帮她调至最舒适的位置,然后示意她开吃。/p>

  “姐夫要回去了吗?”她眼眶又红了。/p>

  “嗯,一早还有事儿。我先让护工照顾你,等你观察时间到了,确定没事的话,我再来接你。”/p>

  “哦。”虽然失望,她也没出言挽留。/p>

  她很聪明,知道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这会儿他能这么关心她,说明她的苦肉计已经见效。/p>

  “吃完好好休息,有事儿给我打电话。”/p>

  “嗯,姐夫,回去叫司机开慢点儿,这个时间点路面应该结冰了,千万要注意安全啊。”/p>

  “知道。”/p>

  “还有,我的车……”/p>

  “我会安排人去拖,你只管好好休息就是。”秦晋桓说话时,又看了下表,同时无意识地打了个哈欠。/p>

  尹安然看着很心疼,赶忙示意他离开:“姐夫,你快走吧,回去休息一下。”/p>

  “嗯。”秦晋桓没再多逗留,又叮嘱了几句后,快步离开。/p>

  一直记挂着穆语的他,出医院直奔他母亲故居。/p>

  正如尹安然所言,这个时间点路上车少,天气又冷,白天融化的雪水此时已结成冰,路面有些滑,因而黄博也不敢开快,等车子到达秦晋桓母亲故居时,已经凌晨四点半了。/p>

  下车时看见楼上东侧房间隐约可见灯火,他便直奔那间房间。估计穆语此时应该睡得正香,所以走到楼梯口时放轻了步子。他担心她会因为他撂下她去找尹安然之事而不开心,所以同时在心里想着她醒来时要怎么哄她。/p>

  房间没反锁,怕惊醒她,他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p>

  就在这时,套间内室传来了一声女人轻微的呻吟声……/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